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纪往|纪年|西锁簧村|旅汉日记|赴兰日记|台湾日记|新竹|暮年拾零|家庭|海峡彼岸|子玉书法|食谱剪报

山西平定县西锁簧村李若瑗回忆录

乱世纪往

[之一][之二] [之三][之四] [之五][之六] [补记][年代表]

乱世纪往补记


  民国卅五年十一月间由汉抵厂。自余赴汉半年间﹐小瑗患疟疾甚重。初尚不知﹐待至发现后已瘦至皮包骨头矣。后经诊治﹐始渐康复。在此期间﹐余妻亦被拖累﹐身体疲惫不堪。好在小军健实活泼﹐聊慰吾心耳。

  厂中情况如前。改制绿头硫化燐火柴。分以‘报国’ ‘钟楼’及‘雁塔’标头向外推销。其标头均自上海订印空运西安厂中应用。外观均较各厂出品为漂亮。中南火柴厂原为湘人刘海楼所创办。因业务不振﹐盘与冯尚文先生﹐再以抗战时物资缺乏﹐在重物轻币情形下﹐中南由银行低利借款用以购置原料大量生产火柴而销路又极畅旺﹐故业务乃蒸蒸日上而有今日之成就。

   余返厂后﹐仍在会计方面帮忙。厂方火柴销路渐自省内销售而及于晋豫﹐时向洛阳等处发货。然西销甚差。如甘新等省﹐因路途遥远﹐火柴体积甚大﹐汽车运输太昂﹐故改用骡车(即胶皮两轮四骡牵曳之拉拉车)惟以甘肃方面有土产火柴﹐虽较厂产火柴落伍多多﹐然以边地人民生活简单﹐土产品亦自可维持也。

   冯经理由沪来函与张世心经理﹐商洽拟向西推销火柴。乃遣余前往。余以过去居兰数载﹐亦颇思旧地重游。再以余在兰数年﹐官商各界亦甚熟稔﹐推销生货当较他人为宜。略加摒挡﹐乃乘西北公路汽车前往兰州。

   西北公路由西安起﹐西至伊犁﹐愈西行愈加荒凉﹐惟泾渭平原尚称富庶。一入甘境即童山兀兀﹐草木不生矣。其地土脉甚厚﹐而雨水稀少﹐即有倾盆之雨﹐不旋踵亦被土吞吸渗漏﹐钻入地下深处矣。

   长江彼岸之武昌沿岸有纱厂数处﹐再往下游即至徐家棚飞机场所在地也。汉郊中山公园极为著名﹐门前之委员长骑马像为日军所销毁。余曾购得原铜像照片一张﹐英姿蓬勃﹐极为雄壮。公园内有小湖﹐备有游艇供人划玩。园中亭台楼阁建筑甚多。其后设游泳池及运动场﹐甚宽阔平敞。

   汉市陆上交通虽有平汉粤汉两线﹐惟不若水上交通频繁。汉湘两水均有远地小轮驶汉﹐再加长江交通货运旅客均极称便。长江一有风暴﹐武汉两地交通即行断绝﹐故有设桥必要。汉市虽热﹐然入冬降雪﹐犹似北方。余于大雪纷飞中﹐启程北返。当时交通尚可维持。惟自胜利以来﹐共军仍占据大部农村﹐故北来车辆不多﹐交通情况远较战前为差。

   民国三十七年八月十三日上午﹐余乘中国航空公司飞机赴汉口。当日抵徐家棚机场。一下飞机如入蒸笼内﹐出了一身汗。公司派车将乘客送至江岸﹐再乘轮渡去汉口。经过沿江一带﹐老百姓光着身子在街上乘凉者络绎不绝﹐但是没一点点风﹐有何凉可乘哉。当然比在屋内好些。

   次日至张斿兄家中﹐洽领土地权状事。他已办得差不多了。不数日﹐余即将其领下﹐并用航空挂号寄交上海办事处冯总经理收。当接冯总经理信﹐要我返西安厂。余即购机票﹐于某日乘机起飞﹐当时为下午﹐又向北飞﹐当然机尾的影子映在左翼上。少顷﹐余见机尾的影子忽然映在右翼上﹐正诧异间﹐机员有通知条子拿来﹐上面写着﹕‘飞机在老河口上空﹐接西安电﹐机场淹水﹐不能降落﹐此机仍飞返汉口’﹐旋即降落徐家棚机场。余返武昌住珠江旅社﹐待机飞镐。

   某日﹐行李已装飞机﹐有广播谓有余之电话﹐乃是张斿兄打来的(张斿﹐字启嵘﹐住汉口车站路125号)﹐谓冯总经理来信﹐着余改赴上海云云。我乃吁请机员﹐将余之行李取下﹐又返汉口﹐改乘江宁轮东下。船行如飞(下水)风平浪静﹐见江中有海猪(黑色)互为追逐。又见饭碗来粗的黑色水蟒﹐载沉载浮﹐在江中游泳。安度以下﹐两岸几乎看不到了。确是太宽阔了。

   抵申后﹐谒冯总经理﹐当由濮课长带领赴各处熟悉情况﹐并准备赴金华押云石装船运日。旋即派余赴台湾味精厂干会计工作。当时正是新发行的金圆券贬值时期﹐老百姓重物轻币﹐物价高涨﹐因之手中所余之金元券一日数跌﹐以致原计划去西湖一游﹐亦未游成。乃乘太平轮启碇赴台。余初乘海轮﹐还没出吴淞口﹐迎面来了一只美国战舰﹐大浪涌来﹐余初尝晕船滋味﹐几乎呕吐﹐乃挣扎着登上前甲板观看。马上就清爽一点。但不能不睡觉不吃饭一直站着呀。赶到出了黄海﹐到了黑色洋面﹐每个浪头高三丈﹐直径七丈﹐浪头之来有如小山。太平轮约三千吨﹐除了点头扬尾外﹐还来个横滚。看见烟囱远接近倾斜五十度了。约行四十八小时多﹐才抵基隆。乃乘火车赴台北大理街57号台湾办事处休息。同行者一人。

   可能是十月廿九日到基隆。闻台湾海峡有中度台风。好险哟﹗祈祷上苍保佑﹐能平安抵台﹐实为万幸。而此太平轮﹐不久被煤船撞为两段沉没﹐一船人罹难﹐生还者极少。

   十一月间﹐蒙冯总经理及张世心经理协助﹐将翼军及小军小瑗三毛都送来台湾团聚﹐确为不容易的事。此刻当仍在襁褓中。他们坐海黔轮。船小进水﹐衣物被湿的很多。小瑗顽皮﹐几几乎坠海。同行者有贾家及周君。

   约在农历十二月间迁至新竹厂中(雍南化工厂地址为新竹市南区福德里中华路336号)。住入麴室﹐低矮黑暗无比。当时在新竹过的新年。次年夏天﹐三毛浑身害疮﹐翼军得风湿性心脏病。初疑为肺痨﹐庸医詹某误诊。乃改由徐内科诊治。但以厂内麴室太不卫生﹐乃下定决心﹐为了救翼军﹐救孩子们﹐才将中华路485-1号日式平房顶下来。不数月翼军也好起来了。下女也可辞掉了。情况才趋好转。

 

注﹕冯尚文先生住上海办事处内。萧启凤亦住此处。地址为上海北京西路黄家沙花园六号。沪电报挂号575485号。中南天津厂天津第三区席厂村大街74号。中南工业公司地址天津一区赤峰道103号


 

[之一][之二] [之三][之四] [之五][之六] [补记][年代表]

[返回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