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1年1月 

1971.1.1 庚戍十二月初五日星期五全日陰﹐毛毛雨 

昨夜二時才睡﹐今晨九時起床.起床後﹐接著早點﹐下樓取中央日報.早點吃完﹐開始掃地拖地﹐使地板上一塵不染.擦地板的工作使余全身發燒(此時華氏64℉)乃將電壺通電﹐再將電爐燃著﹐於是暖烘烘地洗了一個浴﹐洗了一個頭﹐使全身及全家清潔異常.這也是今年開始除舊佈新的徵兆.一時半用午餐﹐邊吃邊看台灣歌仔戲「三進士」.劇情是﹕籍隸山西省平陽府的兩學子逆旅相遇﹐均要上京趕考.兩情相投﹐乃譜結金蘭﹐因睹一聯曰﹕「不吃苦中苦難為人上人.」乃詢諸店夥﹐道出一段往事.據云﹕「一舉子上京趕考不第﹐滯此賣書鬻畫為生.三年後﹐高中進士第四名.」兩學子甚異之.不久雙雙高中還鄉.一學子值母重病垂危﹐遺言他乃張文達次子﹐非她所生﹐祇因二十年前﹐張文達上京應試﹐家貧無川資﹐其妻向她及另一常氏-借路(?)銀四十兩.張某三年未歸﹐亦無信息.她偕常氏將張之二子分別-抵債款.時遭歲歉﹐張氏無以為生﹐乃出外尋夫﹐惟消息全無.居旅店中﹐積欠債款五兩﹐由旅店將她賣與常家為奴.常某任洛陽知府﹐在過他的生日前夕﹐派張母將禮物退還周家.周子卿任通判﹐乃常某之結拜兄弟.周妻與張母閑談﹐才知原來為其婆母.壽誕之日﹐慫恿其夫至常府認母.周子卿得知詳情﹐乃認常為其長兄﹐促常認母.常以身為顯宦﹐不肯相認.兩兄弟爭執不下﹐告到巡按衙門.巡按即為張文達﹐高中還鄉後茅舍為墟﹐妻子失散﹐無處尋覓.一聞周子卿秉告事實真象﹐乃恍悟前情.蓋周子卿即其次子﹐常某即為長子.於是將妻張氏及兩子請入府中團聚﹐一場公案才算了結.在團圓時﹐老頭說出「一門進士」一語後﹐余不禁為之大哭失聲.故余之情感此刻已返老還童矣.下午赴北參觀展覽會及花燈遊行﹐因遊行交通阻塞﹐歸家後已十一時矣. 

1971.1.2 星期六庚戍十二月初六日全天陰雨

上午記日記﹐炊飯﹐洗菜﹐看電視﹐閱讀中央日報﹐查字典﹐匆匆已下午四點了.今日將五十九年份的日記作一結束﹐並且寫了一個「卷末感言」在余疑惑不定﹐對宇宙間有無神明主宰﹐作了一番議論﹐仍無能力及智慧敢下斷語.
將五十九年度內吾家大事摘出﹕

1.小軍已盡父兄之悌道﹐今年不再寄錢養家
2.我再作馮婦﹐出去做事﹐受著不肖上司的斥責
3.五九年五月二十二日一時四十四分﹐美國時間小笛誕生
4.五九年五月二十九日﹐余被機車拖傷
5.五九年六月二十日﹐三毛在台灣大學化學系以第一名高材生畢業
6.五九年七月四日﹐三毛開始赴中部服兵役
7.五九年八月十六日晚九時十分﹐小瑗赴美留學
8.五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十二時五十分﹐翼軍赴美 

1971.1.3 星期日陰晚間星斗滿天

早晨起床﹐已是八點了.天氣仍然很暗﹐但未落雨.昨日洗澡後的一盆水﹐尚未放掉.此刻正好擦地.已有一周未洗衣服了.在塑膠衣櫃旁邊﹐堆滿了髒衣服及手絹襪子等﹐乃下定決心﹐開始洗滌.至十一時已洗好﹐急急忙忙晾了兩竹竿﹐馬上回來看電視.今天電視有特別節目﹐毛衣服裝表演﹐夾雜著特技﹐歌唱及跳舞.十分精彩.至下午一時半許﹐接著就是毛衣皇后加冕﹐由上一屆毛衣皇后主持.午飯是下午二時吃的.醬豆﹐嗆菜及泡菜﹐黃揚白﹐紫菜湯及白菜炒飯.三點起﹐打開電視看台視的群星會.在吃晚飯的時候﹐看了「清宮殘夢」﹐珍妃被推入井中的慘劇﹐心中難過極了. 

1971.1.4 星期一庚戍臘月初八日陰冷華氏56

今天爆竹處處響起﹐我也懶得理會.但一看日曆為臘月初八日.吾鄉臘月初八謂之「臘八」﹐已距年節不遠矣.家家戶戶都吃「臘八粥」.北方之粥蓋粗糲無比.其中無非不過玉蜀黍﹐高粱﹐小麥﹐小米﹐綠荳及黃荳等.吃下去是不易消化的.到南方來後﹐地方較為富庶﹐而粥中有糯米﹐紅豆﹐薏米及蜜餞青紅絲等﹐再加白糖﹐豬肉﹐已超越農家本來面目的粥了.整一上午﹐拿著抹布擦東擦西.除傢具外﹐又擦了所有的紗窗﹐所有的空氣中的煙灰都掛在紗窗上了﹐一揩一把烏黑的煤灰.抹布上洗一﹖的水﹐比擦地磚的水都黑.空氣的污染真是驚人喲.原本下午想去參觀「原子能用途」展覽﹐惟到北後﹐已過四點半了﹐只能街上溜躂一番.返家看「清宮慘夢」西太后以逃難吃民間粥了

1971.1.5 星期二天陰有寒流氣溫華52

昨晚由北返家﹐開門時﹐對面陳君謂有郵差送來掛號信﹐請于明天攜身份證圖章赴該局領取.吾以為小瑗來信﹐今早赴郵局﹐才知為陳接賢報值寄來五十九年十二月及六十年一月份之息金五百七十元﹐該先一月份均已提早給了。因一月十九日才到期﹖計一八﹐000元﹐每月二七零元﹐為日息一分五厘﹐又謂紅利以後再通知云云。返舍想吃午飯﹐時已二時﹐冰箱中已無飯了﹐復又下樓吃水餃﹐歸途買大米五台斤。三毛發函說要五號請假返家﹐但到晚十一時仍未回來﹐可能未准假。沈太太著其小妹送來滷鴨滷蛋一小碟及涼拌蘿蔔絲一小碟。她說她姐姐的生日云云。 

1971.1.6 星期三

今天為兩週來初次放晴﹐但氣溫仍為華氏52度。我端著保溫杯上樓頂晒一下太陽。上午寫信兩書。一寄陳接賢﹐謂來利息540元已妥收﹐一寄三毛﹐謂來信已收到。又購一賀年卡﹐寄給桃園的何平夫婦。下午出去散步﹐寄翼軍一信﹐甫下樓就看到信箱內有信﹐乃為兩書。一為修電視的發票﹐一為哥倫比亞來函﹐希望三毛去該校﹐對獎學金事﹐未曾看懂。當時原函存家裡﹐另抄一份用限時于晚十一時半赴豐年街口上放入限時郵筒內。今日回送沈家嗆菜及醬豆各一小碟。 

1971.1.7 星期四天氣略晴

鑒于昨天看到垃圾場又冒起了煙﹐乃前往視看﹐見一輛鏟道車在將垃圾鏟平﹐我至為欣慰。今晨再去看一下﹐則見大垃圾車兩、三輛又在傾倒﹐我便警告他們﹐但他們也不太理會﹐因附近有賴垃圾為生的人﹐其一為撿拾廢物的貧民﹐其二為收買破爛的商店。這是垃圾車欲罷不能的主因﹐因為他們有破爛可賣。上午我便用家裡的白漆﹐在場外牆上寫道﹕「此處明會關閉﹐垃圾改倒頭前﹐嚴禁繼續傾倒。如違送警究辦。」又在牆柱上寫了﹕「嚴禁傾倒垃圾」及「公私垃圾車﹐改往頭前新生砂場河邊傾倒。」等標語。 

1971.1.8 星期五晴朗異常

今日天氣突轉晴﹐氣溫也回升了。樓頂都在晒被子。我捧著保溫杯﹐坐在樓頂晒太陽﹐喂小狗﹐與俞君聊天﹐十分開心。他是鄂人﹐談到漢口的豆皮﹐大家都很嚮往。台北電影街已有賣的﹐但貴一點﹐每盤十六元。下午開始將樓頂木板搬下後走廊﹐運用工具﹐將其製成擺花的花架子兩個。一個長的﹐架于走廊右邊﹐短的架于左邊。完成後﹐已將花盆擺好﹐十分美觀而穩當。小瑗寄來一五零元﹐于晚八時出發換錢(40.20) 並赴蔣太太家﹐他們不在﹐旋森森返家﹐我將五千元托她轉還她媽媽﹐並請致謝。出來後﹐即返新莊家裡寫信。 

1971.1.9 星期六晴朗

赴台北胡家祝壽﹐並送阿華田飲料兩筒。晨起即將要寫給小瑗的事情記在日曆上﹐從上午10時起﹐就開始寫信。不知為何﹐寫到下午近三時﹐尚未寫完。因要去立法院聽演講﹐趕緊寫完﹐乘車至台北郵局投郵。看手錶時﹐已是三時半矣。演講已開始半小時矣。故決定放棄不去。當赴第一百貨公司購阿華田兩筒﹐乘零南赴金門街胡家﹐六時吃飯﹐完全是翅鮑甲魚蝦蟹鰣魚海鮮。吃後看了「青天白日」電視﹐然後辭出散步至車站返家。接翼軍一信﹐謂送胡家60元。據老胡說﹐劉先生已去過胡家﹐表示安排三毛安妮訂婚事。余初聞此訊﹐擬函訊三毛意見﹐我想這太好了。 

1971.1.10 星期日晴明而冷

晨起就趕著吃早點穿衣服以便赴中央圖書館聽九時開始的孔孟學術演講。八時下樓﹐等待公路局的瓊林至台北車。過了二十分才等到一輛﹐至北已剩一刻鐘時間。靈機一動﹐即在前一站下車﹐等一路車赴南海學園﹐殆走上演講場外時﹐已聞歡迎的掌聲了。演講人周道濟教授﹐說得頭頭是道﹐他是從青年人的印象中來對孔子加以申述的。他說﹕孔子並非偽君子﹐保守者﹐貴族的幫凶﹐理論家﹐重人治﹐好做官﹐重文輕武﹐老學究﹐好好先生及自我神化的人。他的為人與以上指摘的都相反。最後他說﹕「美國加州已將九月二十八日定為該周教師節﹐而美參院亦有此趨勢。教會的迷信宣傳式微之際﹐孔子可能成為道德的復興象徵。」 

1971.1.11 星期一  晴明

昨今兩日﹐都沒有仔細看報。今晨開始﹐將一月十日及本日的中央日報細細看了一過﹐已是中午時分了。今日天氣晴明﹐較昨日為不太冷。午餐後即整裝赴台北。事情是頗多﹐看時間任何﹐辦了多少算多少。在長沙街站下車﹐先去國際文藝中心看畫展﹐太蹩腳了。又到中山堂看古書畫展﹐其中精品甚多。有王陽明的對聯一副﹐筆力最有功力。又到工業展覽會參觀﹐共有六、七個館﹐一個零售商場﹐熱鬧非凡。不旋踵已晚六時了。乃乘車返家晚餐。今在公路車上看到一老人﹐他的鬍子已是白白的﹐最奇特而可笑的是﹐嘴兩邊各有一撮鬍子﹐都是直直地向上豎起來的。 

1971.1.12 星期二  晴明轉暖

上午開始與翼軍寫一信及三毛一信。與翼軍寫的著重小笛晚間醒好幾次的對策﹐及她的咳嗽﹐可能是氣候乾燥﹐要她在床頭通常放一盆水。三毛的信著重與安妮交得如何﹐願意此刻決定訂婚否﹖下午三時﹐即赴北至小館吃中飯。至第一公司購禮品三份﹐一份為兩筒阿華田﹐兩大聽味精送蔣家﹐二份各為味精兩聽﹐木耳一匣﹐分送龍潘兩太太。至蔣家時﹐請他們看哥、密及﹖大來信﹐他們說三校都很客氣﹐都很好云云。最後去潘家送禮﹐于晚九時乘車返家。今下午又理了髮及擦了皮鞋。 

1971.1.13 星期三  天氣晴明轉暖

上午清理鐵器廢鐵及玻璃瓶廢物等。原擬賣給附近廢物店﹐但提至余太太店前時﹐就放到她店裡了。其餘廢鐵提至廢物店前時見一垃圾車經過﹐因賣也賣不了多少錢﹐乃送給垃圾夫去了。中餐後﹐開始洗衣服﹐把所有兩週以來換下的內褲襯衣襪子手絹等等統統洗淨﹐耗費時間﹐實在可觀了。晒了兩竹竿﹐還沒晒完。又晾在廚房及浴室等處。收到小瑗寄的增加記憶的Metrazol一百粒﹐係用鐵盒裝。盒重五兩﹐藥重一兩﹐費二元八角八分﹐那鐵匣太重了。我收到此藥﹐確是感激小瑗不盡的。收M.I.T一信﹐因名額有限﹐未能接受三毛的申請。與三毛去一信﹐要他回來催二位林教授的介紹信。 

1971.1.14 晴明轉暖

今晨出去買菜一大籃﹐十分費勁的提回來。菜買回後﹐就開始洗菜切菜﹐炒醬豆十分麻煩﹐其要訣為﹕先將紅辣椒七、八個及花椒少許﹐用花生油炸焦(最好用大麻芝麻油) 然後用漏杓把焦的取淨﹐然後在滾油之下﹐先炒肉﹐再放入紅蘿蔔﹐以後依次將白蘿蔔﹐鹹白蘿蔔﹐花生米﹐腐乾等﹐翻炒數過﹐再加鹽醬﹐少許酒﹐味精﹐薑末﹐蒜末﹐最後放糖﹐加蓋慢火熬煮﹐至紅蘿蔔酥軟﹐即可起鍋。醬丁炒好後﹐接著炒嗆菜﹐煮白菜粉絲湯吃飯。昨日蒸好一大鍋飯﹐可吃一週。本日鏟出一碗半﹐用白菜炒飯﹐﹖至焦黃﹐盛出﹐十分好吃。嗆菜也辣﹐湯又滾燙﹐午餐吃得太多了。昨接小瑗三毛各一信﹐及房太太兒子鴻鴻訂于一月十六日中午與陳小姐訂婚請帖。擬先於明日赴房太太家看看﹐以定行止。 

1971.1.15 星期五晴明轉暖

晨起就想起了哈大的卡片謂林耀堂及林瑞桻兩教授的信尚未收到之事。我懷疑有何內幕﹐是否該等怕三毛成功了沖淡了所謂台獨的趨勢(2003註﹕所見極是) 。但一轉念間﹐這樣想法何其怪誕﹐無憑無據地懷疑他人是不對的。但又怕耽誤了這事﹐乃赴台大先找陳汝淦兄。因去教部開會未晤。出來後﹐到研究圖書館及學生中心去玩玩。一下子經過了化學館﹐靈機一動﹐不妨找找二林去。乃信步至三樓﹐見了林耀堂很客氣的打聽了一下。據說寄哈佛的信已寄出了﹐三毛也來了二、三封信了。林教授不斷地開釋著﹐使得我想說客氣話也沒夾縫往裡插﹐乃辭出來連聲謝謝了事。赴房太太家拿回訂婚證書並叨擾了生煎包及排骨麵。赴工業展覽館購物參觀。赴三張犁買甘草一小瓶。至東門大陸藥房買咳片。至郵局給翼軍郵寄咳藥及甘草片兩種。返家晚餐稀飯。晚間一師大衛生教育系女生一人來訪翼軍。 

1971.1.16 星期六天晴華氏68

昨夜與小瑗趕寫一信。今晨起床後﹐接著吃早點﹐吃藥﹐完後﹐即與房家用毛筆寫訂婚證書兩份。上午十時即匆匆拿著訂婚證書到西門大樓全福樓餐廳﹐請帖上寫著十樓一號房間﹐但乘電梯上到十樓後﹐找不到一號房間。乃下九樓才找到。但時已十一時半﹐一個人也沒有。等到十二時半才見房先生偕太太及利利小妹才來。旋女方陳家夫婦及鴻鴻及其女友陳家兩小妹及﹖太太﹐證明人也姓陳﹐是浙人﹐一共十四人。證書上原尚未填之證明人及女訂婚人﹐此刻也問清楚﹐由我在飯桌之上首填全﹐並先請男方父母﹐證明人﹐女方父母﹐訂婚人﹐一一用章。最後交換飾物(訂婚白金戒指) 並由準新娘切訂婚蛋糕﹐不久開幕。女家父母上座﹐證明人右上座﹐我坐其次。男方父母主人座位﹐訂婚人坐其母之左旁。蓆散時已三時矣﹐余即返家。 

1971.1.17 星期日陰

今晨起床甚宴。接著在九時半﹐中視即播出「國民生活須知」之電影。完了一段﹐即由劉秀媛映出猜謎題目。第一題為﹕野餐後之雜物﹐應收拾乾淨。我答。第二題﹕衣的方面。演母親的﹐是否為演「晶晶」的母親﹖我答。第三題住的方面﹕當街過道不可隨便掛晒衣服。我答。第四題行的方面﹕受傷的青年是否為演「情旅」的鄧玨人﹐我答對。第五題育樂方面為﹕女主角是否為演「春雷」的沈家媳婦劉明。我答×。因為她可能是劉華。第六題開會與說話方面﹕打電話如撥錯號碼﹐應表示歉意。我答。第七題一般禮節方面﹕聽到國歌應肅立。我答。最後我寫了六張明信片﹐分別用三毛﹐翼軍及我名字寄出。正在猜謎﹐曾警員來問潘正評是否為中尉。晚接哥大一信﹐回答三毛無需健康證明云云。 

1971.1.18 星期一晴明轉暖

昨日黃昏時分﹐心血來潮﹐提著翼軍廢置不用的菜籃﹐拿一把鐵鏟﹐兩個塑膠袋﹐下得樓來﹐順著左邊大門的路一灣﹐就到了水利局實驗站的大門旁。那裡有一隴土﹐上面長著亂草。我馬上用鏟把表面去掉。一鏟一鏟地把土裝入塑膠袋﹐放到籃裡﹐提著上樓﹐放在後走廊花架下面。今晨一早起來﹐就將海棠花由兩盆移成七盆。把原來養三朵蘭花盆﹐都移植了海棠。剩下的三朵蘭﹐全部移植在爛掉的大鋁鍋及將脫底的鋁盆中去了。下午擦地洗﹖及沐浴。 

1971.1.19 星期二晴明華74

晨四時半即起床。並將昨晚收到之密大來信用單面複寫紙謄三張(昨晚臨睡時﹐下樓看信箱﹐發現密大來信﹐要三毛保證金五千元)。一張寄三毛﹐一張寄小瑗﹐翼軍處暫不通知。擬由小瑗通知她。況且有數校未覆。一切均待最後決定。但我同小瑗信上說﹐我主張他﹖﹖兩人住在一起比較有照顧。上午先將三毛信用限時寄出。下午將小瑗信寄出﹐用航空信。早餐後有小睡。一整下午與小瑗寫信。五時許赴輔大散步。六時半返家。上午一段時間清理樓下壞浴盆﹐以便抬上樓頂栽花。中午付電費七十一元。午餐改變吃法。濃菜湯及大麵包。今至麵包店擬分些高筋粉﹐但未買到。因我中午擬吃撥魚呢。 

1971.1.20 星期三終日陰雨

昨晚三毛返家﹐余已入睡。因暗鎖由屋內按下鎖紐﹐故三毛在外未能開門。余睡夢中聞門笛﹐知為三毛返家﹐開門後果見三毛戎裝而返﹐十分神氣。也胖了點。一時半始均入睡。今晨醒來已八時矣。九時許三毛亦醒﹐乃用早點。上午赴郵局購郵簡等一百元及水果等返家。並投郵信兩封。係三毛寄安妮的及同學的。午間大白菜炒肉片及西式小香腸等﹐吃完後﹐始發現原來做好的羅宋湯已冷了。下午同三毛煮咖啡﹐吃花生及看電視。因雨都未出門。晚接哈大一片﹐謂申請信件已全。晚打坐一次。 

1971.1.21 星期四全天陰雨

晨起後﹐已八時。三毛仍睡覺。九時許與三毛進早點。三毛及我都分別洗衣。我來清過晾出。完後已十時矣。乃于十一時許﹐偕三毛赴豐年街口小館吃水餃﹐喝酸辣湯﹐並偕同至海山里乘車赴北。三毛與小瑗的信由我投入台北郵局。先赴藥店買眼藥一瓶後﹐赴中山堂購一淡青色花瓶價15元。至國軍文藝中心看中畫展。出來後至長沙街車站乘往三峽車﹐至新春路口下車﹐購大辣子及麵包一條返家。至六時許三毛返家。我以青椒炒肉片﹐紅燒鯧魚﹐醬丁﹐西式香腸及白菜粉絲湯為晚餐。餐後與三毛看電視並煮咖啡及可可吃花生消遣。已十二時半矣﹐乃入睡。本日天氣甚陰晦而特冷。 

1971.1.22 星期五天陰轉冷

晨起已九時餘。三毛起來已十時許。早點我特製三明治﹐中有西式香腸及嗆菜(青菜頭的頂端一截) 我吃得津津有味而三毛不加嗆菜。此次嗆菜也沒有炒嗆。因為已經炒過頭了。(今下午史坦福來一信片) 午間三毛要吃炒牛肉﹐因時間來不及買﹐乃臨時改變主意﹐同去渠邊吃餃子。叫了五十個。一碗酸辣湯。兩個人吃得飽極了。飯後乘車同赴台北。他去看指導教授及蔣伯伯。我去西門市場買牛肉及赴今日公司買年貨。于下午三時半返家。三毛至七時多尚未返。我打開縫紉機縫原呢大衣的口袋。初試牛刀﹐但把口袋入口小了些﹐而四層絨及布﹐軋來甚吃力。 

1971.1.23 星期六全天陰雨

晨起﹐就將炒鍋背後的油疤用柴刀將其刮下。這油疤是翼軍在時的成績。打牌的成績。凡名為嗜好者﹐雖打小牌兒﹐亦有其弊。三毛今日去買車票﹐即莒光號也未買到。可見旅客南下之擁擠。他又到蔣伯伯媽媽處﹐也均外出。三毛今日去沈家﹐恰好看到沈嘉萍由男友約去﹐場面真是尷尬。他並代交沈媽媽會錢二百五十元﹐並由二小姐沈正平偕回家中﹐談了一陣子﹐借去了戰爭與和平一部。二小姐學識如何不談﹐單是她的長相與﹖標準的身段﹐以及她的和藹與人情味就蠻好的。看上去三毛很喜歡她﹐而她也似乎想和三毛交一交朋友。早餐吃自製三明治﹐用西式香腸及嗆菜夾心。 

1971.1.24 星期日陰雨

昨晚將鬧鐘上好﹐對準六時﹐以便叫醒我及三毛及時起床﹐準備早餐後返防。昨日午餐有青椒炒牛肉﹐羅宋湯﹐香腸拌黃瓜及紅燒鯧魚等菜。乃將祖宗牌位于食前請出來﹐將菜獻了一下﹐並與三毛行三鞠躬禮﹐作為今年除夕提前祭祖。三毛于七時半起身赴竹晤安妮﹐然後返回青泉崗防地。下午赴北﹐給小齡寄去「琣梅食譜」一本連寄費用一百四十餘元﹐書八十元﹐共約二百二十餘元﹐並至南海學園看教育資料展覽。又至工業展覽會再次參觀﹐並在該處看八時的清宮殘夢﹐于九時半返家。 

1971.1.25 星期一全天陰冷

今日一天呆在家裡。晨起早點後﹐即開始大掃除。先掃地﹐次擦地﹐然後揩傢具﹐如此一上午就完了。中餐吃稀飯麵包。然後繼續重裝相框。吾家小相框甚多﹐在浴室也掛了一個。將小笛的照片裝了一個相框﹐懸在電視機上面的壁上。將早已廢置的新竹國校全家福﹐把框子刷洗乾淨﹐掛于床頭壁上。看去仍嫌老舊﹐乃取下另換一框﹐亦未能增加美感。再三研究﹐及將原照之上部剪去二寸﹐嵌入鏡框﹐即十分醒目﹐較有小齡的全家福更神氣。晚餐稀飯麵包。把三毛回來所剩的菜一齊吃光。在傍晚五時許﹐開始釘製花台﹐置于前走廊。把海棠兩盆﹐覃花一盆﹐寄生蘭一盆﹐台灣滿天星一盆﹐由後走廊放于前廊。今日工作甚感滿意。 

1971.1.26 星期二  庚戍除夕  陰冷

上午與翼軍及小軍寫信兩封。具言妻想返家。我向小軍小齡建議四點﹕1﹒由妻帶小笛返台撫養。2﹒由小軍墊機票送妻返台﹐日後再慢慢還他。3﹒由小軍暫送妻赴小瑗處休息一陣子﹐再帶小笛。4﹒由小軍小齡可否遷往華僑集居的地方居住﹐以迎合妻之喜歡群生活。下午赴北與小齡購潘佩芝食譜二小冊及點心譜一冊﹐中國菜大全一厚冊﹐海寄用去一四九元。晚間返家﹐由沈太太轉來房太太禮券二百元﹐啤酒半打。又接蔣先生喜帖﹐為二月六日蔣林在伊理諾香檳城與黨千千小姐結婚。此地在國賓飯店請客。接小軍來52元正好送蔣先生的禮。小軍結婚時﹐蔣先生曾致送二千賀儀。今晚除夕﹐以水果及乾果蔬菜水酒供祖﹐並行跪拜禮。由一銀提款一千元過年﹐作為壓歲錢。 

1971.1.27 星期三    辛亥元旦   全日陰冷

昨晚因忙祭祖供品等﹐至晚二時才睡。睡前擬沐浴就寢﹐故用電壺煮水已沸﹐但此時水門已被其關掉﹐不得已舀水洗澡﹐十分麻煩。今晨醒來﹐已是七點半了。馬上穿好衣服吃早點後﹐出門拜年﹐順樓而下﹐先是陳家(四樓對門) 而三樓沈家(周家人出門﹐留一片) 而二樓王家﹐直至赴北﹐先至蔣家給森森一百元﹐胡家﹐給他們一百五十元。陳汝淦家給小孩一百元﹐朱家給小妹一百元﹐至房家喝了碗桂圓湯﹐至彭耀文﹐彭守智﹐均稍生。至任家﹐至侯家﹐都拱拱手大家見見面。至此拜年工作已完成。在火車站吃中飯後﹐即返家休息。昨日收到房太太紅包(媒人錢)二百元後﹐本擬乘拜年見面時璧還﹐但恐房先生講迷信。婚姻之事不敢言「退」。所以只有收下謝謝了。返家後已是下午四點半鐘。 

1971.1.28 星期四  辛亥元月初二   全天陰雨

昨晚及今晨均是陰雨連綿天氣﹐氣溫下降。天氣實在不太好。昨晚即與三毛寫信﹐以及翼軍一信。今晨起來﹐在翼軍的信上又用紅原子筆﹐在夾行中全寫滿了一張。盼她間接節省旅費﹐乃是為了搞三毛出去。希望她忍耐下去。因為她才去國二個月﹐就那樣耐不了寂寞而想回家﹐如此小軍花了五百元的機票﹐才得到她兩個月的照顧小孩﹐確實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兩信寫完後﹐即投于新莊路郵箱中。順便散步至新泰路﹐過縱貫線的彼端﹐因又細雨濛濛﹐乃又折回在街旁走廊避雨﹐捎著散散步﹐雨小後返家。下午房兆鴻偕女友來拜年﹐坐談了一陣子辭出。中午炒菜吃飯。今在街上又買了菜頭苗﹐回來炒嗆菜﹐十分的辣。竅門是﹕祇要炒幾下﹐不炒過頭就行。 

1971.1.29 星期五                全天陰雨

昨晚睡前飲茶過多﹐致久睡不著。今晨醒來﹐自床上自猜時間為七時半﹐拿錶一看為九時多了。乃急起床早餐﹐開始洗衣服﹐將一週來衣服洗好後﹐又將過洗衣服的水來擦地。完畢後﹐已是下午四時了。又是製作午餐﹐將昨日所剩之飯煮在一起﹐加牛奶而食之。並有嗆菜及醬豆下飯。飯後又把房家送來的啤酒﹐開了瓶喝起來。漸漸消磨時間﹐已是七時多了﹐扭開電視看「清宮殘夢」﹐已演至廢清王及安徽巡撫﹖榮相繼死後﹐西太后及光緒都在生病的一段時間。此電視小說完後﹐接著改看「長白山上」﹐是中視播的。看完此劇﹐又轉到台視看八時直至十二時的全本群英會。此刻正演借東風呢。下樓取三毛一信﹐言已接母及小瑗信云云。 

1971.1.30星期六                  全天陰雨

今晨醒來天氣陰暗﹐因為小的電錶壞了﹐只有看手錶。在被窩裡迷糊看想猜時間﹐靈機一轉﹐認為是七時半﹐在床上枕頭邊﹐拿起手錶一看﹐正猜個準。早點後﹐找以前三天的中副﹐有「逃犯」分上中下三篇。馬上翻來看。一家三口追偷他們的錢又盜了馬的傢伙。在途中用飯時﹐正聽到對蓆的便衣隊說出逃犯的樣子﹐恰好就是他們所追的。此時有一段描寫﹕「賣野飯的歪著頭想﹐祖父舉起杯子停在唇邊﹐爸爸忘記夾菜﹐筷子插在盤子裡。我的嘴抿著﹐不再嚼餅。」四個人那種「神止若思」的神情﹐寫來活龍活現。這逃犯是個販毒搶劫殺人而又﹕「剝光一個姑娘的衣裳﹐胸口一灘血﹐死在草垛裡」那個隊長描述著。最後他們兩夥人追到海邊﹐不見人﹐眼看著農人燒肥料﹐四面圍燒﹐初不敢露頭(那人藏在草裡)﹐火到他眼前才叫救命﹐大家圍救已來不及了。眼看著同豬獾野兔活活地被燒熟了。下午沒出門﹐搗胡椒。看電視時已九時矣。 

1971.1.31 星期日                全天陰雨                三毛得到CIT獎學金5350

陰雨綿連﹐氣溫下降﹐呆在家裡看電視。十一時起看今日台灣國中英語﹐看電視學英語﹐自然奇觀﹐群星會。由一時五五分起﹐再看新﹖笑姻緣上下兩集。至四時才看完。白嘉莉飾唐寅﹐李琁飾秋香。看來十分起勁。獨自一人時發爆笑不已。五時許吃中飯﹐飯後下樓取信﹐收一喜帖﹐乃黃啟光嫁次女藹理。席設中泰賓館﹐與蔣先生家同日。又CIT來信一封﹐中段如下﹕

It gives me pleasure to award you a graduate teaching assistantship for the academic year 1971-72,in return for  assistance in the instructional program in chemistry. This assistantship carries a total compensation of $5350, composed of two parts:1.a tax-free award of tuition and health fee, equivalent to $2620 for the academic year; and 2. a cash stipend of $2730, which will be paid to you in nine monthly installments, beginning on October 31. The cash stipend is subject to income tax, and the Institute is required to withhold tax upon it…

計共助教金五三五零元﹐免稅的二六二零元﹐現金二七三零元﹐十月卅一日起領﹐已用限時信通知三毛﹐並恭賀他。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