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赴蘭日記 (民國三十六年) 
11
5~1231

赴蘭紀事之一 (36年)

十一月五日    星期三    晴    上午赴街購物。返廠時恰趕午餐飯後﹐由王懿銘君介紹赴蘭。司機郭君李君。此時車已裝好。于一時半許啟程﹐下午六時抵咸陽﹐宿一小店中﹐並就便請司機等便餐。    

收支    (收)    (四日)收公司3﹐000﹐000    五日收公司3﹐000﹐000    收借入款計共4﹐650﹐000    (付)    (支還友于3﹐000﹐000    理髮35﹐000)    香煙28﹐000    車16﹐000    (魚菜34﹐000)    藥125﹐000    (白雞10﹐000    餃(﹖)30﹐000)    (焊水壺15﹐000    帽子540﹐000    鞋500﹐000    水﹖300﹐000    ﹖軍16﹐000)    (風鏡30﹐000)    燭10﹐000    電池50﹐000    付周長發2﹐000﹐000    宴司機等6人晚飯170﹐000    (付翼軍1﹐000﹐000    牙膏28﹐000    書35﹐000    色鉛筆50﹐00    洋車12﹐000又30﹐000    共$491﹐000    

紀事二﹕本日裝火柴二百二十箱﹐計兩車﹐除余押一車外﹐另一車為周長發押行﹐當付該工友款2﹐000﹐000﹐運單一紙﹐證明文件一紙及稅運單10紙。

十一月六日    星期四    陰雨    晨三時余已不能入睡﹐店中炊聲大作﹐余亦祇得起床。六時許車始出站。沿途修理四、五次。晚四時抵永壽縣宿.至周長發所押之車已先行矣。    

收支    支司機﹖款400﹐000    付司機代付咸陽站車棚修費100﹐000    煙12﹐000    早點18﹐000    午42﹐000    晚30﹐000    五日房錢25﹐000(咸陽)    僱人(因風雨)上蓬車費20﹐000    燭8﹐000    草紙5﹐000    茶二次8﹐000    扛行李4﹐000    共$672﹐000

十一月七日    星期五    晴晨七時由永壽啟程。昨晚有小雨﹐所蓋蓬門均濕。車在途中與昨日無異﹐不時發生毛病。抵﹖縣﹐經諸司機研究後始修好。據郭司機云﹐沿途耗油甚巨﹐竟多費汽油十四加侖之巨。並向站交涉多餘救濟油﹐或改裝他車﹐故稍作應酬。六時許﹐仍在途中﹐速度頗快﹐又兼開燈(﹖)而行﹐震動過巨。據車上人云﹐有兩處火柴被震著冒煙兩次後﹐尚無他變﹐蓋其被震處恰在車之尾部。當請助手于明晨重行捆牢。六時許抵長武縣宿。    

收支    付昨日房金32﹐000    早點16﹐000    午請車站及司機等80﹐0009(為交涉改裝事)    香煙25﹐000    晚25﹐000    行李小費15﹐000    茶14﹐000    共$197﹐000

十一月八日    星期六    晴    晨在長武吃羊肉後﹐時已九時許﹐始啟程。車行甚速﹐惟引擎漏油﹐分電閘發生故障。至四時抵平涼宿。據聞明日為禮拜﹐恐不能修車﹐又無車可調﹐只有等待禮拜一修車耳。周長發所押之車在此碰頭﹐一路亦飽經憂患﹐真乃難兄難弟。余于本日入城打聽火柴市場。晚吃羊雜葫蘆頭餅。此時因車行過速﹐致頭及耳部稍感昏沉。    

收支    支昨晚宿費28﹐000    早餐招待司機吃羊肉35﹐000    午餐25﹐000    晚18﹐000    毛線毯36﹐000    茶水8﹐000    蠋15﹐000    茶葉5﹐000    扛行李5﹐000    木梳5﹐000    紅藥水15﹐000    火柴樣品1﹐000    車25﹐000    修廠看車5﹐000    共$230﹐000。

十一月九日    星期日    晴    

收支    毛線21﹐000    草紙5﹐000車35﹐000    毛衣褲420﹐000白    氈190﹐000        早餐25000    午招待司機75﹐000    晚30﹐000    電報18700    茶水10﹐000    去紫金城車費15﹐000    別針3﹐000    修廠看車費50﹐000    共263﹐7000    

紀事    本日恰逢星期日﹐路局未修車。 司機等已將車胎上鐵鏈 繃好。竟日在市內向行棧接洽代銷火柴及打聽平涼商情。均以平涼自勝利後﹐遭遇至慘﹐銀行收市數家﹐一般商業至為蕭條﹐戰時張口包頭路斷﹐寧綏所需﹖﹖﹖貨均由平涼出口﹐來貨亦由平涼分運西安蘭州四川等地。彼涼地吐納可觀。戰後由平津經張口包頭運入洋貨﹐運出土產皮毛﹐雖此刻未能暢通﹐已較戰時改善多多。至此平涼之商業地理價值已一蹶不振﹐又兼隴海暢通﹐此地更感冷漠而反不若天水.然涼附近產羊毛小手工業如毛線毛織毯栽絨毯毛編物毛氈呢禮帽漸見大量生產,此後毛織業前途正方興未艾.    下午打公司一電.

十一月十日    星期一    晴    車已開至修理廠,余曾去探看,尚未修理,時已下午一時矣.如今下午修竣,明晨可行.旋至東嶽廟遊覽,六層磚塔,甚精緻.照壁上雕雙龍,至為玲瓏,全像磚造.附近有神道碑,烈女碑等,其中一勳勞碑,書法極勁,為何道州體,或為臨或放大何道州字,亦未可知也.    天空蔚藍可愛,鴻雁列隊飛往南國,嗥鳴不已,令人低迴隱惻,無以名狀.生斯世而處亂國,祇惟隨遇而安,糊塗時光耳.   

收支    (別針3000    梨5000    襪帶3000)    往返車廠車資48000    付修車廠看車費50000(手套170000)招待司機等早餐130000    午餐22000    晚38000    茶水15000    加買繩四條10000    傘一把50000    郵票10000    木炭5000    共$478000    外加代濮買毛毯幾條.

[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第四部分][第五部分]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