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1年11月 

一日星期一    晴    75度
    今日華視正式開播﹐我于晨六時即起聽高中英文﹐但此節目在中午後重播﹐故以後將不再早起聽此節目﹐蓋因余每晚十二時前不睡故也﹔
    華視教學節目有高中英文國文簿記等﹐是早晨五時半至七時五十分。從十二時開始至一時三十分﹐又重播上項節目﹔下午四點十五分起至十一時廿分止為晚間播映時間﹔中有‘大將軍郭子儀’一連續=國語劇。今晚九時許看‘百年好合’節目頗有趣﹐由劉秀嫚主持﹐確實費力﹐除訪問嚴俊夫婦外﹐表演了由四對夫婦的節目﹐中有各有千秋的表演﹐心照不宣的表演最為可取﹐夫婦相背而坐﹐由主持人問一方四組的問題﹐再由另一方來表演﹐以兩相吻合為得分。

二日星期二   晴   76度
    昨接三毛一信﹐寄來妻的彩照數幀及他的一小張彩照﹔今覆他一信﹐內容包括對小軍說的一些話﹐讓三毛在可能機會中﹐看小軍一看。
    自從買回19寸彩色電視機後﹐原有16寸黑白電視﹐又配了一個華視的線圈後﹐仍在收視中﹐今日收視節目至為充實及精彩﹐十二時四十分收中視‘每日一星’﹐一點十分﹐收華視新聞﹐一時卅分英語(實用)﹐二時收數學﹐六時卅分收華視‘偉大的領袖’﹐七時收‘大將軍郭子儀’﹐七時半﹐中視的‘母親’﹐八時收台視的‘大地長青’﹐九時一分收華視‘綜藝節目-求婚記’﹐十時十二分收台視國語電視劇‘琴韻心聲’﹐及十一時的新聞﹐有嚴副總統於慶賀越南總理阮文紹就職典禮後返國及周書楷外長由美國返國等新聞。

三日星期三  辛亥九月十六日    晴朗   78度   
    今上午與妻同赴台北﹐她去吳興街玩牌﹐我去公路車站乘十時20分車赴金山﹔金山乃靠北部海邊一小鎮﹐無甚可觀﹔本擬前往野柳一玩﹐但以時間不多﹐怕返家耽誤看連續電視劇﹐乃午餐後乘二時十分車返北﹐六時許返新莊家裡。
    余于光復節(十月廿五日)冒風雨攀登擎天岡時﹐就看到了矗立霧中的大型衛星站的扇狀物﹐因疑其非衛星接收盤﹐故有今日之行﹐又以天氣晴朗﹐以觀其研究﹐發現七星岩絕頂巨型碟型旋轉物﹐乃是衛星接收盤(如上圖﹐略)余不時隨車之盤旋而翹首仰望而不停的欣賞其偉大的近代科學工程。

四日星期四  晴  77度
    余與妻今天先後去北﹐她去夏太太家打牌﹐然後到吳興街標會(五百元標380元被人標去)我則去吳興街任家小鋪詢問房屋的事﹐因係公寓式的二樓﹐總價廿餘萬元﹐不合用也﹔妻于晚八時半﹐我于六時先後返家﹐在北時﹐曾至三軍總醫院詢皮膚科主任看診時間為每週一﹐三﹐五上午診視﹔因妻腳濕疹﹐擬來此試診。又至萬華賣舊電視﹐約好八至九時我在家裡等待其來買貨﹐但九時過了﹐他也未來﹐可能是沒時間來或忘掉了。
    余今下午返家係乘台北客運七路至華江橋下車﹐然後沿小路經新海大橋返家﹐約需一小時。
    今在北買一個袖珍老虎鉗及車鎖鏈﹐到新莊後﹐又買木條兩支﹐背自己製作衣架之用。

五日星期五  晴多雲   76度
    小瑗來一信﹐寄回支票120元。余前給他一信﹐要他不可多寄﹐頂多不超過百元﹐並要他將房貸預備款40元扣下﹐暫存他處也可﹐以後用時再寄﹐以安他們在外的心。
    三毛來一信﹐寄來洗好的媽媽照片多張及他的兩張﹐洗得確是不錯﹐他在那裡比小瑗稍不寂寞﹐第一有龔行健及胡小芬同學等﹐其次小軍在那裡﹐雖無多大幫助﹐但在心理上稍有一點慰藉﹔[.....]小瑗來信﹐說三毛問題重重﹐諸如飲食﹐居住﹐走路及換洗衣服以至選專門學科的教授等等﹔他建議三毛買一車以節省時間﹔至於他本人呢﹐他說近日堆了好多功課沒做﹐主要是失去了興趣等語。此兒有如妻所說的﹕‘小瑗是個報憂不報喜的人’我認為他是含蓄而留後步﹐以備萬一讀不好﹐總比先開支票強。

六日星期六   晴   76度
    今接三毛一信並寄來支票30元。
    上午與妻至台北將小瑗來120元換為台幣﹐計每43.60元對一元﹐又至南洋百貨公司等地與小瑗購厚夾克一件﹐電吹風一具﹐中午返家一試﹐效果尚佳。
    下午聽華視的英文及生物暨地理空中電視教學﹐頗為詳盡﹔晚間至輔大散步﹐又將壞了的電鐘拿出交店裡修理。
    晚間看了許多電視節目﹐七時為華視的‘大將軍郭子儀’﹐七時半為中視的‘母親’﹐八時為台視的‘大地長青’﹐八時半為中視的合家歡﹐九時為華視的’包公傳‘﹐接著是繩索捕獅法﹐尤以’母親‘一劇﹐老四患血癌早死﹐哀極﹐使我也涕淚滂沱了。

七日星期日   晴   76度
    今收小瑗一信﹐極為贊同房貸40元存于他處的明智的決定﹐蓋房貸此刻尚未繳納﹐存于何處都一樣﹐所有錢要暫存小瑗處﹐一俟房貸交時﹐再向他要﹐因為他們在外﹐如存錢不多﹐在心理上是不安全的。今與小瑗一信﹐要他每月暫寄六十至七十元即可﹐原應扣存房貸40元後﹐擬著他暫寄五-六十元﹐後因妻應龍太太等的會錢﹐每月約交400元上下﹐所以又加了十元如上數﹐又與三毛一信﹐要他每月寄三-四十元即可﹐如此兩人共寄九十至110元﹐已夠日常生活費60元及會款10元暨妻治病錢及交際費20元了。
    在小瑗三毛未出國前﹐我要小軍月寄150元﹐乃是因為有兩人在讀大學﹐而今家裡只剩兩人﹐每人每日一元﹐房貸或房租每日每人七角﹐加起來(兩人)就是100元﹐當然不包括翼軍治足及家中交際費及剛剛參加的會費﹐上數100元﹐如將房貸暫存小瑗處(每月40元)加上會錢10元醫藥及交際20元﹐共需90元﹐所以要小瑗寄六十元﹐三毛寄三十元。

八日星期一   晴   76度
    上午翼軍赴房太太家玩牌﹐她走後不久﹐新竹劉先生及劉太太來訪﹐乃給翼軍打電話﹐她要劉太太去房家﹐真是牌迷轉向的主張﹐她說房太太不放人﹐又叫劉太太接電話﹐劉太太因對房家不熟﹐不願前往﹐翼軍在無辦法可想之後﹐乃乘車返家﹐時已近午矣。
    下午她倆人才去房家﹐晚間返家。
    昨將單車由樓梯間頂上推下來﹐[ ]到育人會附近的修車店打氣後﹐並未因擱置經年(從59年9月翼軍去美到60年11月8日﹐已一年多了)而變樣。劉太太來後﹐全憑此車去買菜及水果等﹐才不致午餐有問題。
    後走廊小石榴及龍吐珠﹐此時第二度開花。

九日星期二   晴
    上午余騎車至瓊林社區僅只五六分鐘﹐由瓊林活動中心一小路﹐一直通至新樹路北華塑膠公司門前﹔日後散步﹐可由家出發﹐沿河邊公路至活動中心﹐再沿小路至新樹路﹐由新樹路北華公司轉而右行﹐至育人會與新莊路十字﹐再右轉入新莊路﹐至豐年街再右轉返新泰公寓﹐可能與往   輔仁大學來回一小時差不多。余又騎單車至菜市場﹐但由西向東行時﹐季候風陣陣吹來﹐蹬車十分費勁﹐車行變慢﹐由菜市購冬瓜及菜花等返家﹐但翼軍已將午飯做好﹐放于冰箱備晚餐用。
    翼軍偕劉太太于下午赴胡家吃飯打牌﹐于晚八時許返家﹔訂于明日安排節目由胡先生及胡太太來家捧場打牌。

十日星期三   晴   75度  
    上午翼軍與劉太太閒談﹔稍早已去過新莊菜市場買了雞鴨魚肉等及青菜﹐返家後﹐又分別鉗毛清洗煮燉﹐兩人十分忙碌﹐以待下午胡先生伉儷來玩牌吃晚飯。
    下午兩點半過後不久﹐余正因樓梯扶手不潔﹐乃用抹布揩擦=之際﹐恰好胡先生偕夫人到來﹐胡太太因久病瘦弱﹐余以左手扶其登樓﹔大家見過面後﹐就收拾牌桌﹐鋪上厚白紙﹐取出了麻將牌﹐就四人就座(翼軍﹐劉太太及胡先生夫婦)展開了雀戰﹐最後劉太太及老胡贏了﹐翼軍及舅媽兩人都負﹐飯後始返台北。

十一日星期四   陰風   73度
    上午偕翼軍及劉太太赴北參觀匪情資料展覽(劉先生來電話謂﹐今下午有事﹐不來接太太﹐擬于明日上午來接﹐始決定赴北參觀)看到許多人民日報放大的簡字﹐如书為書﹐卫為衛﹐积极為積極﹐等等﹔有時看了猜也猜不到﹐慢慢由上下文才能推斷它是何字。
    在展覽館外面﹐有投奔自由的反共漫畫家畫的油畫﹐非常逼真﹐在一運動中﹐標題為‘魔剪’畫一女士在途中正被紅衛兵剪髮辮及將長褲剪成一條一條如百褶裙似的﹐上面寫著﹕‘越窮越進步’另一幅為一人在地下撿拾豬糞﹐乃廈門大學某教授遭勞動改造而被派往豬圈﹐每天撿豬糞為其工作。

十二日星期五   陰   72度 
   上午劉先生(孝聲)來家﹐接劉太太回新竹﹐坐沒多久就興辭下樓了﹐由翼軍送至公寓大門外面。接三毛一信﹐謂將搬入加州理工學院的宿舍﹐其地址為﹕
Mr. Theodore T. Lee
Rm. 109A, Braun House
Caltech
Pasadena, Calif. 91109
    每月房租60元﹐今日給他一信﹐即寫此地址﹔關於寄錢的事﹐也提了一下﹐即每月兩人(同小瑗)共寄110元﹐小瑗寄七至八十元﹐三毛寄三至四十元﹐其中吃飯60元﹐彩色電視20元﹐母看足10元﹐會錢10元﹐雜費10元﹐以前寄的40元房貸款﹐可存于小瑗處﹐以待繳納時再一次寄來。
    今赴瓊林社區散步﹐為一新路線﹐即自公寓出發﹐至瓊林後﹐轉入小路至新樹路北華工廠﹐然後再返家。

十三日星期六   70度  
   接小瑗一函﹐非常贊成房貸40元存于他處﹐一俟開始交付時﹐再向他要﹐這個辦法﹐是為了他來的一封信所決定的﹔月初寄家120元(三毛寄30元)信後說﹕‘日常都是呆在家裡﹐沒有娛樂﹐沒有消遣﹐也沒有那些心情....’
    孩子們單身外出打天下﹐得到獎學金後﹐又得寄家一大半﹐所留無幾﹐在美經濟壓力是夠恐慌的了﹐所以不顧妻的反對﹐我毅然如此決定了。
   他的信裡對[.....]的剖析是﹕1)幼時打藥針是好事﹐大家都高興﹐不必再往下聯想﹐2)[.....]﹐4)國家對退休的人民沒有制度來保障﹐形成了兒女的包袱﹔這些話是有見地的﹐他充份說了美國當地的經濟壓力﹐使人心理上有所恐慌﹐這些都是他們感受出來的實情。

十四日星期日   67度
    今東方遠洋有強烈颱風﹐但已轉向東北﹐今日下午及傍晚﹐氣溫已由74降至67度了。
    自購彩色電視機以來﹐每日時間﹐就顯得促迫﹐因晨間開播高中﹐高商及大學課程﹐不得不聽一聽﹐由七時半到十一時許才完﹔中午吃飯時又看電視﹐至下午四時許始到輔仁大學散步。
    全日陰小雨有風﹐氣候陰冷。
    晚間電視甚為精彩﹐全是彩色播出﹐七時有華視的‘郭子儀大將軍’﹐此時的郭子儀已遭魚朝恩的讒言而被罷官返家﹐由副元帥帶軍東征﹐此時的唐肅宗已老了﹐安祿山死後﹐其子安慶緒已投奔史思明﹔八時為中視的‘萬紫千紅’歌唱綜藝節目﹔八時半仍為中視的‘全神貫注’這是一種由觀眾猜謎的方式獲得獎金﹐然後再[ ]取飛機票的大獎。

十五日星期一   陰雨  66度
    下午翼軍約鄰人太太三位打100元一鍋麻將﹔余則乘此機會去台北參觀展覽會﹔在長沙街下車後﹐即至國軍文藝中心看青年攝影展覽﹐有一幀在澄清湖所照的寶塔及吊橋是最可觀的。
    至中央圖書館看歷代圖書展覽﹐中有大藏經宋版及唐人手寫經卷多種。至歷史博物館看‘中華文化復興展覽’有一台北館﹐陳列台北有關之史料及圖表﹔金門館陳列金門地勢圖及特產如大麴酒之類﹐有放映台灣與大陸淵源之幻燈片﹐正廳有倫理﹐民主及科學之大型特別設計之陳列品﹐有許多用鏡子製成如大的萬花筒一樣的展覽場。下午五時許乘一路車至三張犁﹐﹐購足藥膏﹐柳橙及麵包乘大有二路赴站而歸。

十六日星期二   大雨   64度
    余嗜蒔花﹐嗜登山﹐名勝古蹟﹐研究語文﹐收集花瓶及參觀各種展覽會﹔近靠兒子寄點獎學金度日﹐對於花旅費去探名勝是力所未逮的﹔只能費些小錢﹐到台北參觀免費無門票的文藝性展覽會﹐再不然看到花販車上的[ ] [ ]喜歡的小花小樹﹐花很少的錢﹐買一兩棵帶回家來栽種﹐對於閒時欣賞及調節情緒空氣﹐是很有用而富趣味的。昨日下午四時半由家冒細雨出發﹐到輔大散步途中﹐就碰到了久已羨慕斜對面四樓簷上所種的小型長葉而綠中泛黃點的觀賞小樹﹐於歸途中﹐花去台幣八元買回﹐植於後走廊花盆內﹐如此已有三十三小盆的花卉﹐都在亞熱帶的深秋中欣欣向榮呢。

十七日星期三   陰雨   65度
   晚間看華視的卡通﹐一小女孩隨其小白狗鑽入電視幕內﹐她發現她自己身體正墜落於深淵中﹐遇一小白兔﹐大家談談說說﹐小白兔有時在沙地內游泳﹐小女孩也想一試究竟﹐但仍履於平地上﹐而小白兔打羽毛球要跳到空中去打﹐種種怪異現象﹐不一而足....(尚未演完﹐以待下週日時再演)
    昨日看一部水的故事﹐由霧﹐雲﹐而至雨﹐又由小溪﹐瀑布﹐小池﹐大湖﹐大河以至於內海大洋﹐作有系統的描繪﹐穿插依水生活的小動物如水獺﹐海象﹐海豹﹐海鷗﹐鼬鼠﹐浣熊﹐天鵝及雛鵝﹐啄木鳥﹐水蛇﹐鯊魚﹐章魚﹐水母﹐寄生蟹﹐赤熊﹐海獅等等可愛而稀有的生物﹐琳琅滿目﹐不勝枚舉﹐而五彩繽紛﹐真是大飽眼福了。

十八日星期四   晴   66度
    晚與翼軍看‘萬古流芳’閩南話歌仔戲一劇﹐其情非常隱惻﹐看了令人讚佩不已﹔數年前與翼軍在新竹時亦看過‘萬古流芳’的電影﹐乃是由香港邵氏拍攝的﹐劇情大概情形是﹕
    趙某為一忠臣﹐又是駙馬爺﹐與奸臣屠某不睦﹐屠某以故誣陷趙于死地﹐並滅其族約三百餘人﹐可以說是把趙家全滅了﹐後知其公主(趙妻)有孕﹐臨盆之時﹐孤軍把守趙門﹐醫生乘隙入內將孤兒置于箱中﹐擬將此一趙家唯一後代營救﹐但為守門軍士搜獲﹐醫生(
程嬰)說服軍士﹐軍士自刎將孤兒放行(否則他將被殺)程嬰妻將趙氏孤兒秘密撫養﹐但因孤兒丟失﹐屠某將盡殺附近及國內同時所生之男嬰數百人﹐程嬰亦有一男﹐恰為同時生者﹐其兄年老﹐與程共謀救數百嬰兒之生命及趙氏孤兒﹐不惜自己(其兄)生命。而程為救孤兒﹐亦將自己男嬰﹐冒頂趙氏孤兒﹐獻屠某處死﹐為了表演逼真﹐其兄勸程嬰告發其兄私藏孤兒﹐在屠某來搜查時﹐其兄故[ ]搶回頂替之孤兒而遭屠某當場刺死﹐屠某恐程嬰施苦肉計﹐將孤兒(程之子)交程處死﹐程不得不將其親子忍痛摔斃。

十九日星期五   晴微雨   70度
    報載暹羅(泰國)總理解散國會﹐中止憲法並成立軍政府(但將尊重君主制度)這是一個很重大的變局﹐不知日後發展如何。美國射在火星的太空船﹐已飛行數日後﹐進入繞火星軌道﹐並發回照片。
    墨西哥承認中共﹐我使館人員撤退返國。中共在聯合國發表演說﹐反對美國軍事干涉東南亞地區。僑胞在紐約作反共示威。

二十日星期六   晴   72度
    翼軍上午赴胡家﹐並送去岡山豆瓣醬四瓶﹔她于晚九時歸來﹐正好電視在演包公傳之貍貓換太子一劇﹔兩位妃子都已懷孕將產﹐皇上降旨先生太子者為皇后﹐後生者為妃﹔為了爭正宮﹐劉妃與太監密謀﹐將貓剝皮去尾﹐以易太子﹐被太監陳琳與宮女冠珠﹐將太子送與八千歲作主﹐演來交代十分清楚﹐下週將續演。
    余于四時半至輔大散步。上午找尋家用日記帳又找出小軍結婚時之禮帳﹐[.....]因為當時的事情隔四五年了﹐已記不清楚﹐所以今日才找出禮帖來查查。

二十一日星期日   陰   72度
    上午看電視﹐是中國電視公司的畫面﹐這種節目是由明星等屈腿仰著胸過橫竿(最低是一個啤酒瓶約不到一市尺的高度)先由過竿明星表演實例﹐然後由參加的歌星來一一過竿﹐以最後一人能過竿或僅留一人時為冠軍。但今天所看的是以一對(男及女)歌星在兩人額端共同抵著一個塑膠彩色皮球﹐由主持人以吹哨子為號﹐第一聲哨子響後﹐樂隊即奏恰恰或其他舞曲﹐各對得遵樂聲跳舞﹐如再聞哨聲﹐各對明星立即停舞﹐再聞哨聲﹐即循樂聲舞曲跳應跳的舞﹐哪一對先將球落地後﹐即須表演一曲後﹐再坐入游戲的座位﹐用國語問對面的回答人﹐這被問人是由主持人抽座號而由觀眾中產生的﹔他們坐于被問座上﹐帶上其中演奏音樂的耳機﹐對對面所問的問題﹐很難聽清﹐但憑照對方預先宣佈的主題及觀察對方說話時的嘴形而猜對方所說的言詞而回答﹔每答對一句﹐即有一句的獎金﹐一共十句話﹐全答對可得二千元獎金﹔如此各對歌星表演下去﹐最後保持皮球不掉地的人為冠軍﹔能得貴重的手錶或提供該節目出資公司的名貴製品。

二十二日星期一   72度
   今與三毛去一信﹐敘了許多家常﹐先說吃青菜及水果的必要﹐又將涼拌生菜的方法寫了=一些﹐旋又轉到電視欣賞方面﹐說了一些美國兒童片在卡通以外的製作﹐以動植物及其他一切沒生命的東西都人物化起來﹐又創了一些非人似怪的生物﹐又轉到我騎單車赴五股鄉的褒仔寮鴨母坑等處遊玩。

二十三日星期二   晴風   68度
    上午十時半余騎單車由新泰公寓出發﹐沿著大漢溪左岸﹐右轉越新海大橋﹐過橋後﹐即向左轉入小柏油路﹐僅能行計程車﹐單車車輪儘靠路右沿路邊一二寸處行進﹔有時即走到五寸深之柏油路下﹐因與計程車太近而滑入道下﹔為了安全﹐余又回頭向十二埒之公路進行﹐抵板橋後﹐即右轉駛入小路﹐見石牆上有畫窗﹐即林家花園之右側﹐騎車入內繞了一圈﹐又循小路前進﹐至光華新村及天主堂等處蹓躂後乃過南興橋(大漢溪之右支流)前進﹐又越另一支流之浮洲過水橋﹐余過橋時﹐夾在兩大卡車之間﹐速度加快﹐十分危險﹐又繼續前行﹐乃去樹林公路也﹐因太遠﹐在紙廠後門進入由前門而出﹐轉入新樹路﹐越火車道﹐循水渠小路前行﹐經瓊林社區而返新泰公寓﹐共需一小時半。
    下午偕翼軍看菜果﹐改赴潘太太家訪晤而返。

二十四日星期三   晴風   70度
    今與小瑗去一信﹐前面是翼軍寫的﹐後一半是我寫的﹔上次小瑗來信說﹐釀成哥哥對家裡的‘客氣’的原因﹐有些是您們知道而不肯承認的云云﹐今天給他去信﹐要他站在旁觀者的立場(因為當事者昏)把我們所見不到的地方﹐以及哥哥曾對他說些什麼﹐而他不曾或不便告家裡的話﹐向我們說一說﹐以便有俾益于全家。我承認要他出國打天下﹐以工讀的方式﹐吃苦還債﹐難道說家中以破釜沉舟的決心﹐借錢把他自費送到美國深造﹐而他還感到太苦嗎。一個人不知苦哪能知甜﹐況古人不少是貧苦中奮鬥出來的﹐像蘇秦﹐朱買臣及美國的林肯﹐愛迪生﹐哪一個不是小時候貧窮吃苦而努力奮發成功的。至於說自他赴美後﹐我為了關心全家的命運﹐給他去的信是千言萬語﹐比較多的﹐人們說話多了還要失言﹐莫說我去了那麼多信﹐其中失言﹐自所難免﹐而讓他討厭不服﹐這我也承認﹔[.........]當時情形是﹐我找不到事做﹐如他不寄錢﹐小瑗三毛就得輟學做事養家﹔所以我為了他們的學業及家裡的生活﹐我同翼軍都憂心忡忡﹐不得不如此暗示他呀。

二十五日星期四   晴風   71度
    (續昨)
[,,,,,,]

二十六日星期五   晴明   74度
    早晨本擬與翼軍去三軍醫院皮膚科主任醫生看她的濕氣﹐惟因發燒後初癒﹐體力不佳而作罷。
    余今日未出散步﹐因在家用拖把擦地費力也不少﹔這項運動是太好了﹐擦地熱身後﹐沐浴更佳。
    自晚五時十分﹐即看電視的‘錦繡河山’今日介紹晉祠﹐在太原時﹐余曾坐勘探局的車去過一次﹐有橫臥的唐槐一株﹐祠後則因[ ] [ ]關係﹐未曾去過﹐而晉祠的水﹐是從祠之下方流出來的﹐完全屬於泉水﹐清澈見底﹐而流量甚大﹐足供附近五十方里面積種稻之用﹔憶及二哥由太原每次返家時﹐必帶晉祠大米一袋﹐煮粥甚為香甜﹐近不知二兄仍在世否。

,二十七日星期六   晴明   74度
  上午蒔花﹐將有些花盆內的鬆土拿出﹐換上一層拌了堆肥的土﹔這可能有些養料﹐而且防止水份一下子就滲完了﹐並可防止盆邊裂罅漏水﹐盆之中央仍是乾硬一團而滲不進水去﹐以致根長不出來﹔自從入秋以來﹐將花改置于後走廊後﹐龍吐珠已二度開花﹐石榴也二度開花﹐又生新葉﹔這些都是後廊陽光充足﹐秋天不太燠熱而氣候涼爽﹐花卉反倒容易生長﹔所可惜的是‘南洋櫻花’已被上次颱風吹死﹐迄今並無新葉發出﹐但生長最佳的是千重石榴及寙蔓子的粉紅小花﹐前次在吳興街花圃請教種花之道﹐蒙花丁告我﹐第一能通水﹐第二是日光﹐第三避免澇﹐所以每盆花下面都用瓦片﹐支撐水路﹐至於澇﹐是最要緊在培養小花時﹐栽入盆中﹐澆了第一次透水後﹐待其稍微乾燥(表面)時﹐再度澆水﹐以防把原有的根支爛掉﹐新根生不出來﹐花就枯萎了。

二十八日星期日   晴後雨   77度
    下午三時許﹐潘太太麂其子來家﹐由翼軍招待並閑談﹐于四時許辭出﹐返松山。
    余于五時冒細雨沿新莊路散步至文明里﹐然後返新泰公寓﹐計約一小時。
    自翼軍由美返家後﹐因她做飯炒菜﹐每飯應時﹐又吃得多﹐至今體重約增加四公斤﹔從今日後﹐余將買些素菜﹐生拌或水煮食之﹐以免再增體重。
    昨接小瑗一信﹐說他已加入天主教會﹐並甚虔誠﹔余以為他為人善變﹐有時要趨極端﹐深恐太甚信教﹐或在教會熱心做事耽誤功課﹐而致獲不到獎學金﹐那就慘了。
    三兒都已赴美﹐漸被美社會同化﹐他們如想做什麼﹐我與翼軍也就鞭長莫及了。

二十九日星期一   毛毛雨   76度  
    下午赴台北購‘古今中藥集成’及‘健康藝術’兩書。在健康藝術書中有一‘日常食用蔬菜水果每一百公克中含有各種營養成份表’一份﹐其中含鉀較高者有檸檬130柚200香蕉及番石榴均為420李600胡蘿蔔400蘿蔔750馬鈴薯530菠菜780﹔含蛋白質者甘蔗22﹔含全糖李71大蒜29﹔含鈣甘藍225芥菜葉220雪裡紅214莧菜300﹔含磷的生蘿蔔80大蒜134蠶荳123綠豆芽123﹔含鐵的葡萄21胡蘿蔔8李85油菜19.5﹔含鈉的胡蘿蔔51芹菜及甘藍菜均為110﹔含鉀的柚200香蕉番石榴均為420李600胡蘿蔔410蘿蔔740......(後略)

三十日星期二   陰冷   66度
    余性喜研究語文﹐寫字及蒔花﹐及各項修理﹔為了鐵工﹐我曾購一小虎鉗﹐鋼鋸及鋼銼等﹔近日又將壞了的大門手把修好﹔自購彩色電視後﹐怕小偷光顧﹐又在大門上裝了原已換下來的暗鎖﹐已與木工的手藝相埒﹔室內釘架﹐擱腳凳﹐小板凳及衣架等﹐都是我做的﹔前後走廊花架也是自己釘製的﹔冰箱的座墊﹐電視機的座子﹐放鞋的木架﹐窗戶的防水沿子都是自己閒來無事做的﹐本錢小而用途大﹔既省錢﹐又運動了身子﹐確是一舉數得。沒事時﹐又附庸風雅地去看展覽及聽演講﹐近又心血來潮﹐想將健忘的毛病治好(用中藥自治)昨日赴北市購一藥典﹐將中藥以筆劃數分列﹐以便檢尋﹐書後又將所治的病分類[ ]列﹐再將所需的藥﹐列于下面﹐後列頁數﹐以便檢查﹐確是方便極了。

2006年11月23日美國感恩節  李耀宗謄寫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