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繁體 | 簡體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0年(民國59年)4月

一日 星期三 歲次庚戍二月二十五日
  今日西曆愚人節﹐向例歐美人士﹐在此一日之中﹐開玩笑不負責任
  說到陰曆﹐今日為二月二十五日﹐余在遜清宣統元年此日誕生﹐猶憶吾父生辰為陰曆十二月二十九日﹐吾母為五月十九日﹐其餘家人生日﹐均不能記憶了
  中午由廠乘車至新竹“蘇豫皖水餃店”吃一水餃二十個及豬肝湯一碗﹐作為生日飯
  上午幫三星電器廠檢驗及包裝聖誕泡﹐又幫光復實業社選泡﹐反正余性好動﹐有事不論大小﹐摸著便做
  晚間沒事﹐翻閱民國五十八年之“中國農曆”小冊子﹐其中有年歲對照表﹐血型與父子關係及食物禁忌圖﹐頗有參考價值﹐由此查出家人之出生年代如下﹕(母卒於民國十八年八月二十七日)
  父     李弼卿 清同治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陰曆)癸酉(肖雞) 1873年
  母     李葛蜜妮 清同治十一年五月十九日(陰曆)壬申(肖猴) 1872年
  我     李若瑗 清宣統元年二月二十五日(陰曆)己酉(肖雞) 1909年
  妻     李胡翼軍 民國五年十一月十七日(陰曆)丙辰(肖龍) 1916年
  長子   李偉宗 民國三十一年五月初二日(陰曆)壬午(肖馬) 1942年
  次子   李耀宗 民國三十四年一月初二日(陰曆)己酉(肖雞) 1945年
  三子   李燦宗 民國三十七年六月初一日(陰曆)七月七日(陽曆) 戊子(肖鼠) 1948年
  曾祖父 諱執蒲 字瑞五
  祖父   諱鳳岐 字翔西 十月初八生 三月十九卒 (民國二或三年)
  祖母   白岸村人 十一月二十五日卒
  父     諱碩臣 生于同治12年12月28日 卒于民國二十三年十二月初二 壽62 母壽58

二日 星期四
  上午楊先生來電話﹐因事不來上班
  今日仍幫忙兩廠工作
  昨夜陰雨一宵﹐雨聲不小﹐今天又陰雨連朝﹐停[]氣候轉冷﹐明天能否放晴﹐未可知也

三日 星期五
  陰雨數日後﹐今日放晴
  今晨六時即醒﹐七時起床﹐已見紅日高照﹐精神為之一爽
  明日週末﹐擬返家一行

四日 星期六
  本擬今日回家﹐下午四時許﹐接翼軍一信謂﹐據蔣太太說﹕“所自繳的學費500元﹐可由獎學金內支繳﹐不必由家裡帶去﹐必要時﹐我函蔣木﹐著她設法照顧”云云﹐自此我才鬆了一口氣﹐不然又要向各處籌借了﹐為此我這禮拜暫不返家
  下午六時許﹐因晚餐已畢﹐我急急忙忙從廠裡走出﹐坐上公車﹐直奔介壽堂看電影﹐抵達目的地下車後﹐即搶著到賣票口買票﹐發現袋中空空如也﹐疑是被竊﹐搜索錶袋﹐亦無一文﹐乃恍然大悟﹐今天一整天沒把錢從寓所枕頭底下帶出來﹐此刻僅有一元錢﹐而公車票為一元五﹐祇得央求賣票小姐﹐以郵票抵押五角﹐以便回來再拿五角﹐換回郵票﹐這可能是老年健忘病
  憶及前一禮拜六返家時﹐已鬧了笑話﹐當時急急忙忙在寓整理行李後﹐並到公司開開了保險櫃﹐將皮包拿出來﹐裝在箱中﹐提著乘公車赴公路局車站﹐又急忙買票登車﹐車甫一開行﹐我猛然想起一件事來﹐就是保險箱沒鎖﹐但車已開怎辦﹐而又是直達車﹐小站不停﹐一直由新竹到台北﹐一路上心中忐忑不定﹐乃于抵台北後﹐在東海炭素公司打了一個長途電話給章總經理﹐請他將保險櫃鎖上﹐此時我的心是何等慚愧喲!

五日 星期日
  昨日雖放晴﹐但似有寒流﹐才有晴天之可能﹐而空氣中﹐尤其在屋內﹐潮濕之氣﹐隨處可以看得出來﹐如頂棚上之水花及牆上之黑色霉粉﹐所掛之衣服及床上之被褥﹐一手摸去﹐就有潮濕之感﹐今晨一打早就將前後窗門﹐完全摘下來﹐讓後面乾燥空氣﹐通過室內﹐就可將室內空氣變乾﹐而將潮氣驅走﹐晚間返屋﹐果然一切東西都乾燥一點了
  今天上午十時許﹐我正在用心起草公司材料處理辦法時﹐本公司蔣監察人由台北來廠﹐同時有電話要我找陳廠長講話﹐他急忙跑到隔壁去找他﹐但他不在﹐我請他太太接聽﹐趕我回來時﹐他太太說﹕ “誰把電話掛斷啦”旁邊蔣監察人分辯著說﹕ “剛纔李先生把耳機放到電話上的”我祇得分解著說﹕“一時忙亂﹐把耳機放錯啦﹐真對不起”這是老來忙中做錯事的一個例子

六日 星期一
  一連三天﹐做了幾件不同的顯示神經系統衰老的丟人怪事﹐實值得一記﹐以警告年青人在少壯時﹐應及時努力
  下午一時左右﹐我在廠中看見有三個或四個老嫗型女工﹐由工廠捲門走進來﹐我以為是外包工來領工資﹐急著用眼四處找陳廠長﹐正在此時﹐李英小姐接著電話問我說﹕“你沒聽見﹖我在外面都聽見啦”幾個女工跟著譁然大笑﹐陳廠長走過來拿起聽筒問我說﹕“你沒聽見﹖”他太太也用驚異的眼光看我一眼﹐此時我是尷尬極了﹐只好分辯著說﹕“我正因為女工來了﹐來專心找你應付她們呢﹐所以我一時沒顧得聽”但我真是確確實實沒聽見電話鈴響!這表示自己的神經能力﹐已不能兼顧兩事!
  上午工廠建築地下室及水泥支柱基礎
  下午三時﹐余赴會計師處詢問經理人登記一事﹐並將光賢及光復兩公司申請資料(登記公司)送請登記
  晚間在泉成行錶店與小瑗買了帶日曆21鑽瑞士手錶一個﹐德製旅行袖珍鬧鐘一個﹐我買棉墊褥一張﹐于九時許返寓

七日 星期二
  晨六時半﹐即已早點完畢﹐赴埔頂石油塔附近一茶田散步﹐茶田中央為一水塘﹐翠鳥環飛其上﹐雛雞戲水池中﹐牠們都能自得其樂﹐此地右上方為第二訓練中心﹐左方為中華信義神學院﹐塘周遍植相思樹﹐自有一番情調
 上午接小瑗一信﹐言密大之獎學金3033元﹐未免學費﹐但可由此數內繳交云云﹐這使我又放了一次心﹐不然非向親友措借不可
 晚間赴介壽堂看“冬暖”一片﹐返寓後﹐已九時半矣
  今日寄徐董事長一信﹐言執照已經領到事
  老來是不中用了﹐上午蔣監察人一來﹐我就毛手毛腳起來﹐而楊協理因事也沒在﹐我及陳先生的薪津﹐因蔣先生沒來蓋印鑒﹐故迄今未發﹐所以我只好自己來開收據﹐一時找不到便條﹐在皮包中亂翻一陣﹐才找到一張﹐但覺得太厚﹐以為是雙張﹐用力去捻也黏不開﹐以為楊君買的便條紙太厚了﹐但因蔣君要趕返台北﹐問我有無事情﹐我更急了﹐拿起筆來就將收據寫好﹐本能的想將另一張用指捻掉﹐猛然翻過來一看﹐發現寫在明信片的後面去了﹐幸未被蔣君發現﹐偷偷的撕掉﹐再寫了一張﹐並開了支票﹐才把薪津領下來

八日 星期三
  與翼軍及小瑗各去一信﹐言以600元購全鋼全新21鑽有日曆瑞士腕錶一隻﹐及二英寸見方﹐紅漆合金色旅行袖珍鬧鐘一個﹐真是我怕小瑗誤課所買的﹐必甚需要
  上午蔣監察人來廠﹐開付太平鐵工廠機器款一萬五千元
  從今日起﹐我將受楊先生之囑﹐訂定一“光裕電業股份有限公司材料處理辦法”本日已寫了十八條及繪格式五種﹐明日將可完成初稿
  晚間借一自行車赴陳接賢家中拜訪一次﹐並在大橋頭吃了水餃
  今下午二時許﹐赴銀行取回楊先生款1125元及余等之薪津4500元﹐旋至會計師處﹐取回光賢電器廠有限公司及光復實業有限公司打好字之登記文件全份﹐以便於蓋章後﹐交會計師向建設廳請領經濟部公司執照

九日 星期四
  昨日發薪後﹐手中寬裕﹐就想花花了﹐今晚上街將家中拿來之大鬧鐘﹐托“泉成行”修理﹐因該表已使用七八年﹐未曾修洗﹐但上足發條﹐將它輕輕一搖﹐就走起來了﹐它如再次休息﹐再搖一下﹐就又走起來了
  在“珍記行”買了些文具後﹐就跑到中山堂前門一麵攤上吃麵﹐他們的麵同城隍廟一家相仿﹐將碎肉絲煮好﹐用大盤子盛起來﹐放在攤上﹐其中絕無肥肉﹐而此肉既不太軟﹐也不太硬﹐且其中有帶筋及脆骨的肉﹐吃起來﹐當咬到脆骨或筋時﹐我要特別多咀嚼一會兒﹐不肯馬上嚥下去﹐每當我吃到香醇的食物時﹐同時地留在嘴內﹐回味一番﹐因為一嚥下去﹐就失掉味覺的欣賞﹐而到胃裡消化去了
  當煮麵的時候﹐我看到一團豬的頭部下水﹐他要加2﹒50元﹐就擺在麵上﹐但沒見他煮過﹐我以為剛剛煮出來的﹐有啥關係﹐便把它吃下去了
  乘公車返寓前﹐在“過溝”街上買小西瓜一個﹐香蕉一掛﹐在城中﹐在東門附近騎樓下﹐向一北方醜婦買炒花生米五元錢

十日 星期五
  昨晚嘔吐發高燒後﹐今晨起床時﹐十分困難﹐但仍竭力勉強起床﹐赴公司上班﹐並至新竹“環球照相館”影印陳先生之離職證明﹐于返廠後﹐精神確難再支持下去﹐未吃午餐﹐即返寓睡覺﹐迄晚九時許乃醒來﹐因經在寓所對面一家西藥店內﹐吃下退燒藥﹐並購胃腸消炎特效藥三粒﹐迄晚已服下兩顆了﹐故此時體溫已漸復原狀﹐陳先生來寓看我﹐他離去後﹐我又入睡了﹐一覺睡至次晨五時許﹐脈搏及精神都完全恢復了﹐乃用大電壺燒水沐浴﹐上班做事(四月十一日上午八時上班)
  余昨晚大吐之病﹐已于來台二十多年未曾患過﹐不是食物中毒太劇﹐決能忍下不吐﹐但當時來勢凶猛﹐在余睡一覺一起身之瞬息﹐已覺天旋地轉﹐兩鬢冒汗﹐形同虛脫﹐經余強忍不果﹐只有痛痛快快分數次吐完﹐當時難受極了﹐幾乎把整個胃都吐出來

十一日 星期六 陰冷
  上午將光賢電器廠有限公司及光復實業有限公司之申請公司設立書件一全份﹐均分別加蓋公司章及私人章完畢﹐明日似可送交會計師了
 晨間醒來﹐在被窩裡按了按脈搏﹐已復常態﹐余之脈搏數﹐平日每分鐘84次﹐自從余于八年前患過疑似之肺結核完全痊癒後﹐脈搏即落到84次﹐身體甚為健康﹐憶及當時症狀為自覺鼻中呼出之氣溫度較高﹐遇有人家燃放爆竹時﹐心中緊張異常而感到不適﹐身體肥胖約68公斤﹐登高時﹐身體不能穩定﹐心中十分怕跌下去﹐病情如此而已﹐而每日工作照常﹐飲食稍嫌多一點﹐當時疑為心臟病﹐乃赴台北中心診所﹐經帶藥回來﹐服藥半年後﹐完全康復﹐此後決意減肥﹐曾於每晨五時前﹐赴十八尖山散步﹐強登陡坡﹐致使左膝腫脹麻木﹐此時仍不能像右腿一樣﹐完全屈膝蹲下來﹐乃肇因于此
  經余數年來﹐抽暇散步之下﹐將腸外之油完全化掉﹐八年前大腹便便﹐此刻已無此現象﹐以至臨高畏懼之心﹐一掃而光
  今日余病現好﹐晨起沐浴上班﹐上午將光賢及光復兩公司登記書類﹐蓋章完畢﹐準備于週一交會計師向經濟部申請

十二日 星期日 陰冷
  昨晚于八時許抵家﹐因已在台北“周胖子餃子館”吃過豬肝拉麵一碗﹐故抵家後﹐即洗髮睡覺﹐但竟于病後睡不著﹐翼軍沖奶粉一小杯﹐給我喝下﹐她也失眠﹐也喝了一杯﹐才一同入眠﹐今晨五時即醒﹐于七時早點﹐八時起身赴中山堂聽陳力夫先生演講孔孟的貢獻﹐因初開始為孔孟論文給獎典禮﹐而余又到得過早﹐已將他的影印演說稿讀完了﹐在開始演講時﹐他說了幾句話﹐便由一小姐用國語讀他的稿﹐故余乃乘機溜出會場﹐去看“月球岩石展覽”﹐至時排隊的人過多﹐非一小時莫辦﹐乃乘公車赴衡陽路﹐換小軍寄來之160元﹐以40﹒80對一元﹐得新台幣6528元﹐付翼軍1000元家用
  旋去當舖取息450元﹐即返家午餐
  下午整理東西﹐至四時許﹐翼軍用鴨肉燴飯﹐余實吃不下﹐因午餐過飽故也﹐但勉強吃下去﹐冒雨啟程﹐先至“海山里”公路局車站﹐乘車至中崙﹐恰好剛走一班﹐祇得等待下一班為五時一刻開行者(直達車)沿途車輛甚多﹐開行不快﹐而對面來車也多﹐趕車不易﹐燈光直射車窗﹐趕車極為危險﹐過楊梅後﹐車行漸速﹐于八時許抵竹﹐余乘公車于九時正抵寓

十三日 星期一 今晨突特冷 室內華氏63度
 昨晚由家返寓後﹐因整理東西需時﹐至十二時過後始就寢(民國五十八年冬季﹐由台北市吳興街225巷21號﹐遷至台北縣新莊鎮瓊林路40巷11號四樓新居居住﹐行政區域為營盤里一鄰﹐即新泰公寓)今晨於七時許始醒來﹐當下急忙穿衣﹐沖了奶粉﹐吃了兩個麵包﹐就去公司上班了(今春一月間﹐接到陳接賢至友之邀約﹐乃于二月二日[一日為星期天]由台北乘車前往新竹市光復路334號之3號就任“光裕電業股份有限公司”會計主任之職)
  此刻新公司正在建造廠房﹐除地下室外﹐為三樓建築﹐今日已將地下室之頂﹐即一樓之水泥地模型按好﹐明日或可開始灌水泥漿﹐又挖一化糞池﹐底子已見水
  下午三時許﹐至施祖麟會計師處交“光賢電器廠有限公司”及“光復實業有限公司”兩公司之向建設廳登記公司之書類各一全份﹐並各繳費675元﹐會計師公費各1500元﹐又至稅捐處交“扣繳所得稅調查表”三份及至華南銀行謁楊經理及陳襄理領取三星電器廠開戶書類一份﹐旋至“蘇皖豫餃子館”要了水餃15個﹐豬肝湯一碗﹐吃了個精光
  晚五時三刻返廠﹐又吃些素菜等始返寓
  (現寓新竹光復路310號易先生寓所一小房中)

十四日 星期二 陰冷有風
  昨晚與翼軍寫一信﹐詳敘在新竹火車站及途中﹐在公路局車裡﹐聞到人家茶醃蛋的蛋黃的濃香﹐而又自己怕其中的“膽固醇”而不敢買吃﹐及橘香的飄逸車中﹐而此時的橘子﹐皮厚無汁﹐既不酸﹐也不甜﹐唯有橘香有欣賞價值耳..等語﹐在此略記數筆
  三星電器廠已由西廠房搬至東廠﹐而光復實業社數日前由東廠房搬入新造之南廠房生產矣
  西廠房已讓給光裕電業公司﹐廠前加建同面積之工廠﹐一共三層﹐此刻地下室已建好﹐正在加鋼筋水泥屋頂
  光裕之排氣機兩台﹐上午由承造工廠運來
  又真空幫浦六台﹐已運廠﹐另六台待運﹐蔣監察人于上午來廠﹐已將幫浦12台價款開付﹐計四萬八百元
  光裕總經理章恆武及廠長陳接賢下午赴苗栗亞洲電氣工業公司提取機器﹐至晚九時許尚未歸來
  晚餐後﹐赴新竹“真影照相館”拍照公司執照六寸像﹐出來後﹐至“蘇豫皖餃子館”吃水餃﹐一進門猛然撞見楊亦生兄﹐我說今來竹將歸﹐他與重騏要了餃子﹐我也被 請客了

十五日 星期三 氣溫回升室內華氏63度
昨與翼軍信中末端﹐與三毛寫了幾句﹐有關記日記的話﹐記日記者﹐除了學問﹐經驗﹐抱負﹐志節及文筆外﹐尚需視其職業﹐而有內容之不同﹐譬如率軍出征之元帥或幕僚﹐研究動物﹐化學及數學等之科學鑽研者﹐涉獵者﹐探險家等等職業﹐他們記出來的日記﹐必有可觀﹐而為一般人一生所未見識者﹐實有發表之價值﹐而公諸在人﹐至如一般人如屠夫﹐理髮師等職業﹐他們的日記﹐不言可喻而味同嚼臘也
  記日記第一為“有恆”余數次想記日記﹐但均不能繼續下去﹐分析其原因﹐實與職業有關﹐如吾儕以財務會計為職業者﹐終日與數字為伍﹐有何記的價值﹐其次為忙碌疲乏﹐通常記日記都在晚間﹐而忙碌一天﹐晚間倒頭便睡﹐哪有記日記之情趣時間與精神呢﹖故數次輟記後﹐恢復起來就困難了
  收亞洲公司“喇叭機”二台﹐事先由本公司裝配自動裝置﹐並加裝馬達
  一樓水泥地面毛胚﹐今日中午過後一點就鋪建完成了

十六日 星期四 氣溫回升 室內華氏70度
  近日報載美國太空人于本月十三日準備登月時﹐在臨月球附近﹐遇到隕石或其他不明原因斷電﹐于繞月數匝後﹐此刻在飛返地球途中﹐氧氣有限﹐十分堪虞﹐地球上的人﹐均給他們三人(內有羅維爾)祈禱平安返回地球
  有人說十三號是洋迷信的凶日﹐但我是中國人﹐在十三號也遇到兩件不吉利事﹐第一件為在雍南化工廠時(約在民國42年-45年間)與[]某人意見合不來﹐屢起衝突﹐但從未動過武﹐一日兩人吵起來﹐[]某罵我“他媽的”一句﹐當時我怒不可遏﹐馬上用拳頭擊向他﹐這是我有生一來﹐第一次未能控制自己﹐而與別人衝突﹐後來查那日子恰恰是十三號禮拜五﹐第二件是丟車子﹐當然自行車多的時候有四輛﹐此刻僅存一輛﹐其餘的三輛丟掉不說外﹐中有兩輛是于丟掉後補充來的﹐所以共失掉五輛﹐其中一輛亦為十三號丟的(非小瑗即余在新竹東門市場近旁丟的)或可說是巧合吧

十七日 星期五 轉暖 室內華氏78度
  晚間返寓後﹐想起了摸英語一事﹐自從67歲起﹐在新竹“微遠英專”由發音起﹐一直學了兩年多﹐蟬聯過數任老班長﹐得過勤學獎品﹐校長始終想培植我這個最老的學習英語者﹐我自己也有此奢望﹐但終歸事與願違﹐我同他都很失望﹐原因所在﹐就是老了!老了!我已用過最大的努力來記生字﹐曾也絞盡腦汁﹐用在圖解文法上﹐但均歸無效﹐其唯一遺憾是記憶力之衰退﹐思維力之遲鈍﹐前者對字的拼法是死角﹐而後者對文法的理解是致命傷﹐因之學得毫無進展可言﹐哀哉!
  但現在老心不死﹐又想在會話上摸摸它﹐決意將房東的電唱機(落地的)于得到他們的同意後﹐把它修復了﹐代價是五十元﹐因為換了一個開關及檢修費約三十元﹐而電唱機的唱針原來聲音太低﹐乃換了一個新的﹐價二十元﹐今晚天暖﹐一邊洗澡﹐一邊聽小說選播﹐比默默的呆在家裡好得多了﹐收翼軍一信﹐謂潘太太要放三萬元﹐下午已問過陳先生﹐月息一分半﹐用錢時﹐得于15天前通知才行

十八日 星期六 陰濕
  上午核對光復的帳﹐因欠平衡﹐打來打去﹐可謂頭對腳對﹐而錯處就出在傳票上面﹐傳票的細數全對﹐而會計數就少了2000元
  二時許﹐由楊先生用機車帶我到公路車站乘二時35分直達台北班車﹐至四時許抵台北站﹐當即加緊腳步至館前路67號二樓亞洲電氣工業公司時﹐已四點20分矣﹐徐董事長不在﹐當托王先生代轉工廠登記申請書五份﹐請其蓋章後﹐余于20日(週一)來拿﹐乃下樓返家
  但時光尚早﹐至中山堂看一書法展﹐另到國軍文藝中心參觀畫展﹐均無特色可言﹐乃到南非咖啡店飲咖啡﹐並至周胖子餃子館吃夾牛肉麻餅及羊雜湯後﹐乘台北至輔大公路車返家
  抵家後﹐三毛開門﹐翼軍甫出去﹐並看小瑗來信一封﹐並寄款600元﹐不久翼軍就回來了
  今日我將電視架矯正後﹐電視顯好得多了﹐所以皇帝牌服務中心﹐完全為奸商包辦﹐可惜廠方不知也

十九日 星期日 轉暖
  上午將存放五樓梯間的自行車﹐慢慢推下﹐騎著到板橋火車站﹐花掉十六元﹐才將它寄到新竹
  天氣太熱﹐在板橋一家冰店裡﹐喝了一瓶蘋果西打後﹐就在此家用46元買了一顆大西瓜﹐但提來提去找不到赴新莊的公路車﹐又下起雨來﹐乃僱一計程車返家
  返家後﹐翼軍三毛正在吃中飯﹐飯後乘車到史物館看國際攝影展覽﹐作品頗多﹐中有南斯拉夫﹐波蘭﹐匈牙利及蘇俄作品﹐此為以前所未曾有之情形﹐完後又至樓底看月球岩石展覽﹐但為小型的一種﹐如綠豆一樣大﹐而大者已在南部展出
  赴武生先生處取回5000元﹐轉存陳先生處

二十日 星期一 大雨
  晨七時許﹐偕翼軍下樓﹐她去買豬肉﹐我啟程返廠﹐行至海山里時﹐大雨滂沱﹐余左肩及褲腳﹐統統濕透﹐坐車20分鐘﹐來一車為僅到台北橋者﹐沒辦法﹐祇得坐入車中避雨也不錯﹐至台北橋時﹐大雨如故﹐為爭取工廠設立登記之時間﹐乃僱計程車至館前街亞洲公司蓋章
  由亞洲公司出來後﹐乘6路至中崙﹐乘直達車返竹﹐至十二時正抵竹﹐乘公車返廠﹐已12時半矣
  晚間上街購小瑗西裝毛呢料一件﹐灰藍色隱條毛呢﹐價850元﹐又購塑膠衣櫥一個﹐價250元
  付陳接賢先生1萬元﹐係潘太太放的﹐月息一分五

二十一日 星期二 天陰有雨
  上午蔣監察人來廠﹐付款甚多﹐今日起﹐工廠正在積極佈置及安裝機器﹐共有十七架機器已被放置在原三星廠之廠房中﹐鐵工正在安裝瓦斯管
  今日購一大同鐵櫃﹐余將鉬絲及鎢絲等貴重材料﹐已移放于此櫃中
  下午設立“原料登記簿”“機器及設備登記簿”﹐將已到機器(亞洲公司送來)一一登記
  晚間與小瑗寄一信
  昨購之塑膠衣櫃﹐今晚無事﹐才將它撐起來﹐掛的衣服甚多﹐仍未掛滿
  此地最不方便處﹐就是沒有衛生設備﹐如浴室等﹐其中廁所及沐浴都方便﹐此地是大陸式老廁所﹐余左腿蹲不下去﹐只有去廁所時﹐攜一小板凳﹐蹲久了﹐就坐在上面休息一下﹐那天被房東小外孫看見了﹐他問說“幹什麼﹖”我無以答之

二十二日 星期三 天晴轉暖
  近日被南來暖而濕的風吹襲﹐所有的水泥地﹐都是濕濕的﹐我無以名之﹐名之曰“地出汗”比較恰當﹐過去在雍南化工廠股份有限公司做事時﹐當此季節﹐廠中地面﹐因做醬油﹐故鹽份不算少﹐其濕的程度﹐如落毛毛雨那麼多水﹐出進鞋底盡濕﹐而我家地上雖潮﹐但沒有水及泥土﹐好得多了
  從民國三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余奉馮尚文總經理之命﹐來台灣參加味精工廠工作以來﹐一直到民國五十五年三月間﹐才因工廠虧累﹐售給新竹當地人經營﹐而公司解散﹐資遣員工後﹐才離開公司﹐在此十七年中﹐我已入老境﹐翼軍已接近知命之年﹐小軍于五十四年秋去了美國南加州大學讀書﹐小瑗就讀台灣大學電機系二年級﹐三毛就讀省立新竹中學三年級﹐暑假就畢業了﹐並保送台大機械系(後轉入化學系)小軍也有了對象﹐在出國前已經訂婚﹐這十七年的變化﹐對一個人或一個家庭說來﹐是夠大了﹐總算不錯﹐雖未積下錢﹐但三個孩子﹐都受了或將受高等教育﹐這是一個成就

二十三日 星期四 天晴有風
  工廠(座落在新竹市光復路334之3號的光裕電業股份有限公司﹐于二月間開始籌備﹐股東為香港方面華僑﹐約投資九十萬﹐光復實業社方面五十萬﹐亞洲電氣工業股份有限公司方面六十萬元﹐共計200萬元﹐由徐復人任董事長﹐章恆武任總經理﹐楊雲軒任副總經理﹐陳接賢任廠長﹐後經陳先生推薦﹐我在此公司暫充會計主任﹐但內定帳務由楊雲軒負責﹐財務由蔣廷文負責﹐蔣原任監察人)建廠工作﹐在一個月前已開始﹐先建地下室﹐再樹立鋼筋﹐只算第一樓地基及平臺水泥基地﹐此刻已建竣上述一個段落
  關於機器方面﹐先由亞洲公司供給兩套﹐來先在原三星廠房生產C7裝飾泡﹐此刻安裝機器﹐尚有數日即可完成﹐至工人方面﹐擬由南部提一部分﹐配合此地熟手工人﹐先行開工試做﹐此工廠大概情形
  本日與小軍寫一信﹐要他教小孩中文﹐小孩雖然尚未生出來﹐但這些立場﹐一定要他早日瞭解﹐作為一個中國人﹐不會說中國話是一件憾事

二十四日星期五 晴明轉暖 晚間月亮很大
  余經不久以前數日間連續發生神經遲鈍事件後﹐下定決心﹐在此晚年﹐投一筆資﹐以作作事之本錢﹐否則﹐雖不被人淘汰﹐亦必自認年老不堪擔當大事﹐為了心理上的抱憾與不安﹐只有退步讓賢了﹐此刻想來﹐綜計數日之間﹐發生了下列諸事﹐概略述之﹕
  1.為了注意找人﹐聽不到電話鈴響!
  2.忙著接電話去叫人時﹐誤將聽筒擱在電話筒架上!
  3.去看電影時﹐一文不名﹐乃以郵票代購車票﹐返寓取錢!
  4.忙著找紙寫收據時﹐誤將明信片背面當便條用!
  5.週末返家時﹐一上直達車﹐才想起來鎖保險櫃﹐到台北後﹐﹐打長途電話﹐請人代鎖!
  今日下午請了假﹐於二時十分﹐抵中心診所掛號﹐至三時半﹐經老年內科薛鈺興大夫診視﹐血壓等均正常﹐乃開一處方﹐囑余連服一月後﹐再來診視﹐遂于五時許返家﹐將小瑗西服毛呢料交與翼軍﹐又將家裡舊鏡一面﹐帶竹應用﹐此時已晚十點五十分矣﹐返竹後記于新竹寓所

二十五日 星期六 晴暖
  昨晚十一時半入眠﹐今晨六時即醒來﹐此時陽光照上窗前對面屋頂﹐此寓所前後兩個窗戶雖小﹐但也被照得屋內都亮了﹐通常在天陰時﹐尤其在此時的雨季﹐室內光線終日陰暗異常﹐全憑屋頂中央有一長約三英尺的熒光燈﹐此燈一開﹐室內通亮﹐做事寫字﹐極為方便﹐但據楊君云﹐日光燈之光線為分散的﹐對眼睛極為不利云云﹐我以為這話是對的﹐在台北時﹐晚上在水銀路燈下﹐看到路人的面孔﹐都不正常﹐而有點發綠色﹐自己再伸開雙手﹐讓水銀燈照在手上看一下﹐更是光怪陸離的黑烏色﹐吾人常在夕陽餘暉之下﹐面色發紅或黃金色﹐所以吾人處於大太陽的屋影下﹐似乎是真正的面色﹐如暴露于日光下﹐則嫌太白
  工廠之空氣管及瓦斯管(均為鐵管)及電線開關等﹐本日已裝置完竣
  上午寫一房屋租約(女工住用)並打掃廠房
  下午整理登記簿﹐光賢電氣廠有限公司之公司執照﹐本日已發下﹐五時下班稍後﹐余即啟程返家

二十六日 星期日 晴明有冷風
  晨間醒來後﹐覺得被子順余之右臂拖在地下﹐余很奇怪昨晚為什麼忘記把椅子擋在床邊﹐而讓被子拖下地面﹐睜眼一看﹐發覺不是在新竹寓所睡覺﹐乃恍然大悟﹐昨日是週末﹐自己回到家中﹐而睡在自己床上﹐哪裡是在新竹宿舍呢!
  以上的感覺﹐在年青時也曾有之(余今年已六十三歲了)但不如老來多﹐一次在返竹途中﹐猛然抬頭往窗外一看﹐心裡想著這是從內壢到中壢的路子吧﹐一轉瞬間﹐才醒悟過來﹐是自己搞反了!
  今日上午九時許﹐于澆花完畢後(余家之後走廊水泥欄杆上-欄杆裡襯著木箱-擺了約十一盆花木﹐其中有九重菊﹐是品紅色的兩株﹐洋蘭兩盆﹐光長葉子不開花的海棠三盆﹐太陽小花兩盆﹐茉莉一盆﹐覃花兩盆﹐不知名的野生蘭一盆﹐除洋蘭外﹐此刻都未開花)即赴台北湊熱鬧﹐先到省立博物館參觀“標準草書展覽”及樓上之畫展(中畫)然後至一藥房給翼軍配擦足藥膏及購“阿拉淨”藥水﹐返家時﹐他們已午飯過了﹐四個太太(潘﹐房﹐翼軍及另一太太)雀戰開始了﹐我于六時半離家返竹

二十七日 星期一 天陰冷風
  昨晚由中崙動身返竹時﹐在車上已有冷意﹐乃將單西服之領翻過﹐並將前襟掩緊﹐然後將外面風衣之領扣扣下﹐才比較好一點﹐車至桃園時﹐發現有憲兵在街上維持秩序(或許是戴白鋼盔之警員)車子如人走路一樣﹐緩緩向前﹐外面有人喊﹕“不要開門!!”可能是公路局站員﹐怕開了門關不上﹐而不能開車
  車至一處﹐有一計程車之前窗玻璃完全沒有了﹐可能發生車禍時碰掉﹐於是慢慢才由桃園過中壢﹐逃出這段人潮洶湧的地帶(可能是大拜拜)才加足馬力-由內壢至新竹-補足以前“蝸行”之不足﹐至九時20分抵竹﹐此次我帶來一電扇﹐一花瓶﹐一帶蓋三件頭茶碗﹐一路上十分擔心﹐幸好沒被擠壞﹐因為車上的人﹐也像沙丁魚罐頭了
  整晚失眠﹐今晨起床很遲﹐掙扎著上班﹐上午寫了招請工員海報14張﹐有點不舒服﹐但介壽堂演“女校風光”不得不看﹐乃騎車前往﹐晚餐加油一次

二十八日 星期二 晴明轉暖
  昨日寄翼軍一信片﹐言及“我于補記一月十日日記時﹐其中記著‘寄密歇根楊太太一信﹐係翼軍謝其寄來賀年片之盛意’是否小瑗之獎學金﹐重駿幫了忙﹐而于數日前﹐我在小館裡邂逅楊先生及其三公子重騏﹐他說寄我中醫偏方一[]云云”這是頗有蹊蹺﹐我將另信與翼軍談談﹐可否去看楊先生一次﹐並送重駿小孩一點禮物﹖
  這次週末返家﹐在街上買了一串貝殼珠串﹐十足台灣土產﹐將來寄給孫兒玩玩﹐在買此物時﹐店員向我兜售菲律賓瑪瑙項鍊﹐其中五顏六色的假寶石﹐可愛極了﹐每串250台幣﹐假如小軍生了女孩﹐我將買一串送給孫女戴戴﹐如楊先生的孫子是女的話﹐一買兩串﹐更可少算一點﹐亦未可知
  上午蔣先生來廠﹐開付床鋪鋼架款五千餘元﹐﹐未劃線﹐給了楊先生
  晚間返寓﹐將衣褲脫了﹐關起門來﹐專門補寫昨今兩日的日記及補寫一月份的

二十九日 星期三 陰雨
  今日上午晴明﹐晨起將寓所前後兩個窗戶的窗門﹐統統卸下來﹐擺在地上﹐讓乾燥空氣進屋裡來﹐乾乾衣物﹐事先我已將塑膠衣櫃中的衣服﹐完全由左到右﹐反了一面﹐以便讓空氣將以前朝裡的一面乾燥一下
  近日室內增加了電扇及衣櫃(塑膠的)以及衣櫃上的塑膠鮮花﹐而桌布﹐衣箱﹐冷水壺及痰盂全是塑膠﹐真是塑膠世界﹐而塑膠廠的鈔票也就賺夠了
  下午由公司出發﹐前往關東橋一帶貼招工海報﹐我同陳栗謙先生偕同前往﹐經過寓所門口﹐乃讓進來一坐﹐並買了四分之一的大西瓜待客﹐隨後即分別騎單車先至埔頂﹐繼至第三女中﹐最後至介壽堂﹐分別各貼一張﹐其時天公開始降雨﹐幸好事先帶著雨帽及雨傘﹐將雨帽讓陳兄戴上先行﹐我一手握車把﹐一手撐傘﹐很留心地回到寓所﹐因為老來遲鈍﹐我曾在吳興街時﹐跌過一次﹐故此次在雨中單手撐傘駛車﹐頗具戒心!

三十日 星期四 晴轉暖
  明日為國際勞動節﹐各工廠例均放假一日﹐本公司自亦不能例外(余此刻雖服務于光裕電業股份有限公司﹐但此公司之工廠廠房﹐此刻正要修建﹐公司只有我與陳君為職員﹐工人亦僅兩個工匠﹐在安些機器﹐尚未能夠開工生產﹐至姊妹廠之三星及光復﹐此刻正在忙碌﹐擁有工人八十多人﹐乃是真正的放假)乃于七時許赴新竹﹐在一小館進晚餐後﹐即乘七時五十分的普通公路車返家﹐夜間行車﹐顯得速度甚快﹐兩車在公路上會車的時候﹐雖互相都用近光燈﹐但路中之分界白線﹐一點也看不到了﹐只見路面一片光芒﹐瞬息之間﹐對面來車過後﹐突然呈現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了﹐但時間僅僅三四秒鐘﹐在換用遠光燈後﹐前面路面﹐才能看得清楚﹐夜間開車﹐全憑路熟技術好﹐否則開快車﹐太危險了﹐至九時二十分時﹐已抵新莊之海山里車站矣﹐約行一小時又四十分鐘﹐雖每站必停﹐但停車及啟動時﹐都非常迅速﹐一路超車﹐遙遙領先﹐故能創此記錄
 

李耀宗謄寫 2008年4月30日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