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1年8月 
(2006年11月18日上載)

一日星期日    晴  88度
    三毛同學彭旭明今午十二時許乘機赴美﹐三毛偕其母前往送行﹐並至蔣媽媽家看五彩棒球賽。據云十分好看。其時余在家看黑白電視﹐中國巨人隊對日本調布隊﹐巨人以五比零贏得遠東區少年棒球代表隊﹐將于八月廿六日在美出賽。自一九六九獲世界冠軍後﹐一時少棒運動轟動全省﹐各地組隊練習﹐不遺餘力。 而一九七0年七虎隊赴美出賽﹐但未獲冠軍﹐今年戰勝日本隊﹐又作了遠東代表隊﹐亦殊不易也。
    余因喜看足球﹐民三十五年在漢口代中南公司購廠地時﹐即在中山公園看了當時頗負盛名的一隊﹐在未開賽前﹐先練「頭」球﹐專門用頭來相互擊球﹐圍成一個圈子﹐猶如練排球然﹐你觝過去﹐他觝過來﹐球落地時甚少﹐十分精彩。

二日星期一   晴   89°
    今與沈家在樓頂修理電視天線架﹐利用吾家之舊架﹐加上兩支鋁竿﹐就完成了﹔余到他們家去試開﹐頗為清晰﹔下午看看「雙手萬能」的「萬能先生」修理地[ ]及椅子﹐極為成功﹔其木器修理﹐多用膠黏﹐其膠強力無比﹐黏後並用夾架夾牢使乾﹐並用繩子以中空之絞手絞緊﹐以使乾後牢不可破﹐其中空絞手如下(圖﹐略)﹔美國做任何事情都極詳盡而實用﹐並極注重舉例及示範﹐尤以電視來教﹐頗具教育意義﹐如木架木棍插入鉚內後﹐為了塞緊﹐以「楔木片」打入木[ ]之中央﹐此實為木工一普通訣竅﹐電視不嫌繁瑣﹐訓練及教授給初學的﹐不僅教了本行﹐而且教了老百姓﹐誠一舉數得。

三日星期二  辛亥六月十三日    晴   90°    美阿波羅號繞月飛行
    三毛隨母赴台北置辦應用衣物﹐共用千五百餘元﹐其中有毛巾浴巾襪子內褲睡衣太空被皮鞋手絹涼鞋及髮剪等﹔翼軍並先赴慶應皮膚科看腳﹔昨日三毛赴美領事館簽証﹐一切無問題﹐只有等時間買機票了﹔今與小瑗去信一封﹔訂英文講義三個月40元﹔
    美阿波羅十五號登月時﹐曾首次使用電動月球四輪車﹐時速十五英里﹐此車給予太空人方便不少﹐但地面崎嶇難行﹐實用價值尚在未知之數﹔月球有深百丈﹐長一英里之大峽谷﹐有崇山峻嶺﹐就是無水無樹無生物﹐而氣候晝夜懸殊﹐沒有空氣﹐地心引力只有地球六分之一﹐晝間熱而能烤焦肉﹐夜酷寒而無冰雪﹐不聞雞叫犬吠及蟲鳴﹐萬籟俱寂﹗

四日星期三   晴   94度
    下午五時外出散步﹐先由豐年街右轉至新莊路﹐左轉至新泰路﹐右轉至郵局﹐欲領取禮券﹐惟已下班﹐乃由該局右邊入一巷道﹐至為狹窄﹐巷口又有居民用水桶排隊接水﹐因新莊自來水水壓太低﹐每家門前均有一深入地下之水龍頭﹐以便接上水管洗衣及用水﹔左轉循水圳北岸至南岸之武聖廟﹐又轉返至水圳北面﹐至新莊婦女會﹐沿圳均新築水泥花牆而美化環境﹐故氣象為之一新﹔至新莊車站沿大觀街至新海橋﹐﹐事先越縱貫公路﹐至一山東餅店﹐購乾餅四個﹐在十分鐘內﹐步行走過大橋﹐在南岸橋頭邊上坐下休息﹐慢慢細嚼慢咽﹐吃掉一個乾餅﹐吃得十分香甜﹔下坡至左手一便道﹐步入農村及菜圃﹐乃沿原路而返﹐抵家正趕上晚飯。

五日星期四   92度
    翼軍偕三毛去中央銀行結匯及訂機票﹔余赴故宮博物館參觀晉代及唐代書法展覽﹐有王羲之孫過庭及顏真卿真墨蹟﹐至為珍貴﹐乃國寶也﹔有褚遂良臨蘭亭賦﹐有唐明皇(劉隆基)鶺鸰頌真蹟﹔唐明皇的字略帶八分魏碑﹐又近以後之趙字﹐這些真蹟距今千餘年﹐今人實不及古人也﹔有懷素的草書自敘帖﹐筆勢瘦勁如龍蛇﹐可稱之為狂草﹔在販賣複製品的地方﹐看到一幅中堂寫著﹕
    橋畔垂楊下碧溪﹐君家元住北橋西﹔來時不似人間世﹐日暖花香山鳥鳴
未署名﹔聞古人書畫多不列名﹔此幅中央字體剛勁﹐雖為複製品﹐但印製甚佳﹐尤以紙地古雅﹐帶深黃色﹐看來古典而高雅﹐不同凡品。

六日星期五   86度
    上午三毛跟其母赴台北﹐近午時﹐三毛返家﹐帶回改裝書皮之化學英文版書七八本﹔美國作者及出版商﹐對權利之衛護﹐至為積極﹔數年前﹐在台影印之英文書﹐以廉價倒流至美國﹐於是他們就譁然了﹐攻擊盜印者為強盜﹐跟著美政府為了輿情﹐不得不採措施﹐凡赴美學生所帶書籍﹐如有發現為盜印翻版書籍﹐即行沒收﹔郵寄亦然﹐所以赴美學生﹐不得不將作者之序及出版商名稱﹐均行撕去﹐然後由專門改裝書皮之商人另訂中文書皮﹐以瞞過檢查人員﹔蓋因中國學生之窮﹐如以美國價錢買書﹐則大家都無力購買﹐於是即有美僑來台組織大型翻印書廠﹐以照像翻印﹐低價供應這些貧窮學生。

七日星期六   87度
    上午劉孝聲先生來家﹐並送三毛襯衣二件﹐旋即辭出﹔下午五時半﹐余步行沿大漢溪北岸至新莊戲院小巷出來﹐以下即無河邊道路﹐後至富士牌電視機工廠﹐轉而至河邊﹐乃所謂頭前垃圾場﹔余于三月間﹐鎮公所覆函住戶代表會關閉新泰公寓河邊垃圾場時﹐即[ ]改倒頭前河邊之垃圾場﹐當時雖明令關閉﹐但清潔處垃圾車﹐仍公然傾倒如故﹔余乃根據鎮公所覆函﹐用白漆寫在該場水泥柱上﹐嚴禁公私車輛傾倒垃圾﹐並改開頭前傾倒﹔今日經過此地﹐特別到河邊視察一番﹔而可倒之地甚多﹐不悉何故鎮公所不加利用而另以百餘萬元預算﹐開闢中港垃圾場﹖

八日星期日   晴   86度
    三毛及其母上午即赴台北去訪問龔同學(三毛CIT同學)之母﹐聞因頭昏﹐又至房太太處午餐及休息﹐至晚六時許始歸﹔她最近活動太多﹐所以高血壓又發作了﹔ 余于上午赴一鋸木廠購木板五塊﹐並刨平攜歸家中﹐作寄電鍋的箱子﹐而製木箱亦不太簡單﹔一定先選厚木﹐作成兩頭的骨架﹐以便能承受四面的板子及其穩堅性﹐才不致事倍而功半﹔而箱架必須先用帶(窄木板)以穩定之﹐其次為釘子釘入立板時﹐必須直立﹐才能全部打入板中﹐否則被將釘尖打出箱內箱外﹐或僅打入表皮﹐就無用而麻煩了﹒

九日星期一   88度
    郵局來寄小瑗掛號信一封﹐係由花蓮部隊寄來﹐補交[ ]費36元郵票﹔翼軍及三毛赴郵局寄電鍋未成﹐下午五時許返家﹔余即開始赴板橋散步﹐由新泰公寓沿河邊道路前行﹐至新海大橋後﹐再沿橋前行﹐約五六分鐘抵達彼岸﹐然後右轉﹐入一田中小路(新鋪的柏油路)﹐遠遠可望見今日世界的大樓(黃色建築物)﹐行約40分鐘﹐抵華江大橋橋頭﹐初余沿此路前行﹐原擬走到大漢溪與新店溪匯流之處﹐一看究竟何時刻到下午六時﹐不能到達﹐即行回頭返家﹐因尚有一小時路程﹐至七時許可抵家中﹔但到六時許﹐正想回頭返家﹐不料前面已有路燈之大街﹐不知何地﹐乃向前行﹐蓋已到華江大橋之橋頭矣﹔不得已﹐乘公車先到板橋﹐再轉車回新莊﹐抵家已七時許矣﹒

十日星期二   88度
    吾國文字﹐其語言方面﹐音太少了﹐而聲則每字不同﹐一字四聲﹐每聲意義各有不同﹔若非生于斯土﹐學于斯土﹐則非作專門學習﹐不易瞭解及分辨得出﹐尤為外人所難學﹔文字方面﹐同音異義字太多﹐舉例如「于」字一音﹐約有一百餘字﹐皆讀「于」音(當然四聲也有不同的)﹔所以中國文字是一種特殊的「看」與「欣賞」的文字﹐不看不懂﹐除非特別舉例來說明解釋﹐才能懂得﹔中國文字﹐其精粹的地方﹐在于古代的詩詞歌賦的文言方面﹔自白話興起﹐有許多深具意義的字﹐無形中均被淘汰不用﹔故今日中國語體文字﹐形成量多而質不佳﹐實有革新及改良的必要﹒

十一日星期三  
    正因為吾國文字過去因文言而趨於繁複﹐以致白話興起後﹐文言中一部分深奧的字﹐因素日不用于口語﹐只有被湮沒之途﹔大凡什麼事物過當了﹐就遭到毀滅﹐也不能怪胡適把古文斷送掉﹐這確是古文犯了過當的毛病﹔余雖不懂外文﹐而拉丁文之棄置不用﹐可能也犯過當之毛病﹔這是過去﹔此刻吾國古文字(包括僻、罕等字)正在被汰之途﹔將來英文的僻字及一部分鑽牛角尖之文法﹐可能于不久將來被簡化及棄置不用﹒
    職是之故﹐余已研究出以四十六個音符﹐依照英文的字音﹐來改為拼音語文﹐如有重音字﹐以他國(德﹐法及中)代替﹐並將文法併為名詞﹐形容詞﹐動詞及關係詞四大類﹐已見前七月十九日日記所說﹒

十二日星期四   88度
   上午三毛出去到台北拿機票﹐翼軍陪安妮體檢(台灣療養院)﹔余與小瑗寫一信﹐敘述七月廿四日電視分析尼克森訪大陸原因及談談家常﹐並在小陶芳吃中飯﹔ 下午四時半﹐偕翼軍三毛赴公賣局康樂中心續琨二公子婚宴﹐約卅桌﹐席中有白化蛟﹐田歲成及淑英﹐白維祺﹐維芬﹐陳小筠﹐小[ ]﹐彭昭芳等﹐均與岐山醬油廠有關﹐可以說是岐山員工及子女聚餐會(除彭守智在另一桌上)﹔至於老賈﹐聞已七十五歲﹐行動不便﹐老續因遠在屏東農專﹐未能前來﹐僅此二人未參加耳﹔田家樹棠在士林工作﹐樹梅在苗栗石油公司工作﹐樹桂行將赴普林斯頓深造﹐白家維禎教中學﹐維禧教機械(在龍潭當教官)﹐維祉讀竹女高中﹐維芬讀初三﹐維祺讀初中﹒

十三日星期五   88度
    下午三時許赴北轉青潭﹐至青潭動態游泳場游泳﹔此游泳場位於新店過去赴宜蘭縣的兩站路即到﹐去時乘大崎角﹐坪林及烏來等公路車均可﹐至青潭下車﹔車至青潭﹐右轉過橋至烏來﹐直行至宜蘭﹔此游泳場正如一個陸地運動場﹐中間足球場及周遭跑道﹐分別加上綠藍色的水﹐中間的大池﹐由淺入深(不過一人高)﹐每小時人工鼓浪十分鐘﹐加上播音機的海濤聲及在浪頭的戲水者噪鬧聲﹐活像在海邊一樣﹔四週右轉河流水道﹐即築在屋頂上邊﹐仿彿復興橋樑柱般粗細的築建槽道﹐水有一公尺的深度﹐載負量是相當重的了﹔跑道左方用水道壓水流入(定向)槽中﹐而在右方﹐則用有孔的鐵板洩水﹐流動力尚勁﹐中央設圓形噴水池﹐正面有水簾﹒

十四日星期六   91度
    下午四時半外出散步﹐由大漢溪北岸右轉﹐越新海大橋﹐左轉沿田中小路至華江大橋﹐需時一小時﹐至橋之西岸後﹐即可看出大漢溪與新店溪合流處﹐河身至為寬闊﹐如下圖(略)﹔余對地理及建築工程至感興趣﹔由華江大橋散步至台北市後﹐即沿河堤至桂林路等處﹐已總共散步一小時半矣﹔腹中飢餓﹐至小館吃了大蒜及水餃及蠔湯等﹐至龍山寺站﹐乘瓊林線公路車返家﹐正趕再吃晚餐﹒

十五日星期日   92度
    下午三時許﹐忽然想起四時有于斌演講節目﹐乃乘瓊林車至長沙街下車﹐至實踐堂時﹐已四時十二分矣﹔他約七十五歲﹐坐著講話﹐聲音宏亮﹐講話極有層次﹔他是一個愛國的宗教家﹐愛祖國文化的天主教徒﹔在演講中不太涉及宣傳天主教義﹔他是一位樞機主教﹐但他穿著深灰色中式長衫﹔抗戰時期﹐他在國外宣傳支持國策﹐不遺餘力﹔他是以前參政員及國大代表﹔政府遷台後﹐他辦了輔仁大學﹐為全國建築最現代化及僅次于台大﹐成大的學府﹐亦為女生最多之大學﹔今日講題為﹕「無形勝有形」﹔他說﹕凡是宗教﹐不論回教﹐佛教﹐道教﹐天主教及耶穌教﹐都是反共的云云﹒

十六日星期一   晴   90度
    上午有三毛服役排長時之士兵陳鎮及鄔有福兩人來訪﹔留他們吃飯﹐都沒留住﹔因他們確因尚有事辦而與吃飯時間衝突之故乃辭出
    翼軍晨起﹐即赴吳興街玩牌﹔晚七時半返家﹐正趕上看電視劇「神龍」及「名伶淚」﹔余于晚九時半赴市散步﹐十時許返家
    下午與盆花施肥﹐此種肥料為堆肥攙稻草灰﹐堆肥從農家要來少許﹐草灰則由垃圾堆取回的﹔近又在廚房門外置一塑膠盒子﹐每日翼軍洗茶杯時﹐將廢茶葉倒入其中﹐日久漸已發酵﹐與以上兩種肥料混合﹐必對花卉有益﹔余去吳興街「再居花圃」詢問有關土壤問題﹐他們種花也要買土﹔至於蘭花要買數種特別東西﹐以吸水份與承受花卉之氣根﹐太不簡單了﹒

十七日星期二   晴熱   92度
   上午無所事事﹐睡了一覺﹔近日漸漸養成早午餐後小睡的習慣﹐確實不是好事﹐而且可能漸漸發胖﹐所以下午或傍晚的散步時數﹐一定要加多﹔原定為一小時﹐從本日起﹐擬改為一小時半﹔近日因散步﹐以及至江之翠平原散步﹐該處小路兩旁﹐一片田園﹐稻田雖少﹐但冬瓜及絲瓜田均集中在那裡﹔地處大漢溪及新店溪之交會處﹐附近因地勢低下﹐亦無工廠﹐因之空氣尚屬不壞﹔由家中至華江大橋﹐步行橫越江之翠平原﹐需時一小時﹔這種散步極合衛生原則﹐其瑕疵之處﹐乃此一窄窄的單行柏油路﹐雖限大卡車進入﹐但事實上並未生效﹔散步其上﹐必須非常注意安全﹒

十八日星期三   晴熱   92度
    下午四時半﹐由家出發散步﹔數日前﹐已決定赴樹林散步﹐因為新莊新樹路是通往樹林的公路﹔吾以為必不太遠﹐乃由豐年街左轉新莊路﹐再左轉﹐即進入新樹路﹐首先發現一「北華」站牌(公路車長方形站牌)因右邊為北華塑膠廠﹐再前進為民安國校站牌﹐有民安路打十字橫于前﹐而瓊林線公路車﹐有時即經此路至輔大停車場調配車輛﹔過民安路後﹐有許多大工廠﹐如﹕國產等汽車廠兩家﹐麗華電纜等廠三家﹐機電工廠兩三家﹐永豐及中國製藥等廠三家﹐造紙廠一家及百事可樂工廠等﹐都在新樹路﹐而一過鐵路至樹林時﹐工廠就少了
    至樹林鎮後﹐首先看到一座廟﹐名「濟安宮」﹐前有夜市﹐共計散步一小時半至此﹐余已飢甚﹐乃入夜市吃水餃後﹐乘三峽車返家﹐正趕看「神龍」電視﹒

十九日星期四   91度
    三毛自去年七月赴清泉崗機場服空軍步兵排長役一年返家後﹐氣質大變﹔動輒說阿兵哥臭話﹐無視一向的家教清規﹐殊為痛心﹔況余與其母﹐已數次說過﹐表示是不應該說這些粗話臭話﹐但此兒已被粗俗的人同化﹐再加彆扭成性﹐至為可惜﹔本日中午過後﹐因天氣太熱﹐余擬將書房的大窗拆下﹐余正在工作時﹐他把自己的書從客廳拿來﹐放在床上﹐似乎準備看書睡覺﹐但他並不坦白表示意思﹐而過來用嘴吹他書上的灰﹐正吹在我的腿上﹐我認為此種行動突兀﹐問他原因﹐他也反脣相向﹐雙方大吵大鬧﹐簡直不像父子﹐似乎是平輩相爭﹔他這種在軍中的習染﹐確是他脆弱之處﹐而他自己尚不自知﹔吵過以後﹐我給他歸納了一下他的短處﹐寫了一條子給他看看﹐冀他有所自悟﹐以便漸漸改悔﹐能反知自己弱點是很難的﹐這個條子是如此內容﹕
    個性急躁   胸不容物   容易被環境習染   沒有客觀的概念   對是非分析力太弱   日後選擇職業﹐對研究員及教授較好﹐不可找有老闆的私人企業工作﹒

二十日星期五   晴熱   89度
    近日天氣晴朗﹐氣溫繼續增高﹐頗有旱象﹔今四時(下午)半後﹐余擬赴蘆洲一遊﹐但散步至頭前﹐已足足步行了一小時半了﹐連三重還沒到﹔正與談蘆洲﹐回家寫日記﹐小螞蟻(約一華分長)在桌上竄來竄去﹐確是討厭﹔記得十年前在雍南化工廠時﹐一同仁之玻璃墊上﹐常有小螞蟻之蹤跡﹐經余將玻璃墊揭起後﹐所有墊子下面靠著桌面﹐有成千的小螞蟻及其卵﹔它們似乎忙作一團﹔經余用DDT把它們消滅掉﹒

二十一日星期六   晴熱   88度
    小瑗來信﹐附170元﹐其中10元給三毛買小東西(今天已購壓克力黑色手提箱一個)﹐百分之廿﹐計32元給翼軍零用(計扣收舅舅給三毛出國旅資20元﹐淨付12元)﹔本日即赴市換過﹐計每41﹒20﹐共7004元﹐付三毛10元﹐為412元﹐付翼軍32元﹐為1318元﹐一切均已找結清楚﹔今下午二時許﹐同赴市(三毛﹐翼軍及余)購物﹐並定做眼鏡一付﹐付定款300元﹐薄夾克一件﹐230元﹐襯衫(白的)一件150元﹐大箱子一個130元﹐土產禮物二套70元﹐小鏡一面40元﹐小笛衣服一件82元﹐翼軍電吹風一把170元等物﹐並在今日公司地下室餐廳吃晚飯﹐乘瓊林線車返家﹐名伶淚剛剛開演﹔小瑗來信說﹐他體力已感透支﹐故已於18日啟程返密西根大學附近所租的住所﹔又告三毛說﹕交個異性朋友﹐也不一定影響學問﹐全看自己﹐只是不抱大希望﹐即無大失望﹒

二十二日星期日   晴熱   88度
   下午二時許﹐赴台北今日公司購物﹐先至長沙街站下車﹐再越過鐵路﹐到國軍文藝中心看楊襄雲的書畫展﹐以蘆雁為最成名﹔又觀其隸書﹐與道州隸書相仿﹐是否為湘人﹐不得而知﹔步行至歷史博物館看郎靜山攝影展覽﹔看畢後﹐至和平路乘13路至內江街下車﹐至今日公司﹐是通過一條小路去的﹐正撲大世界﹐繞過去﹐就是今日公司﹐在二樓購短袖襯衣(白色尼龍免燙)一件及翼軍做旗袍用藍地黃團花[ ] [ ]龍衣料一件﹐也是免燙﹐一件價約200元﹐至一樓吃霜淇淋一支﹐價四元﹐至地下室將塑膠口盂換回好的(原為底裂漏水)於是在該公司對面﹐乘欣欣公司公車至華江大橋頭﹐然後步行95分鐘﹐回到家中﹐正趕晚餐﹐飯後吃甜瓜一枚﹒

二十三日星期一   晴熱   88度
    上午赴新莊路買金針六兩﹐計四元﹐聞此花西名「忘憂草」而我國一向稱為金針或黃花菜﹔
    下午五時十分﹐外出散步﹐異想天開地沿赴瓊林社區的路線前進﹐而企圖能尋得新路線﹐一直可抵大漢溪上游的火車橋﹔果然至社區後﹐左轉沿水圳前進﹐而于卅分鐘後﹐抵達橋端新樹路之平交道(大紙廠前)﹐其小路如下圖(略)
    下午翼軍赴對面三樓何家打小牌﹐贏80元﹔她將于明日晨九時﹐偕三毛赴新竹辭行
    散步之前﹐余曾將堆肥少許﹐加花卉肥料及腐蝕之廢茶葉及稻草灰﹐混合攪拌後﹐即將其撒佈各花盆內﹐然後灌水少許﹐散步歸來﹐再灌水少許﹒

二十四日星期二   陰   88度
    今晨八時許﹐余下樓買糖及油花生﹐順便取報﹐正遇三毛及翼軍下樓﹐擬乘車赴竹/昨晚余理髮後﹐亦未整梳﹐即行睡覺﹐晨起亦忘記整梳﹐以致髮型為(圖﹐略﹔怒髮衝冠狀)﹐翼軍笑謂余曰﹕「你的頭髮好像大梧(編註﹕美國漫畫人物Dagwood﹐當時在台灣流行)」﹔我說﹕「那麼妳是白朗黛了」﹔他們都回頭看我這個大梧髮型﹐他們笑著﹐似乎是很欣賞這髮型的﹔他們是三毛臨行前(定為九月十一日的日航機票)去新竹親友辭行的/
    今午中飯為炒飯(炒蛋)酸辣湯﹐晚餐是稀粥﹐醬黃瓜﹐真是簡單好吃﹐清素衛生﹔
    今午本擬赴新莊路吃水餃﹐但那片小館未開店﹐又想赴小陶芳吃炒麵﹐到此店門前後﹐又改變主意﹐在對面買碎鳳梨罐頭一打及茶葉後﹐返家午餐﹒

二十五日星期三
    今日翼軍及三毛仍在新竹各親友處訪問﹐迄晚間七時許始返家﹔翼軍買回「生力麵」來﹐也省得我做飯了﹔談及訪問新竹經過﹐他們昨晚是住在楊太太家﹔在翼軍去新竹之前﹐余曾再三囑咐她﹐不可訪問宣家﹐但她回來後﹐就告訴我﹐說他們已拜訪了宣家﹐並收下人家給三毛的五百元的禮券云云﹔當時我甚火大﹐第一﹐宣家近年來﹐已不太往來了﹐我的意思是從此不交了也好﹐對外交友不可勉強﹐而個性與經濟有距離時﹐更不可勉強交往﹐其二為﹐怕人家破費﹐在久不往來情況下﹐她帶著三毛突然去訪問﹐就是等於向人家要禮錢(因為三毛即將出國)果不出我所料﹐而受了人家的禮券﹔據翼軍她自己解釋說﹕[﹒﹒﹒﹒]

二十六日星期四   陰晴互見   88度
    昨日凌晨二時至三時三刻見世界少棒球賽﹐我國隊與波多黎各隊交鋒﹐A7比0﹐大獲全勝﹐此刻為27日凌晨二時一刻﹐我隊與夏威夷對交鋒﹐第一場已贏二分﹐為2比0

,二十七日星期五   晴熱   88度
    凌晨零時﹐中視演播「鵑血忠魂」一個中國軍官與一個日本女情報員雙雙被日機炸斃﹐他們是在抗戰期間﹐日女被俘﹐中國軍官向她得到情報﹐而獲得解救了我軍主力之圍﹐以致日軍敗退之後﹐派機爛炸洩恨而將他倆炸死﹐當時日女之情報不吐露﹐一次酒醉後失言﹐已悔不當初﹐所謂兩國交兵﹐各為其主﹐李湄飾日女﹐王豪飾中國軍官
    日記寫到此處﹐已是凌晨二時卅分﹐中視所播世界少棒隊我對夏威夷隊﹐此時已贏六分為六比零﹔比及我一覺醒來﹐時為四時十分﹐我已于結束比賽時﹐零比十一勝夏威夷隊﹐此時三毛仍在看電視﹐余又矇矓入睡﹐至八時半始醒﹔早餐後﹐又入睡﹐聞門鈴響時﹐翼軍呼余﹐有友相訪﹐乃馬燕[ ]來訪﹐偕來其義姪女及朱小姐及其母﹐因已考入輔大丙組﹐故來代尋宿舍﹐余已允住余家﹒

二十八日星期六   陰晴互見   88度
   [•••]
    下午將三毛房與我住的房子互搬﹐以應租與兩女生住宿﹔家中東西太多﹐一直忙到晚飯時才完﹔劉先生來家代其妻來看翼軍﹔這次翼軍偕三毛到劉家(新竹)時﹐適已赴北﹐可能是送安妮出國﹐故未遇﹔這次劉先生來﹐乃說明了此事﹒

二十九日星期日  
    昨晚因搬屋子﹐一直未睡覺﹐至今日凌晨二時﹐我少棒隊即展開與北美隊之戰鬥﹐初挫于北美隊二分﹐至第三局即已打成平局﹐一直至第六局﹐不分勝負﹐迄至第九局後﹐我隊連獲大勝﹐得九分﹐共為十二分﹐形成十二比三之絕對勝利而獲世界少棒賽的冠軍﹐街上鞭砲齊鳴﹐十分興奮﹔今中午赴對門陳墨夫先生之孫女滿月湯餅會﹐在座的均以少棒為題材﹐大家談來眉飛色舞﹐十分得意﹒

三十日星期一   陰晴互見
    早晨九時許﹐叫了對面二樓的計程車赴鎮公所(新莊)對面的黃外科看翼軍的足背上的癤子﹐並打了一針肌肉注射在左臂上部﹔返家時﹐亦叫計程車﹐在樓上叫三毛下樓背其母上樓﹔在去的時候﹐也是他背其母下來的﹔兒子背母﹐看來實在好看感人﹔翼軍至下午四時許﹐腳癤疼痛難忍﹔余即以往返20分鐘時間﹐去黃外科取回止痛藥來﹐將于晚飯後服用
    晚餐為余初試身手﹐而炒得「魚香肉絲」﹔先炒回子白菜﹐再炒豬肉片﹐然後用滾油加入糖醋汁(糖三匙﹐醋五匙及太白粉﹐味晶﹐岡山辣椒﹐蔥及蒜丁等等相和一起的汁子)炒成糊狀而澆在肉片上面﹐然後上桌﹒

三十一日星期二   晴熱   90度
    自從將吾家客廳的兩扇窗門﹐臥室以及儲藏室等窗門完全打開取下來後﹐迄今已逾旬日﹐未曾關過﹐蓋因近旬日來﹐氣溫一直在88度以上93度以下﹐並且也未落陣雨所以這是打開窗戶最長的一段日子﹒
    [••••]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