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西平定西鎖簧村李若瑗回憶錄

  [之一][之二] [之三][之四] [之五][之六] [補記][年代表]

亂世紀往補記

  民國卅五年十一月間由漢抵廠 。自余赴漢半年間﹐小瑗患瘧疾甚重。初尚不知﹐待至發現後已瘦至皮包骨頭矣。後經診治﹐始漸康復。在此期間﹐余妻亦被拖累﹐身體疲憊不堪。好在小軍健實活潑﹐聊慰吾心耳。

  廠中情況如前。改製綠頭硫化燐火柴。分以報國 鐘樓雁塔標頭向外推銷。其標頭均自上海訂印空運西安廠中應用。外觀均較各廠出品為漂亮。中南火柴廠原為湘人劉海樓所創辦。因業務不振﹐盤與馮尚文先生﹐再以抗戰時物資缺乏﹐在重物輕幣情形下﹐中南由銀行低利借款用以購置原料大量生產火柴而銷路又極暢旺﹐故業務乃蒸蒸日上而有今日之成就。 

   余返廠後﹐仍在會計方面幫忙。廠方火柴銷路漸自省內銷售而及于晉豫﹐時向洛陽等處發貨。然西銷甚差。如甘新等省﹐因路途遙遠﹐火柴體積甚大﹐汽車運輸太昂﹐故改用騾車(即膠皮兩輪四騾牽曳之拉拉車)惟以甘肅方面有土產火柴﹐雖較廠產火柴落伍多多﹐然以邊地人民生活簡單﹐土產品亦自可維持也。

   馮經理由滬來函與張世心經理﹐商洽擬向西推銷火柴。乃遣余前往。余以過去居蘭數載﹐亦頗思舊地重遊。再以余在蘭數年﹐官商各界亦甚熟稔﹐推銷生貨當較他人為宜。略加摒擋﹐乃乘西北公路汽車前往蘭州。

   西北公路由西安起﹐西至伊犁﹐愈西行愈加荒涼﹐惟涇渭平原尚稱富庶。一入甘境即童山兀兀﹐草木不生矣。其地土脈甚厚﹐而雨水稀少﹐即有傾盆之雨﹐不旋踵亦被土吞吸滲漏﹐鑽入地下深處矣。

   長江彼岸之武昌沿岸有紗廠數處﹐再往下游即至徐家棚飛機場所在地也。漢郊中山公園極為著名﹐門前之委員長騎馬像為日軍所銷毀。余曾購得原銅像照片一張﹐英姿蓬勃﹐極為雄壯。公園內有小湖﹐備有遊艇供人划玩。園中亭台樓閣建築甚多。其後設游泳池及運動場﹐甚寬闊平敞。

   漢市陸上交通雖有平漢粵漢兩線﹐惟不若水上交通頻繁。漢湘兩水均有遠地小輪駛漢﹐再加長江交通貨運旅客均極稱便。長江一有風暴﹐武漢兩地交通即行斷絕﹐故有設橋必要。漢市雖熱﹐然入冬降雪﹐猶似北方。余于大雪紛飛中﹐啟程北返。當時交通尚可維持。惟自勝利以來﹐共軍仍佔據大部農村﹐故北來車輛不多﹐交通情況遠較戰前為差。

   民國三十七年八月十三日上午﹐余乘中國航空公司飛機赴漢口。當日抵徐家棚機場。一下飛機如入蒸籠內﹐出了一身汗。公司派車將乘客送至江岸﹐再乘輪渡去漢口。經過沿江一帶﹐老百姓光著身子在街上乘涼者絡繹不絕﹐但是沒一點點風﹐有何涼可乘哉。當然比在屋內好些。

   次日至張斿兄家中﹐洽領土地權狀事。他已辦得差不多了。不數日﹐余即將其領下﹐並用航空掛號寄交上海辦事處馮總經理收。當接馮總經理信﹐要我返西安廠。余即購機票﹐于某日乘機起飛﹐當時為下午﹐又向北飛﹐當然機尾的影子映在左翼上。少頃﹐余見機尾的影子忽然映在右翼上﹐正詫異間﹐機員有通知條子拿來﹐上面寫著﹕飛機在老河口上空﹐接西安電﹐機場淹水﹐不能降落﹐此機仍飛返漢口﹐旋即降落徐家棚機場。余返武昌住珠江旅社﹐待機飛鎬。

   某日﹐行李已裝飛機﹐有廣播謂有余之電話﹐乃是張斿兄打來的(張斿﹐字啟嶸﹐住漢口車站路125號)﹐謂馮總經理來信﹐著余改赴上海云云。我乃籲請機員﹐將余之行李取下﹐又返漢口﹐改乘江寧輪東下。船行如飛(下水)風平浪靜﹐見江中有海豬(黑色)互為追逐。又見飯碗來粗的黑色水蟒﹐載沉載浮﹐在江中游泳。安度以下﹐兩岸幾乎看不到了。確是太寬闊了。

   抵申後﹐謁馮總經理﹐當由濮課長帶領赴各處熟悉情況﹐並準備赴金華押雲石裝船運日。旋即派余赴台灣味精廠幹會計工作。當時正是新發行的金圓券貶值時期﹐老百姓重物輕幣﹐物價高漲 ﹐因之手中所餘之金元券一日數跌﹐以致原計劃去西湖一遊﹐亦未遊成。乃乘太平輪啟碇赴台。余初乘海輪﹐還沒出吳淞口﹐迎面來了一隻美國戰艦﹐大浪湧來﹐余初嘗暈船滋味﹐幾乎嘔吐﹐乃掙扎著登上前甲板觀看。馬上就清爽一點。但不能不睡覺不吃飯一直站著呀。趕到出了黃海﹐到了黑色洋面﹐每個浪頭高三丈﹐直徑七丈﹐浪頭之來有如小山。太平輪約三千噸﹐除了點頭揚尾外﹐還來個橫滾。看見煙囪遠接近傾斜五十度了。約行四十八小時多﹐才抵基隆。乃乘火車赴台北大理街57號台灣辦事處休息。同行者一人。

   可能是十月廿九日到基隆。聞台灣海峽有中度颱風。好險喲﹗祈禱上蒼保祐﹐能平安抵台﹐實為萬幸。而此太平輪﹐不久被煤船撞為兩段沉沒﹐一船人罹難﹐生還者極少。

   十一月間﹐蒙馮總經理及張世心經理協助﹐將翼軍及小軍小瑗三毛都送來台灣團聚﹐確為不容易的事。此刻當仍在襁褓中。他們坐海黔輪。船小進水﹐衣物被濕的很多。小瑗頑皮﹐幾幾乎墜海。同行者有賈家及周君。

   約在農曆十二月間遷至新竹廠中(雍南化工廠地址為新竹市南區福德里中華路336號)。住入麴室﹐低矮黑暗無比。當時在新竹過的新年。次年夏天﹐三毛渾身害瘡﹐翼軍得風濕性心臟病。初疑為肺癆﹐庸醫詹某誤診。乃改由徐內科診治。但以廠內麴室太不衛生﹐乃下定決心﹐為了救翼軍﹐救孩子們﹐才將中華路485-1號日式平房頂下來。不數月翼軍也好起來了。下女也可辭掉了。情況才趨好轉。

 

註﹕馮尚文先生住上海辦事處內。蕭啟鳳亦住此處。地址為上海北京西路黃家沙花園六號。滬電報掛號575485號。中南天津廠天津第三區蓆廠村大街74號。中南工業公司地址天津一區赤峰道103號。

 [之一][之二] [之三][之四] [之五][之六] [補記][年代表]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