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纪往|纪年|西锁簧村|旅汉日记|赴兰日记|台湾日记|新竹|暮年拾零|家庭|海峡彼岸|子玉书法|食谱剪报

山西平定县西锁簧村李若瑗回忆录

暮年随笔一鳞半爪 [繁體]

(编者按:时寄寓纽约市Anna Erika 老人院神智已不如往昔,而潇洒奔放的草体也已溃散矣)

  • 指画家高其珮题我正窑指画﹕昔余归来指画虎自谓不至似大武照猫类狗古犹然矧乃今人不如古
  • 明缘寺(是个佛寺)﹕ 距离我家有十多里之遥﹐里边塑有十八位罗汉﹐当中坐着一位老佛爷﹐看去这十八位罗汉像﹐每像都有个别的姿态与塑法。看他们的眼睛就有不同的表情﹐各有各的表态﹐各有各的神气。有的愁眉苦脸的﹐有的笑哈哈的﹐真是使人越看越奇怪。但他们的双手都是合掌的﹐但他们的表情是很有趣的。
  • 就西北实业公司事﹕筹组“司帐人员训练班”其中有石炳星(字耀原)是吾有生以来最要好的朋友.他是平定城里住家的.他的弟弟与我在新竹认识的.记不得他的名字了.(或者为“石炳瑄”很有可能.可能是在台湾见面的.人长得也高大,但是自从我到了美国之后,就不敢与耀原通信,因为那时候已变成匪区了. 那时候他们,或者可说是西北实业公司经理彭士弘,他对我非常赏识.他们是忻州人.他们的老乡有一个叫“杨源”.管伙食常吃“硬蛋”是用油麦面做的,形状是个硬蛋,用笼床蒸出来的,是一个圆形如拳头大的东西.这是忻州人喜欢吃的.因为他们家乡盛产油麦面,所以喜欢做那种东西.当然是经济的关系.他们家乡盛产这种粮食的原故. 但我们最感意外的是:对街的中华商场的三楼上,白天白地的在做爱.我是土货商场的会计主任.没事的时候,就到楼顶的阳台上看街中的景致.但余无形中就看到了对街三楼上他夫妻二人在对楼做爱.这真是奇怪极了.他俩好像是“见周公”赤身裸体地干那种事.而且对街的楼上正看到他们.真是不怕羞哟. 对街的土货商场是四层的建筑.我是这商场的会计主任,是该商场经理彭士弘委派我的.当时在山西省的地域很缺乏会计.尤其是新式会计.西北公司为这个原因,特在师范学校开办了司帐人员训练班.在太原招收30人.其中有石耀原等人.在那里训练三个月,邀请有关会计专门人才讲学.其中有一个晋南人,讲话时把“那们”讲说成“那么儿”所以我们大家见面开玩笑就说“那么儿来开玩笑”大家都笑成一团.但这是晋南口音讲歪曲了. 我在西北公司出了风头,当起抓伙食的专员来了.有时候有白菜丝(蒙)饼丝,就是用白面的烙油饼,切成丝来用大葱白菜烩饼.我居然当起派饭的主人来了.彭士弘非常看得起我.总经理梁航标也是忻州人,态度十分严肃,完全是命令人的样子.
  • 我现在八十五岁,头发全白啦,当然胡子也白啦.在走上坡路的时候,我是没办法的.今天试在老人院的院外广场上试行大步.步行在上小坡的时候,就觉得费力.我住老人院,是因为在小瑗家是无人照顾的.妈妈的手脚十分疼痛,行动是太不方便,只有重芬在家陪着,做饭与她吃.人老了是没办法的.我住老人院,就是因为在家无人照顾的.在老人院中,每顿饭都是坐电梯下第一层去吃的.其中除老人外,还有一些残废的男女人.我吃饭的桌子对面就有一个漂亮的小姐,坐在对面吃饭.那小姐每每作傻笑状,使人莫名其妙.她虽非老人,但是有傻笑的动作.

  • 年幼时候的事情:黄鼬从西坪由栅门爬进来,把我们鸡都吃掉啦.那黄鼬全身是深黄色,比老鼠要大得多.比家猫要细小得多.它是不吃鸡肉的,专门把鸡的脖子咬破,要喝它的血呢.可能我看到它一次.

  • 绿豆老人: 她是上了岁数的老女人,可能有七八十岁.她是会治小儿肚痛的能手.孩童躺在炕上,经她用手一揉,马上就好了.

  • 三老爷石匠石头: 他是居住在临大河的地方.下大雨时,河水能涨到他家的大门口.他在河的上游,将河中间的青石,用铁棍打成二三尺深的洞子,然后用火药装在洞子中间,先用药线装入火药孔的里边,用香头点着火药的线头,即发出巨声,将石头炸开.

  • 梨树结梨子的办法: 梨树的树皮厚了就不结梨子啦.治的办法是:入春前后,把它的梨树皮用刀把它削掉,梨树就可以结梨啦.

  • 奇怪的水池: 我大叔在分家的时候,把任家沟后地及糖坊的地亩,都分给我啦.任家沟的田地中间,向来有一个池塘,青青的水草长满全池,水深可能有二三尺.但是北方是不产鱼的,只数十个青蛙在水中游泳,这是很特别的.

  • 我家在山东二十里铺地方,在祖父时期以前就开了一座染房,每逢过年的时候,他们就都回家过年啦.经理的名字叫“扣小”过年的正月十五,我们上院或下院,都要分别请他们在家吃酒席.今年上院请吃酒,我们所称的上院或下院,是指八眼窑,建于较高的地方,所以就叫上院.大叔家的庭院建在临河的地方,比较低下,所以叫下院.幼时我看到一包现大洋,包在一个纸包里,可能大叔家分50元,我们家分50元.请酒桌的时候,一进一年.今年上院请酒,明年下院请酒.

  • 小福元他的父亲,是很老迈啦.所以每次请染房的人们吃酒,都是由小福元来做酒席的.现住在我们家的过庭,是三老爷介绍来住的.我大哥把过厅及客舍都买下来啦.将他们过厅的神主及其鸣钟以及祖宗的塑像及神主牌,都移到客位来了.可能我大哥把八眼窑也买下来啦﹗

  • 赵学古是老丈﹗我冠庄的姑丈王树声是城内圣庙小学的校长.祖母是白岸人.祖父偕我钢厨刀,这厨刀是他老人家专用的,待客的菜是四个小碟,一碟香椿拌豆腐,一碟凉拌黄花菜,一碟麒麟菜(植物生长出来的蔓状多枝的白色菜,这是染房过年回家坐架窝带回来的山东菜)一碟老咸菜.然后有我大嫂拿手的千层烙油饼,款待客人最后喝绿豆稀饭.

  • 祖父携我到娘娘庙戏台底下的铁匠修厨刀.叫“满堂”的掌柜,是开着中药房的老板,为人甚为和气.我先三嫂的大哥叫“银珠”,是在北京喊卖衣服的人.银珠听说有共产党,他就跑去入了党了.单(?)步庭是常来我家的,待客也是那四样菜.距我家十余里的地方是东锁簧村.我们家是穷山起伏的.寺内的大殿当中,是坐着一位观音娘娘的,两边塑着十八位罗汉,就是所谓十八罗汉陪观音.每一位罗汉的面貌都不同,神色各异,两手合掌,面貌各异,深为壮观.(编按:衰退痕迹已可查) 我父亲去世后,冠庄的我姑丈王树声给我父亲点主. 扣小是我家在山东二十里馆的染房的经理.他就住在我家的斜对面.过年的时候,他们经理及伙计,都坐架窝回家,有点携回现洋100元,我家同大叔家各一半,一进一年请酒,酒席甚为丰富. 祖母是白岸人,已经早早去世,我没见过.

  • 我坐汽车在剑阁前面山上翻车,同车王友瑜是近视眼.翻车以后,就找不到他的眼镜片啦.到广元的时候,他就玩姑娘,我就大为反对.在广元受到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婆请吃饭.广元出产一种瓜,有一斤多重,水份很多,我吃过一次.在成都有一家“不醉无归小酒家”我就请过一次周敬熙夫妇吃过一次.那是开在商业街上的.我在重庆南岸医院住过一次院.那是因为骑马跌伤的原故.重庆有南温泉与北温泉之分.南温泉洗澡并不贵.北温泉位于嘉陵江的北岸,我也洗过澡.在南温泉尚有一个地洞,里面住着许多蝙蝠.地洞很黑.我下去游玩过一次.北温泉在嘉陵江之北,我也下过一次洞.那​​洞也是黑黑的.周敬熙在南岸嘉陵江边,建了一处“嘉陵新村”,遍植桃花.我在旁边同翼军住过一阵子.因为他在调我的职,我就不干了,并考了江北的“灾童教养院”有六位小姐做帮手.在做工厂的成本会计,却没有做出来.最后南映庚要我去兰州做省银行的监理员,并受到省银行的招待.起初住在西园新村.每次去省银行,由俄式大马车来接送.经我建议,才住在兰州城内的道升巷他们的宿舍,并在西北大厦由谷正伦省主席请吃饭.我们去兰州是很艰苦的.并在路上看到了一条大蟒蛇,经同车人员把他打死了.我坐汽车在四川剑阁旁边翻车.我坐在车后,并未受到影响.同行坐车一道去川的王友瑜患近视眼.翻车以后,就找不到他的眼镜片了.那几年我在中南火柴公司服务.一次被派到酒泉买硫磺.地方很冷.住在墙中有暖气的房间里,十分暖和.我在兰州买了一双溜冰鞋,在兰州冰场溜开冰啦.并坐在冰场中央旋转起来,让全场人都鼓了掌.在我们从兰州到西安的时候,途中看到一条蟒蛇,被人用石头打死了.真是少见.在途中经过了张良庙,庙宇广大,十分气派.在兰州居住的时候,我用废砖作了一个三角形的花园.一边住着王鹭洲老先生,时常在董事会开会的时候碰面.丁宜中是省银行的董事长.在开会的时候,提出今总经理崔唯吾退席,那当然他就退席了.省行开董事会后就开酒席吃饭.翼军也参加过一次.酒席非常丰富.在兰州居住的时候,我建了一个三角形的花园.春天百花盛开,连省银行的副经理都来看花.王鹭老非常好客,在我在商场住宿的时候,他还看过我.有一处炼钢厂是我家平定人主持的,记不清他的姓名了.钢厂设在长江北岸.我曾看过他一次.可能是唐云铁工厂.长江的南岸有个老君庙,是供养着李耳的庙.进香的人很多.我曾去过一次(是否唐庸铁工厂)宿舍的对面在省行储蓄部做事.他在北平住过.购得了许多书画.其中有一张“张穆”画的山水,我认为张穆是平定人.这些画都是在北平购买的.他有一大柜的书画.我在他家看了许多名画.兰州有个五泉山,在兰州的对岸.我们在江津灾童教养院担任会计主任,小军就在江津廖家院生的.雇了一个苏姓的老妈,来家帮忙.我们在兰州的时候,是住在道升巷省行宿舍的.原来是住在省银行西园新村的.总经理用俄国马车时常被我坐着去兰州.那匹马十分高大,是白马有黑斑点的.被我向总经理申请改住在道升巷宿舍的.

  • 我村的山上,有一座奎星楼,那山上产了许多长蛇,但是无毒.任家沟就在山根,生了许多“蛇饲”与蝎虎一般大.下大雨的时候,就被冲到河里.这河水可能流到滹沱河里去了,那就到了河北省了.

  • 我从汉口去上海的时候,在将到上海的时候,在长江的右面,亲眼看见有两条大水蟒在江面上打斗,这是很难见到的.
    先三嫂的哥哥银珠入了共产党啦.他非常有勇气.

  • 在每年二月初二的时候,就是我村过会的日子.大会有“大鼓队”,约廿个人参加,鼓高二尺,大家一齐来打,鼓声“同同”,十分雄壮. 我先大叔是喜欢热闹的.在他家客厅,就摆着许多整套的“抬阁”,那是用许多人用棒杆抬着的,其中有李洞宾戏牡丹.李洞宾的宝剑上面,站着一位小姑娘.过桥的时候,还要低着头才能通过的. 我们家大爷爷,是在天津从事的.他回家的时候,是坐架窝回来的.所以我家客厅的旁边,就放着一面大镜,高有五尺,前面挡着凳子.我时常在那里照镜子.

  • 我们家过大年的情形已经写过啦。我们家有个魁星庙,修在石拉擦的山顶上,那庙前庙后,有无数的“无毒蛇”,它们的食物,就是“蛇饲”,就是我们家窑顶墙缝里边的“蝎虎”,专门在吃蝎子为生。那山顶上的无毒蛇群,有时候老天爷下雷雨的时候,在山区发了大水,也就是流速猛烈的大河,发大河的时候,有的蛇被冲下我们家“三老爷”的大门口来,岸上有一眼水井,是我们家饮用的井水,原来我们菜园中有一口井,是不大用的,日久天长就被土埋没啦,这口井就不需要啦,因为我们家的菜园,有仁家沟的菜可以供应,所以这口井就不需要啦。
    这口井就废弃啦。
    当然我们家是雇用乐平县的长工来耕种的。有一个年纪很老的长工,就住在长工房里,他的名字叫老郄(音切)家。
    我们园中靠井一边种种著圆形的大(且)子,(架)且子一下就写不出来啦,那(且)茄子一个要重一华斤,在我们家我母称之为“清水明炭”,当然阳泉是正太路中出大块煤炭的车站,有保晋公司的组织,专门出产大块煤炭而由正太铁路运往河北及天津的。所以那是一个出运煤炭的火车站。
    在太原时,有一头黑驴,被汽车将它的蹄子碾的不得走啦,所以它就睡在马路旁啦。当然这是清真馆子的好事,因为回回是不吃猪肉的,这只驴被他们要去,也可以大快朵颐呀。
    清真馆子是卖帽盒子(编按:"帽盒"是一种炉烤面饼,是用不经过发酵的面团加椒盐捏成两半个空壳,再合在一起入炉烤熟的。吃的时候,把饼掰成小块,泡在"头脑"中,入口咸香耐嚼)的。那是用火炉来烤的,形状小于拳头,大于鸡蛋。把它切开来,夹上牛肉及羊肉。这肉是用陈年的卤子卤出来的,再喝上卤肉的清淡的汤,是十分过瘾的。
    我们家的仁家沟及塘房地,是我大叔分家的时候分给我的。那仁家沟的梨树四株,是要在秋后把梨树皮给?掉,到下年秋天梨子才生出来的。那梨子很大,约有一个拳头来大,当然我家在秋季生了梨子,是要人工看顾的。在那梨树的右面有一个高大的土墙,墙下有一个用人工凿出来的土洞,是看农人在里面可睡觉的。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在梨树生出梨子以后,要防偷梨的人,所以就由农人睡在里面看梨。
    在这农田的一边,还有一个池塘,当然是七八尺之大,里面是不产鱼的,只有一些青蛙跳跃其中,但是绿草如茵,看着十分美丽。
    连同梨树四株,以及一个池子,是不能养活一个人的,所以我就到太原加入了一个“西北实业公司司帐人员训练班”来学会计,并在西北实业公司作为职员,其中有石耀原(字炳星)及吴刚,他是在“造产救国社社员消费合作社”作会计副主任的(指吴刚)当然有些学员都忘记啦。我并在西北实业公司当(赵)排饭的人来了。
    其中吴刚,石耀原,及乔习寿等廿四人,都是服务在西北实业公司的。我倒被当起管理伙食人员的来啦。如用白面烙饼,然后切成细丝,用猪肉丝及白菜烩着吃,并以绿豆稀饭为汤菜,一些同事吃得津津有味。
    我并将黄信实在毛织厂担任会计主任的事情忘记啦。这人是平定城内的人,与我是同乡。
    在兰州的中央银行,主持人是总经理贾纪英,是山西人。当我的监理员职位撤销后,曾为西北实业公司秘书,以及郭铭机均进入中央银行服务,但我在兰州兰园表演溜冰时,他们两人就一块儿进入了中央银行啦。
    我在酒泉与中南买蜡时,就在酒泉那自然冰地,任意溜冰来练习身体,并专门做了一双溜冰鞋,穿上后,在自然冰地作为溜冰表演,看的人都鼓掌叫好。
    我在那里住入了一间中间有火的房子中,十分暖和。
    我?同乡中,有远走酒泉的商人,招待我吃饭。

  • 二月二,龙抬头,是我乡间的乡音,在那南山巅的“石拉碴”有一些巨石,堆在一起,就成了一个奇怪的山巅,上面有些像竹子的青草,看了很是奇怪。
    过二月二,有李存孝打老虎的演出(当然不是武松)乡人围着李存孝打老虎的表演,这老虎是由两个人在虎皮的前后表演的,看的人群围着看,十分欣赏。
    还有亚鼓队。他们都将鼓排在肩膀上,由二十个人组成,鼓形是长形的,两面都安着牛皮的鼓,大家一齐用手来打。大家一致的打击下,这长形的鼓咚咚作响,听来十分壮烈。
    我们家乡有老爷庙及娘娘庙。老爷庙修在村口的右边,前面有一戏台,台前是很宽的场地,前面由村里的男人站着看,后面是上了年纪的女人,各人预先?着板凳,放在石狮子(青石的)的前面,年青女人是不准看戏的,因为太美丽了,有的看戏的男人要回头来看。
    我们家的戏箱由骆驼来运的。一驼背上载有两个戏箱。那骆驼是能走山路的,有的驼是背上有两个的,有的骆是单峰的,是独峰驼。每驼背上载有两只戏箱。
    我们家的老爷庙,正殿是关公,殿前左右有两楼,一楼悬钟,一楼悬鼓,两者均能鸣钟击鼓。
    在廊下有关老爷的儿子及白马一匹,又有周仓一位,都手中拿有武器,十分雄壮。

  • 我们家的大槐树,名叫唐怀。树的下半部被村人用砖头埋了下半截,这是因为修了一圈砖墙缘故。
    为什么修砖墙呢?因为男女有别,不能站在一块看戏啊,所以这座砖墙是让女人们也能看在砖墙上(用自己准备的木板凳)大家都是争先恐后的放了自己的木板凳。但这是准备上了岁数的老婆婆看戏的,年青的小姐及妯娌们是不准看戏的。但是十一岁一下的小女孩是由大人带着看戏的。虽然有些戏是很风流的,如红霓关是两个男女排演的,有时候赤身露体的涂上黄金的颜色,从戏台上一个人就地走上娘娘庙或老爷庙的供桌前面,用金色的馒头来供神,当然年青妇女们及大年龄的大小姐,是不准看戏的,所以这样演来只是由一群老太婆来看的。
    我们家演关老爷的戏是把全脸涂成金色的,因为关公是山西人,以表示恭敬他的意思。
    我们家演小旦的有些粉戏是穿着自制的缠脚的袜子的。小小的仅仅三寸金莲。这是当小旦的自己制的,以表示柔弱的身体,演来十分媚人。
    如演打金子的戏,小旦的皇帝的女儿,大家称之为“金子”所以演打金子,是郭子仪当公公的。他的儿子,因郭子仪战功太大的关系,所以称皇帝的女儿叫“金子”,表示这是皇帝的女儿。但是为了妻子的过错,儿子就打起妻子来了,所以戏名叫作“打金子”。虽然郭子仪是高官,但是看到儿子打皇帝女儿,所以就训了他儿子一次,所以戏名叫作“打金子”。这戏是戏班演的头一档戏,老是在上午演的。因为时间有限,所以演此戏。
    吕门正赶斋就不同啦。因为吕门正饿得不得了啦,所以才来赶斋,这是戏的正旨,演来十分悲苦。
    还有一阕戏是王比当与小旦演的,也是十分风流。

  • 还有小瑗拿来的扇子,那一天晚上,隔壁的伍先生拿了一把,因为他喜欢这个扇子。伍先生也时常送我食品。
    今天因为上街走错了路,由一个女主妇陪我到了有中国食品店的一道头,我因为看到了这个食品店,所以就马上向女主妇辞谢了一声,谢谢她的相送,她也就走回她家了。
    我是住在老人之家的七楼二号,房内有两床,但是那个床始终没人来住,因为我的冰箱放在桌子上,所以他们看了,就不来了。
    这“老人之家”有八层高楼,当然我是住在七楼二号的。
    老人公寓的伙食是相当不错的,每餐有面包及大盘的小菜。这都是我给那老板娘签了好几张字的,每张上面写的都是九万元,所以我们吃是吃自己的呢。 (编按:此段纯属幻觉)
    老板娘人高胆大,竟然把我拾取的纸张都没收掉了,真是胆大呀。不知道她有没有丈夫,并且把我所拾取的报纸都没收了,这是十分胆大的行为,是要她丈夫管教的。
    当然她是管这老人之家的头目,不这样也不行呀。
    但是她艺高人胆大,也是不像样子的。
    有时这老人之家的铜铃就鸣个不停,大家都避了开来,我是不懂英文,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但不知道也有好处,因为不担惊受怕呀。

  • 我三哥与小飞毛的事情,是在大门口顶上的天花板上相聚,我不信这样的事情。
    八眼窑是狗大娘居住的地方。第一眼窑是作为狗大娘的厨房,她的儿子巴弟? ,是在阜平学生意的,要了一个媳妇叫巴地下,身体十分纤细。
    八眼窑的再往南面,就是巴地斜居住的地方。八眼窑中间,还有一小间的长窑,是放置杂物的地方。拼凑起来,算是七间大窑,一眼小窑。统算起来,是七个大窑,一个小窑,才算是八眼窑。
    我大哥将正窑东窑及正窑的中间的一间,是供养“土地三界十方万灵之神位”的牌位,放在正窑中间的两支橱柜的套间,出来在正窑有一面大镜,是我大爷爷分家的时候,把这面大镜分给我家的。
    每年过旧历年的时候,吾家的后门必用黄土与石炭粉和成泥,然后把它塑成棒槌火,也就是用棒槌?将这个圆形的棒槌火炉,用洗衣裳用的棒槌在圆形的火柱上用棒槌塞了许多洞口,中间用木炭把火引起火来,所以就叫棒槌火。
    我们家是个音乐家庭。前已言之,我是吹笙的,五个兄弟常常吹奏起来。我大哥是吹管子的,前已言之。
    我一个人去那山岭的时候,是在我去洛阳的时候,经过一个“关帝庙”四面围着高高的砖墙,里面埋着关太爷的头,所以叫“关帝冢”在一个殿中,有一个老君的神像,是十分高大的。
    有一座乾隆的石碑,是塑在河的右面,左边就是一座长列的青石山脉,山脉上面,还坐着一位巨大的?佛。
    这个山脉坐落在河的右面,青石的山脉十分坚硬。我参观的时候,逐一进入每个石洞,石洞的周围刻着各种神像,在洞底及洞的左右,都有许多神像,尤其在洞的顶部,还刻着许多人物,可能有二三十个洞,尤其刻在洞顶部上,是非戴眼镜不能看的。神像生动丰富极了。观之十分惊人。
    我曾在每一个洞,都细看了一遍,并有持卖碑帖的,我就买了全部,保存在家中。
    前已言之,关帝陵是埋关老爷首级的地方。
    至于潼关下面的芮城,是否属于陕西或山西,我就不得而知了。
  • 在老人院无聊,剪报度日

    与我家的驴子是一模一样的

    与我们家唱戏的时候,载对箱的骆驼是一模一样的

  • 因为冯尚文经理要在汉口设厂,并制造火柴,所以就派我到汉口购买土地。那地是在汉口以北的“桥口上”的地方,所以我在汉口就住了旅馆,一方面调查当地的火柴销价。
       
    我在汉口得到当地居民的协助,并与我友张斿与李贤茂等等,在桥口上买了一片土地,约三十七亩左右,靠近汉水的中游,是一运输的孔道。我在汉口曾住了一年的光景。但因厂中已在天津的席厂村的地方,买了一个火柴厂,因此在汉口设厂的计划就打消了。
       
    我在汉口一直住了一年,并与李贤茂在中山公园游玩。这公园面积很大,里面有蒋委员长的塑像,因为日本人的占领,而把那塑像给铲平了。
       
    在长江的中间有一个岛,有祢衡的庙。
       
    另外还有介子推的庙,介子推本是山西的人,而在汉口发迹了,真是奇怪。
       
    汉阳兵工厂,也是给日本人铲平的,没有一点痕迹。
       
    另外参观了武汉大学,是建在江的右面。一进门是个小湖,并不太大,里面长了许多水草。
       
    另外又参观了武昌,比汉口为小。
       
    我同翼军在重庆的江津,也是就任一个朱庆澜设的“灾童教养院”那些儿童是因为日本人侵占中国又逃难出来走失的。
       
    我们大家都吃包谷面的窝窝头,觉得十分好吃。我们住入了廖家院。雇一个老太婆来做老妈子,可能小军就是在那里出生的。
       
    我们终日听到“爱造造(就是要走走的意思)船的纤民的呼声。那长江的一个大滩,是用三十几个纤夫用麻绳来牵船的。

  • 我大舅父葛子承先生是在万丰厚棉花货栈作总会计的。这货栈是设在山西省榆次县的火车站。我曾在榆次城内得到我舅舅的介绍,服务于汇吉银号的副会计主任。曾在饭桌上因为一个字的考证而与总会计主任翻脸的。那个字的解释,我是正确的,但就得到了他的恼火,所以到过大年放筷子的时候,那筷子头就朝向了我,以致总经理就不得不请我辞职。这是很冤枉的,过年后,我就离开了。
       
    我舅舅的介绍原因,是因为我而得到货栈的存​​款,所以这是介绍入银号的先决条件。
     
  • 榆次县有个习惯,那就是头(?)厨可以购买在厨房四壁张贴的各种淫画。这种买画的人,是主厨主动的,因为这画是避火的,以避免在厨房引起大火来。
     
  • 我们在江津的时候,长江对面有一尊由江面上塑的大佛爷,有六丈高,十分伟大雄壮。
       
    另外有逃日本人的学校一所,也在我们对面的山上设立下来。校长也姓李,是从太原搬来的。
       
    我厂的成本会计,是由一伙女孩子来计算的。有六七个人,简直是没有用处的,做不出来。
       
    厂长是江苏人,还有总务是浙江人,还有一个庶务是上海人。
       
    我们附近有一个叫”小南海“的急流,是用纤夫卅多人来牵船上滩的。
       
    再说到屠豕的话,在太原是用大木棒由壮汉在猪的头部猛力一打,猪就不叫了,这实在是猪的福气。
     
  • 我母亲是贵石沟人,我姨姨与我母亲是同胞姐妹。贵石沟村外,有一个天然成形的两丈见方的巨石,是河水不能推动的。它的形状很像一个大龟子。当然村名不能叫龟石沟啦,所以老百姓都?有古老的看法,所以将村名呼为”贵石沟”啦,因为龟子是不祥的东西,所以就叫成贵石沟啦。宅舍依黄土山坡建成。我大舅父是榆次万丰厚棉花货栈的总会计,我妈向舅父推荐了我,在榆次的正大铁路火车站的棉花车站,是推销晋南的棉花火车站,有五尺多高,两尺多厚的棉花,是晋南的产物。我在这栈就呆了些时候,并承我大舅的面子,推荐在“汇吉银号”服务。大家都睡着大厅里面。这当然是我大舅父的面子,以便该银号得过大量的存款。那时候还是使用银币的,在大银圆上面塑着袁世凯的像。每包有一千元的银币,装入布袋中,每人肩着一包银圆,往各银号去送,真是好玩。


李耀宗2012年6月27日补录

[返回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