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0年2月 

一日   星期日    己酉十二月二十五日   
    上午赴車站購得二月二日七點三十五分開之對號快車票一張。返寓後﹐整理行裝﹐洗刷塑膠手提箱及三十年前在渝所購之咖啡色帆布手提包﹐暨深綠色旅行袋﹔如此一共三件行李﹔一件較大的即旅行袋﹐于下午由三毛幫同抬往火車站--從海山里乘公路班車至台北火車站--
    下午由火車站返寓後﹐又理出兩件較輕型的行李﹐一為塑膠箱﹐一為手提帆布袋﹐兩件均不必起行李票﹐由余雙手提攜便了。晚十一時趕早入睡﹐以便早起乘車赴竹。

二日   星期一
    晨五時即醒﹐原來怕醒不了﹐已把鬧鐘上好﹐對準六時﹐幸尚未響而自己已早醒了。
    自己一個人兩手提著很重的提包﹐由四樓下來﹐一直奔往海山里時﹐已有一迴龍來的一車到站﹐余加緊腳步﹐將將好車甫停﹐我便搶步上車了﹐到火車站才七點鐘。
    約八時四十分抵竹﹐當僱計程車前往東園街楊先生家裡﹐立即開始理帳﹐上下午都在工作﹐晚十一時入睡。

三日   星期二
    晨五時即醒﹐並穿好衣服﹐在屋內(楊家)看看書﹐不久又蓋毛毯入睡﹐至七時四十分才起身吃早粥。上午核計工資﹐下午記帳﹐已將十一月份帳目記完﹐時已下午三時矣。
    昨晚至陳接賢兄處拜候一會兒﹐孩子們也都大了﹐他的事業順心﹐這是一個人的造化﹔他邀我四號中午吃便飯﹐所以我不得不今日買好車票﹐以便午餐後動身返家﹔至新竹站詢問時﹐尚有四日下午二時的觀光號﹐別的便宜車都賣光了﹐因為四日為農曆臘月二十八日﹐而今年臘月是小月﹐最後祇得把它買下來。
    晚間記十二月份帳冊。

四日   星期三
    晨五時醒後﹐即感喉嚨疼痛﹐當將棉毛衣脫去再睡﹐至七時許再度醒來﹐已覺得好多了。照余素日之習慣﹐晚間如蓋被子太厚﹐即有喉嚨痛及便秘的毛病。上午六時許﹐出街吃豆漿﹐然後返楊宅工作﹐至十時半﹐即赴光復實業社晤章先生﹐少頃陳接賢兄也來廠﹐即用機車帶我﹐到他府上午餐後﹐赴火車站﹐于二十十五分乘觀光號快車返北﹐三時半到達。先至省博物館參觀恐龍展覽﹐然後到衡陽街買了BSA鋼筆一支﹐相當細緻﹐短桿長筆帽﹐攜帶甚為便利﹔至六時搭公路車返新莊家中﹔翼軍及三毛都在看電視。

五日    星期四
    本日為農曆除夕﹐亦即吾父生辰(吾祖名李碩臣(臣字輩)榜名弼卿﹐字輔齋﹐遜清  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生﹐為彼時村中唯一增廣生員‘秀才’)中午設置吾父母牌位﹐由翼軍製供(雞﹐魚及肉﹐再加擺柳橙香蕉水果兩盤)拜祖後﹐即開始吃午飯。
    下午在家整理箱籠﹐騰出一洋鐵桶放年貨等物﹐並清掃樓梯間﹐準備過年。
    晚與翼軍三毛吃年夜飯﹐飯後看電視特別節目﹐都極精彩。

六日    星期五
    本日為農曆庚戍年元旦。上午九時許乘車赴北拜年﹐先到蔣太太家﹐次到胡家﹐再次為吳興街任家﹐龍家﹐彭家及周家。我出來後﹐乘37路車至火車站﹐在附近小館午餐﹐即乘10路公車至圓山動物園看白犀牛。
    下午潘太太來家﹐于晚餐後返北。

七日    星期六
    早晨二樓王先生夫婦來拜年﹔余偕翼軍亦赴沈家﹐唐家及周家拜年(王先生處﹐已于一號見過了)至此﹐所應去的地方﹐已經都去過了。上午曾小睡一小時﹐下午四時﹐收小軍一信及支票﹐計少寄30元﹐允分三個月寄還。
    晚餐前﹐赴輔仁大學散步。

八日    星期日
    本日與小軍寫一信﹐又寄小瑗一信﹐上下午均在家看電視﹐寫信及小睡兩次。
    晚餐後﹐上街購物﹐並散步至新莊戲院附近﹐然後再轉返家中。

九日    星期一
    上午赴北購紅色膠囊胃酸藥70粒﹐分裝三小瓶﹐連同家中的膠皮水袋﹐一併寄小瑗應用﹐並去一函。
    今日為初四﹐因余初六即行開始上班﹐故偷閒在萬華大觀戲院看‘小翠’一片﹐為聊齋故事﹐由翁倩玉武家麒主演﹐劇情滑稽﹐頗快人意。

十日    星期二
    上午赴車站購明日對號車票一張﹐準備十一日上午九時卅分赴竹﹐旋赴銀樓換錢120元﹐又至免稅福利社購汗衫等﹐用點券16點。
    中午12時40分至大中華看‘家在台北’一片﹐寫返國留美學生形形色色﹐十分感人﹐余亦數度淚下﹐蓋有所感也。

十一日    星期三
    晨七時起床﹐早點後﹐于八時許赴北﹐並將行李起票後﹐著三毛先返家。我于九時半乘對號車赴廠﹐中午在廠吃自助餐﹐下午一時赴彰銀接洽開戶事。
    晚觀‘百萬新娘’鬧劇﹐越看越不帶勁兒﹐乃于中途退出。彼時天陰毛毛雨﹐時已晚10時許﹐由新竹至金城新村﹐已無交通工具﹐只有計程車每人五元﹐于10時五分至楊宅﹐室內無燈﹐如非未返家﹐即為已熄燈睡覺﹐余不欲驚動人家﹐乃走路回新竹至一中央旅社寄宿﹐極為疲憊。

十二日    星期四
    今上午由楊先生帶余(騎機踏車)至施祖麟會計師處接洽改組公司事﹐到稅捐處洽訊各事﹐並見馬燕民亦在該處﹐他是富興電器公司的人。十一時許﹐復帶余至市公所﹐申請戶口謄本﹔余因需租屋﹐乃至兵役科找楊麟生先生﹐不意得知該兄下世﹐病因為高血壓﹐哀哉哀哉。約十二時許﹐楊先生載我至公[ ]新村下車﹐至菜市場找前工廠之老楊詢租屋事﹐旋返公司吃中飯。
    下午三時許﹐在附近街上(光復路)沿街詢租屋事﹐遇一長沙易先生﹐乃得租下一屋﹐月200元﹐水費照攤﹐余當赴西門街購一床﹐價300元﹐及零用東西﹐僱一三輪機踏車先駛至楊宅﹐將所有之行李等物﹐順便載至新屋﹔本晚因整理東西﹐忙作一團﹐約十時許﹐臉也洗了﹐足也淨了﹐乃倒頭而睡。

十三日    星期五    
    今日上午赴市公所取回謄本﹐下午在工廠上班﹐晚間赴陳先生家裡﹐給小孩分紅包﹐每人僅20元耳。
    近日吃廠中所做的伙食﹐甚合余之口味﹐每頓以自助餐形式﹐一葷兩素﹐如今午之菜﹐為煎帶魚﹐綠油菜花及炒黃瓜片﹐菠菜豆腐湯﹐十分清爽可口﹐可惜廠中蠅子最為潑辣。

十四日    星期六
    上午在廠中上班。
    早點在清華大學十字一小荳漿店中﹐因吃得太多﹐上班後﹐在九時半看文法的時候打了瞌睡﹐萬萬不應該。
    下午至楊先生處幫忙趕帳﹐至五時三刻乘車返廠吃晚飯。

十五日    星期日
    原擬返家一行﹐因今日為三星廠雙週放假一次的大禮拜﹐因念及甫來不到一週(11/2-14/2)即行返家﹐有點那個﹐惟三星既放假﹐我也不能上班了﹐在寓辦點私事也好。
    提及私事﹐著實不少﹐今天就去城中擦皮鞋﹐理髮﹐洗澡及看電影等等﹐本著‘玩歸玩﹐幹歸幹’的主意來暢快暢快﹐並遍遊全市街道﹐以證實以前十七個年頭居于此地所記憶的諸事及街名[ ]名之無誤﹐于九時20分返寓。

十六日    星期一
    上午留廠工作。下午由楊雲軒先生用機車帶余至三信﹐彰銀及華銀等處介紹及接洽公事﹐于三時半返楊寓﹐即登記東裕帳目﹐至五時半﹐乘客運返廠晚餐後﹐即上街散步。

十七日    星期二
    接小瑗一信﹐並統來申請GRE函一件﹐須繳服務費2元﹐經向銀行及郵局詢問﹐均不能辦﹐乃將原函轉寄三毛﹐著于課餘時﹐赴台銀國外部結匯二元﹐航掛寄出。
    上午在工廠登記光裕電業股份有限公司股東名簿﹐下午赴華銀詢開戶介紹事﹐又至施會計師處催辦公司登記事。

十八日    星期三
    香港董事沈祥生來廠﹐由徐復之董子長陪同﹐余被介紹見面談話。
    下午苗栗亞洲公司馬總經理亦來廠﹐由余在樓上相陪。
    晚間至新竹配鑰匙﹐遍覓不得﹐可能因一般習慣﹐未過燈節不做買賣﹐故未將攤子擺出來﹐余乃由東門步行返寓﹐約行一小時。
    寄小瑗一信﹐告知申請GRE事﹐已由三毛去辦勿念云云。

十九日    星期四
    上午擬一與小軍之函稿﹐主張讓小孩將來學習國語﹐以備日後報效國家﹐我國為世界上獨一無二位於北溫帶﹐廣土眾民之大國﹐故值得愛它。

二十日    星期五   庚戍燈節 正月十五日
    章楊兩先生赴台北開董事會議﹐商公司籌備事宜。
    晚赴接賢兄家裡吃十五年飯。至時﹐鳳娟忙著做菜﹐老大志堅十分懂事﹐老二志強﹐為陳兄之愛子﹐大女湘筠﹐就讀新竹省立女中﹐二女惠蘭活潑可愛﹐家庭一團和氣﹐事業又春風得意﹐而他及太太﹐終日為事業忙碌﹐發財是應該的了。
    餐後上街一遊﹐路人擁塞途中﹐爆竹之聲響徹雲霄。

二十一日    星期六
    晚赴國際市場舊書店購一俄文字典(中俄字典)價僅十五元。
    今晚將床鋪移了一下﹐因原來靠牆角﹐晚間睡覺時﹐似有霉味﹐換過床位後﹐比較好多了。

二十二日    星期日
    近在附近小店購鉛質大浴盆一個﹐大電壺一個﹐以備在屋裡洗澡﹐比較經濟方便。
    午間在易先生家吃春酒﹐送餅乾一匣。

二十三日    星期一
    上午在工廠登記光復實業社之帳﹐並製作三星電器廠之銷貨傳票﹔由本日起﹐在新建之臨街廚房內吃飯﹐陳楊兩先生同余一吃飯。
    新廠開工建築前﹐昨日起﹐先在廠之東側﹐蓋一石棉瓦頂廠房﹐以便光復廠遷入此廠﹐三星廠遷入原光復廠﹐然後一面利用原三星廠房﹐製C7裝飾泡﹐一面在廠前建三樓新廠。
    光復新廠﹐本日豎立鋼架八支。
    寄翼軍一信﹐談置洗澡設備事。

二十四日    星期二
    上午十時許﹐楊先生帶余至華銀開戶﹐並存甲存20萬元﹐接洽辦理銀行存款證明事﹐旋至會計師處接洽公司登記事。
   晚飯後﹐步行至介壽堂看‘狐鬼外傳’一片﹐乘末班公車返廠。

二十五日   
    上午至施祖麟會計師處﹐適外出﹐當留一信﹐信曰﹕1)不必附呈董子長另一公司之董事同意書﹐先行發出﹐必要時再補﹐2)存款證明即到﹐3)另一股東證明未到前﹐先行打字﹐預留一份﹐將來再補填。
    下午赴楊寓製作金星七月份傳票。

二十六日    星期四
    上午製一股東名簿﹐計13人﹐20萬股﹐每股10元﹐共200萬元。
    下午﹐蔣廷文監察人來廠﹐1)將銀行存款證明帶來﹐2)決定建廠合同﹐計價52萬5千元﹐當付一期款12萬元﹐3)簽付建築師設計費一萬一千元﹐4)帶來股款計50萬元支票一紙﹐當即存入華銀。
    赴會計師處﹐決定申請書即定稿打字﹐因董子長之另一公司(華昇企業公司)並非經營同樣業務﹐故不需董子長之證明。

二十七日    星期五
    晨六時即起床﹐憶及昨夜之夢﹐綿連不絕﹐十分有趣﹐是否因我將睡覺用小燈泡置于床下之中央而有所影響。不得而知。
   下午將銀行存款200萬元之證明﹐交給會計師處﹐旋至彰行與章太太開一戶﹐最後到車站購對號車票一張﹐準備週末返家。

二十八日   星期六
    上午在廠中辦公﹐此刻公司將將籌備﹐也無公可辦﹐祇得看看報﹐看看英氏文法﹐但文法最使人易于困頓﹐一看它鑽牛角尖時﹐就想把它丟開﹔第一﹐英文文法有時太牽強﹐第二﹐因分得過細﹐如名詞有能點數與不能點數的分開﹐殊屬勉強而不必要﹐看此書時﹐可能腦波轉得太快﹐而腦力因年老有所不濟﹐不旋踵﹐上下眼皮就自動合攏了。
    下午四時赴會計師處取得申請文件五份﹐以備交台北方面蓋董[ ]之章﹐旋乘八時十分對號車﹐于九時半抵台北﹐約十時許抵新莊家中﹐翼軍正在看電視﹐三毛去補習班做模擬考試(托福)十一時返家。

李耀宗謄寫 2006年11月25日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