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纪往|纪年|西锁簧村|旅汉日记|赴兰日记|台湾日记|新竹|暮年拾零|家庭|海峡彼岸|子玉书法|食谱剪报


山西平定县西锁簧村李若瑗回忆录

乱世纪往

[之一][之二] [之三][之四] [之五][之六] [补记][年代表]

乱世纪往之五--小军诞生


   十月间余患肠出血﹐赴渝南岸仁济医院检查诊断。据云完全愈可﹐乃返成都。该院有平定老乡王身和兄在检验室工作﹐亦系因日军侵入﹐随教会来渝者。
   十一月返蓉后﹐中亚公司即正式结束。曹明甫返陕西秋林。荣伯沉至渝后﹐与张光宇赴兰州经部水泥厂工作。郭迺营张晋承手工制造打印油﹐颇畅销。尚有河北籍留日技师数人﹐有留蓉蒸馏酒精者﹐有至川西搞木材蒸馏及竹子制造供神用纸者﹐均已星散。惟余因帐目交代整齐清明﹐周先生拟调余至其建业营造厂服务。蒙张经理与之说项﹐所任职务当承以帐务主任任用。旋于十二月间偕翼军乘车赴渝。厘米金局中原公司宿舍暂住。
   民国卅年一月间﹐翼军又调渝服务﹐余已在建业上班﹐居于宿舍。因订婚已将半年﹐又以年来往返蓉渝之间﹐经济渐感不支。不若早日结婚反可节省开支。乃于二月十九日新生活运动十周年纪念﹐参加集团结婚。参与者共廿四对。当日婚礼简单隆重。新郎穿西服﹐新娘一律着深紫布料旗袍﹐手捧鲜花一束﹐并无礼服。并于举行之时﹐拍摄新闻电影﹐余等亦被摄入镜头。
   十九日当天婚礼完后﹐在暇娱楼宴请亲友﹐约共六七桌。余因新昌同事谭某强余领酒﹐带醉离席。次日赴照相馆穿着礼服摄影留念。
   余等婚后即在千厮门二郎庙地方租小楼一间居住。因两人均在外上班吃饭﹐并未起火。楼上隔壁蔡先生在中央银行办公﹐系广东籍﹐及其妻均甚和善﹐相处甚得。惟好景不长。此时正值五六月间﹐日机轰炸益烈。余与翼军每于警报解除后﹐一出防空洞﹐必先看二郎庙之居室有否被炸。因每由中国银行大厦远望二郎庙﹐必见小楼一角依然矗立。一日余等于警报甫行解除后即出洞瞭望小楼之影﹐已不复存在矣。当即遄返二郎庙看视﹐则已被炸平﹐幸未燃烧。并救出一老妪未毙。至所有衣物家具均已炸乱﹐未能寻获。一暖水瓶未被炸破﹐乃一奇迹。而每本书籍虽尚完好﹐试展视之﹐每页均有沙土留存其间﹐[]之不去矣。
   回想余尝于警报中由城至黄沙溪新昌公司途中﹐避入一洞。洞上坚石厚三丈。巨弹中洞之顶部。洞内之人除感觉震耳欲聋之声浪外﹐并有急风吹入洞中。其后洞口火药味十分浓重。附近笼入烟雾中。洞外数人未被弹片所伤﹐而被泥土击毙。被弹炸黏于洞外壁间之泥土用手拔之不下。附近树木竹林均被弹风吹倒﹐不复再起。
   一日余避空袭于中央公园防空洞中。至洞之深处﹐携有一烛﹐初尚点燃有光﹐惟逐渐灯现缩小﹐有如绿豆大小﹐直所谓灯小如豆﹐盖因氧气不足故也。余呼吸促迫﹐乃挣扎挤出洞口处。三小时后﹐警报尚未解除﹐洞中又热又无空气﹐见一女孩被窒息而死。余并将所携十滴水给附近诸难民吞服﹐并大声喊叫“扇子往里扇”﹐渐觉悠悠之气进入洞中﹐除死一女孩外无其他意外。
   本日为初次疲劳轰炸开始﹐闻此隧道另一端不知原因而致死者约一百六十余人。其后始悉为缺氧气而死。
   某晚余曾避入储奇门望龙门间之洞中。因隧道连日发生无故致死之事故﹐市民均改行躲入山洞之中。余自公园隧道目击氧气缺乏之实情后﹐再不拟躲隧道﹐而改入此山洞中。本日警报持续六小时余始行解除。避众如释重负。在洞中打盹者亦均出洞返家。惟本晚情况迥异于往夕。被炸地区并不多﹐而警报甚时间甚长。余出视洞外﹐则见天空照明弹甚多。其时寂无人声。至第二日早晨始悉﹐唯一戏院门口大隧道内被窒息而死难者多达万人。只见卡车将尸体运往江岸﹐再用船划至南岸掩埋。一棺之中有盛数尸者﹐故尸体外露。余视之均不成人形﹐有如木头所塑之状﹐惨不忍睹。
   二郎庙居处被炸后﹐即冒溽暑收拾残余﹐双宿建业宿舍中。不久建业疏散嘉陵江畔之董家溪。余亦随往住入一小房宿舍中。翼军于每礼拜回来居住﹐礼拜一再渡江至电信局上班。彼时疲劳轰炸开始﹐余避入沿溪一小洞中。对江即为上清寺及国府所在之地。日机投弹时﹐其弹必在高空越过余避之地﹐其声刷刷﹐至感恐怖。除江岸略有落弹外﹐董家溪本镇并未炸中。其时一日夜不解除警报﹐小贩四出卖食﹐因之不致断食。
   民卅年秋节﹐余在建业公司感觉不惯﹐所有江浙上海一带风俗习惯﹐甚为陌生。公司内除张斿兄及徐夕汉兄尚要好外﹐余均不甚了解(均为江浙及上海籍)。周先生以其师弟某君包揽建筑工程颇多﹐拟解调余前往帮忙。余乃加以拒绝﹐并拜托范维璋兄谋粮食部之事﹐并先后考入交通部课长缺及振济委员会会计主任缺﹐当决定进入振委会﹐乃辞建业之事﹐前往歌乐山大天池该会办事处报到并返振委会受训一月﹐派往江津第一救济工厂任荐任职会计主任。
   该委员会第三处处长南映庚先生主办此次考试。科长刘清宇为西北实业公司同事﹐人缘颇好﹐洽事亦易。
   当余抵达大天池之当晚﹐感觉寒冷澈骨﹐久不能寐。待于朦胧之中进入梦境时﹐眼前一片光明﹐并有威严之象﹐早晨醒后记忆犹新。
   民国卅一年春间赴江津就振济委员会振济第一工厂会计主任之事。江津县位于长江上游南岸﹐附近白沙盛产大米。吾晋友仁中学迁白沙上课。振济工厂在江津县城之东郊滨临江岸。其上有小山﹐乃体育专科学校校址。工厂四周环境清幽。厂前有鱼塘﹐中建小亭。厂右为江津中学体育场。该厂收容难工约三百人﹐产制白布格子布毛巾及毛巾被等棉织品。厂长吴叔方江苏丹阳人。会计室共八人﹐小姐居半数。每月之帐目一礼拜即行记载完毕。惟每日均未记对。故每月卅天﹐记帐七天﹐所余廿三天﹐亦不够对帐之用﹐故帐目积累未能上轨道﹐殊为憾事。
   余在江津居于厂旁一民家小屋中。房东廖昆池系当地绅[]﹐待人颇为客气。同院尚有工厂同仁两家﹐相处甚善。翼军时由重庆返来。因婚后有身孕﹐患病月余。其后随向局方请假﹐返居江津家中﹐雇一安徽老太婆做饭。彼时经济方面尚过得去。
   民国卅一年五月二日﹐小军诞生于江津。事先请该县卫生院检查。一切正常。故生后母子均极健康。
   小军生后两月﹐身体甚为胖壮﹐活泼可爱。正于此时振委会第三处处长南映庚发表任财政部兰州区银行监理官之职。刘清宇为办公处专员高中域郭铭机及余均为稽核。余以久在江津任职﹐深恐日后友辈他往﹐本身处于孤单之地。故决心改就其事。随启程赴渝。此时由于南氏向当局荐余财政部派驻甘肃省银行监理员之职(彼时部长为孔祥熙先生)亦蒙部方应允并至部中钱币司内看阅公文学习数日。临行又谒钱币司长戴铭礼先生。随即乘石油公司之汽车启程赴兰。车行甫至歌乐山时﹐因小军近患百日咳﹐便请中医诊视服药数剂后即痊愈。


[之一][之二] [之三][之四] [之五][之六] [补记][年代表]

[返回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