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1年3月 

1971.2.1    星期一    晴

早晨讀英文。上午沐浴擦地板。下午去台北買藥及寄藥。因趕不回來﹐七時半的「七色橋」及八時的 「長白山上」都在公路車站看了。與翼軍買「舒壓寧」一瓶約30粒﹐係治高血壓症﹖﹖製藥廠出品。又至﹖﹖皮膚科取藥膏五支及內服藥一包﹐趕著包好﹐至郵局時﹐已下班﹐未寄出。又購培梅食譜以印刷品寄出。翼軍來信言及小軍小齡吵嘴﹐不知為何事。翼軍在那裡硬撐著不是辦法。血壓又高﹐牙齒也不好。這樣呆下去﹐恐怕她要病倒呢。不如早日返台為得計。

1971.3.2    天晴下午陰    轉暖

八時起床﹐吃早點後﹐即聽九時的英語。于十時許下樓赴北。先將昨日包好之藥付寄﹐但因太小﹐又重新打好﹐又加入藥品﹐共裝入風濕藥膏五小管﹐風濕藥一劑﹐「舒壓寧」30粒﹐以航掛寄出﹐共費36元。即赴房太太家﹐問清買尼龍鞋(﹖)處為武昌街小巷中。一時許應房太太邀請吃小館之生煎包﹐即赴指定地購小鞋二雙﹐小襪(﹖)(女)五雙﹐加入「麗血路由蒙」日製高血壓藥一瓶及小笛吹氣塑膠球一個﹐由海寄﹐費65元。返沅陵街理髮後﹐由永裕公司後門串至衡陽街﹐購牙刷牙膏等﹐至小館吃煎蠔後返家。上樓後看見三毛正出門吃晚餐。據房太太說﹕其母因高血壓七年前即服「麗血路由蒙」日藥﹐但須常服。又說﹕她此刻用川崎健康器﹐其功效為睡前用10分鐘後﹐即能安然入眠。昨至武先生(當舖)處﹐問及三軍總醫院有五臺人元先生。又防止豆漿泡沫為花生油之渣滓(即沉澱之黑油底)﹐此物甚有妙用。

1971,3,3    陰有風

早餐後三毛赴北買四點半的光華號車票。我是忙作一團。先將應洗衣服洗好晒起。然後做午飯。十二時許﹐三毛返家﹐正好吃飯。計有白斬雞﹐紅燒黃花魚及炒白菜﹐涼拌豆腐乾等菜。今日原想與翼軍寫信﹐始終騰不出時間來。三毛于下午三時走後﹐我又一直肚痛﹐乃是吃得多了一點。至晚十一時始稍覺舒服一點。下午四時許﹐小瑗來150元﹐其中20元為給我過生日的。在我中午做飯時﹐三毛提出許多問題來問﹐而我火上又有菜﹐又忙著答他的問題﹐在手忙腳亂中﹐剛剛燒好的一盤魚﹐全倒在地上﹐又得收起來重燒﹐真是太忙了。三毛與一老士官平常不說話﹐這次老士官將用福利金送調職連長的事情打了報告﹐大家就認為三毛在事先應該阻止他云云。此兒性情同我一模一樣﹐個性急躁﹐又有「疾惡如仇」的遺傳﹐所以有時壞事。

1971.3.4    

上午赴教育部給三毛報了名﹐受留學生訓﹐祇填一表。又到出納科用五元錢買了一個出國留學資料袋。其中如申請留學證及各種出國手續辦法及表格﹐應有盡有。國軍文藝中心看了畫展。中山堂民眾食堂吃了一客12元的客飯。到一銀樓將小瑗來款中的140元以40﹒2的官價換了台幣。其中10元換來零票計一元五張﹐五元一張﹐以備向台銀換二毛五的硬幣。到南海學園﹐因歷史博物館正在改建大樓﹐也沒什麼好看的。乘一路車到台灣大學看杜鵑﹐倒是正在盛開時節。比陽明山好之百倍。全校園都是杜鵑。到中國時報的新聞走廊看了一下子﹐就乘車返家了。

1971.3.5    星期五    陰雨

昨晚十時許﹐與翼軍及小軍寫好一信。當即寄出﹐並至輔仁大學散步﹐十一時許返家。上午讀英文看報﹐中午在本公寓樓上買魷魚一個及豆漿等。中飯是韭菜炒魷魚絲﹐酸辣湯。一個人吃豐盛極了。下午開始給小瑗寫信﹐並將翼軍在小軍處的情形﹐略告一二。于晚間往新莊戲院散步時寄出。

1971.3.6    天陰

下午擦地掃床及沐浴。在晨起九時至中午﹐一直查字典學英文。今晨九時﹐擰開收音機﹐準備聽英文時﹐一直未找到﹐乃想到週六的九點鐘時間停播﹐老是記不下﹐太健忘了。看電視也有壞處。那天看到「滅痔能」的廣告﹐我便用160元買來一盒試服。一週後﹐覺得每晨起來就想大便﹐此刻已形成水瀉﹐故不敢再服此藥了。因為內痔核並未消除而水瀉之病已先見﹐真划不來。余之內痔﹐其起因為在雍南化工廠十七年間坐辦公桌﹐其因一。事務繁忙﹐其因二。去歲在光裕電業公司會計主任任內﹐更形忙碌。原在肛門左內側﹐在大便不暢時﹐即被壓出來﹐有兩個痔核。從光裕返家後﹐又增一核。

1971.3.7    星期日    陰小雨

上午學英文查字典。下午洗衣服﹐晒了兩竹竿。晚間有人來看房子﹐其中還有尼姑呢。今日中央報三版登載了在美國的中國中學生得到了西屋公司的科學天才獎﹐一名男生以風箏在空中的穩定原理﹐寫了一篇以代數方程式﹐研究出機翼穩定角度的新理論。一名為女生﹐利用一種原生物來假設﹐研究出人體老化的過程﹐是受到環境壓力的緊張生活所致﹐使人體中產生一種酵素﹐促使人體老化云云。他兩人是從三萬名申請者中獲得第一名的。台灣居民的死亡率以血管系統死亡率為最高。台大醫院在實驗中(用家兔實驗)認為植物油能分化膽固醇﹐動物內臟尤以肝臟中膽固醇最多﹐其次為蛋黃及動物脂肪。我一向喜歡新學問。上週在台大門口買了一本「生命奇觀」﹐這次三毛回來非常欣賞此書。

1971.3.8    陰雨

今日為婦女節。上午查字典﹐自修英文。下午即赴台北﹐到教育部問留學生貸款事。據云﹐係在到美後如有急需﹐可向大使館貸款云云。可能每年借款十萬美元。不久以前﹐我曾看到報上發表過。今日可湊熱鬧了。在長沙街下車﹐即赴國軍英雄館參觀插花展覽。有一種玫瑰紅的單瓣花﹐當中有一嫩角如下﹕(紅色原子筆素描)這種單瓣花﹐我是頭一次看見。美麗極了。另有一種植物開淡綠色的小花﹐也是初見的綠色花朵﹐夠稀奇的了。專程赴迪化街看非洲紫羅蘭。一點點紫小花﹐毫無欣賞之處。參看了國際學會的日本電子展覽。在我打算過鐵路(在西門)乘20路車時﹐平交道欄杆放了下來。一南下車過去後﹐一婦人越過鐵路時﹐被一快速北上車彭得打轉﹐慢慢撲地不起﹐可能沒命了。我才改到中山堂乘車。又看了澳洲工商展覽。

1971.3.9    陰雨

今日一整天﹐除了下去取信拿報紙外﹐一整天沒出門。上午查字典﹐下午看電視看報﹐給三毛寫信。晚接翼軍一信﹐要捎塑膠筷子及霉乾菜等。余之單身生活﹐非常忙碌。以前尚能顧及紀念品﹐信札日記及照片等﹐此刻因聽空中英語教室彭蒙慧的英文﹐一上午都忙于查生字。因為我的生字查不完﹐原因是記不下﹐過目就忘﹐所以在我這樣的年紀學英文是前學後忘。以前熟字也漸漸變成生字了。今晚見一second﹐左看右看﹐思之再三不認得﹐一直展開字典﹐才驚異了半天﹐而恍然記起來﹐真是怪事。為了熟悉大寫字﹐在生字本上第一行必寫出大楷來﹐次行寫草書﹐再次寫KK拼音﹐然後詞別﹐最後寫字義(用中文寫)。以前查過的寫過的﹐因為記不住﹐一次一次的再寫下去﹐重之又重的寫下去﹐藉之練習耳。

1971.3.10    星期三    陰雨

仍然是上午查字典﹐下午看報看電視﹐在中午出去吃水餃﹐買菜及存一銀5000元。晚間整理文件﹐發現三毛沒有臨時的大學畢業證明書﹐僅有英文本。小瑗還沒有正式換回大學畢業證書。在整理文件時發現在西安時的日記本上有一張記著三毛的時間為37年7月7日下午5時55分﹐即農曆戊子6月初一日酉時生﹐重八磅半。星期三﹐晴熱。又發現曾祖諱執蒲﹐字瑞五。祖父諱鳳岐﹐字翔西。父生于12月29日。母生于5月19日﹐卒于8月27日﹐享壽58歲。又有小瑗的血型化驗單子﹐上面寫著“O”字。又有大兄三兄及孩輩民國35年當時的地址及職業等。這些是抗戰勝利後我先去信問他們要來的。當時郵政及匯兌都通了﹐好不高興。我在漢口給大兄及三兄都匯了錢。惟因村裡駐有共軍﹐不能與二兄通信匯款﹐是為至憾。然這回光返照的情形﹐約到36年﹐郵路就因軍事而歸斷絕了。本日接密歇根大學一信﹐長達兩頁﹐將轉給三毛。

1971.3.11    全天陰雨

晨起已八時矣。昨晚整夜落雨﹐氣溫華氏64度。上午仍是查字典看報﹐下午找尋三毛的臨時的大學畢業證書﹐遍找不得。又找出小軍的小、中(包括初中及高中)大學畢業證書均齊全。小瑗的幼稚園、小、初中、高中及輔大臨時畢業證書均有﹐惟大學尚未換正式的﹐不日余將去輔大換取。三毛的幼稚園、小學、初中、高中畢業證書齊全﹐惟大學的找不到。恰巧他于四時半返家﹐彼時正余午睡醒後﹐聞大門紗門有聲音﹐乃是他回來了。在大家找尋之下﹐結果就在戶口名簿套內找出來。三毛的英文本台大化學系畢業證書已經發下﹐置于余之大皮包中。小軍、小瑗及三毛小學都在新竹師範附屬小學﹐三毛小瑗幼稚園亦在該校.小軍初中在省立新竹中學﹐小瑗、三毛均在縣立第一中學。高中三兒均在省立新竹中學﹐均由該校保送國立台灣大學。小軍、三毛均台大畢業。小瑗轉輔仁大學畢業。

1971.3.12    星期五    陰雨

昨日三毛返家﹐冰箱無菜﹐到樓下菜攤買魷魚(發好的)一尾﹐配青菜切絲﹐急炒上桌﹐為晚餐之主菜。今上午查字典聽英語﹐三毛與CIT寫回信﹐接受該校獎學金。借來沈家打字機﹐將信打好。陰雨連綿﹐三毛上午在家打字﹐下午看蔣伯伯及蔣媽媽。今日一大早我便到菜市買菜﹐買一些牛肉鯧魚柳橙胡蘿蔔之類﹐又購花生油五斤。中餐就用洋蔥炒牛肉﹐牛肉是三毛最愛吃的肉類﹐以及牛肝也是他喜歡吃的。但據最近報上報導﹐謂蛋黃與肝類同樣有膽固醇﹐所以日後我將不買動物內臟及肝與腰子等肉。魚類也是他喜歡吃的﹐回家渡假﹐趁此給他加點油﹐把身體搞好。

1971.3.13    陰

今報載「健康長壽會」于下午三時假立法院第二會議室請劉興泰博士講「心肌梗塞」病患預防。所謂心肌乃指心臟內部之冠狀動脈血管因病者先有1﹒糖尿病2﹒血脂肪高3﹒高血壓4﹒及煙酒之刺激遂使血液中之血塊流經心臟時被心內動脈內之血管壁腫脹而到不通。病發時面色蒼白﹐冷汗嗝氣﹐抽筋﹐心疼如刺如絞﹐血壓下降至90度﹐脈搏慢至每分鐘50次﹐全身無力﹐左肩疼痛﹐二小時斃命。預防之法為1﹒降低高血壓2﹒吃低熱量食物3﹒多活動(如散步、八段錦等)4﹒避免神經壓迫及緊張。此症發病時如「晴天霹靂」﹐因為原來是好端端的。其發病前之前軀症為胸悶﹐頭昏﹐心跳﹐倦怠。其預測方法為看左手掌1﹒手掌心痛及腫脹2﹒纖維(束狀)集中手心或手背。此症均被庸醫認為胃潰瘍。多被診錯致死。普通人高血壓(血管收縮)超過150度為高﹐低血壓(血管擴張)超過95度為高(不正常)。普通人血內膽固醇含量為250。預測心肌梗塞﹐亦可看手指甲﹐如發現銀白色條紋﹐即有發病現象云云。

1971.3.14    陰

早餐後﹐偕三毛至熊氏西服莊(吳興街)已十二時矣﹐老闆不在﹐先至小店吃水餃﹐再到胡先生家訪問﹐再到彭先生家拜候。至三時許乘30路車至車站﹐三毛約乘四點半光華號返防(台中清泉崗)余送他至站內﹐未上車﹐車開後我才出站。今日三毛送我生日禮800元。在吳興街時﹐下午二時許至熊家西服店與三毛量尺寸﹐定做一套西服﹐價1050元﹐先付500元。係鐵灰色毛料﹐定下禮拜日三毛返家去試樣。

1971.3.15    天晴

今與小瑗及妻各一信。我同翼軍商量返家及機票事。她來信說﹐心跳到90次﹐晚間失眠﹐頭痛眼花﹐必是高血壓症候﹐迭與小軍說過。我前去信要他給母看病﹐並來信詳覆看後情形﹐近又在妻信中附寫給他一信﹐要他賺錢自己存起來﹐給母看病﹐如太費錢或是打算不看﹐就馬上把母送回來。兩信均無回覆。至此我毫無辦法﹐祇得與小瑗去信﹐他前來信說願負擔其母返家旅費。今我去一信要他在三月底寄其母250元﹐她可能有150元﹐我再寄她200元﹐共為600元似可成行。不知她打算如何。等她來信及小瑗來信後﹐我即將200元寄她﹐以便成行。今赴北將兩信寄出及至西門購「東京菜」五斤及橡皮小狗一個﹐準備明日寄美﹐乃是翼軍來信要的。

1971.3.16    星期二    天氣晴朗

早晨讀及聽英文﹐上午掃了整個的樓梯﹐洗了澡﹐擦了地﹐灌了花﹐打了坐﹐睡了一會﹐送健康長壽會的信。以上明暗共有十個(了)字。下午看中副方格中的「言子」﹐也可以說是「子語」「尾語」「卑俗的幽默」「俏皮話」等﹕茲錄如下﹕鬍子上貼膏藥(毛病)﹐菩薩放屁(神奇)﹐馬桶上嗑瓜子(入不敷出)﹐懷孩子的婦人過獨木橋(挺兒走險)﹐麻子打哈欠(全面總動圓)﹐豆腐掉在灰堆裡(拍也拍不得﹐吹也吹不得)。余看完每則﹐不覺朗聲狂笑。晚間先看中視7點30的「怒江春暖」及台視8點的「古道斜陽」。前者的地點為雲南的擺夷區﹐後者地點為河南山區﹐均為抗戰期間的故事﹐一在大後方﹐一在敵我火線交界。打坐一次。

1971.3.17    晴明

上午至新莊路小店購假象牙筷二把﹐每把20元。連同梅乾菜及玩具小狗﹐裝一紙匣內﹐平寄翼軍﹐運費115元﹐係由台北郵局寄出。至台北郵局後﹐約下午一時許﹐尚未上班﹐等至二時許﹐乃過磅寄出。本擬赴基隆看觀音像﹐但因蹉跎時光﹐已三時矣﹐故打消去意﹐赴延平北路一小吃館吃炸醬拉麵﹐又乘車至國立藝術館看版畫展覽﹐十分差勁兒。余平日喜歡研究土木工程﹐今至正在趕修引道連接中正橋之重慶南路南端﹐亦即中正橋頭這一邊﹐與中正橋(通永和)連接之引道水泥基礎工程﹐正在進行。汀州街之下水道亦在趕工。旋赴新店溪河邊﹐見一玩具小汽艇在河內疾馳打旋﹐十分快速﹐一人在岸上用無線電操縱。

1971.3.18    天晴

接小軍信一封﹐來60元生日錢﹐照片五張﹐有翼軍一張﹐看的像哭像。她以前照的護照像﹐同樣是哭像。我十分奇怪。茲將我的年表列下﹕

紀事 歲數
民前1年 宣統元年2月25日誕生于山西省平定縣西鎖簧村八眼窯李宅東窯 1
民前2-3年 即宣統2至3年 3
民4年 開始入學讀書﹐在李氏家廟內國民小學 7
8 小學老師楊清昌﹐字海峰  
9 小學老師竇魯彝教論語 12
10 由小學出來﹐在家讀書 13
13 跟大舅父到萬豐泰(榆次)轉運公司閒住 16
14 由大舅介紹﹐到彙吉銀號幫忙 17
15 跟二兄在造產救國社社員合作社住閒 18
16 二兄介紹在一西肖牆(太原)軍服莊幫忙(趙) 19
17 二兄介紹在太原按司街一家百貨行幫忙 20
18 母于8月27日逝世當晚夢父親挑水澆花﹐大兄在簷前掛紅綠色彩綢。我于次日偕二兄奔喪。母親壽58歲 21
23 父于秋季逝世﹐享壽62歲。仍偕二兄奔喪(端生) 26
24 考入西北實業公司司帳人員訓練班﹐受訓3個月﹐分發太原土貨產銷合作商行就會計幫辦事 27
25 就晉綏兵工礦產測探局事 28
26 就西北實業公司會計部綜核課事。七七抗日事變﹐隨公司火車南遷﹐渡河至西安﹐考入西安災童教養院工廠會計 29
27 入川就裕民物產貿易公司會計事。經理馮尚文﹐副理張士心。是年春﹐二兄返平定教書 30
28 就遷川工廠運輸處會計﹐同事之妻巫雲書女士介紹蕭邦傑﹐旋識吾妻胡翼軍小姐(原名淑媛)服務于重慶電話局 31
29 就成都東亞化學公司會計﹐未及成立﹐因歐戰起﹐比國機器不能交貨而解散。旋赴重慶就建業營造公司事。是年8月4日與翼軍訂婚 32
30 2月19日參加新生活運動集團結婚﹐與翼軍結婚 33
31 是年秋在歌樂山大天池考入振濟委員會工廠會計﹐在重慶受訓。9月10日奉國民政府主計處派往振濟第一工廠代理薦任職會計主任(在江津)。陰5月初2日﹐小軍誕生江津廖家院 34
32 5月11日財政部令派為該部派駐甘肅省銀行監理員 35
34 抗戰勝利﹐監理員于本年底撤銷。正月初二小瑗在蘭州西園新村誕生 37
35 就西安中南火柴股份有限公司之事。春間赴漢口購工廠基地(在橋口上) 38
36 赴玉門油礦購石蠟。駐蘭州推銷火柴。小軍入雍村小學一年級就讀 39
37 赴漢口洽領土地所有權狀(陰6月初1日三毛在中南新村生)11月26日乘太平輪赴台灣。 40
38 就雍南化工廠股份有限公司之事。(小軍于33年入西園新村幼稚園﹐特此補記)小軍就讀新竹師範附屬小學二年級﹐小瑗就讀新竹師範附屬小學幼稚班。 41
39 小瑗畢業于新竹師範附屬小學幼稚班﹐升入小學。 42
40 雍南公司製造粉狀味精及醬油﹐行銷中、南部﹐商標為岐山牌。業務尚佳。  
42 三毛入台灣省立師範附屬小學幼兒園讀書 45
43 7月小軍附小畢業﹐考入省中初中部﹐三毛附小幼兒園畢業﹐升入小學 46
45 7月小瑗附小畢業﹐考入新竹縣立第一中學 48
46 小軍畢業于台灣省立新竹中學﹐升入高中 49
48 7月小瑗畢業于新竹一中初中﹐考入省立新竹高中 51
49 7月小軍畢業于省立新竹高中﹐以第二名保送國立台灣大學工學院電機系﹐7月三毛附小畢業﹐考入新竹一中 52
51 7月小瑗畢業于省立新竹中學高中部﹐保送國立台灣大學工學院電機系 54
52 7月三毛畢業于新竹一中初中﹐考入省立新竹高中 55
53 6月小軍畢業于台灣大學電機系﹐在新竹機場服役 56
54 8月小軍赴美南加州大學深造﹐行前與小齡訂婚 57
55 7月三毛畢業于省立新竹高中﹐以優異成績保送台灣大學機械系(56年轉化學系)。2月雍南公司歇業﹐全體員工被資遣。5月舉家由新竹遷至台北吳興街225巷21號。小瑗台大休學﹐7月考入輔仁大學理學院數學系二年級 58
56 6月小軍得南加州大學工程碩士﹐8月返國與小齡結婚 59
58 6月小瑗畢業于私立輔仁大學理學院數學系﹐赴金門服役。9月遷新莊新居 61
59 6月三毛畢業于台大化學系第一名﹐清泉崗服役。8月﹐小瑗得密歇根大學獎學金赴美。11月翼軍赴美 62

1971.3.19    星期五    天晴早晨雨

上午將浴室鏡箱改裝于洗面盆上邊﹐並將箱門卸下﹐重新釘正一番。中午韭黃炒腐乾吃飯。六時出去散步﹐七時半返家看中視的「怒江春暖」及台視八時的「古道斜陽」﹐又轉中視「金曲」節目。此三節目都是相當的成功。接翼軍一信﹕謂藥已收到﹐但因未量血壓﹐不敢服用。接小瑗一信﹐考了期中考的複變數﹐得到90分﹐教授批了「優異可觀」並將他的名字寫在黑板上。小瑗信上說﹕「害得我虛弱了兩三天」。信後又寫了些給我祝生日的話。翼軍信末也是給我祝賀一番。我將于禮拜天﹐即後天﹐過63歲的生日。我已經越過我祖父及父親的歲數了﹐真是慚愧。但回想我一個沒太受過高深教育的人﹐能在會計方面找到職業﹐並在國內企業機構及太原﹐西安﹐甘肅﹐成都﹐重慶﹐漢口及台灣拖著一家五口生活﹐三兒都可能去美深造﹐余願足矣。

1971.3.20    星期六    天晴

上午蒔花﹐後走廊暖洋洋﹐渾身出了微汗。下午三時許﹐三樓周先生招呼﹐將前廊欄牆外面﹐用紫色塑膠油油刷了。四時許﹐三毛返家﹐晚間赴北看電影。明天為陰曆2月25日﹐在距今63年前﹐余誕生于山西省東部與河北省接鄰之平定縣南邊距城10里之西鎖簧村之「八眼窯」李宅之東窯內。在吾國華北之氣候﹐此時冰雪漸消﹐簷頭瓦攏嘴所含之長形冰鞭﹐已不可見。所有院庭中央及廣場(打穀場)角落之雪堆均已融化。吾母38歲生余﹐吾母共生八胎﹐成五胎﹐皆男。余為存者行五(實為行七﹐余下面有一老八﹐一手有六指﹐生後六日不成。可能為剪臍帶時得了破傷風)。母為距村八里之貴石溝村人﹐葛姓無名(乳名蜜妮)有一姊﹐適廟溝村人。茶後喜食其嫩葉﹐較母瘦﹐母甚肥﹐鄰人呼曰「胖人」﹐高大而白﹐賢慧而慈祥。晚年稍吸煙葉﹐暇時亦與鄰人摸紙牌消遣。曩昔村中醫道甚微﹐余約四、五歲時﹐害傷寒﹐聞母七日七夜未稍眠﹐因不喂水即殆矣。家人均以余不繼﹐母費盡心力﹐余始愈。病後余尚記憶﹐欲食牆上所懸之「麵羊」﹐然骨瘦如柴﹐努力爬起﹐終不能起立。民國18年8月27日﹐母逝世時﹐余與二兄均在太原就事﹐當晚夢見余父挑水灌花﹐大兄在簷前懸掛紅綠彩綢﹐則是反義﹐迨痴人說夢乎。先一年(民17年)夏﹐余返家時﹐甫一進入偏院﹐見母抱一孫兒(大兄之子)﹐坐于石凳上﹐驟見余返﹐說了一聲﹕「小五﹐俺孩子回來啦」之後就泣不成聲了。余有所感﹐一進入正窯炕上﹐就不由得伏身大哭了一陣子。往來返家﹐一向無此情形﹐殆有感于此次離別﹐即為永訣乎﹐果然。怨夫﹗

1971.3.21    

昨晚三毛赴北﹐買回點心一匣﹐正好今晨作早點。我同三毛在父母神主前焚香鞠躬﹐以表生余之劬勞﹐而未能在她生前孝順她﹐感到無限的愧悔。吾母將于今年陰5月19日度100歲冥壽。至時如不忘記﹐必紀念一番﹐而慎其終﹐而追其遠。今上午油漆匠油刷前廊全部﹐均為淡綠色﹐至十一時半完工。余與三毛赴台北吳興街試西服﹐並赴兒童樂園走了一遭﹐於三時半由圓山至火車站﹐送他乘四時半火車返防。余至中華路購藍色及鐵灰色毛背心各一件﹐人造皮腰帶一條。七時半返家看電視。

1971.3.22    天晴晚毛毛雨

晨起天氣晴朗﹐氣溫昇高﹐春風和煦﹐正是春遊的好日子。十二時許赴北﹐擬作鸕鶿潭之遊。迨至台北西站﹐北來雲塊﹐將紅日蔽遮﹐余心為之一沉﹐但仍買了「小﹖﹖」的票﹐一看車次表﹐每日僅四車次﹐馬上退票﹐轉購「龜山街」票﹐最早車次為二時半。如由龜山步行及坐台車需時約一小時半。今日就不能返北﹐因太遲了。馬上又退了票﹐在小店中餐後﹐改變主意﹐到中國戲院站乘車赴指南宮﹐看到後山之凌宵殿﹐雖甚高大﹐屋頂飾物毛毛草草﹐太不大方。殿前牌摟對聯﹐寫得歪歪斜斜﹐知是出錢修建的商人自己寫的﹐不看也罷﹐看了把自己的眼都污染了。商人的想法是「有錢能使鬼推磨」﹐自己寫對聯有何了不起﹐拿起筆就寫﹐真是可說「膽大妄為」。那樣做了﹐不如不做的好﹐自己此刻雖不覺得臉紅﹐久之﹐自覺臉臊也無法可想﹐祇得承認自己給自己鑄了一個大錯﹐此錯悔改不得﹐終生抱憾。

1971.3.23    陰冷有風

今上午可說是大大地清潔了一番。先是沐浴﹐繼之洗髮﹐擦地及洗衣﹐為時已是下午二時。紅燒鴨頭﹐酸辣湯及炒飯﹐除炒飯勉強吃完外﹐湯菜均吃一半後擱入冰箱。至晚八時許﹐又吃了三毛所買的西點。今日算是三頓飯﹐往日均為兩頓﹐即晨九時早餐﹐下午三時中餐﹐晚間不吃飯。
    今晚到三毛書房看了一下子﹐壁間均懸三兒的學士照﹐細細端詳之下﹐小軍左耳微微招風﹐以及鼻翼﹐都跟了祖父。由小軍之像可以窺見吾父之像﹐約有百分之七十。而小瑗白皮膚﹐細眼睛﹐像了翼軍。三毛雖像了我﹐尤其是大眼睛﹐但印堂﹐鼻子及下頜﹐均像了祖母﹐今日余才得看出。我的眉像了母親﹐眼睛像舅夫﹐其他一切全像了我在五歲時看到的祖父。個頭也差不多。父親是瘦小精幹的人。他善于金石﹐此點他是一點點也沒有遺傳給我。

1971.3.24    星期三    全天晴朗

週一即擬遊鸕鶿潭﹐但以遲至車站﹐又因天氣轉陰而作罷。昨晚見星斗滿天﹐得知今天可能放晴﹐臨睡將鬧鐘上好﹐指正六時。果然于今晨矇矓中被其驚醒。當即製沖牛奶﹐並聆聽英文(空中英語教室)後啟行。至西站已十時許﹐乘赴烏來之車﹐于龜山路下車﹐適同往有一青年﹐知其為學校教員﹐前來勘察路線﹐以便該校學生遊潭。同坐一台車﹐坐至中途下車﹐相偕步行前往﹐約五十分鐘抵潭。(坐台車行于形似棧道及險橋之上﹐上有斷崖﹐下臨深澗﹐台車工人一腿跪于車上﹐另腳劃地前進﹐又過一吊橋﹐下視深澗﹐不由得害怕。坐台車還好﹐如步行則太危險了。途經「翡翠谷」﹐一泓碧水﹐恰似翠玉﹐斷崖橫臥水上﹐景色奇特﹐惜因趕路﹐未下去一看)。潭水碧綠﹐兩岸山勢巍峨陡峭﹐滿山原始森林﹐綠山碧水﹐可稱台北近郊一處女地。潭長二千公尺﹐寬約一百公尺不等。夏日游泳划船﹐必似人間仙境。余等乘小艇自划。繞潭一周後﹐啟程返北。約步行一小時﹐至「鯉魚潭」﹐乃鸕鶿潭之上游﹐同樣青山碧水﹐風景佳﹖。乘一老嫗所划之船渡過彼岸﹐開始由軍用公路攀登山巔﹐又需一小時半餘﹐即至「小格頭」車站矣﹐乃乘公路車返家。
    由上午十時半首途﹐至下午七時半返家﹐在此九小時中﹐車行三小時﹐台車一小時﹐划船及吃飯約一小時半﹐餘三個小時半﹐均係步行爬坡﹐由翡翠谷至鸕鶿潭步行一小時﹐至鯉魚潭一小時﹐攀山至小格頭一小時半。

1971.3.25    天氣晴明

    追憶昨日鸕鶿潭之遊﹐今意猶未盡﹐擬補數語。但其地景色﹐一時拙于描述。位于層巒疊嶂中的三潭(本潭﹐翡翠潭及鯉魚潭)以本潭最長﹐翡翠谷最奇﹐層層斷崖石脈橫臥水面﹐增加一種奇特感﹐間尚有石洞﹐惜因趕路﹐僅在台車上作走「車」看花了。潭水碧綠(深綠)﹐其﹔原因可能是水清及深所致。色同深綠色碧玉。余等泛舟其上﹐其樂融融﹐不忍遽離。但以年老膽怯﹐僅在水邊行駛﹐不敢深入潭心。
    此潭之水源出宜蘭後山﹐流至雙溪口(即龜山路)與烏來溪流匯合﹐形成碧潭﹐而後經新店溪與大漢溪匯合﹐入淡水河進海。此時遊潭正是時候﹐雨後可能渾濁點。由潭底一直登山上行﹐有軍用公路可循﹐至小格頭約需一小時三十分鐘﹐已至峰頂﹐而小格頭即在山頂﹐群巒之高﹐潭水之深﹐遊人罕至﹐乃形成此世外桃源之處女地也。本日下午到中央日報五樓參觀雪景展覽﹐並登記星期天登軍艦崖。

1971.3.26    天氣晴明

    晨起例行聽英文看報。上午查字典。下午灌花及除草。劍蘭亦可形容為三叉蘭。蓋每莖各開三朵花。今發現其球莖頭部出現花苞﹐乃春到人間之象徵也。
    晚間下樓看信箱﹐接翼軍一信﹐初謂「小笛近來晚間未哭﹐故頭痛不常發生了。而齒疾如故﹐未能咀嚼。

1971.3.27    晴天

昨接翼軍之信﹐述及有關小軍。我心裡難過透了。前天還端詳他的學士照﹐其左耳有點招風(向面部前傾約較右耳多二公分)以及鼻翼的長相﹐全像了余父之像。有時想起余父﹐便看看小軍的像。今讀翼軍之信﹐當然大失所望。但今晚一轉念間﹐就領悟到「見識不同」一語。尤有進者﹐非但見識不同﹐而且冥冥之中必有主宰。他的安排﹐全是對的﹐何慍之有﹖

1971.3.28    晴明暖和

    昨晚把鬧鐘指正六時﹐但鐘響了以後﹐自己想起而起不來。至六時半才起床﹐早餐。于八時半乘車至西門轉大南至榮總前一站下車﹐穿過稻田田壟﹐然後登山。一直至軍艦岩峰頂。此峰遠看恰似軍艦﹐故名。越過此岩﹐向北投進發﹐沿途均有登山的人。至北投時﹐其下山處為「陳濟棠之墓園」在碑亭中進午餐(自製洋香腸青菜三明治﹐帶有冷開水)然後又在附近有大石塊處盤桓一陣子﹐就沿公路下山到北投公園﹐購一包谷米在濃蔭下大嚼。對面法國梧桐怒發新葉﹐與台灣常綠樹迥異。由此想起北方的春天。此時在吾鄉有洋槐樹開花﹐你在樹下就可聽到很多的蜜蜂嗡嗡之聲。吾家園中之梨花﹐白白的一片。而蘭州的桃花園內的蘋果花﹐滿枝皆花﹐粉﹖白之色﹐形成花棒。吾宅旁之榆樹﹐結出黃色稠密花片﹐俗稱「榆錢錢」﹐因形如銅錢故名。所有的樹﹐全出新葉﹐柳絮在地上﹐被風捲來捲去。(續後)

1971.3.29    上午晴轉陰

華北的冬天沒有不落葉的樹。一到春天﹐全是一片新綠。吾家院內有芍藥﹐春發紫芽﹐漸成花枝﹖蕾而開花。有牡丹﹐係木本﹐冬天用草包枝﹐春日發芽開花。而蘭州之牡丹之品種特多﹐花朵又大。吾家有夾竹桃﹐無花果﹐棕﹖樹﹐石榴樹﹐均用大瓷盆栽植。一到冬季﹐大家把它們搬到有火炕之屋內﹐否則即被凍死。其他草本花于春日下種俗稱「萬壽菊」「鳳仙花(染指甲的)」「鐵蓮花--中無水份﹐可久儲」「石竹子」。宿根的有「滿天星」「﹖冬」冬日也要擺在屋內。櫻桃樹﹐林蔭大樹﹐大桑樹﹐大香椿樹﹐春發紫芽﹐採下來拌豆腐炒雞蛋﹐或開水一泡﹐用鹽醃起來下稀飯﹐是一種美味的植物﹐不能名為「菜」。有一年將八株大梨樹請人家刮皮後﹐秋天結實纍纍﹐一冬天就吃不完了。但此樹生于野外田中﹐結實後﹐非搭「窩鋪」持土槍看守不可﹐否則被偷一光。
    接柏克萊加州大學一信﹐謂第一年無獎學金﹐第二年起供給﹐要三毛于四月十五日以前覆函云云。

1971.3.30    上午晴轉陰

    晨起看見天晴﹐就打算先去新竹﹐後去日月潭﹐回程赴青泉崗看三毛。主義已定﹐即整理行裝﹐至十時才啟程。乘十二時半對號車赴竹﹐不料車至楊梅時﹐田野間起霧﹐近山都看不清了。天氣又陰。一時三刻至竹。乃打消去中部之主意。中餐後﹐先至楊媽媽家﹐謂她在美國呆了七個月。她說托人看小孩﹐每月150元云云。我給她抄了小軍的地址與電話﹐請她給重駿去信時﹐寫給重駿。去時乘三輪車﹐出來後步行至車站﹐乘公車赴光裕公司謁陳先生﹐並將入股之款改作存款。告知將于八月中用款云云。再至劉媽媽家。適安妮放春假在家。她得到伊里諾理工學院獎學金﹐在芝加哥市﹐是非常榮幸的。談了些家常就辭出﹐至市區與三毛再購大鬧鐘一個﹐又修了手錶等等。至中正路益香茶莊購香片半斤。又在新竹市區溜躂了半天﹐到熟的水果攤吃了木瓜及在車站擦了皮鞋﹐乘八點一刻的直達車﹐至新莊下車﹐已是九點三刻了。需時一小時又半﹐因係新車﹐比以前快多了。

1971.3.31    陰雨

    今晨六時半醒來﹐趕著瞇糊著眼聽了英語廣播﹐倒頭又睡。約至七時半醒來。早餐後接著擦地﹐澆花除草﹐然後開始洗衣﹐衣服太多﹐又洗了被單﹐餘下兩條襯褲還沒洗﹐看一看鐘﹐已是二時了。涼拌紅蘿蔔﹐洋香腸洋芋頭煮稀飯﹐蔥花油餅﹐柿橙﹐吃了個大飽。然後穿好衣服﹐準備參觀圖書展覽。但一出樓門﹐才知下雨﹐就不打算去台北了。想看看垃圾場的鐵門﹐打算設計在鐵軌上電焊兩個鐵環加鎖﹐以防拾荒的及小垃圾車進去﹐不由得就走到那裡。迎面遇見清潔處的人﹐拜託他跟其處長談談﹐從明天(四月一日)起﹐不再在此地傾倒垃圾。又到42巷劉亞泉家裡﹐談了一些有關明日邀集一些居民阻止垃圾車。又到許水泉鎮代表家裡﹐問了有關此事的究竟。據云中港垃圾場已在修蓋﹐大家不好意思太急。此刻正在進行中港垃圾場工作﹐所以不可急云云。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