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1年6月 

一日星期二(辛亥五月初九日)    天晴 88度

昨今兩日,為了蒔花,忙碌異常.昨在垃圾堆發現腐木土一堆,輕而黑咖啡色,雖與花圃之腐葉土有別,余意其功效相似.第一土輕而鬆,第二必能通氣通水.所以今上午用塑膠桶提運數次,以及煤球土也提了數次.打算換浴池花盆的土.祇需天氣一轉陰,就可以辦了.昨在垃圾堆又發現被棄九重菊一枝,雖平放在垃圾堆上,但已長得很茂盛.我把它拿回來栽在盆裡,仍極有生氣.此花必是普通淡青色種,所以生長力極旺.下午就展開做花台工作,將後走廊花台拆掉,用鋸截為兩段,以便搬往前走廊,並將其釘成兩個花台.今晚九-十二時兩朵曇花已盛開.

二日星期三 晴 下午陣雨
昨收CIT來一信,可能為訂宿舍事.今上午掛號寄三毛,因不悉其內容重要否.順便購茶及西瓜等.今西瓜又漲價,又太砂,大不如以前的幾個好.下午開始在樓頂換土種花.先將舊土挖出,然後以普通土、腐木土及土灰拌在一起.看來似乎很像花圃用的腐葉土.事先余坐于盆(大浴盆)內,,將滲水口掘大如拳頭狀,然後又在另一處開掘一個同樣大的窟窿,並在底部鋪了五寸煤球粗渣,再將土填入.最後把買來的金黃色九重菊種入盆中.馬上陣雨就來了,真乃天助.

三日星期四  大陣雨
接三毛一函,謂CIT健康中心來信,要種牛痘的資料,要翼軍問醫生英文字的涵義.翼軍今晨早餐後即赴胡家,並打來電話,謂台北大雨,金門街胡家淹水,打算要住在胡家.余勸其在七、八點鐘無雨而不淹水時,即行返家.九時許翼軍果然回家了.她回來時我正吃著兩周前之剩菜汁做的湯及剩糯米(端午節做的)做的苦瓜.我這人是最喜歡過起碼生活的,最不喜歡浪費及丟棄食物及東西的.自從翼軍赴美後的四個多月生活中,我沒有任意丟掉一粒米,以及近日衣服便宜,我此刻穿的,全是小孩子穿爛的淺藍色襯衫,而褲子是十年前買的,此刻早已補了補丁.

四日星期五   有陣雨
上午翼軍去台灣療養醫院找潘小姐,問醫生關於種痘的英文字,並于下午二時去度應皮膚科看風濕足病及全身起疹子發癢之病,于五時不到返家.上午十時許,余在樓下見街上郵差經過,問有信否,當接小瑗一函(掛號)乃至樓上取印下來蓋章後將信取回,寄回100元.晚間已給翼軍800元(係內中指定給她零用者).今上午用槌釘水泥釘時,左大指被擊破(係釘花架下面之鉛絲繫釘).

五日星期六  晴熱
三毛今請假在家渡假.上午余幫三樓周君在樓頂安裝電視天線.下來後又將藤椅四把,用毛刷刷洗乾淨,已是疲乏不支.下午好好睡了一覺.今日大家都沒出去,祇是三毛赴台北車站買火車票.回來後就到吃午飯時間了.飯後都睡了好一陣子.下午沒事,看電視佔時間最多.從兩時一直看到五時吃晚飯的時間.母子倆又玩了一陣撲克.我在前走廊看花,並施著肥料.此種肥料為稻草灰及堆肥拌了土撒在花盆內的.並澆了很多水.翼軍買來無子西瓜.下午我因吃得多了,並連吃小美冰淇淋及凍凍果與酒釀冰棒,所以飯後有些腹痛.

六日星期日   陰雨
上午三毛攜其母赴台灣療養院種牛痘,並取得證明,憑以寄給CIT健康中心.三毛買了下午三時的票.午間在蔣太太處吃飯.于三時赴清泉崗防次.翼軍于五時許返家.我于上午他們出去不久,在十時許赴台北至銀樓換錢,又之三張犁裕隆錶店修三毛之自動手錶,約定為80元計將手把及錶門之橡皮圈換掉,因以前發現錶面內有水珠子不能蒸發,將此情形告錶店時,他們說是手把漏水,而漏水後,錶的快慢也不準了.所以祇有照價修理.又至一處參觀中國畫展.返家後,又到垃圾堆滅火,近因降了大陣雨,河邊泥深五寸,不得不將垃圾鋪上去,以提水灌火.

七日星期一   陰雨
晨六時半,聽空中英語教室.一向為女老師彭蒙惠播講,但今晨為男聲,咬字特別清楚,而聲調鏗鏘豁達而粗獷有力,滑稽梯突,妙趣橫生,逗得同學們一陣陣地哄堂大笑.上午查字典,生字太多.近日開始每晨一粒服所餘的增進記憶力的藥片.今接小瑗兩信.余均未過目,因此兒見人低頭不語,寫起信來就無所不寫了.今日翼軍覆他一信,我也寫了幾句.我認為他此刻寫信,在字裡行間,顯得太隨便了.我說把你從大學畢業,又至美深造,而此刻回過頭來看我,當然是一個渺不足道,既窮困又頑愚的父親﹗

八日星期二   天陰
上午聽廣播英文,看報及查字典.吃中飯時,翼軍將霉飯加入鍋中,使原有一點好飯也不能吃了.她也未吃飽,又吃了兩片麵包.我無飯可吃,祇得于下午二時許去小館吃水餃.(因修理床燈,所以費了不少時間.至二時才出去吃飯)又至台北科學館看科學管理展覽.今晨打坐一次.在台北反而沒精打采的,乃至成都路飲南美咖啡一杯.至武昌街代沈太太買了尼龍拖鞋六雙.到南洋百貨公司買洋式香腸十支.到車站等到瓊林的車,滿以為有座,結果我一上車,將滿座,一直站到新泰公寓大門.返家後在前廊能看到翼軍坐在對面右手三樓打牌,至九時半尚未完場.

九日星期三  下午陣雨
早餐吃過後,就有一股子睡意襲來.這當然是腦中的血液,因胃部消化需血的影響下,把大部分血輸送到胃部去了,所以一倒頭就睡著了.醒來已是十一時多了.在前廊澆了花,又到後廊轉了一下子,然後看看報及查查字典,已是十二時了.下午事又多啦.垃圾堆又冒出了輕煙,又發現有人在公寓對面車牌處,用紅磚牆上的磚推去了一大段,將垃圾隔壁倒出,不由得回家寫了個條子道:誰在此地倒垃圾,誰就沒公德心,太自私,是環境衛生的罪人﹗骯髒鬼﹗懶蟲﹗大家都有權請他去看看警察先生 一鄰人敬告 六0年六月九日.

十日星期四  下午大陣雨
接三毛一函,謂在火車中看落大雨頗為奇景.曩余在大甲車中沿途遇雨,雨景極佳.雨後火車穿過一隧道,在過隧道時,大家各將車窗關閉,以防煤煙進來.但不知為何有未關者,煤氣燻鼻,十分難受.出洞後,又越一大橋,於是大家又將車窗打開,此時空氣新鮮,遠景有山有水,山影飄移于車後,而火車「霍霍」聲,也像不在車頭而從車尾過來,蓋過橋下坡路,車速增快,車聲被拋到後面了.下午衛生所護士小姐來訪翼軍,可能為了節育,一見老妻,乃改談一般衛生常識.

十一日星期五  下午陣雨
今為吾母一百週年冥壽(民國前四十年,即同治十一年(一八七二壬申年屬猴)五月十九日生.今因事未記,及晚記日記時,始發現此一重要日子,未及祭祀,至為惶愧.上午無=事,在附近散步一回,又見瓊林橋本日開工拆除重修.垃圾場煙氣未起,確是使人高興的事,但火種身藹地下,不知何日,又重燃起,也未可知.下午勉強攜翼軍至度應皮膚科看足.又至三張犁看「單身女郎」電影.散場後,至錶店取手錶後返家.翼軍之湖南騾子脾氣,使我等均陷入不幸的困境,長此恐更趨不幸,時乎命乎﹗

十二日星期六  台北陣雨
下午赴台北南京東路度應皮膚科翼軍看足.她不僅腳上有出水現象及發癢,同時身上也出了許多紅疹奇癢.由皮膚科醫院出來後,即乘11路大有巴士去三張犁看大興戲院的「單身女郎」,由林嘉主演,男主角為柯俊雄,乃是戀愛奇情片,三時半入場由半路看起.散場後在樓上休息吃花生米,至四時一刻當場開演,乃在樓上前排觀看,此時觀眾太少,真是小貓三四隻.做影院生意也不容易,現代化大規模及因陋就簡小電影院,都不易辦好賺錢.

十三日星期日  晴熱
上午翼軍突想起今日蔣先生及蔣太太來家.臨時買了豬舌來滷.但余因上午八時半新泰公寓一期訂戶在新莊中學開全體會議.1.通過上屆代表再為蟬聯2.再繳納費用,每戶二百元.3.利息可能減為一分4.要求賠償損失費四百萬元5.請二、三期訂戶再另建水塔6.授權代表會接收供水設備等.于十一時散會.返家後,蔣先生夫婦已返北矣,至為抱歉.今晨赴河邊散步至瓊林,沿途除儲糞池可厭外,餘均可愛,如空氣、花卉及稻田茶園等.

十四日星期一  晴 室內90度
一打早就與翼軍偕赴胡家,並在該舅媽家吃午飯.大家(我、翼軍、舅媽及舅舅)對于我與翼軍近日處不來事,開誠佈公地詳談了半天.余與翼軍當面對質,使舅舅與舅媽能夠詳悉我們的事,對我是一大慰藉.隨後舅媽就拉著翼軍到另一室懇談,這是舅媽的正義感,[刪]

十五日星期二  晴 90度
昨日翼軍約好吳興街太太們打牌.今晨與她相偕至龍太太家後,送她們乘37路車赴吳興街.余在街上溜躂了一會兒,看了博物館鄭曼青的詩、書及畫,比較一般水準來說,詩我不懂,書與畫均為平平之作.十一時吃午餐及飲咖啡後,擬赴福隆浴場,惟以時間短促,而火車也少對號快車,遂改變計劃,赴兒童樂園,試著游泳,惟因人太多,恐傳染疾病作罷.至該園野餐地區,因傍基隆河,涼風習習,乃假寐了一陣子.

十六日星期三 晴熱
上午擦地板,修理電線、電燈等.又到街上修皮鞋,買了一個十八台斤的大西瓜,又買了四斤台灣「土」桃(一點不甜不酸不香)做了一小鍋果醬.下午赴台北,先去慶應皮膚科與翼軍取治風濕腳的內服及外敷藥各一劑.再乘45路至免稅福利社,與三毛買了汗衫等數件.再乘大有二路至三張犁下車,原擬購紅葉花(有似萬谷米「飴糖之米」)其頂端有[]紅,即玫瑰紅之葉,十分艷麗.昨在新公園看到此花,但至花圃時,聞已售完.再步行至松山寺後之花圃,購一串紅一小盆.聞此花能插能種.余曾至台北榮星花園,即有此花,開得十分鮮艷.

十七,十八日星期四,五  陰雨
晚觀「吳鳳」電視劇,中視演員儀銘飾吳鳳.他可能是清朝派來管理山地行政的官員,並駐在嘉義高山族居住區內,在職已五十餘年,年齡約七、八十了,為了反對山胞用人頭(即漢人之頭)做豐年祭品,乃飭令改用豬頭,但當年天公不作美,一連串「」觸犯上天降災,使民不聊生,乃堅拒用豬頭而向吳鳳索人頭,吳鳳在山胞譁然眾怒難犯之情勢下,允于次晨有一紅衣人在某地,可取此一人之頭而祭之.於是「三加三」到時首先[]殺之,乃吳鳳本人也.他誤殺他們的恩人後,在悔愧歉意交加中跳崖而亡.酋長誓言此後永不用人頭祭祀蓋乃諺云「殺身成仁,捨身取義」之謂耶?

每週生活規範及標準
1.規定標準得具有彈性 2.妻赴台北打牌一次(返家時間延長至晚九十半止,六一年三月廿一日修訂) 3.妻赴台北訪友一次(以上兩次得隔日為之) 4.夫婦看電影一次 5.夫婦散步一次(週末) 6.夫婦逛街一次(星期日) 7.其餘時間,相伴家居度日 8.每次外出,各人最好說一聲去何處,以便有訪客及電話時,得迅速找到 9.每次去台北,最好各人留下地址、電話,以便有要事時,能迅速找到 10.雙方得衷心信守 11.增加宗教活動(六一.三,廿一修訂) 夫:李若瑗 婦:翼軍云:「不反對」
[刪]

十九日星期六  陰雨
上午與翼軍懇談互忍互諒及生活細則與交友約定後,余將細則寫一「每週生活規範及標準」與「對于李君之約定」持與翼軍簽字,但她說:「此後看看你的行動如何最為要緊,而單簽字不實行,又有何用﹗」余亦告她曰:「我也一如卿之所言,同意卿之看法.」我又追問她:「你究竟對此細則反對不反對﹖」她拿了此紙細看了一會說:「我不反對」於是我將她說的「不反對」三個字,批在她簽字的地方,當然顧名思義,不反對就是贊成,並非默認,簡直就是贊成,當然此後需要雙方努力實行,不在乎簽字具文也(將原細則貼于此頁上)三毛于三時許返家.小瑗來一信.

二十日星期日  陰晴互見
[刪]

二十一日星期一  晴、雨、熱
下午翼軍、三毛及我三人同赴台北,在車站候下午三時的車.送三毛返台中後,余偕翼軍至台北地方法院公證處,在服務中心要了一份離婚公證說明書,其中一條為「得需證明人二人」.當即驅車先至慶應皮膚科翼軍看濕疹.出來後,即步行赴龍家,兩人面央龍家夫婦作證明人,但龍先生對我說「您少爺們及諸親友,將來知道我們做你們的證人離婚,恐怕他人說不是﹗」但又談到他表姪女離婚是請律師出的「離婚證明書」.當即偕同翼軍到西站附近之「野荸萕」點心店樓上董律師處,但該律師不辦離婚案件,不得已乃返家.

二十二日星期二  晴92度
翼軍赴吳興街打牌,晚八時許返家.遠志上午來電話,問姑媽近日未去看舅媽,他們很是想念.下午張太太來家,談房屋出讓事.晚間馬先生及太太來看房子,張先生亦來當面談房價事.余先告張太太為77000元,乃少了3000元,淨價74,000元,付中人錢3000元後,可淨得71,000元,我請馬先生回家後考慮一下.翼軍與余之離婚事,已告一段落,蓋命中註定不能離也.怎見得,去法院必須找證人,人家都不肯,去律師處,人家不辦,兩處碰釘子後,我這個臨時脫逃而不蓋章的表演,就沒用場啦﹗

二十三日星期三  晴、熱
今下午余赴北散步,在國軍文藝中心參觀越南軍人節照片展覽,其中有印刷品及書籍雜誌.有英、越文對照的,有純越文的.前在房太太家看到她的媳婦五妹,是馬來西亞三打根華僑.余對語文頗有興趣,乃就便問她馬來文.她說馬國通用文字為英及馬文.馬文之形式為拉丁拼音代之馬來古文(語是通俗的,文是古文)據說很不易學.今觀越南新文字,亦為拉丁拼音化,但其中有拉丁外之符號,而AEIOU元音,上下及上右方,均加註符號如下:(略)新的符號為:(略)

二十四日星期四 
余國文字,前已言之,同音字太多,不能用拉丁字母拼音.而賴其四聲.殊不敷用.尤其四聲之分,真有此「繞脖子」之感.殆亦語文之忌.英文亦有鑽牛角尖之處,如其語法,所規定,亦非必需,而又非拼音文字,並不理想.但英文在近代較他國文字為普遍,乃為事實.若想應付未來電腦時代,吾國文字不改也不行了,祇有利用英文,去蕪存菁,捨其繁複,留其語音,並將KK音標創造拼音新符號,將所有英文之元音及輔音拼音符號增加.改英語為拼音文字.將文法簡化至夠用及實用的程度,成為一不繁不簡之適中語文,使吾國文字二元化,官用國語,商用改良英語,互不相悖,則吾國文化必能新舊齊發而繁榮滋長.

二十五日星期五  晴 91度
房子出售事,今晨張先生介紹人來,謂對方馬君只給七萬,並于週六回話.余不接受,仍請以72,000元出售,否則作罷.今上午冒溽暑去吳興街找訂房子.有一處為「吳興別墅」,21.24坪,總價158,000元,七年貸款六萬元,自備款98,000元.今地基及地下室已打好.余去工地以看過.分十期交款,第一期定款二千,二期定款八千,三期執照批准二萬,四期地基完成三萬五千,五期一樓定兩萬,六期二樓完成一萬,七期三樓完成一萬,八期四樓完成一萬,九期粉刷油漆一萬,十期完工交屋三千.惟因三子均去美,設有一子需余與妻去,則房屋不得脫手以為累,祇得作罷,化房租租屋而居了.

二十六日星期六  92度
翼軍今上午最忙,她約了許多太太明日來聚聚.今晨一人上菜市場買了鴨子及魚暨H豬肚子.一上午鉗毛洗肚子,沒有停歇.已滷好了一鍋滷肉及蛋.我今日無所事事.上下午各去瓊林橋散步兩次.該橋修理工程,今日用機器打樁,可能明日灌水泥.馬家買房子一事,今日未來回話,故已告吹.原因乃是72000與70000所差的2千元.這樣也好.此屋我已耗費心血來修理維護.垃圾場遷後,余又提水澆熄火窩繼續一個半月之久,今始全部熄滅,而余賣掉此屋于心不忍.

,二十七日星期日  陰少晴
接小瑗來信,謂已決定打工至九月底,暫不回校云云.余與妻雖主張他回校,但鞭長莫及,無濟于事.由早晨起,我與妻忙著做菜及打掃,以備招待來客.九時過後,趙、房、龍及周四位太太來訪,當即展開雀戰.晚九時許才離去返北.中午余至街上散步,不覺已到新海大橋橋頭.惟已日當過午,約下午一時半許,恐太熱,果然走在橋上,涼風習習.在[][]後,坐在橋旁乘涼,並乘公路車返新莊站.

二十八日星期一 陰時晴
小瑗來信說,來生活費100元及照片兩張.今問翼軍收到沒有,她說:「小瑗來信說,來100元是給三毛出國用的」我說:「拿信來看」她說:「信扯掉了」她從皮包裡拿出100元美鈔來讓我看.她說她換成美鈔了.意思是這錢不能作生活費了.她獨斷地奪去,留作三毛出國用了.但是此一百元哪夠出國用呢.不知她是為了什麼.但她已活搶活奪地拿去了,我為了息事寧人,不得不打圓場,對她說此一百元作為還她由美國返家後交給我150元中的一部,此後淨欠她50元了.一個家庭是沒有真是真非的.假如是個賢明的人,她就不能做出此事來,要她作也不作.這可能就是賢與不肖的分野吧.

二十九日星期二  台北落雨
昨因報載,欣欣客運公車,從七月一日起,將16路等車,分段售票.即原為一元五角,分段後為三元.16路自木柵至台北車站僅一張票(即一元五)彼時余因乘指南客運至該處(溝子口等處)故已算是親身到過.而七路車至景美女中,余從未到過,乘六月份尚未漲價,在西門丁乘車玩玩.車過景美,在北新公路上七張,左轉至景美女中(通用電子公司亦在此地)返台北時車至萬隆,正對紅日西沉,橘黃色的紅日,漸漸沒入商肆高樓之後,此時余坐于前座,將此美景深深印入腦海,心中自思,在此年此日此時(下午六時半)此地,余乘此欣欣客運七路車馳騁于北新公路上,天氣及氣溫,均皆舒適,,因下午下了雨,空氣亦至清新,思緒清白無比.為此漸漸憶及前五十年之一日,其心中之清明,雖時地不同,亦復有此悟澈之感覺.約在民國七、八年間,余就讀村中小學.一日,約在下午四、五時許,太陽照[]了全村,校中小朋友輩都在溫習功課,村中遠近雞犬時鳴.余置身校中,心中清明至極,自謂切記此一美好的日子,牢牢記住,永銘于心,不得或忘.心中自謂曰:「此時此地,余為稚子,他日何處,將在何時何地,自己將扮演何種角色﹖」再憶及民國26年8月間,七七事變後,日本轟炸機轟炸太原,余時在西北公司服務.警報後偕同事避于東山之巔.日機來後,城中槍炮齊鳴.在警報解除後之一煞那,余心中沉思片刻,自謂曰:「此時余在東山,假如到民國四十年時,余將在何方﹖」當時認為年代深遠已極,但今日已至民國六十年六月二十九日了.

三十日星期三  陰時晴
老人划船
下午翼軍赴對面三樓葉家打牌.我也「不甘寂寞」赴碧潭飲茶划船.碧潭吊橋,其鋼索約為直徑兩英寸粗者,共七根合在一起.看來十分牢固.余步行過橋後,就在一茶園濱潭飲茶,並由茶房代購船票一張計十元.余掙扎著在河邊水淺處以單槳划了幾趟,並以槳測其深度,即岸邊有時也探不到底.心中自亦畏懼,又以余坐在船尾,船頭昂出水面,故著水店太小,搖擺不定(因非平底船)當時汗已濕透襯衫,乃乘車返家,翼軍正看「廢園舊事」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