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繁體 | 簡體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0年3月 

一日星期日
上午在家中度假.修理樓梯房走廊電燈,改為20支光的,以便晚間自己及鄰人走路方便,於睡覺前再關燈.
    下午至台北中山堂參觀畫展,文藝中心看攝影展.晚在“週胖子餃子館”吃內火燒二個及羊雜湯.至超級市場購雨傘一把.旋即返家休息.

二日星期一庚戍正月二十五日
昨晚因我尋牙膏及駕駛執照兩物,以致三時才睡.在翻箱倒篋之中,終於在放紀念物箱中,發現了駕駛執照,並將小軍的台大紀念冊及小軍、小瑗及三毛三兄弟在新竹省中之紀念冊尋出來,放在小收音電唱機上,以備不時查看,也可消遣與慰藉一番.三兒均由翼軍自幼年起,勤奮督促撫養中,一個個從新竹附小畢業出來,再一個個由新竹省中報保送到台灣大學. (小軍以前二名保送台大電機系,小瑗以前四名,保送台大電機系,三毛亦以前一名保送台大機械系,第二學年轉化學系)她不愧為“克盡母職”的“相夫教子”的標準夫人.
    晨七時由翼軍叫醒,稍進麵包及豆漿(用果汁機自磨豆漿)後,即赴台北亞洲電公司晤徐復人董事長等,將公司設立申請書交給他們董監事一齊蓋章,並增列馬錦文為董事,下午即乘車返竹,交會計師改正後打字發出

三日   星期二 昨晚八時許大雨﹐至九時始止
    上午蔣監察人來廠﹐正好將公司申請書帶北蓋章(將馬錦文加入為董事)
    下午在楊宅製傳票﹐晚赴介壽堂看蕭芳芳主演之“萬紫千紅”一片﹐並在關東橋散步﹒
    寄翼軍一函﹒
    余對電影的看法﹐近年來頗有成見﹒打鬧片一概不看﹐其餘的都想看(不論是戀愛﹐文藝及娛樂性的)美國一宗教家曾勸片商不可一味的為了賺錢而特別的強調色與力﹐以道德立場來講﹐的確應少拍黃色及西部片﹒反觀我國的片商也是一樣﹐都在一窩蜂拍古裝武俠片﹐因為此類影片至今賣座不衰﹐而黃色誨淫片﹐一般地下色情黃牛﹐正在大拍特拍﹐並有真人表演﹐但普通一般人看不到﹒不論如何﹐中國人也是在跟著人家強調色與力﹐因為這樣才能賺錢﹒

四日   星期三
    本日為光復實業社發工資日﹐幫著楊先生計算工資表﹒下午仍在楊宅製金星傳票﹒來去途中落雨不停﹒
    入晚氣溫甚低﹐未能外出散步﹐乃造訪房東﹖先生晤談﹐並看看電視﹐旋辭出歸寓﹐沖牛奶一杯﹐吃著花生米玩﹐聊慰兩天寂寞耳﹒
    寄小瑗一信﹒

五日    星期四
    今日三星廠發工資
   下午將公司登記之資債單寄台北徐董事長蓋章
    今晚上街修錶﹐遇雨不能行路﹐乃購一折疊式雨傘﹐此傘攜帶方便﹐頗有助于日後上街辦事
    本日領到二月份新津3﹐000元﹐實際上因農曆新年及兩次放假﹐僅僅工作22天﹐心中殊為慚愧﹐容圖報于來日也

六日    星期五 竟日落雨﹐天冷無風
    上午統計金星一年間員工薪資表
    近日因陰雨連綿﹐已將一向在外用早點之辦法﹐改由在寓所應用
    接翼軍一信﹐言小瑗得到密歇根大學教授一信﹐謂可參加競爭獎學金事﹐並可隨時給他打電話云云
   

七日    星期六
    香港股東顧錫榮之身份證明已來﹐所有登記書類﹐均已齊全﹐今下午赴施會計師處繳費後﹐即行由該處直寄電廠矣
   下午仍在楊宅﹖﹖8月份之帳﹐返寓時﹐由楊先生贈給舊書桌一張﹐茶几一個及木椅兩支﹐用三輪車兩輛拉返寓所應用

八日    星期日
    今早八時﹐照常去廠裡上班﹐發現一個女工也沒來﹐一看日曆﹐乃知為三八婦女節
    上午至公園看小象﹐約有小驢那麼大﹐十分可愛可憐﹐飼養工人﹐正餵牠吃草呢﹒今日除看到黑天鵝外﹐又初次看到獾﹐身體豐碩﹐嘴尖腿短﹐生有利爪﹐而尾巴一點點﹐一尺來長的軀體﹐僅有五寸高﹐而體寬竟至八寸﹐呈橢圓形﹐除皮毛與一般獸類相同外﹐其餘的一切體型等﹐都像刺蝟一樣
    在新竹中飯後﹐至車站見有開頭份之車﹐乃隨便坐上﹐不半小時已至頭份﹐散步一小時後﹐至國民戲院看“封神榜”一片﹐為有生已來最擁擠而立著看彩色電影之第一次﹐因戲院方面不清場﹐或許為了婦女節的關係﹐也未可知﹐余乃中途溜出﹐乘車返寓

九日    星期一
    今為農曆二月初二日﹐在吾鄉(山西平定縣第一區西鎖簧村)為大節日﹒往日吾母每于初二早餐時﹐煮一大鍋﹐有青色大豆的豆麵條湯﹒我吃著青豆時﹐覺得特別香醇﹐全家都吃得津津有味(因家鄉地瘠民貧﹐平日能吃到小米米湯及玉米窩窩頭就滿意了﹐假如此刻在台灣富庶之區吃這樣的湯﹐初覺有家鄉口味外﹐實在無何可吃之處)並佐以紅棗饅頭﹐稱為“囊山”﹒昔日為了村中時有狼患﹐故于本日過大會﹐除上南山拜山神外﹐並演晉劇三天

十日    星期二 一週來﹐均陰雨連綿
    本週連朝陰雨﹐就沒看到太陽﹐人們的情緒似乎十分低沉﹐但我倒覺得陰天的唯一好處是灰塵少﹐但新竹晴天灰塵也不太多﹐首數台北最髒了﹐不只灰塵多﹐而且車輛及煙囪的廢煙廢氣﹐使人於上街回家洗面擦鼻孔時﹐就很容易發現吃了一鼻子的黑煙﹐因而推知對肺臟之損害﹐可想而知了
    今日蔣先生未來
    接翼軍一信﹐謂用電熱器時﹐保險絲被燒斷﹐又電視機也壞了
    寄小瑗一信﹐言吾家過去之情形及經濟環境﹐要他知道吾家沒錢之原因及要他們兄弟好好向學做事﹐來改善家庭生活

十一日    星期三
    接翼軍一信﹐內統小軍一信﹐謂生活費改變情形等語﹐此兒年近而立﹐性情尚未穩定,
    上午在廠辦公﹐徐董事長來廠
    下午記畢金星十月份帳

十二日    星期四
    晚間擬一與小軍信草稿﹐然後再讓老伴看看同意否﹖再行滕清寄出
    小軍對家及兩弟而言﹐已經盡了大力了﹐將就著小瑗已大學畢業﹐三毛今年暑假亦將由台灣大學化學系畢業出來﹐假如沒他的經濟支助﹐我們就連生活也成問題﹐這也是不太理想中的大幸了
    下午赴會計師處﹐拿回公司登記留底部份

十三日    星期五    
    昨晚至十二時始睡﹐給小軍寫了一信﹐約長達四頁﹐為了迎接小孫誕生﹐要他以後(從四月份起)即寄半數即可(後又經翼軍反對﹐改為月寄120元了)不知他們(指他與他妻)能否同意
    小軍自返國結婚去後﹐就一直寄錢回家﹐因之小瑗﹐三毛均能或即將由大學畢業(小瑗已由輔仁大學數學系卒業﹐此刻在金門服役)三毛即于今夏畢業于台大化學系﹐這種貢獻是小軍的殊榮﹐也是小齡可以分享的殊榮﹐家門有幸能使三兒均以高分由大學畢業出來﹐尤以小軍先行出國﹐是家中之大幸﹐但我隨之失業﹐這幾年如無他在經濟上協助的話﹐家境將不堪設想了
    明日週末﹐要回家探視老伴及三毛﹐近三週來﹐天氣陰冷﹐毛毛雨下個不停﹐室內亦甚潮濕﹐壁上所掛之衣服都生霉了﹐決定明日把它穿一穿﹐以免潮爛

十四日    星期六
    下午四時半﹐由楊宅啟程返家﹐陰雨連綿約達三週﹐路上泥濘不堪﹐坐公車到陸橋過去東門國小站時﹐即行下車﹐步行到中央路鐵器小巷購一廚刀﹐以贈三樓沈家應用﹐旋即搭車返抵台北﹐先在亞洲百貨公司八樓參觀郵票展覽﹐後吃晚餐﹐于十時許返家﹐老伴正在看電視﹐三毛讀書﹐我心中至感欣慰﹐於洗髮及沐浴後就寢﹐時已十二時矣

十五日    星期日
    今天的氣候是﹕ 早晨出太陽﹐中午過後陰天﹐下午落雨﹐天氣太不理想了
    晨起﹐至後走廊蒔花﹐翼軍初從吳興街老屋取回太陽花一束﹐故一清早都在忙於栽花﹐我看到一個個花盆裡面都被老伴放多了黃豆渣的肥料﹐因太肥了﹐所以不得不把它們抓掉﹐拋入垃圾桶裡
    下午赴台北辦了好多事情﹐換了小軍的錢﹐配了老伴的腳藥膏﹐給她買了“合利他命50”及“阿拉淨”腳藥水等
    晚間返家﹐即開始給小軍寫信﹐密密麻麻﹐用複寫紙寫了兩張﹐由單獨給小軍寫了整整一張﹐寫完後﹐已是次晨五時矣﹐乃和衣而眠﹐至八時許﹐被老伴叫醒﹐又開始整理東西﹐準備返廠﹐這段日記﹐應屬于民國五十九年三月十六日的了

十六日    星期一
    晨起後﹐為十五日日記最末的一段﹐洗面後﹐整理行裝﹐(洗面時在鏡中看到自己面色蒼白﹐兩眼發紅﹐像一個熬夜的人)于十時許至新莊彰化銀行結清了戶﹐十一時許﹐華銀公館分行﹐亦將存款提清了﹐一時乘車﹐至三時抵竹
    晚間在寓所將電毯弄好﹐電燈及臺燈也安排好了﹐沖了一杯牛奶﹐此刻正邊寫邊飲﹐時已十一點半﹐已是入睡時辰了
    本日交陳接賢先生新台幣一萬元﹐請他加入日後改組登記之“光賢電器廠有限公司”作為股金之一部

十七日    星期二
    又整整的落了一天的雨﹐我將房門窗子關得嚴嚴的﹐怕潮氣進來﹐果然晚間返家﹐房子裡面﹐不太潮了﹐而室內空氣﹐也不算壞﹐吃了點家裡帶來的蒸花生(將花生連殼蒸熟﹐然後陰乾了)喝杯牛奶﹐準備睡覺﹐今天工作夠忙的了﹐上午蔣先生來﹐並在飯廳吃飯後返北
    會計師來電話﹐謂建設廳將公司登記事批示下來﹐尚需將香港四僑股得補送僑委會的證明﹐當以章先生名義與徐董事長去一函﹐請其就近辦理補送
    晚九時許返寓休息﹐此時雨聲淅淅瀝瀝下個不停
    晨間與翼軍去一信片﹐並告知家事做不完﹐將于本週末乘慢車返家

十八日    星期三
    下午記光復之帳﹐又結平試圖表
    赴新竹客運公司購票﹐請其出證明兩紙﹐以便報帳
    至會計師處與談僑東補送僑委會證明事
    與小瑗作書一封

十九日    星期四
    天氣陰冷異常﹐晚不能上街﹐乃呆在廠裡﹐躲著看書﹐廠裡(三星電器廠)只要在開工時間內﹐就和暖如春﹐因瓦斯﹐空氣及氧氣配合成的機器藍色火苗﹐在製造過程中﹐來將玻璃泡殼融化得稀軟如泥﹐以致廠中濕度很高﹐一到溽暑﹐就變成火窟了

二十日    星期五   庚戍燈節 正月十五日
    今日止﹐把58年度三星﹐光復﹐金星及東裕的帳﹐統統記完了
    今日開始記59年一月份三星之帳
    今日起﹐郵局實行郵遞區號﹐晚間至城中買報一份﹐以作參考
    十一時許入睡

二十一日    星期六
    上午將楊先生所擬之申復建廳之寫稿請會計師參配向建廳申復﹐准光裕公司登記
    約在下午四時許﹐搭公車普通車赴北﹐約一小時又五十分﹐抵新莊之海山里﹐下車後﹐至家約六時半
    看小瑗來信一封﹐主張由老伴受錢﹐怕我亂用﹐也有道理

二十二日    星期日
    晨起即赴走廊看花﹐生長得甚為茁壯﹐似因用豆渣作肥料所致﹐早餐後﹐才知道三毛今日下午一時在台大考托福﹐故午餐要早吃
    我在家中自己調電視﹐差不多已經好得多了﹐下午修電視的來了﹐我要他不換零件調好﹐他說已經夠好了﹐非換影像管不能再好﹐我知此奸商別有居心﹐乃讓他去了
    七時許赴中崙乘車﹐九時許抵寓
    在家時接蔣太太轉來匹次堡大學一信﹐謂無獎學金﹐將前寄申請費美金十元匯票退回

二十三日    星期一
    晨七時醒來﹐即自沖奶粉﹐吃麵包﹐正好吃完時﹐房東易先生送來肉包三個﹐乾看熱熱的不能吃﹐實在可惜﹐幸而天冷﹐留作明日早點
    晚間將家裡帶來的全家福鏡框﹐拿給房東夫婦看看﹐談到胡季寬時﹐他也認識﹐又談了些小軍婚後變化的事情﹐以致我自己做事情尚不敢讓他岳家及他知道等等情形後辭出﹐就便赴第一訓練中心散步﹐月餘陰雨﹐此時浩月當空﹐晚景極富詩意﹐于九時半返寓

二十四日    星期二 陰雨連綿
    下午會計師來電話﹐謂呈復建廳文業已打好﹐於約明日上午去拿﹐於蓋章後寄發
    公司建廠工程﹐數日前已開始﹐本日已豎好地下室鋼骨四支
    光復玻殼廠房已上鋼樑一支
    與翼軍一信

二十五日   
    晨赴會計師處取回申復建廳第三科之呈文﹐于楊先生蓋章後發出
    下午沈董事及蔣先生來廠﹐四時許返北
    晚間將染色之西服取回﹐因有隱條﹐故染色未能蓋住﹐乃用墨水把線條描去﹐至十二時許才睡

二十六日    星期四
    近日無事﹐幫光復選玻殼及代三星檢驗聖誕毛泡﹐並點計數目﹐包裝成袋
    晚間仍繼續描抹褲子上的條紋﹐至八時半描完(西服上的棉質隱條﹐沒有染去)旋即外出散步

二十七日    星期五 陰雨冷無風
    自三月三日開始落雨後﹐似已入雨季﹐一直沒有遇過連續兩天的晴天
    上午赴楊先生處辦公﹐晚在三星檢數小燈泡

二十八日   星期六
    下午六時﹐由易寓起身返家﹐將厚棉被裝入旅行袋中攜家﹐於七時乘公路慢車﹐八時五十分抵新莊盲人院下車﹐車掌小姐可能不知道此站﹐乃在盲人院吹哨停車﹐這樣也好﹐兩手提著重物﹐步行多一站路﹐消一消腹中食物﹐也是好事﹐及登樓至家門外時﹐已聞電視喧囂之聲﹐溢于戶外﹐蓋翼軍及三毛正欣賞它呢
    上午楊先生接會計師電話﹐謂公司執照已可照發了

二十九日 星期日
    昨天起﹐已是萬里無雲的大晴天了﹐天氣驟熱起來﹐使人們不得不穿單衣上街
    昨晚返家後﹐就入浴﹐洗髮及睡覺﹐一時因飲用扣碗清茶過多﹐輾轉未能入眠﹐雖曾飲牛奶及吃麵包數片﹐但久久才勉強睡著﹐晨間被果汁機響聲驚醒
    今晨之豆漿非常濃厚鮮美﹐喝了兩碗猶嫌未足
    上午赴北參觀國劇道具展覽﹐非常有內容﹐並看到晉劇之“打金枝”一劇照﹐蓋此劇曾引起中共鬥爭周揚之事﹐在展出劇照下﹐並將原來“人民日報”報導之文字﹐放大展出﹐滿篇簡體字。于一時許返家午餐﹐六時許乘車返竹

三十日 星期一
    上午幫三星驗泡﹐下午幫光復驗泡﹐至六時晚餐﹐返寓睡二小時後﹐又至廠中看看﹐至十時許﹐再返寓所睡覺
    小瑗來一函﹐給我拜壽﹐並已購福壽酒一瓶﹐近日他又因密歇根大學給他獎學金3033元﹐故又請客花掉500餘元﹐我函他要在該校通知之四月四日以前﹐函復該校﹐表示接受獎學金﹐並致謝忱
    看樣子﹐小瑗今秋很可能成行了

三十一日 星期二
    早七時就醒了
    上午接會計師電話﹐謂公司執照已經發下來﹐我即到會計師處﹐楊先生亦到﹐當赴照相館拍照後﹐返公司﹐適蔣監察人來廠﹐當將執照讓他過目
    接翼軍限時信一封﹐其中附小瑗得到獎學金信一封﹐及三毛給我祝壽信一封

李耀宗謄寫 2008年4月28日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