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西鎖簧村李若瑗回憶錄

  [之一][之二] [之三][之四] [之五][之六] [補記][年代表]

亂世紀往之五--小軍誕生

   十月間余患腸出血﹐赴渝南岸仁濟醫院檢查診斷。據云完全癒可﹐乃返成都。該院有平定老鄉王身和兄在檢驗室工作﹐亦係因日軍侵入﹐隨教會來渝者。

   十一月返蓉後﹐中亞公司即正式結束。曹明甫返陝西秋林。榮伯沈至渝後﹐與張光宇赴蘭州經部水泥廠工作。郭迺營張晉承手工製造打印油﹐頗暢銷。尚有河北籍留日技師數人﹐有留蓉蒸餾酒精者﹐有至川西搞木材蒸餾及竹子製造供神用紙者﹐均已星散。惟余因帳目交代整齊清明﹐周先生擬調余至其建業營造廠服務。蒙張經理與之說項﹐所任職務當承以帳務主任任用。旋于十二月間偕翼軍乘車赴渝。厘米金局中原公司宿舍暫住。

   民國卅年一月間﹐翼軍又調渝服務﹐余已在建業上班﹐居于宿舍。因訂婚已將半年﹐又以年來往返蓉渝之間﹐經濟漸感不支。不若早日結婚反可節省開支。乃于二月十九日新生活運動十週年紀念﹐參加集團結婚。參與者共廿四對。當日婚禮簡單隆重。新郎穿西服﹐新娘一律著深紫布料旗袍﹐手捧鮮花一束﹐並無禮服。並于舉行之時﹐拍攝新聞電影﹐余等亦被攝入鏡頭。

   十九日當天婚禮完後﹐在暇娛樓宴請親友﹐約共六七桌。余因新昌同事譚某強余領酒﹐帶醉離席。次日赴照相館穿著禮服攝影留念。

   余等婚後即在千廝門二郎廟地方租小樓一間居住。因兩人均在外上班吃飯﹐並未起火。樓上隔壁蔡先生在中央銀行辦公﹐係廣東籍﹐及其妻均甚和善﹐相處甚得。惟好景不長。此時正值五六月間﹐日機轟炸益烈。余與翼軍每于警報解除後﹐一出防空洞﹐必先看二郎廟之居室有否被炸。因每由中國銀行大廈遠望二郎廟﹐必見小樓一角依然矗立。一日余等于警報甫行解除後即出洞瞭望小樓之影﹐已不復存在矣。當即遄返二郎廟看視﹐則已被炸平﹐幸未燃燒。並救出一老嫗未斃。至所有衣物傢具均已炸亂﹐未能尋獲。一暖水瓶未被炸破﹐乃一奇蹟。而每本書籍雖尚完好﹐試展視之﹐每頁均有沙土留存其間﹐[]之不去矣。

   回想余嘗于警報中由城至黃沙溪新昌公司途中﹐避入一洞。洞上堅石厚三丈。巨彈中洞之頂部。洞內之人除感覺震耳欲聾之聲浪外﹐並有急風吹入洞中。其後洞口火藥味十分濃重。附近籠入煙霧中。洞外數人未被彈片所傷﹐而被泥土擊斃。被彈炸黏于洞外壁間之泥土用手拔之不下。附近樹木竹林均被彈風吹倒﹐不復再起。

   一日余避空襲于中央公園防空洞中。至洞之深處﹐攜有一燭﹐初尚點燃有光﹐惟逐漸燈現縮小﹐有如綠荳大小﹐直所謂燈小如豆﹐蓋因氧氣不足故也。余呼吸促迫﹐乃掙扎擠出洞口處。三小時後﹐警報尚未解除﹐洞中又熱又無空氣﹐見一女孩被窒息而死。余並將所攜十滴水給附近諸難民吞服﹐並大聲喊叫扇子往裡搧﹐漸覺悠悠之氣進入洞中﹐除死一女孩外無其他意外。

   本日為初次疲勞轟炸開始﹐聞此隧道另一端不知原因而致死者約一百六十餘人。其後始悉為缺氧氣而死。

   某晚余曾避入儲奇門望龍門間之洞中。因隧道連日發生無故致死之事故﹐市民均改行躲入山洞之中。余自公園隧道目擊氧氣缺乏之實情後﹐再不擬躲隧道﹐而改入此山洞中。本日警報持續六小時餘始行解除。避眾如釋重負。在洞中打盹者亦均出洞返家。惟本晚情況迥異于往夕。被炸地區並不多﹐而警報甚時間甚長。余出視洞外﹐則見天空照明彈甚多。其時寂無人聲。至第二日早晨始悉﹐唯一戲院門口大隧道內被窒息而死難者多達萬人。祇見卡車將屍體運往江岸﹐再用船划至南岸掩埋。一棺之中有盛數屍者﹐故屍體外露。余視之均不成人形﹐有如木頭所塑之狀﹐慘不忍睹。

   二郎廟居處被炸後﹐即冒溽暑收拾殘餘﹐雙宿建業宿舍中。不久建業疏散嘉陵江畔之董家溪。余亦隨往住入一小房宿舍中。翼軍于每禮拜回來居住﹐禮拜一再渡江至電信局上班。彼時疲勞轟炸開始﹐余避入沿溪一小洞中。對江即為上清寺及國府所在之地。日機投彈時﹐其彈必在高空越過余避之地﹐其聲刷刷﹐至感恐怖。除江岸略有落彈外﹐董家溪本鎮並未炸中。其時一日夜不解除警報﹐小販四出賣食﹐因之不致斷食。

   民卅年秋節﹐余在建業公司感覺不慣﹐所有江浙上海一帶風俗習慣﹐甚為陌生。公司內除張斿兄及徐夕漢兄尚要好外﹐餘均不甚瞭解(均為江浙及上海籍)。周先生以其師弟某君包攬建築工程頗多﹐擬解調余前往幫忙。余乃加以拒絕﹐並拜託范維璋兄謀糧食部之事﹐並先後考入交通部課長缺及振濟委員會會計主任缺﹐當決定進入振委會﹐乃辭建業之事﹐前往歌樂山大天池該會辦事處報到並返振委會受訓一月﹐派往江津第一救濟工廠任薦任職會計主任。

   該委員會第三處處長南映庚先生主辦此次考試。科長劉清宇為西北實業公司同事﹐人緣頗好﹐洽事亦易。

   當余抵達大天池之當晚﹐感覺寒冷澈骨﹐久不能寐。待于朦朧之中進入夢境時﹐眼前一片光明﹐並有威嚴之象﹐早晨醒後記憶猶新。

   民國卅一年春間赴江津就振濟委員會振濟第一工廠會計主任之事。江津縣位于長江上游南岸﹐附近白沙盛產大米。吾晉友仁中學遷白沙上課。振濟工廠在江津縣城之東郊濱臨江岸。其上有小山﹐乃體育專科學校校址。工廠四週環境清幽。廠前有魚塘﹐中建小亭。廠右為江津中學體育場。該廠收容難工約三百人﹐產製白布格子布毛巾及毛巾被等棉織品。廠長吳叔方江蘇丹陽人。會計室共八人﹐小姐居半數。每月之帳目一禮拜即行記載完畢。惟每日均未記對。故每月卅天﹐記帳七天﹐所餘廿三天﹐亦不夠對帳之用﹐故帳目積累未能上軌道﹐殊為憾事。

   余在江津居于廠旁一民家小屋中。房東廖昆池係當地紳[]﹐待人頗為客氣。同院尚有工廠同仁兩家﹐相處甚善。翼軍時由重慶返來。因婚後有身孕﹐患病月餘。其後隨向局方請假﹐返居江津家中﹐僱一安徽老太婆做飯。彼時經濟方面尚過得去。

   民國卅一年五月二日﹐小軍誕生于江津。事先請該縣衛生院檢查。一切正常。故生後母子均極健康。

   小軍生後兩月﹐身體甚為胖壯﹐活潑可愛。正于此時振委會第三處處長南映庚發表任財政部蘭州區銀行監理官之職。劉清宇為辦公處專員高中域郭銘機及余均為稽核。余以久在江津任職﹐深恐日後友輩他往﹐本身處于孤單之地。故決心改就其事。隨啟程赴渝。此時由于南氏向當局薦余財政部派駐甘肅省銀行監理員之職(彼時部長為孔祥熙先生)亦蒙部方應允並至部中錢幣司內看閱公文學習數日。臨行又謁錢幣司長戴銘禮先生。隨即乘石油公司之汽車啟程赴蘭。車行甫至歌樂山時﹐因小軍近患百日咳﹐便請中醫診視服藥數劑後即痊癒。

 [之一][之二] [之三][之四] [之五][之六] [補記][年代表]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