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赴蘭日記 (民國三十六年) 
11
5~1231

赴蘭紀事之二 (36年)

十二月一日星期一晴
晨赴儲匯局謁翟豐亨(恆)兄,請代洽郵局車.再赴中行開存戶存火柴款538萬.旋赴市問行情.並向庫提火柴四十箱(陰陽各半).

收支
紅藥水1900;印紙30,000;煙26,000;誤飯一次35,000;赴市車12,000;返中行8,000;火柴出庫錢30,000;(請楊主任便餐160,000);赴庫二次車24,000;電報9,900;共193,900.

十二月二日星期二晴
上午赴蘭園文化沙龍,並赴街購旅行袋一個.下午赴中行辦還款手續.計昨還6000萬,今還9000萬清訖.保在蒼火柴,陰50陽50值15億.火險納費36萬.晚觀影劇新茶花女一片.

收支
(旅行袋321,000);電報25,300又33,600;保險360,000;棧租110,000;電報14,300;誤飯一次35,000(請友咖啡30,000);赴庫車錢14,000;赴郵車站車錢往返28,000;共150,200;又棧租等470,000.

十二月三日星期三晴
上午赴魁泰興提一千萬交豐成號,並赴謁翟豐亨(恆)君請代購票.付五十萬元.又向豐成號取一百萬.

收支
(收豐成號100萬)(付請中行王君等四人晚餐20萬)誤飯一次45,000;茶葉20,000;藥膏20,000;郵票50,000;[][][][]60,000;待客煙26,000;赴郵車站車錢36,000;俄火柴6,000;(預付車票500,000);共263,000.

十二月四日星期四晴
上午晤[][]丞,孔玄美諸先生.下午赴善言兄處,並與友人赴凱士林吃飯.

收支
(收豐成號100萬)支誤飯一次55,000;(照相38,000);(付魁泰興欠款50萬)赴市洋車12,000;火柴腳錢100,000(四十箱)赴郵車站車錢35,000;赴定西路車錢28,000;客煙24,000;(茶5,000);又誤飯一次28,000;共182,000;又火柴錢160,000.

十二月五日星期五
晨赴雅園沐浴.並早餐于府東醬油莊.又送孔先生捎駝毛一袋.下午赴翟可久兄處取回車票,並至郵站晤劉尚錦先生,定明六時啟程赴酒,于市中買棉褲及皮帽各一.晚宿新華旅舍,于魁泰興取600萬.

客煙26,000;(請豐號二人洗澡12,000);(請[][][]觀劇150,000);赴[][]車3,000;誤飯一次45,000(又一次32,000);(孔宅小孩10,000);(付魁泰興欠款500,000);郵站車錢35,000;(赴市購物車錢30,000);羊皮帽290,000;(棉褲380,000);車票576,000;赴車站錢18,000;手套240,000;共154,000.(又車費等1,006,000;移六日帳)

赴肅紀事

十二月六日星期六晴
昨夜八時即由豐成號搬入老車站之新華旅舍.此次所攜之物打一被捲,餘麻袋裝箱子一件,禮帽及墨水各一,均存豐成號.新華旅舍有楊登漢者,原在中南山廠工作,後來來此.晨五時由旅舍僱人背物前往車站.六時半開車.余得劉尚錦先生之助,得坐前座.車行頗速,六時抵武威,住一小店中.沿途以烏沙嶺及[][]為最冷.

收支
收魁泰興6000,000;付木炭二萬元;房費60,000;背費25,000;香煙35,000;司機前座費300,000;梨12,000;早餐28,000;午55,000;晚64,000;燭15,000;木炭20,000;下行李錢15,000;五日費移此1,006,000;共1,643,000.

十二月七日星期日晴
晨四時半即由小店赴郵車站.昨晚二時半醒後,已未能入睡.值前房呼叫客起,余以睡而不寐,反覺無聊.起床後徘徊室內達二小時半.今日仍獲搭前座.車行至速,六時啟行(由武威啟行),下午二時抵張掖(即甘州,途經永昌山丹兩縣)宿小店中.一路氣候,除山丹外,不覺過為冷凍.至張掖後,欲購木炭,惟市中尚無此物.有一種名石煤者可代用.余乃托茶房購數斤.其煤視之為炭,燃之若木炭,無木炭之臭味,而較木炭為耐著,產于民勒(樂)縣地下.初燃易如木炭,不若白煤之不易燒起,而無煙煤之煙,至適宜于火盆燃料.余擬名之曰"地下炭",以符其實.張掖建築精細,普通住家門樓甚為玲瓏.門前匾額,及對門屏風,處處皆有.城中鼓樓居中,街道方正,如西安然.惟面積甚小.大街西式建築反不若小巷之我國式建築之為佳,因所有舖面均改為西式,然未見有樓房者,均為一層,並修高舖面之頂牆,所有門窗均仿西式,而無一塊玻璃,徒將我國之固有建築改為平單荒落之四不像西式建築,非驢非馬.此殆為民國紀元以來之一貫作風乎.此地尚有一特點,即城傍黑河,城內地下二三尺即是甜水,飲用至便.城內街巷,樹木參天,不失為戈壁中一桃園也.

收支
付房金38,000;燭16,000;扛行李20,000;早餐18,000;午65,000;晚30,000;石煤20,000;張掖房金28,000;茶葉5,000;扛行李25,000;草紙10,000;共275,000.

十二月八日星期一降雪
晨六時半由張掖啟行.余仍坐司機台.車行甚速.至高台時,天降大雪,惟並非鵝毛雪花,而為粉末狀.風過處,地上積雪隨風前竄,亦若沿途之沙漠然.雪大時,五丈外不能見物.汽車勉強前進,路途亦[]不可辨,如行于大霧之中,一片白雪,天地難分.亦為晚間開燈前進之反.蓋晚間祇看到前面數丈之地,此時雖為一片白色,亦僅看到前路數丈之遙耳.一黑一白,故謂為相反,亦無不可.二時半抵酒泉.[]地亦如張掖,而尚過之.宿映雪賓館.到後即致公司電一封.

收支
(補行李費250,000);前座費400,000;扛行李25,000;裝車100,000;木炭30,000;炭費40,000;早餐32,000;午45,000;晚46,000;搬行李30,000;洋燭15,000;電報7700;共780,700.

十二月九日星期二晴冷
上午謁史立亭賈天仁兩兄,知款已到三億六,惟尚放出大半,余至為著急,偕史君晤油局李主任及[][]亨王子安.下午赴泉[]公園,溜冰者四五人,泉水未凍.[]數小魚游其間,其水至為清澈.晚返寓與翼軍,清宇,可久,漢卿寫信四封,與公司電二封.晚十時史君來談.

收支
(付存[][]亨2,000,000);赴各處車費30,000;(送史君小女兒100,000);茶水20,000;洋燭15,000;(早餐35,000);午請油局王君60,000;晚30,000;共290,000.

十二月十日星期三晴
本日氣溫稍轉暖,但仍凍手凍足.聞火燒溝雪深數丈,車沒其中,司機逃出,婦孺各一,失蹤于雪中.據聞,此次大雪為十年來所僅見.早赴央行謁趙經理,並向史君收二億三千萬.存入省行.事先已赴省行謁韓襄理開一戶頭,當即存入.下午二時許偕其謁油局翁股長及劉謝等君.謁中行金鶴鳴主任.赴西關謁鮑主任(車站)洽車子.赴北街洽購蓆子等物,備包裝用.並購冰鞋一雙,費88萬.

收支
付痰盂草紙等40,000;電報12,100;15,400;毯[]62,000;早餐42,000;午66,000;晚30,000;(冰錢260,000);赴各處車費往返四次80,000;共905,500.

[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第四部分][第五部分]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