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赴蘭日記 (民國三十六年) 
11
5~1231

赴蘭紀事之二 (36年)

十二月十一日星期四晴
晨赴公園溜冰,已能溜滑自如,惟摔跤三四次.旋返城吃早飯後赴晉豐亨及甘行油局等處.晚應史先生之邀赴小館吃飯.

收支
收回晉豐亨2,000,000;支香煙38,000;炭140,000;木炭30,000;(酒[]20,000)赴各處洋車往返三次60,000;早餐48,000;午62,000;晚38,000;墨水150,000;洋燭20,000;共586,000.

十二月十二日星期五晴
上午赴西關等處找便車赴礦,均無結果.旋赴聯營公司,定禮拜一或二乘糧車赴礦.下午將蓆子繩子購妥,送聯營公司.晚與翼軍作書.

收支
赴各處找車車費80,000;早餐48,000;請史君62,000;晚40,000;(付蓆子定金1,400,000;繩子定金800,000);繩子運錢35,000;蓆子送錢50,000;木炭30,000;清茶20,000;共365,000.外蓆子繩子.

十二月十三日星期六晴
晨七時赴公園溜冰.下午赴油局及史君處,均未遇.

收支
支白布6.5尺130,000;早餐45,000;午68,000;晚42,000;赴南關轎車4,000([]車)白麻袋15,000;共340,000.

十二月十四日星期日半晴
早赴公園滑冰.終日游蕩于[]中,實無地可去也.下午僅赴晉豐亨看看.又赴西關找車.

收支
付房金230,000;(又定金1,00,000);赴西關車往返轎車50,000;木炭20,000;早餐38,000;午56,000;晚42,000;燭一支1800;共454,000.

十二月十五日陰星期一
昨晚聯[]公司來人通知,明晨赴礦,故連夜束裝.今晨六時起床,八時赴石油公司,請領;入礦證.又將行李送聯營公司.九時赴省行提款2,000萬,又開一億六支票至郵局換匯票一紙.一切妥當後,即赴聯營公司,時已十時許矣.因恐未能返肅,故約明晨七時早行.故余仍返旅館.購哈密瓜五枚.旋赴晉豐亨買木箱一個.路上買葡乾13.5斤.北街購駝毛10斤,及紙等雜物.並赴史宜亨兄處,請其介紹油公司友人.晚赴翁股長處,談及月(?)供軟臘,購酒臘及該公司一種臘油者,透明灰色如冰糖,90度即溶.已去函公司並寄樣品,拍一長電請購.

收支
收省行20,000,000;付赴聯營公司二次往返轎車65,000;赴油公司往返等車35,000;拉回行李車錢25,000;(木箱85,000;繩子25,000);電報165,000;白紙45,000;電報42,900;(葡乾180,000;哈密瓜500,000);(駝毛300,000);[]轉之箱錢20,000;茶葉20,000;早餐35,000;午52,000;晚32,000;洋燭12,000;木炭10,000;1,253,900.旅館

十二月十六日星期二飛雪
晨六時即起床.七時赴聯營公司.天尚未亮.十時許始開車.十一時二十分過嘉峪關,又五公里,與甘新路岔路西南行.三時許抵油礦場.經檢查後入礦.卸糧已四時,當與蔡君交涉購臘事.迨車卸糧後,公司已下班.故蓆繩亦無處可交.住食極困難.祁連別墅無房間,宿於服務社職管宿舍內.終日天降細雪.尤以外來人為艱難.職工等均佩有照相之證章.礦附近無外人,故一切交通工具,力夫,旅館飯店均不能自由經營.外來人到礦則一籌莫展.故余至礦終日未辦何事也.

收支
付轎車費35,000;早餐35,000;午48,000;晚42,000;蓆子裝車20,000;礦場裝卸看車付助手100,000;17日送蓆子至油公司庫及拉蓆返酒泉司機酒資800,000;午請押車及司機等五人260,000;16日卸行李錢15,000;共1,355,000.

十二月十七日星期三風雪
晨七時半,天仍未亮,蓋陰雪降雪.又以油礦地冷,將提去汽油後之原油作為唯一冬季燃料.各室中或燒壁爐,或燒地爐.早晨均有大車發送原油一次.煙囪冒出之黑煙,瀰漫于低空不散,室中亦有黑煙停留不散,至為不潔.職工均著黑衣,均黑眉黑眼,未能洗淨也.原擬將蓆子二次送往,[]汽車不允,天氣將雪,冷凍異常.住處無著,歸時覓不得車,諸有難題.余決先返酒,再為之計.車經木炭烤達三小時始發動,十時過關,吃飯後,三時抵酒.

收支
支早餐25,000;午請客(詳16日帳)晚餐42,000;宿費30,000;裝行李錢25,000;賞礦的小工20,000;拉行李車錢30,000;蓆子等郵錢25,900;燭12,000;火柴2,000;炭費100,000;木炭20,000;應酬司機等煙[]35,000;發動車用木炭40,000;共406,000.

十二月十八日星期四晴
上午赴油局謁翁股長.赴央行見史先生.下午赴郵局退匯票.赴省行交存一億六又一千七百萬元.並由樓上搬入十號房間避寒.

收支
付存省行1700萬元;付木炭20,000;石炭100,000;紙張206,000;早餐38,000;午44,000;晚45,000;往返赴郵局及銀行三次轎車45,000;收省行300萬;共498,000.

十二月十九日星期五晴

收支
補聯營繩子二條80,000;預付運費1,000,000;煙45,000;電報47,000;赴南門外等處轎車55,000;電報43,000;早餐38,000;午56,000;晚45,000;共1,409,000.

紀事
上午赴油局謁翁股長,談軟臘事.據云與礦場談好,將繩蓆送礦即妥.當赴聯營公司託陳士元經理代辦,並付運費100萬.繩子失去二繩,補80,000元.旋赴甘行將昨晚史君開來之支票一紙,計[]105,000,000元存入,並將4,000,000及支票二百萬存晉豐亨.晚餐後溜冰,然天色已晚,未溜即歸.東關已上門,呼之不應,由門下鑽入.至為可笑.今日晚開一綠瓤哈密瓜.因口脣裂縫,知已上火,故祇得吃水果,然酒地梨甚貴,哈密瓜則較廉,是以吃瓜反較經濟.

十二月廿日星期六晴
上午覆公司張經理翼軍各一函.赴福德隆詢新疆火柴情形,並攜回新疆製安全火一盒.旋赴雜貨市看火柴情形並購庫車[]一張,價12萬.下午赴公園溜冰,已可雙步相替溜滑.返時腿跟甚痛.並赴聯營公司打聽車送繩蓆事.尚未歸來,結果尚不知.

收支
支郵票100,000;早餐50,000;午74,000;晚55,000;(庫車[]120,000);赴南關車錢35,000;木炭20,000;煤油8,000;炭140,000;共482,000.

十二月廿一日星期日晴暖

收支
付箱子二個200,000;燈罩50,000;茶20,000;木炭15,000;早飯38,000;午64,000;晚24,000;草紙10,000;共321,000.

紀事
上午赴聯營打聽蓆繩事,據云尚未返酒.下午赴石油公司訪翁君未遇.旋赴冰場滑冰.

十二月廿二日星期一晴
上午赴聯營公司詢送蓆繩事.據云已送油局庫矣.又赴油局晤翁股長請裝運.下午赴央行訪史君未遇.晚間史君來寓,談應酬油局職員事.旋赴公園溜冰.

收支
郵包[]一尺25,000;香煙45,000;包裹36,000;早42,000;午55,000;晚50,000;木炭20,000;赴聯營及油局往返轎車45,000;共318,000.

十二月廿三日星期二晴
上午赴西關等處找車.下午赴晉豐亨洽堆存軟臘事.旋赴公園溜冰.

收支
支木炭20,000;茶葉20,000;電報37,000;炭100,000;早餐42,000;午60,000;晚50,000;赴西關找車往返轎車費55,000;洋燭12,000;草紙10,000;共356,000.

十二月廿四日星期三半晴
上午赴油局及西關覓車.下午赴福德隆談新疆火柴情形事.旋赴公園溜冰,已能一足離地,獨立溜行.

收支
(預付老羊皮定款100,000);木炭15,000;赴西關車錢45,000;早餐40,000;午65,000;晚58,000;針線15,000;煤油8,000;(瓜50萬);共246,000.

十二月廿五日星期四晴
上午赴晉豐亨取省行結帳單.下午赴東關購老羊皮大衣一件.旋赴石油公司談軟臘事.知尚未送酒.並赴西關洽事.

收支
(支瓜乾100,000);洋燭12,000;(老羊皮[]1,300,000);赴東西關車錢65,000;早餐35,000;午72,000;晚62,000;草紙10,000;共257,000.

十二月廿六日星期五晴暖
上午赴油局見李主任,催軟臘事.並代劉君購洋燭400包.下午赴庫提貨,存晉豐亨.

收支
(支晉豐亨暫借15,000,000);(蠟燭16,800,000);電報50,000;繩子四條160,000;香煙45,000;南門外油庫車45,000;早餐38,000;午75,000;晚72,000;木炭15,000;共500,000.

十二月廿七日星期六晴暖
上午赴油局談提貨事.據翁某云,本日因軍油運輸忙碌,未能將臘運酒,油臘及軟臘均已增價等云.旋赴中行謁金主任,談購臘事.並赴央行謁史君,談其事.又赴晉豐亨放款二億.旋赴冰場.晚接晉豐亨轉來公司一急電,為灰臘增價亦購事.

收支
收省行200萬;赴中行央行等處車65,000;早餐40,000;午65,000;晚55,000;(力士皂50,000);[][]皂50,000;請油局王君等看平劇票茶等120,000;共395,000.

十二月廿八日星期日晴冷有風
上午赴晉豐亨言款項事.下午溜冰.晚以口琴遣時.與翼軍一函,祝賀其誕辰(古十一月十七日).

收支
收省行200萬;赴油車錢往返庫見高君48,000;請油庫高君洗澡95,000;早餐40,000;午72,000;晚55,000;與油局張君赴冰場車錢60,000;共370,000.

十二月廿九日星期一晴
早晨八時赴油局謁李主任談掃數購臘事,蒙已慨允.返寓與翼軍寄一信,係于晨十一月十七日所寫就,祝其誕辰.又致公司兩電,告購臘情形.

收支
支電報70,000;又60,000;炭150,000;木炭20,000;早餐45,000;午75,000;晚70,000;赴中油職宿車錢45,000;煤油80,000;共408,000.

十二月卅日星期二晴
晨赴[]洗澡.午餐後溜冰.晚赴市購"古文觀止"一書.

收支
支早餐52,000;午75,000;晚48,000;木炭15,000;(書65,000);與許君洗澡85,000;共275,000.

十二月卅一日星期三晴
國曆除夕在酒泉,亦為聖誕節.倘市中無春聯,乃將悄然渡過.幸慶祝電信節之收音機,設于鐘樓,尚未取去而繼續播音,與路人以警覺不小.此地有報三種.油礦之塞外日報及城中之肅州日報及新聞簡報是也.餘無讀物,外來之雜誌畫報昂而缺.余購"古文觀止"一書,讀"馮諼客孟嘗君"及"曾子去簣""楚歸知瑩"等篇,始余三復不置也.

收支
早餐55,000;午78,000;晚65,000;(書65,000);茶20,000;木炭20,000;共238,000.

[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第四部分][第五部分]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