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1年7月 

一日星期四(辛亥閏五月初九日)    晴時陰
晨起即與小瑗寫信.寫好後給翼軍看了.翼軍也寫一信.信中詳述做饅頭及做丸子方法.因小瑗上一信要其母將以上方法告訴他,以便做給美國同伴嚐嚐.信中並勸他仍回校讀書為宜.但不知他能夠來得及趕回去否﹖上午沒事看瓊林橋頭修理工程.下面水泥地基及四週牆壁已經做好,工人正在填土.五時許,赴輔大散步,至該校後詳細察看蒔花情形,將七里香(又名玉堂春)許多根栽入一長方形花池中,待其長高後,剪成三層石台狀,遠看酷似石台,十分好看整齊已有剪花藝術之極緻,又有法學院三字,亦係剪花形成.

二日星期五   晴時陰 三毛役畢返家
上午聽英文及散步至瓊林橋看看修橋工程.底座已打好,此時正築上面水泥墩子木模,進行甚為順利.下午至新樹路散步,繞田中小路而歸.今又停水修馬達,晚六時許來水.前余至世界書局購「文法大全」一冊.又至中山北路一段大中書局購實用英文法一本.今又找到「生命奇觀」及「雙螺旋鍵」兩書.「電腦原理」卻是我愛讀之書.但均未讀完,可能係年老之故,腦力欠耐力所致.日後天氣涼快時,當能讀完,為余最大願望,當候諸來日矣.

三日星期六   晴、熱 93度
今晚間最熱,余建議翼軍上樓頂乘涼,她與三毛上去不久,她就先下來了.她說樓頂沒風,與室內一樣熱.上午整理抽屜及澆花做果凍,乃是買來現成的洋菜粉作的混合粉,加糖用開水沖攪後晾涼,置入皿中(塑膠模型盒子)置入冰箱不久,即可吃用.與晉糕(山楂糕)差不多.置入盤中,再加刨冰及可樂,即甚清涼.下午步行至盲人會後,就走入新樹路對面(斜一點)的三泰路及[]子路(泰山)至明志工專.上的該校大門後,右面有一大工廠,大型油筒(露天的)甚多,機聲隆隆,聽之十分興盛.下來一看大門,乃知為南亞塑膠公司研究室及[][]纖維廠.

四日星期日  晴熱  
晨七時,翼軍即赴台北打牌.晚七時許返家.腳又發起癢及腫起來了.我于上午赴大菜市買菜買麵條,中飯吃涼拌黃瓜炸醬麵,又買了「蓮湖」來做果醬,還相當不錯.下午四時赴台北三張犁「再居花圃」購小石榴花一株,馬上乘30路至郵局,再換公路車返家,沿途擔任了護花特使,有時用雙足夾住它,有時擺在車的座位上,又買了兩個大花盆.在黃昏時趕著栽起來,又把「龍吐珠」栽入大花盆.到樓頂澆了花,才算功德圓滿.

五日星期一   熱晴
上午赴第一銀行有陳先生來支票1800元已交通知存款櫃檯小姐(時間九時四十分)據謂週四可來入賬云云.當時既無代收[],也無收據,銀行是最信用的,在一定的時間有一定的值班人,所以沒錯.下午三時赴北慶應皮膚科與翼軍取藥一份(包括內服及外擦藥)又赴第一公司購OAK奶粉五廳一包,又到攤位買短褲一條,乘公路車返新莊.車至新泰路口時,司機即停車上下客.在開動時,車速太[],馬上被煞住,蓋變速檔已斷掉,乘客紛紛下車,改乘他車.余因距家甚近,提著奶粉回家.途中遇翼軍及三毛.他們係赴蔣媽媽家訪問.

六日星期二   晴
自翼軍由美返家後,余因生活正常,又吃了應時飯,以致肚子又漲大了.決定從今日起減餐.午餐返一碗,晚間半碗,早點麵包五片.今下午四時三刻,由家啟程,步行越過新海大橋至板橋,已五時三刻.整整走了一小時.正好有由板橋經新莊至蘆洲車,當即搭車返新莊.提起減肥,真是難事.但余已瞭解一點,也可以說是經驗.去歲在光裕公司做事時,余即加入伙食團,但辦得一團糟,每樣菜均無油.兩個月過後返家,翼軍說我瘦了.我怕出毛病,才退伙在小館包飯.

七日星期三   熱
民國三十七年七月七日為三毛陽曆生日.從晨九時起,一直與翼軍三毛玩撲克牌.先出七,然後輪流照數之上下出牌,如手中有七數者(方塊、黑桃、紅心及梅花)可另闢第二戰場,如無牌可跟,得每次扣牌一張,所扣之點數,即為所輸之數,淨[]者為贏.玩至下午四時許,由母子倆再繼續,余偷閒入睡.今日翼軍把我的鑰匙包下樓丟掉了.遍找不得.晚間樓上澆花祇得向對門陳家要鑰匙.此後並需另配新鎖,以防被小偷拾到鑰匙.

八日星期四 晴熱
自垃圾場遷移後,火窟被余連續一個半月之澆滅後,對余來說,已無用武之地,而運動減少,每日再又恢復散步,其路線數條如下1.由豐年街至新莊路左轉一直沿該路至輔仁大學,再循原路返家,計一小時2.沿大漢溪河邊馬路至瓊林社區,然後返回計一小時3.由豐年街右轉,沿新莊路至文明里車站(公路局)而返,計一小時4.沿河邊東行,經新海大橋至板橋一小時,再乘公路局車返新莊站,時間約為下午五-六時.近日沒事,每上午必赴瓊林路端看修橋進行工程.此橋已在東端加一方形鋼骨水泥墩子,本日已大致完工.

九日星期五  下午陣雨
早七時許,翼軍及三毛即赴中和李家.晚九時三刻返家.小軍來照片數張.下午余亦赴台北看中美聯合畫展,係在歷史博物館展出.該館正在修建大樓,然仍在前面幾間房子展出,假日亦不休息,其幹勁是深可欽佩與效法的.隔壁國立藝術館,亦有畫展,亦去參觀一下,然後乘三路車至國軍歷史館下車,再赴中華路乘31路之國父紀念館外面看工程進行情形.中式大殿型工字鋼架下層已完成,但不知頂上有幾層.乘六路(大有)車至站返家.

十日星期六  晴 91度
下午三時許赴台北與翼軍取腳氣濕疹內服藥一劑(慶應皮膚科)旋由林森路至戲劇展覽會,購一袋型像簿給三毛,並赴演技場看盲人走鐵索及空中飛人.赴第一館聽歌及第二館看魔術.今日恰逢魔術大會串,一大力士用喉管觝彎兩鐵棍(約直徑一公分半)用鼻端(鼻孔之下)觝曲兩鐵棍,並赤背仰臥于瓶玻璃碎渣上,吹奏著小喇叭,其妻立于胸上唱歌,十分驚險.一女魔術師索觀眾手錶,然後包于手絹內擊碎,另讓一觀眾在一套盒中找到完整手錶(約有大小七、八個之套盒.)

十一日星期日  93度 小瑗來越洋電話
下午一時廿分左右,小瑗來越洋電話,先由翼軍接談,然後三毛,再由我同他談了些話.他在電話中問我近日身體好嗎.我要他在白天習慣于睡好覺.他說那兩個美國同伴太噪,無法睡好.我要他吃得好一點,拿身體來抗.他說每晚通常要做到二點多.我怕談得多了太費錢,又告訴他說媽媽再跟你談幾句話,我便把聽筒給了翼軍.他們稍談了幾句才告別.這是十分令人安慰而感動的.他今日是放假,所以能在當地時間約晚間十一時許來跟老家談電話.這一暑假,他是在麻州Scranton Avenue, Falmouth的Flying Bridge Restaurant打工洗碟子.因家中無錢,所以他太辛苦了.

十二日星期一  晴熱 93度 小瑗來一很公正的信
今小瑗來一信.他說自動放棄學校津貼是為了家中生活費及三毛出國.他說:「當我想到數十年爸媽的千辛萬苦,爸爸辛苦賺錢,媽媽辛苦家事及管教子女時,我此刻打工的辛苦算不了什麼﹗」「若我在爸媽身邊,我確信最近的不愉快的風波不會發生或大化小,而小事化無,大家必能冷靜下來,互作讓步,而不再各自鑽在自砌的牛角尖中...」「爸爸由於孤獨無友,而把媽媽當作唯一的伴侶﹗」「大家要考慮改變(仳離)之後,不一定比改變前好,那麼就應嚐試在現況中,互作讓步,努力拋棄先見,大家能培養出親和力來.」「最後希望爸媽能互相多發現彼此的好處,多體諒對方,則我在此雖苦,也苦得值得了.」他這來信,事先想的非常透徹而公正及完全.他在沒有對象的今日,他說這些話是非常坦直而真誠,使人有親切感而看了又看﹗

十三日星期二  晴熱有風
上午翼軍及三毛偕赴板橋兵役課辦列管證.下午五時半赴江邊用水澆撲垃圾餘火.自五月初垃圾場遷後,約已過兩個半月,但仍有三處火窟在燃燒.
      余曾為撲滅火窟方法動過腦筋。最初想購簡易抽水機(用人力)﹐但力量不大。祇有手提水桶﹐用江水滅火。近日因腿力不強﹐乃購一澆菜杓子﹐柄長八尺﹐可由高處舀水撲火。不用修築土階﹐跑上跑下。但此法不用腿力﹐而用腕力﹐終歸用力是一樣的。至七時半已工作兩小時。返家後﹐翼軍及三毛正看「廢園舊事」電視的大酒簍射殺單打一﹐救了表少爺的一幕﹐惜余遲歸沒看見。
    晚十一時上樓頂澆花﹐與[]先生談種花經驗。余以為雨水與井水或自來水是不同的。前者可能含氮﹐花長得快些。至於樓頂種花與地上種花﹐余認為前者效果稍差﹐除非土深超過兩公尺﹐才能與地上一樣。晚製綠荳冰棒二十餘支﹐鴨梨水六大瓶。

十四日星期三  晴熱  93度
報載今日為最熱的一天﹐已經到華氏100度了(下午二時)。這是說台北市氣溫﹐新莊則僅94度。
    昨購一澆菜杓子(長竹柄)﹐在河邊澆火﹐河中舀水﹐用力拉起﹐自己站在火與火中間。火在上而水在下﹐所以不得不用力揚澆﹐才能將水潑到火頭上。到回家睡覺時感覺臀部酸痛。可能是用力太多或不習慣之故。因以前用水桶提水﹐兩腿上上下下吃不消﹐乃改用此法。但頗覺吃力﹐至晚七時許﹐視線不清時﹐才回家吃飯。從五月一日﹐此垃圾場即關閉﹐到今天約兩個半月﹐每天去澆﹐尚未全熄﹐因火在內部﹐有時澆不到也。

十五日星期四  晴熱  92度
早晨翼軍赴吳興街打牌。今午翼軍不在家﹐吃了北方飯﹐即油餅綠荳稀飯﹐西洋香腸拌黃瓜絲及醬黃瓜。三毛同我吃得津津有味。
    有時換換口味倒可以。每天吃就不行了。在南方天熱﹐非吃飯不舒服。今晚是炒餅稀飯。
    提到吾鄉飯食﹐可能為全國最次等的也說不定。早飯是玉米粥及小米米湯(比粥稀得多)炒豆葉酸菜及白蘿蔔。午飯為包谷麵窩窩頭或攙米糠的硬餅子﹐用大蒜頭一瓣﹐在上面劃劃﹐就將蒜給磨掉了。晚飯小米米湯(非常稀薄)醃蘿蔔。家有香椿樹﹐有時醃香椿芽或是香椿拌豆腐。如有客人﹐即是四個[ ]子燒酒(黃瓜乾﹐炒雞蛋﹐腐干及大蒜拌茄泥)烙餅及綠荳水餃。

十六日星期五  晴熱  晚室內92度
    上午有新莊鎮民政課長來訪三毛。乃是奉司法調查局來訪問的。談了些出國及普通問題後離去。記得不久前﹐有一位國泰里幹事來訪﹐可能為了美國最近向中國大陸示惠﹐而引起對出國留學生的分子調查。
    下午在垃圾場牆外看了一回﹐並無煙氣發現﹐所以沒有下河澆火。睡了一覺後﹐感覺無聊(夏日天熱﹐不能做用腦子的事情﹐如聽英文查字典﹐已停了下來。看文法及‘電腦’等書的計劃﹐尚未開始﹐蓋老來幹勁無形低減了)﹐乃乘輔大公路車至北西門町看看﹐逛了大[ ]公司地下室的‘書城’及四樓的‘鞋城’﹐而後者差得多了。
    晚間小蟻為害﹐又做了一番滅蟻工作。

十七日星期六  晴多雲  93度
    今早翼軍及三毛赴胡家訪問。晚六時許歸來。翼軍感冒停汗﹐洗澡後汗腺才通了﹐當服阿斯匹靈兩片﹐配蘇打兩片﹐十時入睡。
    余為一體力虐待者﹐或是濫用體力者。一次踢踏舞表演後﹐胸中絞痛﹐出汗不已﹐幾致于死。當時因余臨時努力﹐咬牙閉氣忍耐﹐才慢慢好轉過來﹐差一點不支暈倒。這是三十八歲在漢口發生的事。事隔十年﹐余在雍南公司任出納之職﹐甚為忙碌﹐每感鼻出燒氣﹐顯得肺部發熱﹐乃就診台北醫學院附設之中心診所。經照相後﹐證實冠狀動脈形狀有異云云。蓋確導源于一次激烈之踢踏舞也。但其主因為左肺上角之輕度肺結核﹐服藥一年始愈。而余左膝之毛病﹐亦在一次晨赴爬山﹐登上過高石階時發生。當時水腫麻木﹐慢慢才消腫。但液體凝成固體小塊﹐常在膝旁被擠亂竄。

十八日星期日  晴熱  遠[ ]有颱風
    翼軍昨下午返家後發燒﹐似為感冒。服阿斯匹靈後﹐今晨稍好﹐惟仍精神疲弱。
    昨記余年青時之浪費及虐待體力。以胃部為例﹐在西安中南火柴公司時﹐一次與同仁賭吃油煎大包子。余時三十八歲﹐能一次吃三十六個。關於腿部之浪費﹐民國三十六年冬﹐余在酒泉﹐赴玉門石油礦場(老君洞)購石蠟時﹐當時隆冬天氣﹐湖水(即古代酒泉)凍為光滑﹐乃每日在冰面溜冰﹐學仰溜及倒滑。民國四十年﹐在新竹游泳池練習各種泳法﹐以及登十八尖山等等劇烈運動﹐均對腿部運[ ]有所過度而不自知﹐而此刻已六十三歲了﹐蹲下時﹐往起站則十分費力﹐並且左腿被跌數次﹐屈亦困難﹐蓋有因焉﹗

十九日星期一  93度
    今讀世界書局編的‘英文文法大全’(教師用書)的八大詞類。我認為如創新文字(拼音語文)可縮為 (1)名詞(包括代名詞) (2)形容詞(或稱區分詞)(包括動詞中的‘是’一部分副詞﹐介詞及感嘆詞) (3) 動詞(包括介詞一部分及一部分感嘆詞) (4)關係詞(包括連接詞﹐介詞及副詞等)﹐計共四大類。
    原有代名詞的 I, me, you, he, she, it, they 等等形容詞(或稱區分詞) (包括所有格﹐但無獨立所有式) this, that, one, such, some, each, every, any, all, both 及疑問代名詞[ ]歸形容詞或稱區分詞。關係代名詞歸關係詞。介詞及連接詞分別歸關係詞。感嘆詞分歸動詞及形容詞。
    英文文法分得太細﹐猶如鑽自設的枷鎖與牛角尖﹐實為不智。一種文字如太複雜與學習太難或是字太多﹐不久就會淘汰或自動簡化﹐如拉丁文及中文古文僻字﹐自然而然地漸漸就捨棄不用了。

二十日星期二  92度  巴士海峽有颱風
     晚出去散步﹐進入一中藥店﹐發現順天堂精製科學中藥(顆粒狀)﹐當與翼軍買‘順天感冒寧刈湯’一天份一劑﹐係綠白相間的細粒﹐不用煮熟﹐即可服食﹐極為方便。該堂主持人為藥學博士許鴻源﹐與日本‘長倉製藥會社’合作製藥。余並向其索取說明書﹐經送我本‘藥品要覽’﹐內列出品種類及名稱﹐組成成份﹐主要適應症等等。檢閱非常方便﹐猶如‘本草綱目’﹐查得‘薏苡仁’精製品一種﹐但該店無貨﹐乃買回原藥﹐即薏米五元﹐內註﹕藥性甘﹐微寒﹐主治水腫﹐腳氣等病。翼軍害風濕腳﹐時常足腫﹐而余近因提水一大桶﹐登上樓頂澆花時﹐因用力過度﹐右膝腫脹。我倆服此藥正好對症﹐明日將煮服。

二十一日星期三 
    晨五時許﹐有小颱風過境﹐但無雨意。太陽出得大大的﹐俗名乾颱風。
    今與翼軍分食薏米粥。聞性主消腫。翼軍風濕腳腫﹐余因提水上樓而膝腫﹐故將昨天買的薏苡仁燉粥加糖﹐十分好吃﹐但管用與否乃另一問題。
    晚餐後﹐將腿擱在茶几上看電視。當起來行動時﹐又不能伸直了。以前是左腿如此﹐現在輪到右腿來了。搞了半天﹐迄睡覺時﹐仍腫脹僵硬如故。在室內工作﹐只有拐著走。
    翼軍感冒稍瘉﹐但時好時愈。今日服昨購之科學中藥顆粒名‘順天感冒寧刈湯’

二十二日星期四  晴  92度
    三毛個性不見得真正驕傲﹐但他擺出來的面孔與肆應態度很像驕傲。最近跟我說話或我問他話時﹐除了皺緊眉頭及兩眼不注視對方而外﹐又兼回話太簡單而不清楚。加上我這個重聽的人﹐他說了以後就逃開我了。所以我十分火大。我認為他對我的態度﹐正好是父對子的態度。於是就口角起來。他大著嗓子吼叫﹐我就在他背上給了兩拳。我認為兒子有不對的地方﹐父親應該糾正過來﹐不然就誤了他。而其母是在他將出國的前夕﹐不願意說他。這是人情之常﹐但我的個性太倔強﹐光火起來﹐不顧他出國不出國。他要是個明白人﹐將來一定能夠清醒﹐並對這次衝突的起因及誰是誰非﹐作一個公正的判斷及理解﹗

二十三日星期五  陰雨  89度
    翼軍感冒已愈。今服科學製中藥﹐治風濕腳氣。試服一日﹐不知有效否。今服科學中藥治膝腫﹐兼與翼軍吃薏米粥。聞此物專治風濕水腫。 昨下午三時赴北﹐先至公園路科學中醫診所掛號診膝部﹐然後下樓來配科學製中藥兩天份﹐又感冒藥及風濕藥各一份。乘計程車至慶應皮科代翼軍取藥﹐再至沅陵街理髮店理髮擦皮鞋。出來後﹐左拐至一家台灣小吃店﹐要肉滷湯及醃腸湯各一碗。此湯極清爽好吃。豬小腸﹐筍塊﹐酸菜梗三樣﹐用豆腐皮線或是腸線捆在一起﹐捆成一小把一小把﹐擺在那裡。吃時加湯煮熱﹐清脆可口。

二十四日星期六  晴  室內90度
    下午三時許﹐聽了一段台視新聞評論﹐分析尼克森訪大陸如下﹕「•••尼訪大陸有下六因素(1)為結束越戰﹐與對方直談(2)為敲開竹幕之門﹐使大陸民眾與外間接觸瞭解﹐引致推翻政權(3)聯‘華’防俄(4)承認大陸原子及衛星力量﹐備談國際裁軍(5)為下屆總統選舉提前鋪路(6)二十多年來﹐民眾對反共生厭﹐有創新局面的願望(以上不太記清楚了﹐乃是以後回憶寫的)。大陸對美亦有無因素(1)想得到承認﹐以影響國際間其它國家的承認(2)想入聯合國(3)聯美抗俄(4)解決及拆散台灣反共堡壘(5)取得大國地位﹐推行全世界共產(以上略據回憶記之﹐加之未記筆記﹐故不太確實)•••」電視中並透露大陸已發射人造衛星﹐勸大家堅強自己﹐居安思危﹐團結應變云云。我以為西方不太講求正義感而富現實的﹐凡事必權衡得失﹐比較利害﹐捨少利而就多益。另一個性是﹕假如打不過對方﹐就臣服對方。這是西方的一貫民族性及作風。我對此事並不驚異﹐所以我們一向是‘埋首充實﹐自己勵精圖治﹐待時光復吾土﹐拯救吾民’是我們孤臣孽子的工作。

二十五日星期日  颱風來襲
    上午即有颱風支流來侵。狂風驟雨﹐十分猛烈。余掙扎著至樓頂﹐將儲水桶之木蓋打爛﹐塞入水桶﹐並將磚及雜物塞入﹐以增重量﹐又用水泥釘鉛絲捆牢﹐以防吹落。
    下午五時許﹐與妻及兩鄰婦乘車赴北國賓飯店﹐參加沈家大小姐之訂婚宴﹐由中央日報總經理作證婚人﹐宴開六席。
    九時許乘十七路至車站﹐再搭輔大車至新泰路口下車﹐買麵包兩個﹐以作颱風期間的食糧。返家時颱風驟來﹐街上兩邊廣告牌被風吹得響聲極大﹐至為嚇人。祇可抱頭鼠竄。至新泰公寓口時﹐幾乎被風吹倒。余急避入門廊內。風過後乃返家﹐並將樓梯門窗釘牢。

二十六日星期一  陰  84度  美阿坡羅十五號發射登月
    昨晚竟晚颱風來襲﹐狂風怒吼﹐不斷有吹落物品墜地破碎聲﹐至今晨五時始停。
    昨日三毛同學彭旭明來家辭行﹐住于小瑗床上。他定八月一日中午十二時許華航機飛美芝加哥州立大學深造﹐于今晨早點後辭去﹐並與三毛及妻一同去北。此時當有大風﹐但翼軍太著急于去大使館簽証(第一次取表格及體檢)。到後﹐人家都因颱風而未上班。
    昨晚之颱風似為乾颱風﹐雨量甚少﹐但風力特大。後檐之王家電視天線被吹落﹐吊于吾家後廊外。吾家天線之電線接頭被吹斷﹐祇得另買一天線架。余捱著右膝疼痛﹐爬上爬下﹐去換天線﹐三毛只能幫幫小忙耳。

,二十七日星期二  晴  84度
    今與小瑗一信﹐要他吃好睡好﹐保持身心健康﹐以應付未來課業﹐並言余常去垃圾場滅火事﹐因之上樓提水澆花﹐右膝被扭致傷云云。
    翼軍與三毛赴美領館取表格及談話﹐至醫院體檢﹐赴吳興街周太太家吃飯﹐然後偕周太太赴潘太太處候訊。下午五時許返家。
    上下午均想找到以前小軍來信﹐說六年後仍寄錢養家之信﹐但未如願。
    今翻閱民國三十七年余在滬時﹐翼軍給我的信﹐中稱洋麵一袋價一億餘元法幣﹐而十一月份將發十四、五億元法幣的薪水。她在拍賣所寄賣大衣西服(舊的)共計價四億數元﹐又撿得余在蘭州時﹐她來信謂(五月廿七日)已赴醫院作產前檢查﹐可能在半月後生產(懷三毛時)

二十八日星期三  陰時晴  90度
    小瑗來140元現金支票一 紙﹐內批給翼軍百分之20。余于下午二時﹐即赴北兌現﹐計付翼軍28元。每41。30比一﹐給她1156.40元。  今赴北時曾參觀「人及他種動物的起源展覽」。先介紹極微的‘宇宙子’旋結﹐然後許多質子的旋轉﹐成為橢圓形生命體﹐而此生命體演變生長﹐產生行動、意識、思想﹐漸變為長形﹐漸由中間分裂而成為雄雌兩體﹐於是就成了男人與女人。退而下之﹐成為猿、熊、虎豹、家禽、鳥類等等﹐反對達爾文的說法﹐反對人為猿進化成的。此說認為人就是一生來就是人形﹐猿生來就是猿形云云。這項展覽用白泡沫塑膠做模型﹐說明演化的過程﹐十分突出與奧妙。  至國軍文藝中心參觀‘父子孫三代畫展’。父繪中畫﹐子作水彩西畫﹐孫塗蠟筆兒童畫﹐可謂繪畫世家。

二十九日星期四  晴  90度
    翼軍與三毛上午即赴龍家﹐翼軍玩牌﹐三毛訪友﹐中午在龍家吃飯﹐晚五時返家。
    上午本擬赴故宮博物館﹐適對門陳先生要我等待掛號信及修電話的而未果。
    上午十時許﹐上街購一電熱水器30A的開關。返家自己換裝﹐果然電線及開關磁板就不燙手了。  此次颱風過後﹐樓頂柿樹(小柳樹)被風吹枯﹐但見新芽吐出﹐甚是可喜﹐此植物容易生長﹐披掛多姿。栽于四樓檐頭﹐由下上望﹐隨風婆娑翻舞﹐十分詩意神氣﹐而右邊(即東邊)之九重菊三株﹐因有樓梯間擋著﹐故未被颱風吹壞﹐但老的株似乎已被捍搖而不能發芽了。

三十日星期五  晴陰不定  94度
     上次颱風過後﹐北部雨量不多。連日氣溫上昇﹐尤以晚間高達92度(下午二時為94度﹐但有風不太熱)家居四樓﹐前後玻璃窗﹐均一一取下來﹐但仍需賴電扇吹風﹐才能呆得住。樓頂雖涼﹐但不忍放棄電視﹐只有開電扇在屋裡看電視。為了減低熱度﹐又用水管吸水上樓將屋頂及前後檐均灑了水。  下午六時許沒事﹐為了颱風來襲時﹐怕將小水塔吹翻了﹐乃將其它水管用水泥堵塞﹐只留上水水管﹐平常儲水澆花灑樓頂﹐颱風來時﹐也可借水的重量﹐不致吹落樓下。
    前日購‘菟絲子’治膝疼。今早將其雜物撿了一下後﹐放入杯(保溫杯)內﹐用開水沖飲﹐並不太難喝﹐又將增記憶的‘海龍’置入高粱酒中﹐將藥性浸出﹐然後再慢慢分次飲用。

三十一日星期六  大雨  84度
    晨起即陰晦如暮﹐乃大雨之徵。九時許﹐即雷電交加﹐大雨如注﹐風勢亦勁。落雨兩小時後﹐氣溫大降﹐前兩日間為94度。此刻已降至84度。大家都加了衣裳﹐關閉門窗。
    吾家(故鄉)位於太行山之中腰。夏日陣雨頗多﹐有時狂風先作﹐黃土瀰漫﹐對面看不到人。隨著雷電交加﹐指頭大冰雹突降﹐落地拍拍作聲﹐農人害怕異常﹐蓋此時農作物為瓜類及葫蘆等﹐皆被砸爛。有時為防冰雹﹐于天氣突變時﹐用村中社火用之火炮(朝天炮)大家排隊立於山上﹐一齊點燃﹐炮聲大作﹐有時可將黑雲驅走﹐此古老之法﹐甚為奇異﹐可能以空氣被炮震蕩﹐雲團移走﹐或有可能﹐但毫無把握。
    華北天氣通常頗為晴朗﹐藍天白雲﹐甚為鮮明﹐夏日濃雲出現時﹐雲邊被日光照射﹐成為銀白色﹐有如繡花之嵌邊﹐至為美觀。
    但余有一次在新竹吳家吃飯﹐正趕陣雨過後﹐日落之前﹐全部所見雲團﹐有如彩虹﹐而[現﹖ ]顯七彩﹐紅一塊紫一團﹐蔚為奇觀。而在家鄉﹐則未曾見過。  一次在登新竹十八尖山山麓時﹐雖當地(十八尖山)未落雨﹐但見龐大彩虹﹐跨越新竹全城﹐氣勢闊壯﹐尤其虹之兩端﹐均由地面而出﹐此景家鄉亦無﹐蓋新竹為濱海之地所能形成也。  一次在吾大舅所服務之山西榆次縣萬豐泰貨棧住閒﹐天氣發黃﹐狂風大作﹐當時為盛夏燠熱。而此時氣候突轉冷﹐只聽院內冰雹大降﹐其形[非﹖ ]圓形﹐猶如石頭﹐大似拳頭﹐以後再未見過。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