山西平定 | 乱世纪往 | 乱世纪往手稿版 | 纪年 | 纪年手稿版 | 西锁簧村 |  汉口购地日记手稿版 1946.7.20-11.1 | 旅汉日记 1946.11.5-12.19 | 旅汉日记 1946.11.5-12.19 手稿版 | 赴兰日记 |赴兰日记手稿版 | 台湾日记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峡彼岸 | 子玉书法 | 食谱剪报

山西平定县西锁簧村李若瑗回忆录


赴兰日记(民国三十六年) [繁體]
11月5日~12月31日

[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第四部分][第五部分]

赴兰纪事之二(36年)


十二月一日星期一晴
晨赴储汇局谒翟丰亨()兄,请代洽邮局车.再赴中行开存户存火柴款538万.旋赴市问行情.并向库提火柴四十箱(阴阳各半).

收支
红药水1900;印纸30000;烟26000;误饭一次35000;赴市车12000;返中行8000;火柴出库钱30000;(请杨主任便餐160000);赴库二次车24000;电报9900;共193900 .

十二月二日星期二晴
上午赴兰园文化沙龙,并赴街购旅行袋一个.下午赴中行办还款手续.计昨还6000万,今还9000万清讫.保在苍火柴,阴50阳50值15亿.火险纳费36万.晚观影剧新茶花女一片.

收支
(旅行袋321000);电报25300又33600;保险360000;栈租110000;电报14300;误饭一次35000(请友咖啡30000);赴库车钱14000;赴邮车站车钱往返28000;共150200;又栈租等470000.

十二月三日星期三晴
上午赴魁泰兴提一千万交丰成号,并赴谒翟丰亨()君请代购票.付五十万元.又向丰成号取一百万.

收支
(收丰成号100万)(付请中行王君等四人晚餐20万)误饭一次45000;茶叶20000;药膏20000;邮票50000;[][][][]60000;待客烟26000;赴邮车站车钱36000;俄火柴6000;(预付车票500000);共263000.

十二月四日星期四晴
上午晤[][]丞,孔玄美诸先生.下午赴善言兄处,并与友人赴凯士林吃饭.

收支
(收丰成号100万)支误饭一次55000;(照相38000);(付魁泰兴欠款50万)赴市洋车12000;火柴脚钱100000(四十箱)赴邮车站车钱35000;赴定西路车钱28000;客烟24000;(茶5000);又误饭一次28000;共182000;又火柴钱160000.

十二月五日星期五
晨赴雅园沐浴.并早餐于府东酱油庄.又送孔先生捎驼毛一袋.下午赴翟可久兄处取回车票,并至邮站晤刘尚锦先生,定明六时启程赴酒,于市中买棉裤及皮帽各一.晚宿新华旅舍,于魁泰兴取600万.

客烟26000;(请丰号二人洗澡12000);(请[][][]观剧150000);赴[][]车3000;误饭一次45000(又一次32000);(孔宅小孩10000 );(付魁泰兴欠款500000);邮站车钱35000;(赴市购物车钱30000);羊皮帽290000;(棉裤380000);车票576000;赴车站钱18000;手套240000;共154000.(又车费等1006000;移六日帐)

赴肃纪事

十二月六日星期六晴
昨夜八时即由丰成号搬入老车站之新华旅舍.此次所携之物打一被卷,余麻袋装箱子一件,礼帽及墨水各一,均存丰成号.新华旅舍有杨登汉者,原在中南山厂工作,后来来此.晨五时由旅舍雇人背物前往车站.六时半开车.余得刘尚锦先生之助,得坐前座.车行颇速,六时抵武威,住一小店中.沿途以乌沙岭及[][]为最冷.

收支
收魁泰兴6000,000;付木炭二万元;房费60000;背费25000;香烟35000;司机前座费300000;梨12000;早餐28000;午55000;晚64000;烛15000;木炭20000;下行李钱15000;五日费移此1006000;共1643000.

十二月七日星期日晴
晨四时半即由小店赴邮车站.昨晚二时半醒后,已未能入睡.值前房呼叫客起,余以睡而不寐,反觉无聊.起床后徘徊室内达二小时半.今日仍获搭前座.车行至速,六时启行(由武威启行),下午二时抵张掖(即甘州,途经永昌山丹两县)宿小店中.一路气候,除山丹外,不觉过为冷冻.至张掖后,欲购木炭,惟市中尚无此物.有一种名石煤者可代用.余乃托茶房购数斤.其煤视之为炭,燃之若木炭,无木炭之臭味,而较木炭为耐着,产于民勒(乐)县地下.初燃易如木炭,不若白煤之不易烧起,而无烟煤之烟,至适宜于火盆燃料.余拟名之曰"地下炭",以符其实.张掖建筑精细,普通住家门楼甚为玲珑.门前匾额,及对门屏风,处处皆有.城中鼓楼居中,街道方正,如西安然.惟面积甚小.大街西式建筑反不若小巷之我国式建筑之为佳,因所有铺面均改为西式,然未见有楼房者,均为一层,并修高铺面之顶墙,所有门窗均仿西式,而无一块玻璃,徒将我国之固有建筑改为平单荒落之四不像西式建筑,非驴非马.此殆为民国纪元以来之一贯作风乎.此地尚有一特点,即城傍黑河,城内地下二三尺即是甜水,饮用至便.城内街巷,树木参天,不失为戈壁中一桃园也.

收支
付房金38000;烛16000;扛行李20000;早餐18000;午65000;晚30000;石煤20000;张掖房金28000;茶叶5000;扛行李25000;草纸10000;共275000.

十二月八日星期一降雪
晨六时半由张掖启行.余仍坐司机台.车行甚速.至高台时,天降大雪,惟并非鹅毛雪花,而为粉末状.风过处,地上积雪随风前窜,亦若沿途之沙漠然.雪大时,五丈外不能见物.汽车勉强前进,路途亦[]不可辨,如行于大雾之中,一片白雪,天地难分.亦为晚间开灯前进之反.盖晚间只看到前面数丈之地,此时虽为一片白色,亦仅看到前路数丈之遥耳.一黑一白,故谓为相反,亦无不可.二时半抵酒泉.[]地亦如张掖,而尚过之.宿映雪宾馆.到后即致公司电一封.

收支
(补行李费250000);前座费400000;扛行李25000;装车100000;木炭30000;炭费40000;早餐32000;午45000;晚46000;搬行李30000;洋烛15000;电报7700;共780700.

十二月九日星期二晴冷
上午谒史立亭贾天仁两兄,知款已到三亿六,惟尚放出大半,余至为着急,偕史君晤油局李主任及[][]亨王子安.下午赴泉[ ]公园,溜冰者四五人,泉水未冻.[]数小鱼游其间,其水至为清澈.晚返寓与翼军,清宇,可久,汉卿写信四封,与公司电二封.晚十时史君来谈.

收支
(付存[][]亨2000000);赴各处车费30000;(送史君小女儿100000);茶水20000;洋烛15000;(早餐35000);午请油局王君60000;晚30000 ;共290000.

十二月十日星期三晴
本日气温稍转暖,但仍冻手冻足.闻火烧沟雪深数丈,车没其中,司机逃出,妇孺各一,失踪于雪中.据闻,此次大雪为十年来所仅见.早赴央行谒赵经理,并向史君收二亿三千万.存入省行.事先已赴省行谒韩襄理开一户头,当即存入.下午二时许偕其谒油局翁股长及刘谢等君.谒中行金鹤鸣主任.赴西关谒鲍主任(车站)洽车子.赴北街洽购席子等物,备包装用.并购冰鞋一双,费88万.

收支
付痰盂草纸等40000;电报12100;15400;毯[]62000;早餐42000;午66000;晚30000;(冰钱260000);赴各处车费往返四次80000;共905500.

[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第四部分][第五部分]

[返回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