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旅漢日記 (民國三十五年)

111--5 

十一月一日星期五[晴]

   [遠]于七月廿四晨﹐余于余妻及諸兒熟睡中離家。赴車站時已六時﹐陽光已上屋脊﹐抵站不久即啟行。 車行尚捷﹐惟沿途坍洞斷橋﹐抵洛陽需數日。車又不通﹐輾轉始于八月四日下午二時許抵漢大智門車站。途行十二日﹐備極艱苦﹐惟精神益飽滿。人生不可太樂﹐稍苦乃知快樂為如何。身體以及精神均宜動不可靜﹐此唯有經驗中求之。

  抵漢迄今﹐已三月餘矣。余之生活自來漢後﹐即開始轉入新頁﹐終日雖碌碌﹐然尚有一種新的日常習慣可循。最近尤[荒]﹐晨起即習跳踢踏舞﹐至全身將汗熱不可耐時為止。盥漱畢即赴五芳齋進早點。蘇式湯包一客﹐雪菜肉絲麵一碗﹐已成慣例。餐後赴各處辦事﹐然必至銀都[]廳吃茶。該處極靜﹐有時僅余一人。茶倒好後﹐鋪紙寫信﹐最為適宜﹐思想已漸入軌﹐不致漫無端緒﹐故在銀都所寫之信極多﹐旋更上街辦事﹐以至下午三四點鐘時即進中餐。最近在一廣東小館﹐[桂]魚片加黃陽白、三鮮湯吃飯﹐或蝦仁雞蛋加番茄、菠菜豆腐湯吃飯。漢口魚蝦較豬肉為廉﹐吃肉較吃魚蝦易上火﹐余此數[驗]不爽。余近最厭吃者為肉與油兩種東西﹐最愛吃者為鮮菜水果﹐前者漢市種類極少﹐不如重慶或蘭州﹐後者價昂﹐[屢]不敢嚐。香蕉一千四一斤﹐香柑一百元一個﹐柚子每個千五百元﹐實欠經濟也。

  每日三時中餐過後﹐余輒赴中山公園划船﹐或到二曜路業[餘]游泳池玩水﹐打彈子鬥撲克余已玩厭﹐只有划船方法有新發現﹐屢被湖邊[茶]客注視而笑。游泳學會後﹐余極喜慰。此刻天稍寒﹐游泳不能盡興為憾。

  聞長春西安已降雪﹐憶余幼時鄉中于十月後始降雪﹐西安遠在余鄉南方﹐此刻降雪或為偶然。

  晚上在寓飲茶閱書﹐習舞踢踏﹐時有友人來訪﹐蓋余例于晨昏在寓耳。

  漢口氣候極熱﹐暑中遠較渝為甚﹐余于去夏在蘭過夏﹐晚間必覆棉被。今夏在漢口﹐互為對照﹐使人有另一種感覺。本日在警局旁拍賣行以八千元購單輪冰[鞋]一雙﹐返寓正在試溜﹐東英[鐘]襄理來訪﹐旋被另數友人強行拖赴舞廳請客﹐洋葷又開一次矣。

收支

(收安裕20萬)(付請英語教師等40﹐000皮鞋40﹐000西藥3﹐000赴飯館車2﹐000﹐早餐1﹐500﹐晚7﹐500﹐報250﹐茶500﹐赴[錢]莊取款1600﹐洗澡4﹐000﹐午餐5﹐100

十一月二日星期六晴

昨天所記之事實為今日者﹐記糊塗了也好。今日無可記者﹐僅吃軟核桃一事頗有趣。而今日云者﹐實乃補記昨日之事也﹐顛倒何甚至此。

收支

付電報3400又5﹐650﹐定銅鞋釘二付定金10﹐000﹐付請友觀舞30﹐000﹐付此日記價金5﹐600﹐早餐1﹐000﹐午4800﹐晚6000﹐報250﹐茶500﹐問紙車費1800﹐香煙600﹐洗衣400﹐解手小費1500

十一月三日星期日晴

漢口此刻好氣候有如晚春。此本地人之俗語如此﹐然極相似。

  上午赴漢武俱樂部習溜冰。因冰鞋單輪難滑﹐摔跌數次﹐手腕頗痛﹐然余仍不信年齡已三十八歲﹐故仍運動如昔。近又購唱片在[監][德]兄家習舞﹐是余心仍為小兒﹐而不暇顧及其身體也。交際舞(不入斯)已大致學會。

收支

  付請客56﹐000﹐唱片27﹐000﹐茶500﹐請客(盛先生)看劇30﹐000﹐早餐1000﹐午4800﹐茶500﹐報250) (收新德四天總計11月1-4日$120﹐000) (赴錢莊車資1800)

十一月四日星期一晴

晚李君請余至新生舞場觀光。余對跳舞極感興趣。“不魯斯”“華而茲”均由張斿兄教會。初步跳舞已能應付裕如矣。

收支

付請鮑君等觀劇40﹐000﹐糖果5000﹐煙1400﹐車8000﹐早餐1500﹐午4800﹐晚5500﹐報250﹐付送劉福昌由民生路[]集石嘴開幕計送風景玻璃小橫屏一個$27﹐000﹐茶500

十一月五日星期二晴

上午與耀原及三兄去函各一。下午赴劉福昌號贈其[絲][線/織]掛屏一幀。晚赴武漢俱樂部學溜冰已能蹣跚溜動。惟摔跌太多﹐致將前跌[]之右手掌重又摔紫﹐疼痛非常。然仍復起溜[]如故。余不信余之行動如此之好動﹐而又好奇﹐故有此心理。來武漢後﹐因地方條件充沛﹐老久渴望者﹐除騎馬駕車二事外﹐均得償宿願。而余此時之欣喜﹐當為如何也。然又復捫心思之﹐覺余最近行動﹐又未免雕蟲小技。放目觀之﹐余之事業無一成﹐而余隨遇而安之苟且心理﹐使余每至一地、得一物、學一技﹐便覺喜出望外﹐何乃幼稚之甚。跳舞、溜冰、游泳、划船、打彈子、玩撲克等等﹐雖為高尚運動或娛樂﹐然舞[偏]于費錢(踢踏舞除外)溜冰等等雖甚經濟﹐終不如留些時間閉門讀書較為得計。近又租“東周列國”一書﹐暇時輒取讀讀[]尚未看完﹐已得益匪淺。舊小說中﹐除石頭記因其過于冗長繁瑣﹐與余性情不合﹐未能竟讀外﹐有名之著作﹐惟此列國志一書未讀過耳。

收支

(收[安]裕10萬) (付綢料三件$65﹐500﹐冰鞋15﹐000﹐早餐1800﹐午6500﹐晚5600﹐茶1000又500﹐報250﹐赴劉福昌送禮車2200﹐赴錢鋪1800﹐赴郵馬車1600﹐付房租50﹐000已漲價(計付5/11-14/11)﹐[茶水]10﹐000﹐(收安裕50﹐000 6/11[])

[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第四部分][第五部分]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