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西鎖簧村李若瑗回憶錄

  [之一][之二] [之三][之四] [之五][之六] [補記][年代表]

亂世紀往之六

   途經秦木關、壁山、射洪、遂寧、三台、劍閣、昭化而至廣源﹐宿中國旅行社招待所。余在所中與小軍玩耍﹐不意將其肘腕拉脫﹐亦經附近接骨者稍治即癒。

   余與翼軍及小軍由廣源換乘吾晉鄉人主辦之裕文公司汽車前赴蘭州。途經寧羌、漢中、雙石鋪數地即進入甘境。車至兩當時﹐據路人傳說﹐昨日一客車被匪徒洗劫。故車至娘娘廟附近時見一路人急奔他往﹐乘客疑為匪徒。大家均神經緊張﹐遊移不定。旋至徽縣﹐始稍安心。由渝經川陝甘三省﹐行約八九日始抵蘭州。

   進入甘省後﹐沿途一片荒涼景象。童山禿禿。非惟不生樹木﹐野草亦難生長。其地雨量甚少。即有傾盆大雨﹐亦霎時變為乾旱。因其土層過厚﹐不能吸收或存留水份。土山之中低窪之處均有深洞。雨後即流入洞中﹐深入地下。沿途飲水缺乏。車至秦安時﹐其飲水均渾濁不清。所炒肉菜均呈黑色。

   余等由通渭啟程﹐須越過途中最高之處﹐即華家嶺。車由慢坡上駛﹐並不覺其陡峻。惟坡度甚長。時為農曆六月中旬﹐正值他地溽暑﹐而此處已甚寒冷。尤以下坡為甚。余等均衣著毛衣夾襖﹐仍感縮索。

   抵蘭後仍暫寓中國旅行社蘭州招待所。小軍不慎由床跌下﹐致傷額部﹐鼻眼腫脹﹐月餘始癒。

   甘肅省銀行總經理朱邁滄聞知余至﹐乃至招待所晤面﹐並于數日後至該行西園新村居住。事先監理官辦公處亦在該新村中。翼軍亦即至該處上班工作。

   余居新村一院中。對面甘省行經濟研究室主任瞿桐崗先生與余甚善。其夫人擅工筆花卉。家藏宋明清書畫藝術品多箱﹐係舊日旅居北平時收藏者。董其昌、庚寅及宋人墨寶真蹟多幅。惟聞宋畫不蓋印﹐僅于僻處用小楷書名。中有清季張穆繪童子領馬圖﹐為吾鄉張四楷之手筆。

   瞿先生女公子瞿錦芳適外交部高士銘先生。一女名蓮蓮﹐子名龍龍﹐長小軍一齡。右鄰王太太﹐福州籍。均與翼軍相處甚善。左鄰為該行常務董事王鷺洲老先生﹐不時與余談晤。

   甘肅省銀行董事長初為某民廳廳長兼任。後于隴南禁種煙苗視察途中跌斃。繼任者為省府秘書長丁宜中先生。常務董事王鷺洲、陳景烈﹐董事及監察人張心一(建廳長)﹐張維(省議會議長)﹐趙龍文(民廳長)﹐田崑山(已故中委)﹐王廷翰(省會計長)﹐裴建準(紳士)及財廳廳長王某。總經理朱邁滄﹐協理孫汝楠。每禮拜開董事會一次。余以列席身份前往參加。

   甘行部股佔百分之五十以上。當時財部曾派崔唯吾來行﹐一度任總經理之職。旋被董監事召開聯席會議否決其職務。余曾與會。開會時崔氏蒞會﹐在場董監事依法請其迴避。不日即行返渝。彼時省府主席為谷正倫氏。

   余至甘行以來﹐甚受優遇。除住屋一棟外﹐並有廚夫侍者車伕各一名﹐並人力車一輛﹐俾作進城辦公乘坐之用。余每日雖到行辦公﹐因余之處境及甘行業務情形特殊﹐余亦不願逐件審核其放款﹐對業務採取放任態度。惟對列席董事會則始終參加﹐並有過火之處。如某次董會﹐總經理朱氏提任江津農民銀行經理孔某為該行人事室主任。因余言其在江津期間因倉庫事件有案情牽連未了。此事並曾載于大公報上云云而被董事長丁氏否決。事後余甚為愧悔。

   西北氣候至為乾燥。余初抵蘭垣即感喉嚨作痛﹐飲水吃飯均感不適。惟一兩月後即可適應。故其緯線雖較吾鄉為南﹐夏季應較吾鄉為熱﹐冬季應較吾鄉為暖。然因其地之高原高度﹐實遠較吾鄉太行山中區高原高度為高﹐故入夏反較吾晉中部為涼爽﹐而冬季氣溫似當相等。

   蘭州人外路人呼之為砂果﹐蓋因其兩腮紅白相映﹐有如砂果。而吾晉外縣人亦呼吾縣人為沙鍋鍋。蓋其地多產沙鍋﹐遠銷各地之故。與稱蘭州人之砂果不同也。

   蘭州水果種類甚多。入夏醉瓜甚為出名。外皮如碎磁紋狀。剖去其瓤而食外層大者肉厚約二寸許。味居麻皮蘋果與香蕉之間。似有酒味而含汁甚多故名。至哈密瓜及美國種華萊士瓜在蘭均可買到﹐而較醉瓜為易儲。

   蘭州大辣子(燈籠椒角)如飯碗大﹐均產石田內。石田為適應黃土高原漏水地層之最佳辦法。如坎兒井之在新疆為農家樂用。石田之作法為擇有水利之地﹐鋪以河中如雞蛋大小之卵石及沙土約厚二尺許﹐然後每年耕耘施肥多種菜蔬。其壽命為三十年。其後即行鹼化﹐必須換新。故當地傳說石田由祖父鋪製﹐父親享用﹐孫子去舊重鋪﹐殆已事倍功半耳。

   蘭州為一河谷地帶。城南有五泉山﹐城北有白塔山﹐均高聳入雲。黃河由城北流過。清時[][][]造鐵橋﹐迄仍完好。河中殊少船只﹐惟有皮筏及水車點綴其間。皮筏分牛皮筏及羊皮筏兩種。均將整隻牛羊內挖其肉外去其毛﹐而留完整不漏之外皮四肢額頂用繩綁紮﹐內鼓以氣﹐用木架相聯﹐十數隻為一筏。有如今之橡皮艇也。

   黃河水車為左宗堂所創。直徑約四丈餘。故曰大水車。乃因河道太深﹐堤岸過高﹐非高大不能適應其地勢。余等飲水均為河水。初為深黃色﹐用明礬攪拌後﹐即變為清澈可飲之水。

   余在渝時將剩餘現款託同鄉郭祺先君購萬金油及八卦丹交郵運蘭。初以保持幣值為原則﹐未始料及﹐余至蘭將四閱月尚未運到。當時天氣轉寒﹐由川入甘原無皮衣準備。不得已乃向友押售全部貨品之運單﹐所得之資僅足置衣過冬之用。聞不久藥品至蘭﹐存至春季﹐出手已獲利倍徙矣。余雖不迷信命運之說﹐然事實之表現已令人警惕不置。故過份之利不可圖﹐不勞而獲之事均不可妄求。

   法幣繼續貶值﹐待遇仍舊。雖甘行供給房屋用人﹐然已感負擔不勝。乃將家中衣物及書籍托南關拍賣行標價出售度日。每日返家前必至該拍賣行查看﹐有否已售之物﹐以作次日買菜之用。余之衣物未能添置﹐翼軍用回民所織之褐子(即粗糙之毛布)裁製旗袍。小軍穿土製毛線衣褲﹐至此經濟已山窮水盡矣。

   彼時石耀原兄因永裕商行在蘭有分莊﹐故亦來蘭小住﹐不時邀余小吃。吾晉同鄉亦不鮮邀宴者。余以收入有限﹐均未能回席﹐以為憾事。

   監理官南映庚先生有當眾訓斥及譏諷下屬之習性。一次余設席宴請南先生及辦公處同仁。當席即被南氏譏評菜餚之作法欠佳等語。即以劉專員清宇為例﹐亦當眾時相斥評而置多年文案于不顧。以致辦公處被裁撤後﹐劉專員及郭銘機稽核均為同鄉同寅而毅然捨棄南氏約赴河南直間稅局之事﹐而自願降低其職位﹐相約赴蘭州中央銀行服務矣。

   小軍約于民三十三年入省行所辦之幼稚園﹐亦設于西周新村。

   民三十四年陰曆正月初二日﹐小瑗生于旅次。當時由王太太等鄰居幫忙照料。經過尚屬順利。惟聞臍帶繞頸三匝﹐顯非順生。月中翼軍患乳瘡﹐至西北醫院開刀﹐久不封口。又至城中中醫針灸多次﹐始漸痊癒。

   本年秋間美國首枚原子彈投于日本﹐迫其投降。故我國對日苦撐八年後﹐最後勝利終於到來。影響所及﹐監理官辦公處即行撤銷。而駐甘行監理員職務則仍存在﹐繼續執行職務。是年下半年余退還甘行之人力車﹐搬至道陞巷宿舍中居住。

   民國三十五年春初﹐奉財政部命﹐駐甘行監理員亦被撤銷。追溯自民國卅一年夏間至本年初﹐派駐甘省行約三年又半矣。自愧服務成績頗差﹐故未敢有請求調部奢望。然撤銷之事余事先不之知。而部中亦無熟人。祇得另謀職業。惟此時余及余妻小軍小瑗一家四口負擔頗重。深夜乍醒至感憂戚而無寐也。

   余為肩負一家生活之責﹐不得不作緊急尋覓職業之行動。一方與返晉接收之西北實業公司彭經理及西安中南公司馮尚文經理去信聯絡﹐俾謀一枝棲﹐一方就地在蘭覓事。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先後接獲馮彭來函。馮先生慨允在中南火柴公司給余一職員位置。彭經理亦促返太原﹐仍回西北實業公司服務。至此余至為慰。因先接馮函﹐當時即覆函允諾。續接彭函乃不得婉辭致歉也。余對覆彭致歉之函迄今回思心猶未安。

   是年(三十五年)春三月﹐余及翼軍小軍小瑗乘甘肅省銀行赴西安之便車前往中南就任新事。第一日由蘭出發﹐至甘草店時﹐車因故拋錨﹐宿一店中﹐待車修好後﹐已經過一日之時間﹐而為次晨九時許﹐乃又乘車東行。

   在蘭時丁董事長宜中對余之出路亦頗幫忙。惟余以赴鎬期迫不及等待至西安後乃接丁宜中氏及省府會計長王廷翰先生來信﹐擬任余為甘州市銀行會計之事。余以已任中南會計之事﹐乃去函婉謝。

   早在余辭去振濟委員會第一工廠會計主任之職而就任財政部派駐甘肅省銀行監理員之事時﹐由渝赴甘至為匆促﹐所有交代事項迄未辦竣。余抵蘭不久即奉到振濟委員會會計處之函電催返江津辦理交代。余乃申敘未能返川之理由﹐實因路途太遠之故。惟主計處亦來公文﹐轉請甘肅主計長王廷翰氏促余返川。余乃轉託王氏代余具文﹐覆請主計處打消促余返川交代之議去迄。此事乃息。近接王氏允代覓職之信。王氏之待余﹐實至厚道﹐而使余內心銘感于終生矣。

   甘行卡車修復後﹐即由甘草店啟程東行。先一日余在旅店時因天氣太冷﹐乃用火盆燃車炭取暖﹐因用口吹火時﹐火星迸入一眼內﹐致數日之內在途中至感不便。于抵平涼時乃漸好轉。

   車過平涼後﹐因係下坡路﹐速度甚快。于旅行七日後即抵中南。當即謁見張士心經理及同仁等﹐並搬入中南新村居住。其時余之西裝已破爛不堪。翼軍著一土色褐子旗袍﹐殊為寒傖。好在中南待遇尚優﹐可以稍緩一口氣。而余拋棄公務員之事而轉入工廠服務﹐亦余之宿願。中國之積弱其主因為物質文明落于西方之後。而欲物質方面趕上西方非著手工業化不可。至向外國輸入物質表面繁榮而內在虧損﹐實為捨本逐末之舉。

   中南設廠于西安市中山門外左側之五道什字街。對面為中南新村﹐為職員宿舍。其旁另建工人宿舍﹐食堂及籃球場閱覽室等設備。僱用工人約五百餘人。其製作火柴由製火柴盒及製梗至蘸頭包裝均在本廠進行。至採買木材則另由終南山設立製材廠採伐木材運返廠中備用。

   至原料方面除相市間採購外尚須自製者如硫化燐及膠均是。彼時在我國西北各省所用之火柴﹐大都採用硫化磷火柴。至安全火柴則其使用範圍極狹。再則安全火柴成本較高﹐故在西北貧瘠地區銷量始終未能提高。顯然為一般老百姓經濟能力所限耳。

   中南職員分居三處宿舍﹐即中南新村﹐中山門外左側之原被服廠及城中翟千子廠醫所居之隔壁等三所。聚居一處﹐好處亦多﹐壞處亦不少。其好處為熱鬧有趣。相反作用為閒言閒語多。因人與人之間過份親近之後﹐莫名之怨尤即由中發生矣。

   中南待遇優厚﹐並供給宿舍及本人膳食。年終獎金有兩種﹐一為公開獎金﹐一為秘密獎金。後一種獎金係視本人之勞績及功過而定。通常僅給予一包現鈔。至何人若干則不得而知。

   余個性狷直而急躁﹐與人寡合。除三五知己交情不差外﹐餘均未能深交。先是余之決意來就中南事﹐實為生活所驅使。故不計名位。初在會計部門主辦工廠成本會計。惟以個性關係﹐相處亦未能協調。彼時馮尚文先生出任北平善後救濟總署辦事處之事﹐函余至漢口購置地皮一處﹐以謀開設分廠。

   民國三十五年夏間﹐余即啟程赴漢。先乘隴海路客車東行至陝州﹐再換乘長途汽車赴洛陽。因當時此段鐵路因戰時破壞尚未修復﹐沿途汽車行于破壞後初修復之公路上﹐車過後黃塵蔽天﹐有數里之長。人坐車中﹐倍感顛簸之苦。抵洛陽後宿于一日式旅館中。此為余所見之日本侵華唯一遺蹟。余並出遊洛陽各地﹐如周公祠、關帝塚﹐聞為關公埋首級之地。又至洛水之濱﹐為三國時甄后與子建同遊之地。此刻河上已有水泥大橋一座﹐為赴龍門必經之處。余並乘車前往龍門一遊。聞該地為北魏時所建。有數孔石室﹐至為龐大。石均呈青色。吾鄉謂之青石(即石灰石)遍室中雕塑大小佛像﹐數以千計。大者約二十尺高。小者僅指頭大小耳。雕工精細﹐姿態各異。室頂距地約三丈餘﹐遍刻碑形供奉詞﹐年代字體均 不同。此即所謂魏碑二十體云云。余亦購數冊攜返旅次。當年刻此碑文時﹐石匠必須搭紮高架仰臥戴眼鏡工作﹐否則石瑣四射﹐必致傷目也。

   余旋登洞頂眺望﹐尚有巨佛一尊矗立露天佛係坐像﹐約高四丈。其地有清泉小溪﹐景物不凡。對面碑亭一座﹐係清乾隆御筆親書﹐並現代化別墅一處﹐聞為委員長行館。但室內一切裝修已於抗戰時被人拆傷不完。

   洛陽有東西兩火車站。戰前有中央軍校之設。此地地高土厚而質堅。戰時之防空洞聞極為安全。此地雖為古代首都﹐而今視之市區﹐滿目瘡痍﹐極為殘破不堪。惟地勢寬闊平坦﹐土壤肥沃。市內公園花木繁茂而種類甚多。在此方面與長安不相上下。而城旁洛水尤較長安為別緻(長安近郊無大川)

   回想長安之古蹟名勝實較多于洛陽﹐而東有華嶽之勝﹐西望太白則山巔白雪皚皚﹐長夏不消。近有皇帝陵及周陵﹐華清池﹐坑儒谷﹐終南翠屏諸峰。市郊東西雁塔及王寶川寒窯。城中有皇城鐘樓矗立城之中央﹐極為形勝。

   長安花木亦甚繁多。惟飲食方面﹐所謂甜水井極少﹐蔬菜尚不缺﹐惟魚蝦不多﹐價極昂貴。

   在洛陽居數日即乘火車赴鄭州。先是抵洛之初﹐即聞黑龍關火車橋損壞﹐正在修理中﹐故有在洛陽逗留數日之緣。而車抵鄭州後又須等車一日。沿途蒐集火柴樣品郵寄廠中以作向東推銷之參考。次日由鄭乘平漢車南行﹐過許昌、漯河及駐馬店入鄂境。在此段途中之廣漠平原中最使人感覺悽慘者為沿途不見樹木。可以說鐵路兩旁一株樹也看不到。因余孤陋寡聞﹐乃不悉此中原因何在。在抗戰中聞日軍使平漢全線兩旁數里之內不得種植高粱及玉米﹐係為防止青紗帳中之長槍會及游擊隊英雄突襲故耳。

   在此段河南平原中﹐極目所及﹐四面霄壤相接﹐不見山之蹤跡也。過大別山後即入湖北境內﹐又是平湖水牛竹林稻田。南方景色與山北迥不相類。旋即抵漢口大智門車站。

   初至漢皋即感悶熱難熬。長夏無風﹐空氣中濕度又大﹐皮膚有膩澀之感。晚間尤為蒸熱﹐即一絲微風亦未能招來。凌晨五時以前僅能睡眠約三小時﹐而太陽未出時﹐悶熱又已開始矣。惟時常發生風暴。不風則已﹐一風則沉船摧屋﹐災難立至。此或為漢市地處低窪之地﹐因之形成無風區域﹐積至氣溫太高時﹐即激發風暴矣。

   漢市沿江一帶建築宏偉﹐為曩時各國租借之地。建築型式亦因各國所租之地而異。余曾在舊俄界為廠中擬購一三層俄式樓房﹐惜未被廠中採納而作罷。

   余與建業營造廠同事張斿兄各處看地。相宜者並不太多。如徐家棚等地距市區過遠﹐日常過江頗為不便。該地又非工業區域。而漢江兩岸則為工業區﹐尤以東岸為宜。乃在礄口上博學書院西邊覓得一地。地居漢水東岸。旁有英美煙廠﹐水陸均便。

   該地約六十華畝﹐于購妥後租與一農家種田看守。一俟廠方決定在漢建廠時﹐再行退租建廠。在漢由夏至冬始辦完結。而漢地之未能建廠﹐實由于馮尚文先生中途已在青島標購一廠﹐用其設備在津另建一醬油廠而致漢地擱淺﹐深為惋惜。

   余留漢地將及半載﹐除購買火柴原料﹐如牛膠等一小部份外﹐其餘時間僅為辦理購地事宜。得有餘晷﹐即赴各處觀摩察看﹐俾日後設廠有所用處。漢市商業中心在江漢路與中山大道十字一帶。自戰後收回租界後﹐商業即一蹶不振。而因共軍侵擾﹐平漢路亦時通時阻﹐對北方商貨集散作用完全失卻﹐是以公共汽車亦不能維持﹐只有馬車及三輪車帶步。就表面及骨子裡觀之﹐漢市已在此動蕩不定時期﹐暫時失去過去之光彩與繁榮矣。

   武昌東南有璐珈山上建宮殿式之武漢大學。山後有湖﹐曰東湖﹐水清見底﹐夏日遊人頗多。

   武昌之黃鶴樓已非舊觀﹐原址闢為公園﹐並建一消防瞭望台。高倨江岸之孔明燈則仍存在﹐係一有頂蓋之石堨﹐形如小亭﹐甚為古氣別緻。遠望長江上游﹐為鸚鵡洲﹐對面為蛇山、漢陽及漢口市區﹐東為浩蕩之長江下游白帆點點﹐江天一色﹐青煙瀰漫﹐十分詩意。

   沿江上溯﹐其右岸為鸚鵡洲﹐聞附近有彌衡墓﹐惜未前往。惟漢陽近郊有俞伯牙故址﹐余曾前往﹐其碑文有云﹕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蒼然而淚下。閱後頓興懷古之情。

   漢市有古德寺﹐漢陽有歸德寺﹐均曾前往﹐皆無可觀。

 [之一][之二] [之三][之四] [之五][之六] [補記][年代表]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