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子玉(譜名若瑗)紀年

艾城 李若瑗(1909~1999, 西曆三月十三日生) 追記

第一部分1909 ~ 1938 | 第二部分1939 ~ 1948 | 第三部分  1949 ~ 1965
第四部分  1966 ~ 1969 | 第五部分  1979 ~ 1987

第三部分  1949 ~ 1965

 (2005年12月27日上載)

工廠概況

1951年夏天,我家住在廠中低矮黑暗的麴室,翼軍雖有幫做家事的,但她就病倒了.經徐內科診斷為風濕性心臟病,迫不得已,將廠的左斜對面的日式平房頂下來,再每月向市公所交房租.這樣才從廠中搬來此屋.不久,翼軍的病就好了.這時可能小軍上小學,小瑗幼稚園,都是新竹師範附屬小學,三毛呆在家裡,由翼軍來照顧.
在初來台灣不久,大陸就解放了.這是1949年的事.當時接馮經理來信,要我們帶同物資,急速返滬.大家因為家眷都接出來了,小孩又幼小,大家一再商議,拖延難決,以致台灣與大陸完全不通為止.當然最後決定權,仍在賈開泰及續光清手裡.大家也主不了.自此信來以後,郵電就完全不通了.
由於醱酵公司的成立,要我廠投資約五十萬,才有權利用醱酵法來做味晶,因我廠原與雍興公司合組,如向本地商人,吸收資金,然後由公司名義,轉投醱酵公司,在雍興方面就很難獲通過.其次,我廠如吸收資金,即獲雍興公司答應的話,在五十萬的比例下,我廠可能握不了過半數,不能控制投資者,這樣就難辦了.結果,當然是無力參加醱酵公司了.
在未改組公司前,續光清在廠領導,為人謹慎,凡事先要大家開會商議,廠事頗民主.因之,一切施為及風氣,都是朝向前進的方面.自公司改組後,賈開泰由台北回工廠主持(在大的方面,由石鳳翔當董事長,但不管事)對開會大表不滿,凡事獨斷,續廠長為息事寧人,他也不願管,如廠紀方面,在續主持時,大家都不敢明目張膽的打牌,自賈來廠後,續即不願再管,賈更不管.在互推之下,以致職員中除賈、續及我個人外,其餘每晚雀戰,而周、吳二人,更是迷于此道,也是拉角聖手.晚間又打牌,又大吃大喝,不亦樂乎!尚有玩女工而被其母到廠指認者.於是,人事及紀律方面就一塌糊塗了.
主要的是,無權用醱酵法做味晶(初時用樹薯、糖蜜,其後用尿素,所出味晶,成本低廉)因無力投資,祇得仍沿老法,用麵粉製作.結果成本過高,祇得停做,仍打算做醬油,而用津津味精廠的儲于露天的母液來做.做出來的味道,商人幾全是退貨的.先是我廠技術有問題,味晶出不多,而所餘的精華,做了醬油,於是醬油便暢銷無阻.待至停做味晶後,那些少出味晶的精華沒有了,焉能做出好醬油來.我曾不顧地位及責任向續光清大膽建議效法"金蘭"醬油的成色,用麵粉來分解出麩酸鹽來,然後攙入醬油之中等等建議,得到續君的不肖一顧的凜拒!在老賈方面,他就不是個當經理開廠子的料子.所有施為,在在使人起反感而不能理解.自己好大喜功而一事無成.
在醱酵味精未出來之前,廠中是來的早些.在中南部推銷的早,牌子相當響亮.不論經銷商為何壓了巨額的貸款,放利不還,但終究味晶是能賣高價.在民國41-45年的五年中,廠中大量盈餘,當時不斷的將廠後的土地慢慢買起來,以資保值,這招棋是下對了.

增修家園

我家自搬入日式平房後,閑時,我經之營之,後院靠水溝的地方,做起木籬笆來,將前面的小水溝遮斷,地方的面積也大得多了.經過一次劇烈颱風後,院門也吹倒了,趁勢正好重修有出簷的高門樓.後院增建廚房廁所以及新式浴室,並改建抽水馬桶,安裝紗窗.後院種了甜葡萄及金銀花,傍晚幽香襲人.前院夾竹桃,後院又植香椿一株.餵了一隻三色花母貓,可愛極了﹗其後生出三隻三色小貓來.但因房右臨鐵道,一次她出去,被火車碾為兩段,其餘三隻小貓,也忍痛送往東門市場貓販賣了.
從1948年來台,光陰荏苒,已是五年了(1952年).小軍小學畢業,考入新竹省立高中的初中部.小瑗在上小學,三毛已上幼稚園.我因吃得多,太胖了.晨五時,就拿著木劍往十八尖山及青草湖散步爬山.人的身體太胖了,就不能到高處,一看下面就發昏.此刻拼命減肥,也無濟于事.原想騎腳踏車減肥,但效果太差.
從1948年起,漫漫歲月已度過五年,平心而論,我們在台灣生活得不差.雖然警察數次于午夜突擊檢查,疑我們有間諜之嫌(一個小廠擁有留日者二人,大學畢業者二人,當時是很少見的),但我們不怕他們的.台灣與大陸儼然兩個世界.由香港轉信以及大陸家人來信都要遭到軍警嚴密檢查.有我省商號,叫鉅恆行,習用商人沿之已久的密碼與上海互報金價,陳誠疑為臥底間諜,就把全行十餘人關了好幾年.為此,我同老家,從來不敢存有通信匯錢之心,因為將使雙方遭殃﹗

表明男婚女嫁應自由

回顧1946年我在漢口時,平定郵政忽然通了,而村仍不通.我馬上匯大哥六萬元(兩次).太原的也通了.接了三兄信,謂三嫂產後死于斑疹傷寒.他因中年喪妻,需要續弦,我馬上匯款給他.但到數月後,續弦者為澎原人,花錢太凶,不得不離異.

1951年每月的收入
民國40年5月份 每月在雍南公司收入約:
月差費 135  薪津 610.88
教育補助 300  房貼 70
另薪 (收周帳) 418.25
總共 $1,534.13

我又寄錢給他,助其離婚.給大哥匯錢信中說明是要轉給老家裡用的,此款不知到大哥手否,亦不知他轉給端榮否﹖因為此後又不通郵了.誰知道呢?我深悔不該來台灣.假如不來台灣,仍在中南火柴公司服務,對祖國建設一定有貢獻的.吾認為中南是完全民營,即所謂"民族資產階級" ,也是反帝、反官僚的,有什麼不好呢?另外,端榮他們,假如仍活在世界上,也能得到我經濟的照顧.此刻,假如他們仍好好的,沒被丟失及凍死,他們的景況也夠慘了,形同孤兒寡婦的生活,誰受得了呢?所以我在37年來台前,急速給三哥寫了一信(平定城不通郵,太原可以),大意為,假如我妻活著,我現不能回去,又不能離婚,雙方又不能通信談條件商量.那麼她及兒女,如同孤兒寡婦,如何生活呢?我就痛下決心,單方面示意她再嫁人了﹗

1953年-1956年

家庭收支摘要 (63年5月記)

民國四十二年二月一日開始所記的收支帳
彼時居于台灣新竹.余工作于雍南工業公司.當時鴨蛋每枚七角新台幣,白米每台斤1.53元,豬油每台斤7.50元,男子理髮5元,僱女工洗衣每月40元,電影門票6元,豬肉每台斤7.50元,黃豆每斤2.40元.
民國45年6月1日
每月瓦斯(天然氣)55元,支出中,給孩子們看病的醫藥費甚多,看電影費亦不少,小瑗高級小學畢業,付學校紀念品費40元. 6月19日小軍瘦弱,不思飲食,並預付林小兒科藥費20元,開始打"腦下垂體荷爾蒙"針劑.中央日報21元.小軍打針每天10元啤酒一瓶7.50元.麵粉一袋78元.白米2元.
    8月份有一統計如下﹕
膳費889.20 醫藥546.90 文具76.50 教育用品79.00 娛樂交際185.30 水電79.60 煙酒186.50 雜支187.80 共2﹐231.20 (膳費每人(共五人)178.00元)
    45年上期戶稅130元
    民國46年1月一日起
去獅頭山旅費60元  每月房租131元(日式平房)  付三兒壓歲錢60元﹐每人20元  7月﹐買一土冰箱價270元  9月﹐買腳踏車一輛1310元  12月﹐買布一疋249.00元

1958年—1959年

子玉患兩週熱
46年7月23日﹐余住入新竹省立醫院約20天出院﹒定時發熱﹐發熱來時﹐腹部翻滾著痛﹐醫院未能查出病因﹐服氯黴素。此病俗稱副傷寒﹐可能在基隆住旅舍時﹐由蟲類傳染。睡夢中被其咬醒﹐奇癢難熬。

民國47年一月份起
2月18日為農曆除夕﹐給三兒壓歲錢共60元﹒匯丁友雲床一張運費100元﹒此床為瞿錦芳所贈翼軍者﹒7月裝紗門紗窗用去980﹒00元﹒購收音機一架535﹒00元•8月26日付驅除白蟻費380﹒00元•馮文蔚借400﹒00元•10月17日買藤椅一對210﹒00元•
民國48年1月起
2月12日與三兒赴台北兒童樂園旅行﹐費325元•2月20日付小軍大學學費290﹒90元•2月28日收2月份下半月薪計912元•2月份醫藥教育金400元•三月份膳費預發260元•三月15日收上半月薪計1﹐018﹒50元•如此計算﹐當時每月共收入2590﹒50元﹐以新台幣計算﹐再加房貼300元﹐共2﹐890﹒50元•五月份門前修建一鋁皮頂的門廊﹐後院建一廚房及飯廳﹐原來廚房後面加建一浴室﹐將日式廁所改為抽水馬桶﹐約支出1﹐600﹒00元•
6月30日繳綜合所得稅314﹒60元•7月﹐小瑗用眼鏡310元•9月買舊自行車一輛﹐價450元•9月4日付小瑗學及書費等390元•11月14日換新壘[蓆﹖]14個價360元•近鼓勵三兒儲蓄﹐計小軍1﹐211﹒00元﹐小瑗756﹒20元﹐三毛存280元•

1960年

老家家人名單

民國49年1月起
當時居于新竹市中華路485-1號•因翼軍與在意大利的瞿小姐通信﹐將地址譯作英文為﹕
485-1﹐ Chung-Hua Rd.
Hsin Chu, Taiwan
R﹒O﹒C﹒
近日房租改為每月90元
49年1月28日為庚子元旦
自1月份起﹐每月薪金2﹐087元﹐房貼370元﹐醫藥及子女教育津貼400元﹐共3﹐087元﹐扣保險10﹒50﹐稅74﹒40﹐淨收3﹐002﹒10元•6月19日捐附小紀念品等300元•給小軍買手錶一只340元•9月17日付小軍學雜費1﹐146﹒00元
收支簿後附一表﹕   (以民63年起算)
父  榜名  李弼卿  譜名  碩臣  字  輔齋  12月29日生  屬雞
母  葛氏  (乳名  蜜妮)  5月19日生  屬猴
大兄  李若璞  字  葆真  80歲  屬羊
二兄  李若瑛  字  仁庵  77歲  屬狗
四兄  李若琳  字  貢甫  (歿 )     屬馬
三兄  李若琛  字  獻廷  73歲   屬虎
余      李若瑗  字  子玉  66歲  屬雞
       又名  李景蘧  又名  少弼  舊2月25日生

1961年  1962年   子玉患肺浸潤

民國50年1月份起
9月8日與小軍購計算尺一支430元
9月14日子玉檢查費320元﹐係在中心診所
9月26日子玉領肺藥四瓶共480元開始治肺
10月2日小軍的稿費205元﹐付他作餐費
10月22日小軍打鐵傷目﹐在黃眼科治療
2月15日為辛丑元旦   小軍註冊先付1﹐000元﹐小瑗學雜費359元﹐三毛學雜費134﹒50元﹔3月10日購單車一輛550元﹔7月31日給小瑗買手錶一只330元﹔11月15日﹒送宣建勛出國400元﹔12月5日送美國惠太太珠寶箱一個220元﹔12月28日子玉赴北取藥8瓶計336元﹔小軍夾克一件310元
民國51年2月4日為農曆除夕﹐付三兒壓歲錢每人40元
民國51年1月份起
4月2日柏大恩來家﹐計招待費96元﹔4月3日收後院房子租金260元﹐係張家租用﹔4月14日購幸福牌單車一輛1380元﹔5月30日付宣家代墊伙食費300元﹐彼時小軍居宣家讀書(台北光復路)﹔5月17日收協成津貼450元﹐彼時余在該工廠兼辦會計﹔9月12日小軍及小瑗學雜費3﹐012元
民國52年1月份起
2月13日付小軍及小瑗學雜費3﹐100元﹐彼時小軍住台大第六宿舍111室﹐小瑗住第七宿舍109室﹔3月11日訂自由談(14卷四期起一年份)費61﹒20元﹔近年來翼軍喜閱此雜誌﹐其中遊記頗多﹔3月7日收小軍家教400元﹐付小瑗作膳費﹔2月20日交會費500元﹔3月20日交會費375元﹐乃是翼軍與他人來會﹐此刻(63﹒5﹒28)記不清了﹔3月份翼軍患流行性肝炎﹐又患肩痛﹐購藥50元﹔4月5日又交會費300元﹐此刻可能有兩個會呢﹔近半年來﹐可能因孩子們身體差﹐故購金山奶粉及多種維他命應用﹔年來賬上均購進整袋麵粉﹐翼軍給孩子們燙餅及做麵條捏包子﹐以增加他們的營養﹔翼軍生在南方﹐居然為孩子們而學會了做麵食的技術﹐足見母子之愛是最偉大了•  7月26日付洗衣費100元﹐較42年之40元增加百分之60了﹔8月8日給三毛買手錶一只150元﹔8月22日送蔣木手錶價1﹐000元﹐今年她將出國﹔9月3日三毛註冊等費592﹒60元﹔9月7日送石炳瑄婚禮200元

1963年  民國52、53年

52年9月23日小軍註冊費等1﹐317元﹔10月28日收小瑗家教500元﹔30日收小軍家教400元﹐皆作他們的膳費﹔11月6日將舊電表換新﹐計費330元﹔11月15日寄美國惠太太聖誕禮物共需200元﹐小軍一直接受惠太太寄來的信及雜誌畫報﹐所以不得不送點禮給她
民國53年1月份起
1月22日翼軍配老花鏡一副計100元﹐她今年已48歲﹐開始眼花了﹔2月26日付小軍學雜費2﹐120元﹔2月28日付汽車考試費30元﹐可知我在52年秋冬期間已學駕駛汽車﹐但因年已55歲﹐反應不敏﹐後退倒車不合格﹐但最後考得普通駕駛執照一本﹔4月間整修前後院籬芭計費1﹐210元﹔小軍申請美國學校購國際郵票等費500元﹔12月13日照全家相費70元﹐乃因小軍可能出國﹐故照像留念﹔12月27日小軍做西服一套280元﹔12月31日收回勞工保險款計1﹐115﹒50元﹔此刻﹐小軍大學畢業(台灣大學)服役﹐小瑗在台灣大學讀電機工程﹔三毛在新竹省立高中﹔11月7日購單車一輛計550元﹔11月份小軍寄出﹒申請學校獎學金的信甚多﹔9月23日小瑗註冊費等1﹐700元﹔9月27日收朱太太(陳志偉女士)送小軍出國製裝費500元﹐因朱太太是他義母﹔7月31日小軍入營服役﹔6月26日標會得款﹒9﹐560元﹔5月6日標會得款5﹐685元﹔工廠生意漸﹒趨蕭條﹐薪資也減少了﹐計每月上半月668﹒50﹐醫貼400元下半月薪904﹒80﹐膳貼300元﹐房貼300元﹐約共2﹐573﹒30﹒﹔7月11日小軍在士林美校考GRE﹔6月8—13日小軍畢業考﹔7月4—6日小軍考交大研究所﹔6月6—7日小軍考台大研究所﹔6月28日小軍考出國留學自費考試﹐在省商職﹐但8月29—31日的高考﹐他未參加﹒
民國五十四年一月一日起
1月5日收小軍副食費133元﹔7日收小軍餉351元﹐雷達加給34元﹔1月8日收朱太太給小軍西服工錢500元﹔小軍正在新竹機場服役(管雷達)﹔8日收小軍150元﹔15日收465元﹐乃是餉金﹔1月29日小軍因看到吾家僅有藤椅2把﹐所以他建議再買兩把﹐因為他已在服役中開始賺錢﹐乃又買兩把﹐價265元﹔2月1日﹐可能又是農曆元旦﹐每人給壓歲錢50元﹔2月27日小瑗註冊1﹐325元

1965年    子玉學英語

民國54年
3月14日收小軍稿費336元﹔余因喜愛運動﹐晨四時許即登十八尖山﹐登山馬路不走﹐專用力攀陡坡﹐致左膝腫脹麻木﹔3月14日找醫生看了一次﹔小軍已與小齡交往﹐送她紗巾一條﹐價50元﹔4月11日余開始學英語﹐並購買課本﹔5月5日我可能向新竹’微遠英專補習班‘交補習費50元﹐由發音開始學起﹐時余年57歲﹐記憶已衰退多了﹐學來甚為勉強﹐但很勤學﹐並一連當班長三個月﹐得勤勉獎字典等﹐終因記憶困難﹐臨考手足無措﹐學習三個月後而作罷﹔7月4日小軍領護照費113元﹔7月6日小軍體檢等費750元﹔小軍這次出國係請得洛杉磯南加州大學的入學許可﹐因係自費而無獎學金﹐須結匯生活保證金約3﹐300美元﹐所以大費張羅如下﹕
向土地銀行借入  40﹐000元
向舅舅(胡季寬先生)借  32﹐000元
向乾媽(朱陳志偉女士)借  60﹐000元
結匯3300元@40計  132﹐000元
8月12日晨六時許﹐小軍義母朱太太陳志偉女士因心臟病逝世﹐余于本日下午四時許﹐始收到楊重駿代發的信﹐乃於當日晚七時許﹐赴北晤朱先生慰唁﹐宿一旅舍中﹔次晨入殮﹐當即于8月13日下午﹐偕小軍小齡返家•
乾媽53歲﹐早已肝硬化及心臟擴大﹐逝世前一日﹐偕余及翼軍小軍小齡等赴台銀辦理結匯事﹐不幸於次晨即與世長辭﹔乾媽之于余家為第一大恩人﹐尤以小軍有生之年﹐應有以報答其乾弟及諸妹之處﹐以還報其恩德于萬一•8月13日送乾媽奠儀1﹐000元﹔8月16日給蔣木婚禮400元﹔收借蔣媽媽(蔣鄧述芬女士)10﹐000元﹔作為小軍赴美機票等費﹔8月20日翼軍將重一兩多的金雞心項鏈賣掉﹐買一手錶﹐計值1﹐250元﹐由小軍送給小齡﹐就作為訂婚信物了﹔又給小軍買手錶一個價400元﹔親友紛紛送致小軍出國禮金﹐真太慚愧了﹔8月26日付小軍赴美機票計10﹐128元﹐又買風衣一件450元﹔另在收支簿背面﹐記錄父母生辰如下﹕
余母生于遜清同治十一年陰五月十九日﹐卒于民國十九年﹐享壽59歲﹔余父生于遜清同治十二年陰十二月二十九日﹐卒于民國二十三年﹐享壽62歲
8月26日買白金戒指二枚﹐分與小軍及小齡戴用﹔8月28日晚間小軍在祖宗牌位前叩別辭行﹔8月29日本日下午五時十分小軍乘飛虎公司學生包機赴美留學(南加州大學研究院電機工程學系)余與翼軍及小瑗三毛乘廠中車赴北送行﹐楊重駿及其父母妹妹同行﹔9月1日接29/8小軍由阿拉斯加來一信片﹐謂已抵美辦妥入境手續﹐並將續飛舊金山云云﹔此次小軍出國多賴親友幫忙﹐應往辭行的計﹕ 新竹社教館劉慶起先生﹐盧館長﹐教育部賈懷謙﹐續琨﹐資助人朱克繩先生﹐黃啟光﹐胡季寬﹐鄧述芬女士﹐親友宣登斌﹐宣莉芳﹐胡遠應﹐胡遠志﹐陳接賢﹐劉孝聲﹐丁友雲﹐陳汝淦﹐辛校長等等
12月9日為陰曆11月17日﹐係翼軍五十歲生日﹐在家請客一桌﹐計1﹐000元﹔余在此時似害肝炎﹐因已服‘強力硫克肝’兩瓶矣﹔可能在11月中發病﹐當時有嗜酒習慣﹐但不多飲﹔追憶得病之前﹐係在胡家宴會中﹐胡先生勸飲過量﹐遂即得肝炎之症﹐並在徐內科診治﹔病重時﹐腿軟無力踏車﹐糞便變寡白色﹔12月30日與小軍寄毛衣﹐棉毛衫﹐棉毛褲各一件﹐約55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