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亂世紀往 [简体]

 [之一][之二] [之三][之四] [之五][之六] [補記][年代表]

見證日軍侵略中國:

"當余在太原而尚未出亡前﹐余曾於城東之東山躲避日軍之空襲。當時晴空萬里﹐決非若古戰場之陰風森森、飛沙走石之慘況。亦無大難臨頭前之預兆。而日軍在此光天化日之下﹐大規模瘋狂屠殺無辜平民之暴行于焉展開﹐並日以繼夜進行。此一慘絕人寰之不擇目標﹐狂轟平民商業區及居住區之空襲﹐使達其擾亂後方軍事政治經濟重鎮之目的。余與數友伏於山巔窪處﹐可以鳥瞰全市。警報之初則全市電笛驚鳴﹐而各工廠之汽笛亦隨之悲鳴。在此種情景下﹐吾等之心緒感觸實無以名之。警笛鳴完而敵機未來前﹐大地一片靜寂﹐如入無人死城。一霎過後即隱聞遠處隆隆之機聲﹐由遠及近﹐至為駭人。敵機臨空後﹐我方大小砲火機槍一齊射擊。彼時尚無高射炮之裝置﹐故其所射高度距其機身甚遠。徒使敵方空軍人員發笑而益肆其暴虐矣。巨大之轟炸聲以及槍炮聲過後﹐警報尚未解除時﹐又是一片沉寂。此時大家心情又一轉變﹐即此刻本身雖未罹難﹐而所居之宅屋及未及逃出之親友是否安然僥倖存在抑或同歸于盡。因此大家心緒更較敵機未來前為之緊張...

余等婚後即在千廝門二郎廟地方租小樓一間居住。因兩人均在外上班吃飯﹐並未起火。樓上隔壁蔡先生在中央銀行辦公﹐係廣東籍﹐及其妻均甚和善﹐相處甚得。惟好景不長。此時正值五六月間﹐日機轟炸益烈。余與翼軍每于警報解除後﹐一出防空洞﹐必先看二郎廟之居室有否被炸。因每由中國銀行大廈遠望二郎廟﹐必見小樓一角依然矗立。一日余等于警報甫行解除後即出洞瞭望小樓之影﹐已不復存在矣。當即遄返二郎廟看視﹐則已被炸平﹐幸未燃燒。並救出一老嫗未斃。至所有衣物傢具均已炸亂﹐未能尋獲。一暖水瓶未被炸破﹐乃一奇蹟。而每本書籍雖尚完好﹐試展視之﹐每頁均有沙土留存其間﹐[]之不去矣。

   回想余嘗于警報中由城至黃沙溪新昌公司途中﹐避入一洞。洞上堅石厚三丈。巨彈中洞之頂部。洞內之人除感覺震耳欲聾之聲浪外﹐並有急風吹入洞中。其後洞口火藥味十分濃重。附近籠入煙霧中。洞外數人未被彈片所傷﹐而被泥土擊斃。被彈炸黏于洞外壁間之泥土用手拔之不下。附近樹木竹林均被彈風吹倒﹐不復再起。

   一日余避空襲于中央公園防空洞中。至洞之深處﹐攜有一燭﹐初尚點燃有光﹐惟逐漸燈現縮小﹐有如綠荳大小﹐直所謂燈小如豆﹐蓋因氧氣不足故也。余呼吸促迫﹐乃掙扎擠出洞口處。三小時後﹐警報尚未解除﹐洞中又熱又無空氣﹐見一女孩被窒息而死。余並將所攜十滴水給附近諸難民吞服﹐並大聲喊叫扇子往裡搧﹐漸覺悠悠之氣進入洞中﹐除死一女孩外無其他意外。

   本日為初次疲勞轟炸開始﹐聞此隧道另一端不知原因而致死者約一百六十餘人。其後始悉為缺氧氣而死。

   某晚余曾避入儲奇門望龍門間之洞中。因隧道連日發生無故致死之事故﹐市民均改行躲入山洞之中。余自公園隧道目擊氧氣缺乏之實情後﹐再不擬躲隧道﹐而改入此山洞中。本日警報持續六小時餘始行解除。避眾如釋重負。在洞中打盹者亦均出洞返家。惟本晚情況迥異于往夕。被炸地區並不多﹐而警報甚時間甚長。余出視洞外﹐則見天空照明彈甚多。其時寂無人聲。至第二日早晨始悉﹐唯一戲院門口大隧道內被窒息而死難者多達萬人。祇見卡車將屍體運往江岸﹐再用船划至南岸掩埋。一棺之中有盛數屍者﹐故屍體外露。余視之均不成人形﹐有如木頭所塑之狀﹐慘不忍睹。

   二郎廟居處被炸後﹐即冒溽暑收拾殘餘﹐雙宿建業宿舍中。不久建業疏散嘉陵江畔之董家溪。余亦隨往住入一小房宿舍中。翼軍于每禮拜回來居住﹐禮拜一再渡江至電信局上班。彼時疲勞轟炸開始﹐余避入沿溪一小洞中。對江即為上清寺及國府所在之地。日機投彈時﹐其彈必在高空越過余避之地﹐其聲刷刷﹐至感恐怖。除江岸略有落彈外﹐董家溪本鎮並未炸中。其時一日夜不解除警報﹐小販四出賣食﹐因之不致斷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