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旅漢日記 (民國三十五年) 
1116--22

十一月十六日星期六晴。上午赴陳律師處付給其新契抄[件] 並取購地廣告稿後赴各報館洽登。計華中日報登三日價十萬元第一版武漢日報登五天價三十九萬餘元﹐並第一版和平日報登三天價14萬餘元﹐旋赴[]黃陂路70號謁劉紹[遠] 董事﹐未遇留一片。又與韓洪善佃戶談過租事。當與其立一租[]。我方則收其租約。匆匆之中﹐一日已過[]發二電告馮張訂約及運膠事。

收支

支早餐2600﹔午與佃戶同餐[]費38﹐000﹔晚6500﹔茶1400﹔煙600﹔報250﹔赴各報館登報及赴各處車費本日共計6﹐000﹔電報3﹐400又4﹐950﹔電影3﹐000﹔咖啡2﹐000

十一月十七日星期日晴。上午謁董事劉紹遠。返寓時並購武漢、和平、華中各報各七份﹐並寄馮經理一份﹐公司兩份。與翼軍去函並統去復馮太太之函。下午三時至中山公園划船﹐並在船頭跳踢踏舞。余雖選在幽靜處練習﹐觀者仍多。余祇得暫停﹐並將船划入湖心﹐少頃再覓靜處[復] 練。余之運動狂至近日為最高期。溜冰、划船、踢踏舞﹐終日玩個不休。故余之體重已減少三磅。然余之精神則漸為增加(所云報紙係登公司購地廣告者)

收支

付報21 份計5﹐250﹔赴劉董事車1400﹔赴律師處車1600﹔早餐2200﹔午6900﹔晚7﹐200﹔茶500又500﹔赴催膠車2600﹔洗單西服5000﹔付照相76﹐000(共176﹐000) ﹔划船3000

十一月十八日星期一晴。上午偕律師中人等赴地院申請土地公證。十二時完畢﹐小費用去甚巨。下午赴華興催膠﹐並赴普海春定菜﹐擬于禮拜三及六兩天酬客。

  晚接大兄信謂﹐國軍剿入村中後﹐家中人口十人已被虜走﹐不知去向。並勸余達觀等語。噫嘻﹐此復何言哉。余前屢思返村將端榮接出讀書﹐然實為不可能之事。迭次託[諸]大兄﹐請他[使/便] 其出村﹐蓋恐其年齡已長﹐深恐被抽壯丁﹐則糟甚矣﹐不圖雖未被丁[以] 抽去﹐然被其帶去無蹤﹐與抽丁何異。遲夫不能護一稚子﹐實余之罪也。信中既已云及一個月未得消息等語﹐當茲北方天氣寒冷已至降雪之期﹐其母子及其妹有家不能歸﹐有糧不能食﹐露處于山野之間﹐並被共軍蹂躪﹐尚有得免者乎。此皆吾之罪也。吾將以何法贖吾之罪﹐而得全于稚弱者流﹐思及此余心[]不[]﹐余不得已乃向窗外蒼天呼救﹐並口中[覆] 誦南無觀世音菩薩余不時向窗外咒詛﹐以洩其心中積物﹐然終不可濟。余不能再想下去。飲酒又非吾所好﹐余祇得于含糊之中討生活﹐蓋除此一法外﹐餘者乃為逐余于動物之外耳。嗚呼﹐生不逢辰﹐際此亂世﹐生又何樂﹐死又何忍﹐天乎[聽] 之﹗

收支

(收新德40萬) (付公證$126﹐050﹐小費又123﹐950。付華興膠袋運費70﹐000。付普海春定款50﹐000。與賢茂早餐二人14﹐000。午餐與律師六人62﹐000。晚6﹐000。茶3000。赴錢莊車2000。四人赴法院往返12﹐000。赴華興車1400。赴飯店車1000。洗澡5500。請中人咖啡28﹐000。報三份750。赴段課長兩次車2400。

十一月十九日星期二晴﹐至晚間覺陰冷﹐天空無星﹐恐有落雨之象。本日丁工程師來﹐言地多買500餘方。顯為藍圖繪錯或量錯﹐及請其複丈。旋將請客帖寫好﹐付普海春送出。又至漢[正] 街126號谷豐米廠對租地之保乃玉襄河邊。乘船東下至襄河入江[]上陸。沿河並在船上跳踢踏舞﹐然轉思家中情形為如何也。但余決不如此想﹐否則恐將不能生存于斯世矣。晚間張斿兄及李君並偕其夫人請余跳舞﹐余不善舞﹐頗勉強耳﹐終仍由余會鈔。

收支

((收新德30萬)) (付請丁工程師談劉地多購五百方事。在館餐暨中人等用48﹐000﹔早餐2800﹔晚6200﹔茶1000﹔報六份計1200。赴谷豐廠對保車5600。船3500。赴錢莊車1800/赴律師2800﹔煙800﹔赴普海春兩次車4200﹔赴華興催膠車2800﹔赴運輸行催運1200﹔理髮2000﹔郵票5000﹔葆真63﹐000﹔付韓先生界石款20﹐000。

十一月廿日星期三晴。

上午赴永興號催膠﹐但已啟運﹐並付奏源之運費﹐將提單寄陝。昨約劉君便餐﹐越時未至﹐余乃改赴小館吃早飯。下午六時請段課長子貞、丁工程師、曹經理、劉經理、黃經理、韓、鮑、馮、盛諸先生及啟嶸兄。晚赴劉寓﹐余感不適﹐乃返寓。

收支

付[][][](為界石[])90﹐000﹔菜180﹐000﹔請劉君便餐55﹐000((收回菜定款50﹐000))赴運行車1800﹔永興號催膠車2800﹔赴永興號訊紙價車1200﹔[][][]1500﹔舞[鞋/襪]1000﹔茶2000早餐3000﹔午6200﹔晚4800﹔茶500﹔報250﹔煙600﹔手絹2000。

十一月廿一日星期四終日陰晚間小雨

上午赴新德取款20萬﹐即過江訪智春濤處長﹐[云]已赴京未歸﹐乃轉訪嚴老太太。晚至上海劇院觀劇。

收支

((收新德20萬))(付早餐2500﹔午6800﹔晚4600﹔煙500﹔茶1000﹔赴錢莊車1800﹔赴普海春車1800﹔赴輪渡碼頭往返車2400﹔過江400﹔赴智處長處車2600﹔赴嚴家車1600﹔返碼頭車400﹔電影票3000﹔巧克力900﹔日本[][]4個價1000﹐0﹔報三份750。

十一月廿二日星期五晴

昨劉紹遠董事預約于今日午後一時赴韓家墩看地。于[]時余已僱好汽車價30﹐000。過一小時加一萬元。于一時一刻鐘開車。至韓家墩後﹐劉董事體胖不慣行路﹐至廠地後﹐並仔細按圖觀看。返時又驅車赴西馬路看彼之臨路農田。途中並一至第二女中﹐校舍極佳。女孩子們多到八百餘名。校中有[眾/泉]數處。臨于芭蕉樹下﹐亦頗幽靜。並又送劉董事由西馬路赴三民路口後始返。本晚接因宗、翼軍及公司函各一件。晚請劉君等赴影院觀劇。

收支

付赴韓家墩汽車租費54﹐000﹔茶1000﹔早餐2800﹔午6200﹔晚4800﹔報250﹔香煙1300﹔觀劇20﹐000﹔糖果6000﹔預付普海春禮拜六請客款50﹐000﹔兩赴汽車行往返3600﹔赴劉董事處車1800﹔購“飄”一部價14﹐300﹔觀察十二期價850﹔赴普海春車往返1800。

[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第四部分][第五部分]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