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0年1月 

一日  星期四  己酉十一月二十四日    晴明

  吾家從民國五十八年九月間從台北市吳興街225巷21號搬來此屋---台北縣新莊鎮瓊林路40巷11號四樓,即新泰公寓--已經約四個月了.遠在五十七年五月間,余閱報載新泰公寓招請訂戶廣告,乃到打撈公司詢問,才知道此屋之自備款特低,僅28,000元,貸款十年,為96,000元,合計124,000元,余乃下決心訂此一間,計共28.58坪,並不算小,但已來得過遲,僅餘此一兩間.況此屋在樓之中間,又係四樓,便宜一點,乃付定金10,000元訂下來.後因該公司經理購小汽車出事,才移交交通部中華工程公司續建,中間不無耽擱,迄去年九月間,才能交屋.   
  小軍寄來媽媽生日賀卡,已是遲了--翼軍生日為陰曆十一月十七日.余為遜清宣統元年二月二十五日--小瑗寄來賀年片兩張,另一張是給三毛的--小瑗正在金門服役.他是去年七月去的.    小軍于五十六年夏返台與黃氏結婚後返美,在雷響電子計算機公司服務.    三毛就讀台大化學系四年級,今夏畢業.

二日  星期五

  昨天赴台北參觀了中山堂的古代書畫展覽.中有何道州的隸字及行書.行書是可說前無古人,亦可能後無來者.可說是漢字行書的絕無僅有了.   
  返家後,晚間又偕翼軍赴新莊影院看葉楓關山主演的"春蠶"一片,印象極為深刻.值得一看.   
  今日上午九時許,蔣時聰及其夫人來家,並攜贈蛋糕一盒,大橘子一大簍,於中餐後返北.翼軍與三毛送往海山里公路車站.     
 
下午與小瑗寄一信.   
  午間請蔣先生及蔣太太便餐中,有新鮮黃魚,十分好吃.我每至新莊菜市--偕同翼軍--選購十五六條.返家後,翼軍將其內臟去掉,並沖洗乾淨,放入冰箱中之結冰庫,使其凍結,然後于吃時,先取出溶解酥軟後再下鍋油炸,然後用文火煮片刻,即可上桌.今日蔣先生對此魚極為欣賞,並謙遜著說:"太放肆的一次,在別人家裡吃飯,從沒有這樣放肆..."他太客氣了.

三日 星期六

  自搬來此間--新泰公寓--就修理個不停,先是屋頂漏水,自己買些水泥,沿牆沿(樓頂矮圍牆)及下水口,補抹可能漏水之處,其次用繩將自己腰部捆著,在四樓屋頂欄牆裡,繩之一端,繫于一盛磚木箱上.余工作於屋頂臨街簷頭,猶似太空漫步,對面樓上的一夥工人,駐足而觀,余並向其解釋,工作太小,僱不到水泥工人故耳.修葺簷端擋水小壩,以免雨水跌落廊內.   
  此樓位於新莊,靠大漢溪之岸邊,聞因河槽遼闊,每到夏日,陣風吹襲,頗為涼快.遠在去年夏天,我也來此看過修建情形,亦覺得較吳興街涼快多多.不知今夏如何?

四日  星期日

  早餐後,翼軍偕三毛赴故宮博物館參觀,其入場券沈家(三樓東面一家)贈送的.不然的話,假如要自己買票,恐怕翼軍是不會去看的.   
  下午三時許,三毛由外雙溪故宮博物館返家,將沒吃的野餐帶回家來.他們是在館子裡吃的中飯.據三毛說,媽媽赴潘太太家裡去玩,本晚要住在那裡的,所以今晚不會回家.她在那裡必能玩起牌來,年歲老了,沒有個玩頭,雀戰是最合適不過的.而所謂她們打50元一鍋的,那便是說,打八圈麻將,以輸完手中的50元為止.如有贏家贏了錢,輸家已無錢,就不出錢了.   
  翼軍是由新竹搬來吳興街後,才開始打牌的.但她不在自己家裡打,同女太太們打的時候居多.起初完全為消遣,八圈輸贏,以30元為度,決不在深夜裡打牌.既有這些好處,她自己平日年老在家無聊,何樂而不為呢?

五日    星期一

  下午四時許,收到小軍掛號信一封.除生活費150元外,並多寄了八元,他說四元給媽媽做壽禮,四元給我補壽.   
  他在信中寫道:"這是我的午餐費每天一元節省下來的.家裡是無此預算的.."[........ ]  翼軍仍居潘家未返.

六日    星期二

  今年己酉年將過完了,余為宣統元年2月25日生,即己酉年,肖雞.從宣統元年的己酉年到民國58年的戊申年(猴年),俗謂是一個六十花甲,所謂花甲之年,乃六十歲也.今年己酉年為又一個花甲的開始(這是指我的己酉年而已,正式的中國以60年一週的花甲算法的開始為甲子年,終結為癸亥年,由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配以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戍亥.天干為十字,地支為十二字,各從頭配起來,可配六十個不同的對子.那年代或歲次,是中國古代紀年的老辦法.   
  上午余赴故宮博物院參觀王羲之手蹟.他的字好,可由熟練上看出來.所謂熟能生巧,寫字也是一樣.余以為孫過庭之草書,及晚清何道州之行書及正楷,雖不能互相比擬,但他們三人的功力,都不相上下了.至米趙之字,余均認為太軟了一點,當然王右軍是最早的大書家,再加唐太宗之推崇,及蘭亭序真蹟,被他用權術得到手後,終於殉了他的葬.於是古人就尊王右軍為書聖了
  翼軍本日下午由吳興街返家.

七日    星期三

  搬來新莊初期(58年9月到11月間)即感覺到有數事與台北迥然不同.雖然僅隔約10分鐘的汽車行程.首先是收音機恢復與在新竹一樣的性能.在新竹時美國電臺是很難收聽到的.來新莊後三毛首先發現就收不到了.乃到修理店舖去修(自己拆下來騎單車帶去修)雖然修理後好一點,但仍不如在吳興街清晰,在吳興街時,隨便放任何電臺,音量都特別高.這種情形,似乎是定向廣播的關係.   
  其次是中央日報不是台北版,因為娛樂版不見了,而代之以各縣新聞,此稱為各縣版,與在新竹居住時是一樣的版面了.   
  除爬樓不習慣外(但以散步及運動心情來登樓,乃是心甘情願的)早點已變了樣子.在吳興街時,晚間賣水餃的就有三家.我們吃早點是吃油餅(內有蔥末豬油及鹽的蔥油燒餅)喝牛奶.早點騎車子出去用四元錢買四個油餅回來,趁新出鍋吃燙嘴的,尤其有味好吃.但此間就不同了,變成為台灣本省人的環境.前一天得先將麵包買好,次晨才有吃的呢.

八日    星期四

  昨天記吳興街生活習慣的方便,是因為那一地區可以說是一個"徙置區".這個由香港來的名稱,用于此地,非常恰當.當初台北羅斯福的一帶,完全是內地人開小館及擺地攤的,非常辛苦賺點可憐錢,才慢慢蓋起克難的舖面來.這些內地人都是山東青島一帶及一部分退伍軍人,完全是也可以說是逃避戰亂,跟隨政府來的,其情十分可憫.政府于開闢羅斯福路時,才把他們移來三張犁一帶,所以早點有油餅或燒餅夾油條,麵點有水餃,油煎包及牛肉蒸餃等等,頗合北方人的味口.三張犁賣西瓜的都是內地人
 
在吳興街除怕水淹外,一切都很舒服.有一次新竹楊亦生先生及夫人來訪,正趕上陣頭雨後,吾家門前及院內,完全被黃水所淹沒,深約一尺半,因之他們兩人與我同翼軍隔著院牆白瞪眼沒辦法,祇得大家高著嗓門互相寒喧.余等向他們道歉一番沒另法,因為家裡雨鞋只有一雙,但以水太深,亦無用武之地.

九日    星期五    陰雨

  今日追記些瑣事:七日上午與翼軍赴新莊菜市買菜,順便存彰化銀行3000元.    [.....],以防[?]事.當然,言語間,已盡到委婉的程度.   
  八日散步時,改變路線,沿豐年街入新莊路一直東行,越新海橋十字路口過郵政局,在微雨中,見路右有一賣滷羹的(湯中包括肉片筍絲魚皮魷魚絲及白菜等)余不知不覺中食指大動,坐在攤邊就喝了一碗,伸手入袋掏錢時,遍索不得,因昨晚睡前,將錢壓在枕下,晨起外出,忘記裝入袋中.余乃出示身份證,請其記號碼.但店主很客氣說:"以後給好了"余乃返家取錢,不料右褲帶早已裝有零錢,健忘竟至于此!   
  今日整天作著泥水修理工作.將樓頂門下面空隙用水泥補高,以防鼠類出入.又在後走廊水錶處,用水泥做一小水壩,並在水泥欄牆根打一洞,按一水管,以洩餘水.前走廊右面牆角下,亦按一粗二寸之水管,以防排洩颱風時之大水,免倒灌入屋.

十日    星期六

  昨日記了有關自己修理此屋的種種工程.此屋自從打撈公司應吉安公司之請,掛打撈公司之名,實際是由吉安公司請包工某建築商所建的.因該建築商其他工程虧累,故對此工程時作時輟,因無錢發工資,所以工人就不來做了.於是工程就停頓起來.當時余亦時來觀察,但見工人甚少,工程進度太慢.   
  在五十七年中沒有一次颱風,可說是數年中唯一的無颱風年.但至五十八年中,先後有兩次大颱風.尤其第二次陽明山大雨,且雨量至為驚人.因此造成基隆河之氾濫,南京東路之被淹.颱風後,余兩次皆去新莊察看,第一次屋中積水約五分,余買一帚一桶一畚箕,將水掃去.第二次余來時淹水更深一點,見其塑膠地磚,四週已翹起來.其淹水原因為:1.此屋之方向為坐南朝北,正好迎著颱風,其風力甚大,將所挾之水壓入屋中(由窗下隙縫進入)2.樓頂門下漏水入屋,此屋實在差勁!   
  寄密歇根楊太太一信,係翼軍謝其寄賀年卡之盛意.

十一日    星期日

上午九時半,到中山堂聽吳炳鐘先生演講語言的應用,呼籲大家學習英語並對翻譯.   
  我對語文不能說沒有意見,我從五十七歲開始在新竹微遠英專顧先生學習英文.由發音開始,並兼學圖解文法.該補習班十分嚴格,但我已是有心無力,因記憶力衰退及腦力呈現遲鈍,而于學習二年後輟學.   
  但我有一點與一般青少年學習者不同,就是對中英文的比較,頗下了一番工夫.但為什麼要如此用心的比較呢,我也不知道.   
  近閱報紙,有一學者講到中文之文法問題時,他很客觀的說:"中國人自幼說話的習慣就是文法.假如讓他們自覺的分析研究文法是頗難的(亦如老一輩的說話,對于四聲,準確到家,但你讓他們逐字分註第一聲第二聲是注不出來的)這是因為他們自幼被埋在中國經文之中,跳不出這個圈圈來的緣故.希望分析中國文法的人,要在有語文天才的華僑中追尋,因為他們是自幼站立在中國語文以外的"   
  我想我對英文是不是像上面這一類人,是不是"站在英文圈圈外面的人".

十二日    星期一

  接鮑敏泰夫婦賀年片一張.   
  小瑗寄來500元台幣(在金門服役)   
  寄小軍民曆一本,買風雨衣一件.   
  昨天談到對語文的種種.我認為我是站在中文裡邊的人,站在英文門外的人.我認為中文已不能適應近世的需要,因為用字母拼字優于中文象形字的.世界進步國家,尤其歐洲各國,都用字母拼字為文,而近代文明又是從英語國家東漸我們東方的,包括物質文明,尤其電子計算機是英語國家發明的(確否待證)它用的文字是英文,而英文又是用字母拼的文字,方便極了.而我國的文字倘欲入電腦,非將每個字如電報號碼一樣地將每一個單字先編一組號數,才能勉強地而且很費時費事地應用于電腦.古云"優勝劣敗"而我們的文字非優即劣,客觀地比較之下,很不幸地我們的文字是劣等的.   
  國人為何不改進中文呢.推行注音字母是改進了一點,它對統一國語是功勞不小的.但它只能立寫,而不能橫寫,只能楷書,而後有草書.它等於附著大樹的猢猻,樹不存在了,它也就沒有意義了.它絕不能全用拼音來代替中文.   
  或有人懷疑:"假如中文于改革後被消滅掉,整個中華民族也就消滅了"試問美國立國以前,是否全說英語?當時他們的文字有德法義西土著等語系,雜亂無章.後來用英語統一起來,至今不是很強盛嗎?此其一例.   
  過去拉丁文,它的複雜是大家知道的.文字要是過於繁複,就變成劣等文字了.因之拉丁文就漸漸被淘汰了.它被淘汰以後,試問拉丁民族的後裔被淘汰了嗎?此又一例.   
  中文的精粹在於詩賦及駢體文,自從胡適提倡白話後,事實上中文已趨膚淺淡化而到了半消滅的地步了(迄今報紙電文及公文法律等用語,如全用白話就不能達意)胡適當時主張全盤西化,不為國人所容,但我也不贊成,物質方面全盤西化我不反對,精神方面如中國的倫理文化,是有其存在價值與優異性的,儒家的入世說法較諸假托上帝的基督愚民出世說法是高明的多了.   
  至于文字方面要全部英文化是最具奴性而無獨立性的.不觀乎美國英語否,除了字音故使不同外,許多繁複的字尾,也不會同于英文.同樣英語國家,人家都要將文字弄得不同一點,難道說我們中國還能全部英文化嗎?   
  至于有人欲將二元制,即以中文為主,英文為副.在近世應用上面是便利極了.但我們可以不可以將英文來中國文法化了,而將英文之音留用,將其不必要之文法廢除,另以拉丁字母及新創字母,造成英音的新文字,豈不既使用方便而又具獨立性嗎?   
  至于共黨的簡體字,等於換湯不換藥,不倫不類,毫無推陳出新的創造精神.   
  一個人對于一件事不易辦到時,不能用老套子來說什麼"茲事體大"來推掉不管.便是不敢啃聲.   
  我已研究過一套文字,用拉丁字母及新創字母,共約四十八個,亦仿英文之大字小字印刷體與筆記體,每一音,仿KK之音,依照英語之音,重新組合,拼為新字,雖然與英語字音相同,但文法不同,字裡沒有無音的字(英語同音字,以德法語代之)沒有不規則動詞,沒有單數與複數之分,沒有時態(講到現在時,用英音的now或at this time,講到過去時用ago,講到未來時,語首用future,沒有 I或me之分.將中國名稱China改為Centre或其他的字.講I改為"阿拉"因為此字為我字的複音,又是寧波話.僅僅將以上數字改了,其他一仍英音,而用新字.但初步改過的文字,當然暫時要不繁複,務求充實適用,字不可太多,但日後新文字設立住了,不但字數要與英文看齊,而且要超過它.漸漸雜以優良的中文譯音.如:姑媽,姨媽,舅父,妗母,表兄,表妹等字,務以中文之詳對英文之簡.   
  至于專門名詞,一律仿照英音,改拼新字,但中文中之優良名詞,亦得拼音列入,務求充實夠用辭書,而英文有新字時,新文字隨之拼造.   
  只要有人大力推動,在台作示範改革,仿照過去推行國語的辦法,從幼稚園開始教起.不出十二年,必與今日推行國語的成就相埒.   
  至于英文,一仍現制,由初中教起,如此十二年後,初中文為主文外,輔以英音的新文字,成為二元化語文的國家.

十三日    星期二    

  下午赴台北國泰二村給潘太太送醃豬肚子,至該三樓寓所時,由她女兒接見,她可能在午睡.辭出後,乘公車至潮州街下車,赴軍官俱樂部免稅福利社購免稅物品.事先小瑗由金門寄來點券20點,乃購皂粉半打,汗衫一件,肥皂20塊,正好20點.在出來時遇陣頭雨,乃乘車至今日公司購果汁機及順風公司購刨冰機各一個.近因早餐吃奶粉太貴,擬用果汁機,改飲豆漿,比較經濟,旋即冒雨乘公路車返家.   
  接小軍海寄賀年片一張.

十四日    落雨

  竟日落雨.余將新泰公寓第一期訂戶意見書寫好,以備送交代表會參考.   
  小水塔竟日溢水,入夜水聲不絕,擾人清夢,又似睡在泉林之間,溪水流經泉石之間,潺潺之音,不絕于耳,又似仙境.

十五日    星期四

  復楊亦生先生一函,謝其賜告重駿地址,並詢其重芬考GRE事,俾便代為報名.   
  吉安公司(工程處)派泥工數人修理屋後走廊地面,因之大忙一陣,將所放置之大小花盆,由後走廊移到前走廊.惟晚間氣溫降至華氏52度,不得不將它們再由前廊搬上五樓樓梯間內,以防凍死.

十六日    驟寒 氣溫華氏52度

  晚間協助工程處工人.我爬上四樓樓頂,他在樓下後面,以便兩人合作,將小水塔溢水原因找出來.我喊他先開第一棟總水門,我在上面看桶內之水是否上漲,然後喊他關掉.如此辦法,試到第三棟時,他將該棟水門開後,桶內之水,突然顯著地上漲,關掉水門後,水即馬上停漲.於是原因既經找出,他將第三棟水門上之扭手拔掉,以防他人再開,而再度溢水.

十七日    星期六

  本日本公寓40巷路面,開始用柏油敷設,尚未竣工.   
  今日將樓梯路燈開關,設法移入室內,即由開關內加兩線牽至室內,在門框上裝上另一開關,俾能在晚間有人叫門時,先將路燈開啟,然後由門內透視鏡望出去,看是何人,然後再開門,以防竊盜宵小.   
  晚間又至台北購一防盜門鍊,拿回後連夜按好,以防萬一.   
  近聞國泰二村一單人老婦住戶,在付給木匠修理工資時,被木匠擊斃.所以住公寓的人都不由得小心起來.   
  本公寓前曾發生有人鑿門而入,將東西亂翻一陣後離去,幸未被偷去東西,真是萬幸.   
  憶及在新竹中華路485之一號(日產)"台灣老家"初搬入時,一日翼軍外出看電影(下午二時許)我騎單車溜至樹林頭,小軍在省中初中部,小瑗三毛在省中省立師範附屬小學讀書,家中空無一人,待余由樹林頭歸家後,一進門就發現東西翻得亂糟糟的.檢點之下,被偷去金項鏈一條,大頭(銀元)十餘元,新台幣三百餘元.

十八日    星期日

  昨日追記十餘年前在新竹"台灣老家"本宅被盜一事,記了半截,茲再補記如下:   
  當余由樹林頭騎車返抵家門後,即擬由竹籬門入室,惟籬門敞開著.余以為有人已返家,迨看到大門(日式房屋之正門)門鎖被拔掉後,才嚇了一跳,馬上入室觀察,看到塌塌米上滿是衣物,五斗櫃的抽屜被布滿在客廳蓆上(日式房屋地上皆鋪疊席,白天作地,晚上當床)經檢查一過後,被盜的東西已如昨日所記.幸藏在舊鐵皮木箱中小孩藍棉衣裡面的一點積蓄,尚未被偷兒發現,但已被翻了一過,如被偷去,小孩子們的教育費就無著落了.   
  事後余寫一呈文,遞到警察局,當蒙新竹刑警隊派員來家實地將指印拓去.蓋小偷入室時,在後廊(飯廳)將大窗的一塊玻璃取下,伸手入內開門,才得進來.   
  一個月後,已被破案.刑警帶著小偷(穿著整潔,長相漂亮)來宅作現場表演,並照了許多像.除金項鏈由警局領回金子一塊外,其餘被小偷花的精光了.   
  本日小瑗寄來金門風景照片六張,十分美觀,當置于電視機上面.

十九日    星期一

  近日購一廉價果汁機.每晨將預為泡好的黃荳打碎,然後用白布袋把荳汁擠出來,就是美味的原汁荳漿了.   
  在冬日泡黃荳要使它次晨能泡軟而能打成荳漿時,必須用熱溫水泡它,用瓷碗盛著(碗要厚)上面用厚蓋子蓋著.但不能用沸水沖它,因為荳子被沖熟了,擠出來的荳漿就很難吃.荳渣之剩餘價值不多.我曾想設法用油鹽炒了吃它,但其味如蠟,只有豬吃或做蒔花肥料,因之吾家後廊之花盆中都堆著荳渣,時時散發著異臭.一天余將全部荳渣都由花盆中取出,拋入垃圾洞裡去了
 
早餐後,翼軍赴吳興街,並攜帶金門高粱酒兩瓶,英製打火機一個,送給即將過生日的舅舅胡先生,作為壽禮.余認這種安排還不錯.二十日晚吃了生日宴席後她再返家.住在這種孤獨的公寓裡,閑時出去玩玩,開開心,也是一種生活的調劑.   
  晚間給小瑗寫一信.

二十日    星期二

  昨晚記的日記裡,敘述與舅舅送壽禮的事情.他並非我們的舅舅,而是孩子們的舅舅.提起舅舅舅媽兩人,我們就追溯到差不多二十年以前的事了.在我們住在中華路485-1號時,翼軍在南門市場買菜時,遇見了舅媽,大家原來是素昧平生的,但經吾妻用湖南腔與之打招呼時,獲悉她也姓胡,也是湖南湘陰縣人.於是乎大家就無形中拉近了一步.此後大家往來甚洽.他們住在福德街,相距甚近.胡先生有兩女,彼時都在省立商職肄業.此刻一適陳,一適廖,大女居于新竹,次女居台北羅斯福路.   
  公寓門口之馬路,今日鋪修竣工.余將一樓入口處打掃一番,頗有清新之感.   
  傍晚五時許,散步至輔仁大學路橋上然後再散步返家.橋近傍有山東大煎包小店一家.煎包起鍋熱氣騰騰,香氣四散.余不禁食指大動,乃購得十枚,共用五元錢.在返家散步途中,因當時天氣黑暗,不怕路人見笑(係行靠大渠邊之僻路)而吃掉四枚.   
  晚八時翼軍返家.

二十一日    星期三

  晨間起床較遲,約八時半才起來.翼軍已先余而起,並發動果汁機打荳漿.余恐時間過長而壞機件,乃一躍而起,將錶上時間記下來,以不越過二分鐘為原則,然後稍停一下約二分鐘後,再續打二分鐘,就全碎了.   
  三毛早點後赴台大,中午過後不久返家.   
  陳接賢兄來信,說他將就另一公司之廠長,要我幫忙,我當復他一信.于赴輔仁大學散步時投入郵箱.   
  陳先生是我家住在新竹時認識的.當時我家靠近鐵路,為485號之一,而前面靠近縱貫公路之一家為李家.李老太太係湖南衡陽人.她有一女叫鳳娟,當時與陳先生結了婚,所以認識較早.   
  約在民國四十五年間,陳先生就任協成電器公司廠長,邀余為該公司會計顧問.當時該公司之賬目甚為凌亂,余去整理後,始有眉目.如此兼職年餘,會計上軌道後,我才離開.

二十二日    星期四    晴朗

  今天突然晴朗,氣溫因之也昇高了許多.我在樓頂及後走廊也晒了太陽,又洗了澡 .
  覺得相當暖和舒適.   
  整整一上午勞動著.先是由樓底往四樓用大鐵水桶提運栽花用的土及搬運廢磚,以備砌作花池.準備在樓頂蒔花.接著由樓頂沿樓梯至樓底用長帚打掃屋頂及牆壁.隨後清掃樓梯及擦拭樓梯欄杆.   
  下午赴台北國軍文藝中心參觀剪貼畫.返時購糯米四斤,以備翼軍製酒釀.   
  接小瑗一信.楊先生一信片(楊亦生先生).   
  近來偶一上街,尤其是台北的西門圓環成都路中華路及衡陽街附近的點心鋪,門口及貨架上堆得滿坑滿谷的年貨.而各大百貨公司的地下室及西門的超級市場(此為店舖名稱,並非像美國式的超級市場,因為此中沒有魚肉及雞鴨魚肉及雞鴨菜市場)年貨的種類花樣翻新.有一種透明塑膠盆裝的軟糖,前數日定價每盒17元,今日已改標為22元矣.

二十三日    星期五

  三毛學校放假,在家準備大考.   
  下午偕翼軍赴台北超級市場購西褲一條,給三毛穿.又買些糖果年貨及西式香腸,準備過農曆大年.   
  旋至亞洲公司,未選中任何東西,乃轉赴今日公司.翼軍挑中一件寶藍色春綢中式短棉襖,乃乘車返家.   
  憶及民國五十五年五月二十一日從新竹搬來台北吳興街後,就展開尋求職業的運動.可以說把自己的招數都用完了,結果是毫無所得(容另記)不得已于中秋節後,天氣漸漸涼起來,乃追憶童年時,自己認為那時最好吃的東西,而此刻自己也能做得出來的東西,就是家鄉的"松糖糕""麻頁兒"及"爐饃"三種不常吃的供品.在吾祖父(李鳳岐,享壽約為六十多歲)逝世後,老家的過廳裡,就請來了三個做壽供的人.他們如何做法,由開始時我都看過了.做法的過程以及到供品出來,我也能回憶得來.於是自己就動手起來,專門做一種名為"茶食"的散片"松核桃",用玻璃紙即印上紅色商標及圖案的塑膠袋裝好出售.最初在附近雜貨店如"吳興街商店"及"唯他麵包店"代銷,于銷完後收款,後來做到這個時候,即臘月(當年)十四`五,自己就買了大鐵箱,用單車送至中山堂的"遠東百貨公司"樓下食品部代銷,銷得相當多,而價目亦高,非常划算.但一過年後,就銷路銳減了.因為這種"茶食"正是年貨中的姣姣者,尤其在飲茶時,因飲後腹空,食此油炸食品,最為適合.但它的缺點也多.第一,難于包裝,質粹易碎.第二,不能久儲,久則生油味.第三,地區及氣候不適宜.吾鄉地處華北,儲物不壞.台灣天氣一熱,此貨即行變味,僅僅能在中秋節至大年這四個月裡可以銷一銷而已.但最大的困難,還是人力不及.猶憶炸此物時,由早晨和麵起,然後交壓麵店做片,然後取回來炸,一直炸到次晨三時,才能炸完,以致痔瘡大發.

二十四日    星期六    全日下雨

  下午在樓下搜集半截廢磚,準備自己動手修築樓門至馬路間之引道.   
  寄小瑗一信.   
  接潘太太一信.

二十五日    星期日    陰雨

  門前馬路竣工後,樓梯漸漸乾淨起來.為了再乾淨一點,自己用半截廢磚,在門與馬路間,修了一截立排著的紅磚走道.分上下午工作,傍晚竣工.修好了以後,好像是新公園外圍的人行道.自己站在那裡欣賞了老半天不肯離去.這種癖性,每每被自己發現了,覺得又奇怪,又好笑.早年在新竹家裡手栽的香椿樹,當春天來了,樹梢的紫芽發出來的時候,當後園玫瑰色的大甜葡萄纍纍成熟的時候,當陣陣香氣濃馥地吹入屋中時(白色的金銀花),當夾竹桃高出簷頭,紅遍門前時,當門前的平頂鋁質出簷搭建完成時,我都有反復的欣賞著,不忍遽離的習慣.   
  晚餐後,我將修路剩餘的整塊廢磚四十塊,用鉛桶由樓底分此直提到樓頂.準備砌築大花池之用.建完後,大汗滿身,于入浴後入睡.

二十六日    星期一

  下午赴台北購毛襪二雙,毛手套一付及毛圍巾一條,用船掛寄小瑗,作過冬之用(寄往金門)    晚間由北返家,知小瑗寄來500元,翼軍擬寄還200元,以便他過生日吃一點好的.   
  小瑗是民國三十四年一月二日在蘭州出生.生他的時候,小屋裡生著大洋爐,有王太太幫忙,並請了助產士.翼軍說他生下後,頸頭上纏著臍帶三匝,幾乎被勒死了.我記得在屋子外面的左牆角下(蘭州西園新村,即甘肅省銀行的宿舍,左面住著王常務董事,對面住著經濟研究室主任瞿桐崗)老王(廚子)用鐵棍挖一冰坑,挖時堅硬異常,挖時崢崢作聲,可知酷寒之程度.掘好後,我將小瑗的胎衣倒入,用冰土埋好.   
  說到蘭州及西北的許多事情是頗能發人深省而能觸類旁通地增加人們的見聞及智慧的.果樹結實滿枝後,是由樹頂立高竿用繩子吊著果子的,否則都將垂至地面而生長不好.說到石田是祖父造田,父親坐享,兒子得受點苦了,因須把鹼石挖去,重鋪新石.   
  談到水果,我認為是全國所無.獨蘭州產的"醉瓜"是最上品,比哈密瓜厚而軟,比香蕉有酒味而汁多.八達大杏,蘋果及三白西瓜皆為名產. 

二十七日    

  上午將洋(?)蘭花移植于兩花盆中.惟澆水不通,看來土質太細太黏,不是好土.澆水一小時後,水仍滿盆.乃用手插入盆底,原意將盆底擋孔的石塊稍移一下,水即可洩出,不料石塊一移,半盆連土帶水的泥漿瀉到三樓走廊地面,黃黃的一片,猶似糞便,翼軍趕快跑下去要擦,但樓下周家很客氣地說他們自己擦好了,這也算了.   
  下午赴郵局取小瑗來款500元.同時用報值掛號寄他200元,作為生日加菜.旋過新海大橋散步.歸途在橋上遇雨,幸已穿了雨衣,並購塑膠花兩朵帶家.   
  余為遜清宣統元年巳酉年生,而今年今日已是巳酉年臘月二十日了.虛度如許歲月,反省以前所作所為,百感交織,無從說起.蓋生不逢辰,夫復何言.幼年時,渡過第一次世界大戰,在應受教育的年紀時,恰逢家境中落,大哥不賢.民初迄十九年一段時期,是軍閥混戰時期,其間山西省曾受軍閥數次侵擾.十九年之戰後,晉鈔大跌,人民失業窮困,苦不堪言,其後共黨渡河東侵,全省不安.民二十六年日軍侵華,余在太原西北實業公司工作.當時飽受轟炸,被迫渡河南遷,僅以身免,而老家則交替著受日軍及共軍之蹂躪.有一天天降大雪,日軍侵入村中前,共軍驅使全村老百姓盡數南遷入山.一夜之間,全村即被凍斃八百人.聞家人"小羊" 女孩,年僅四、五歲而被失蹤(走失凍斃均有可能)余聞之痛心疾首,但能作些什麼呢.我不能回家跟老家諸人共患難,是我此生中最大的不安.此時我將筆擱下,作著無比的懺悔﹗余逃出四川後,因距離過遠,郵便隔絕,恰似兩個國家一樣,通信都很難,其間有時通信,並寄一點錢回去,但以後又不通了.戰後共匪擾據家鄉,鄉人有出來者,均不敢再回去.而我更不能回去,因為一家五口,回去無事可做,如何維持生活呢.況共軍慘殺無辜,人人無不自危,所以我是沒有撲燈的精神,決定不回家.   
  戰後在漢口時,先後寄過大哥兩筆錢,托他買點金飾帶家.但大哥之無人,我是不敢太信賴的.其他家人又無通信地址.後來又給二哥寄過幾次錢,以後郵政交通就被共軍隔絕不通了.

二十八日

  早餐後小睡一小時.精神為之一振.蓋因昨由樓下搬磚四十塊到樓頂後,身體稍感疲乏,至此已完全恢復以前體力.   
  下午開始用洋片(?)漆及亮漆油刷門窗及木几小凳等物.晚餐前始告一段落.明日或得繼續工作半日,才可全部完工.   
  晚間外出散步二十分鐘,於買回麵包食鹽等物于10時返家.

二十九日 星期四

  上午將昨日未油漆完者,再二次漆過,並將儲藏室靠近走廊水管處之牆壁滲水處存書,取出來吹晾一番,而書脊已起霉矣
 
下午至台北西門町超級市場購年貨五種,又在新莊購塑膠瓦楞板一塊,以備襯于儲藏室滲水之處.

三十日 星期五

  晨五時即起,隨即自沖牛奶吃畢早點,即乘公路車至東站,然後搭乘七點三十五的新年快車(火車)赴竹,一小時後即行到達,即坐計程車赴埔頂謁見楊陳兩先生,辭出後,由陳先生用機車送至火車站.因時間太早,乃由地道至南大路轉赴動物園參觀,並看到赤喙黑天鵝一對,為余前所未見者.事先購得一點三十分對號快車票一張,于午餐後乘車返北.並至史物館參觀呂佛庭之橫貫公路卷軸後返家.由竹帶回蜜餞木瓜及塑膠蘭花兩朵,插于瓶中,份外鮮艷.   
  今為祀灶節日.當民國三四年時,余尚稚齡,每到今天夜晚,家裡事先買了灶神圖位,其中印著灶君及金君娘娘.哥哥們把它貼到廚房牆角上面,其下裝有一塊木板,作為小神桌子,以便放置供品,並貼上紅色印花紙桌裙.然後供上麥芽糖瓜一碟,炒好的綠色大荳一碗,前者是填塞灶公的嘴,以便"上天言好事",後者是喂灶公的馬兒,盼望"回宮降吉祥".小桌當中有陶器香爐燒著香,兩旁燃著小燈盞,用胡麻油做燃料,搓棉花條作燈芯,昏暗的燈光及繚繞的香煙,頗帶有神秘氣氛.

一月三十一日    星期六

  上午赴台北當舖取息金,中午在小館食餃子.于一時許,至東站乘車前往淡水淡江文理學院觀光.比至山下,仍不得一見山巔之校舍,乃攀登約等於十層樓之石階,才到校園.該校仿簡單宮殿式建築,紅柱綠瓦,頗為別緻.   
  遊覽片刻後,即行下山,到一淡水碼頭,乘馬達渡船至彼岸的八里鄉一小村,又乘公路車至八里浴場,見岸上被漁民拋棄之海豚(毒魚)三四隻.余撿拾大貝殼兩個攜家,至家門已八時矣.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