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子玉(譜名若瑗)紀年

艾城 李若瑗(1909~1999, 西曆三月十三日生) 追記

第一部分1909 ~ 1938 | 第二部分1939 ~ 1948 | 第三部分  1949 ~ 1965
第四部分  1966 ~ 1969 | 第五部分  1979 ~ 1987第五部分 1979~ 1987
(2006年11月14日上載)

民國59年1月1日開始

1970年
   1月11日  收小瑗餉金500元
   1月12日  給小瑗買風衣一件300元
   1月13日  果汁機一架460元
   1月22日  收三毛獎學金1000元
   1月27日  收小瑗來餉金500元
   2月2日  三毛報考托福﹐費411元
   2月19日  三毛註冊2055元
   2月28日  三毛報考GRE﹐費625﹒50元
   3月12日  收小瑗餉金600元
   4月1日  收三毛獎學金1500元
   4月15日  收小瑗餉金500元
   4月21日  交魯太太會錢300元
   5月20日  做前後廊鐵窗900元
   ********
   1970年5月22日心笛在美洛城出生英名Cynthia Sing-Dee Lee (女孩)
   ********
   6月23日  收蔣太太送小瑗出國禮400元
   7月19日  小瑗及三毛眼鏡3付﹐價1230元
   7月25日  送蔣森500元
   7月28日  小瑗體檢及黃皮書等﹐費600元
   8月2日  收借蔣太太20000元
   8月3日  三毛申考GRE及托福﹐費400元
   8月9日  小瑗購皮箱太空被等﹐計費340元﹔小瑗帶交小笛金鎖鏈﹐費737元﹔小瑗出國前收親友贈禮﹐計朱克繩1000元﹐田先生200元﹐遠志400﹐遠應400﹐潘太太400﹐夏太太400﹐蔣太太400﹐沈太太300﹐陳汝淦200

補記﹕1)五月廿二日小笛誕生﹔2)小軍停寄生活費﹔3)五月廿九日余被機車拖傷﹔4)六月廿日三毛畢業于台灣大學化學系第一名﹔5)七月四日三毛開始赴中部服役

   9月3日  三毛可能在台中豐原清泉崗機場服役了﹒本日寄他200元
   9月8日  (曾于12/7收三毛800元)收三毛餉金800元﹔9月17日小瑗買電鍋370元
   10月3日  送朱家禮1000元﹐可能是以錚結婚
   10月14日  收小瑗稿費及出版幾何學等6030元﹔此刻給小瑗製裝西服皮鞋約4000餘元
子玉單獨在新竹所記之帳 (59/2/1-59/8/31)
   59年2月1日  子玉付新竹就任光裕電業股份有限公司會計主任職﹒所記如下
   2月1日  赴新竹楊家記帳﹔2月4日返新莊家中﹔當時為晚六時許﹐翼軍及三毛均在看電視
   2月5日  週四﹐為農曆除夕﹐中午設置父母位牌﹐由翼軍製供拜祀﹔晚與翼軍三毛吃年夜飯
   2月6日  週五為元旦
   2月11日  即陰曆正月初六﹐余開始赴新竹光裕公司工作
   2月13日  在光復路距公司不遠租得易先生小房一間﹐付租金200元
   陰2月25日為子玉生日
   3月5日  收薪金3000元
   3月30日  小瑗來信說﹐得到密歇根大學獎學金3033元
   4月1日  為陰2月25日﹐乃余之生日
   4月6日  給小瑗購一手錶﹐上有日曆﹐價420元﹐又小鬧鐘一個﹐價180元
   4月8日  收3月份薪金3000元
   4月11日  付房租水電225元
   4月20日  買給小瑗西服料一件﹐費850元
   5月29日  在光復路(新竹)小坡處﹐﹐騎單車赴小館﹐橫過馬路時﹐被下坡之疾馳機車鉤倒﹐可能是鉤及車後支架處﹐余被鉤倒﹐跌在馬路上﹐一時身體疼痛﹐站不起來﹐等了一兩分鐘﹐才掙扎著爬起來﹐而該撞人機車已遠揚矣﹒其後發現褲子膝部等處﹐被擦破好幾塊﹐余膝部也擦傷
   5月29日  余因在光裕公司做事﹐有時稍感緊張﹐老怕丟掉什麼帳簿而不自覺﹐因為自己已年過耳順(62歲)記憶極弱﹐乃赴中心診所看“老人內科”﹐費530元
   6月7日  小瑗返家﹐放慰勞假六天
   6月10日  付包飯款300元﹐改在梅園飯店吃飯
   6月19日  購一日式小照相機﹐價360元
   6月27日  翼軍來信﹐小瑗入學許可已收到
   8月5日  翼軍偕小瑗來竹辭行
*****小瑗出國*****
   59年8月16日晚8時35分小瑗乘環球742機赴美安娜堡密歇根大學研究院數學系研讀﹐9時10分起飛
   9月29日  付給小瑗買自動手錶款一只﹐計580元﹔又給翼軍瑞士手錶一只﹐價480元﹐作為今年她生日禮物
   11月7日  因翼軍決定赴美照顧小笛﹐余祇得返回新莊看家﹐因為一座空房子不能丟下不管呀﹗
   11月5日  領最後一次薪金﹐計3200元
   11月12日  僱計程車一輛﹐將新竹宿舍一切東西﹐全為載回﹐余押車返新莊﹐費180元
   11月27日  翼軍乘日航機赴美
   12月6日  收小瑗來美金150元﹐當即還蔣太太5000元
   12月10日  收三毛餉金450 元
民國60年1月1日起
   1971年1月20日  收三毛餉金1600元
   1月26日  為庚戌年除夕
   2月1日  送蔣林婚禮2000元
   2月8日  收小瑗130元
   3月1日  寄翼軍藥膏及內服藥﹐食譜等﹐共計費940元
   3月4日  收小瑗150美元
   補1月8日  還蔣太太5000元﹐森森收
   3月14日  收三毛生日禮800元(可能是給我的)
   4月1日  在家無事﹐放大翼軍及余在漢口所攝照片各一張﹐嵌入玻璃框﹐懸掛于客廳正面﹐翼軍像看來﹐頗為慧淑﹐余像似乎豁達而瀟灑
   4月4日  與小軍打一越洋電話﹐要他送翼軍返台﹐蓋因﹕一則翼軍在異國感到太枯燥無聊﹐二則覷見媳婦給她娘家信中說..
  
4月10日  翼軍由美返家﹐在美約四個半月﹔
   補4月7日  收小軍給余生日禮60美金
   4月12日  與小軍寄西裝﹐大衣﹐襯衣等﹐計費800元
   4月18日  與三毛做西服一套﹐費1050元
   4月13日  收翼軍美金150元
   7月11日  小瑗來越洋電話談天﹐電話接在陳家
   7月27日  三毛體檢費450元﹐準備出國
   8月10日  借蔣太太10000元﹐給三毛購機票8700元
   8月17日  補收小瑗美金300元﹐又100元﹐翼軍處來﹔付三毛赴美備用金400元﹐計台幣16000元
   8月22日  收會錢5925元﹔付三毛眼鏡等700元﹔收胡先生三毛出國美金20元
   9月10日  上午11時30分三毛乘機赴美洛杉磯加州理工學院化學研究院修博士﹐該院給了三毛全年12個月的獎學金﹒
   三個孩子都完成大學教育﹐並且都很順利地在美國深造﹒在送小軍去美時﹐確實是願意那樣做﹐雖小軍因成績單上大二微分方程是赤字﹐因而未能申請到獎學金﹐但仍勉強向各方親友借錢出去﹒一來﹐美國學校多而水準高﹐得到學位後﹐出路甚佳﹐當時美國經濟十分繁榮﹐尤其在洛杉磯﹐就業機會多而待遇也高﹒二來﹐我已57歲了(54年)﹐當時雍南公司業務日漸衰退﹐比較在生活上有個接棒人﹒據我的理想是﹐留一個服役軍中的兒子﹐一來為報國﹐二來﹐那是個鐵飯碗﹒人在無法可想時﹐第一要顧到每日的三餐﹒尤其水電半價優待﹒[ ] [ ] [ ] [ ]﹐原來想留小瑗在身邊﹐但小瑗因申請得密歇根獎學金﹐你也不能攔住他的錦繡前程呀﹔隨著三毛更是申請得到當時在美國化學方面一流的加州理工學院全年12個月的研究獎學金﹐所以只有眼巴巴地看著三個孩子都去了美國﹒也正因為這樣﹐余倒覺得不怎樣﹐而翼軍就感到極度的寂寞感﹐家中娛樂玩意兒﹐僅有一架舊的黑白電視機﹐時壞時修﹒為了以上的情況﹐我就下定決心﹐要買彩色電視機了
   10月6日  向當舖取了5千﹐陳君處取了一萬多﹐用17500元﹐買了一架19〞三洋彩色電視機﹐聊作消除寂寥的機器
   10月10日  收三毛300美元﹐還蔣太太一萬元﹐蔣太太對三毛小瑗的關顧﹐對余家經濟上的協助﹐是太恩高義厚了
   10月15日  付清屋稅﹐計59上及下﹐60上﹐計共2187元(內包括[ ]納金)
   11月18日  寄小瑗厚夾克﹐電吹風等﹐共約700元
   12月7日  翼軍購大衣一件﹐價900元
   補11月5日  三毛申請學校用去4400元

民國61年

1972年
   1月17日  給翼軍買中式暖大衣一件﹐370元
   2月7日  交60下房稅616元
   2月15日  為壬子農曆元旦
   4月26日  余生平愛貓﹐本日在遠東公司溜躂﹐看到一幅將貓織上去的橫式小壁毯﹐乃用195元將它買下來﹐懸于客廳之右方﹐暇時望一下﹐以解心中之悶
   6月13日  繳61上房稅685元
   6月21日  聞楊重駿將返台﹐偕夫人同返﹒至時一定來吾家訪問﹐環視家中客廳﹐僅有四張從新竹搬來的藤椅﹐已破舊不堪﹐實極寒傖﹐乃又下了一番決心﹐購一全套靠背方塊型的黑色塑膠皮大沙發共計六件(大沙發一﹐單人沙發二﹐坐[ ]2﹐茶几一)費1750元
   十幾天以前﹐在晚上夢一隻五尺多長的大白鳥﹐醒後就對翼軍說﹕“我以前在重慶建業基造公司時﹐夢見二尺來長的白鳥一隻﹐其後就應驗在從該公司辭職的一事上面””翼軍說是迷信﹐故余亦疑信參半﹒但余之一生﹐如有特別的夢﹐就屢驗不爽﹒從此余在心理上﹐極為憂慮﹐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感
   自從小齡今夏返台探親﹐偕其母及小...來家後﹐余就認為...
   7月7日  我用計程車把翼軍送到吳興街吾家前住過的屋子﹐此時周太太住著
   兒子三個﹐都出去了﹐老兩口大眼對小眼﹐過得有點不耐煩了﹐所以翼軍出去暫住一段時間﹐在外散散心﹐也是好的﹒當日給翼軍帶了備用金1200元
   7月11日  托胡太太轉翼軍3000元
   7月19日  寄翼軍一信  22日  與龍先生一信  23日  與翼軍一信
   8月11日  收三毛40元美金
   8月16-17日  颳颱風兩天
   9月16日  收小瑗50元美金
   9月16日  在今日世界天福樓請客兩點﹐費3900元﹐邀集親友﹐並請回翼軍﹐大家聚餐後﹐接翼軍返家﹒本日付翼軍42735元﹐由她來管錢
   9月19日  換了大號的電熱水器﹐貼付850元
   11月17日  寄重芬毛衣三件﹐床罩一個﹐背心一件﹐毛衣裙一套﹐小瑗襯衣兩件等等﹐共用約2700元
   11月22日  子玉做西服一套﹐價1680元﹐以備出席小瑗﹐重芬婚宴
   12月11日  翼軍大衣一件2180元
   12月12 日  付房稅685元

62年

1973年

   1月6日  凱翔(男)生于洛城(譜名式凱  Kenneth Kye-shiang Lee)﹒我族家譜規定﹐X宗字輩以後為式X輩﹐上為小軍他自己起的名字﹐他不知他曾祖字為翔[ ]﹐但時至今日﹐入了美籍﹐也就談不上了
   1月20日  今日小瑗在密歇根州安娜堡與楊重芬小姐結婚﹐我與翼軍于晚六時在今日世界天福樓(五樓)茶館出席婚宴﹐共到親友50餘人﹐宴客三桌﹐當日收禮9800元﹐付宴席費計三桌6800元
   2月20日  蕭邦傑來家訪問﹐前在中央報看到甘紹卓與她的兒子結婚謝啟﹐乃投函台南中央日報打聽﹐結果就被找到了﹐果然就是她﹐翼軍便邀她來玩﹒但她十餘年來﹐就在成功大學做文書管卷的工作﹐非放假時不能來﹐有七﹐八個兒女﹐還有小兒痲痺的20多歲的女兒一位﹒稍後﹐我同翼軍曾去過台南一次﹐這位殘廢的小女兒﹐十分聰明漂亮﹐真可憐喲﹗(63年5月31日記)
   3月30日  偕翼軍赴台南甘太太家訪問(蕭邦傑)並遊覽台南名勝及高雄澄清湖﹐又蒙甘先生借便車赴曾文水庫遊玩﹐工程十分偉大﹐于4月2日返家
   5月21日  繳62上房稅679元﹔上次赴台南看甘太太共費2068元
   補4月6日   收三毛美金140元
   5月8日  收三毛合台幣4202元
   6月6日  收小瑗美金110元
   7月7日  收會錢13020元
   8月8日  收小瑗4585元
   8月30日  收三毛4595元
   10月7日  收三毛4608元
   10月27日  收小瑗4644元
   11月12日  買聖誕禮物送小瑗夫婦及三毛﹐約共1200元
   11月13日  昨晚睡覺時﹐即感不舒服﹐今晨被一陣劇烈頭痛痛醒﹐為余一生從未發生過者﹔當日即赴中心診所作全身檢查﹔據云可能是血壓高作怪﹐服降壓藥數日後就痊癒了
   11月14日  收三毛1188元
   12月5日  繳訖62上房稅679元﹔本日星期三﹐中午過後﹐即12時半許﹐余正在後花廊拔草﹐鄰婦陳太太叫我去接電話﹐乃三毛越洋電話也﹔其時妻正與他談﹐我接電話說了幾句﹐三毛問我病好否﹐我說早就好了﹐打了幾針就好了﹔隨即我說多跟媽談談﹔妻即與他繼續談話﹐問他當地洛杉磯幾點了﹔他說是下午8時半左右﹔他因曾接一電話(別人代接﹐當時他不在)或疑是家裡去的﹔入秋以來﹐氣溫突降﹐某日余晨起﹐突感全後腦疼痛﹐可能是血壓高而心臟有異﹐乃去中心診所診視﹐數次即癒﹔因曾在信中告他﹐他或者疑係我病轉壞的電話﹐所以他來個電話問問
   12月24日  新泰公寓糾紛﹐拖了將近五年﹐近因打撈公司奉政院令﹐急于結束﹐並訴諸法院﹐告倒了兩代表﹐第一期訂房譁然﹐全體開了一個會﹐決定要全體告該公司欺詐(刑事)/該公司聞訊﹐不得已援三陽公司例﹐改為十五年貸款﹐才告解決﹔今日交土地銀行利息尾數528250元﹐餘44000元﹐歸入原貸款96000元之中﹐共計貸款140000元(五年來﹐日息1﹐11分﹐共息49282﹒50元)﹔以後的問題﹐就是等著辦正式貸款手續了

民國63年1月1日起

1974年
   1月6日  小瑗來150美元﹔吾家因交房貸款﹐故于1月11日由翼軍赴新竹﹐請求陳接賢先早日撥交﹐今日已收到原本金40000元
   2月2日  赴楊先生公子重騏家吃飯(翼軍同去)﹐乃知是楊先生生日﹐由翼軍上生日禮400元﹔小瑗來過年費50元美元
   3月8日  交第一次房貸2526元﹔交土銀松山分行
   3月9日  交謝家樹代書過戶費1500元
*****子玉開刀*****
   3月25日  余因左腿不能走路﹐也不知是什麼病﹐因為行路20分鐘後﹐左腿膝前右方就覺疼痛難忍﹔此種毛病也是有遠因的﹔余在青年及中年時期﹐非常喜愛活動﹐如爬山﹐溜冰游泳及跳踢躂舞﹐在在是跟兩腿過不去﹔在新竹一次攀十八尖山時﹐因喜歡爬陡峭的山坡﹐因之右腿就腫脹而麻木﹔其次﹐由新竹搬家至台北時﹐也是因為用腿過度﹐幾乎形同拐子﹔另一次﹐在新竹光裕公司時代﹐騎車橫過光復路時﹐被一機車拖倒﹐跌得很重﹔近因是﹕余年已65歲(去年)﹐而對此是不服輸的﹔屢見青年男女及兒童﹐走起路來是那麼迅捷﹐余認為余之緩慢﹐乃在自己平日沒有訓練所致﹔乃于去年冬間﹐下午五時照例地外出散步一小時中﹐改為快速行走﹔一個月下來後﹐左腿就被走傷了﹔嘗在中心診所照像﹐醫生山西籍﹐他認為應及早開刀﹐但從旁打聽其費用﹐總額高達兩萬多元而作罷﹔越年以來余感到行動太不方便了﹔一方面疑係骨癌﹐因之才下定決心﹐非開刀以明究竟不可﹔乃于3月25日﹐住入三軍總醫院民眾診療處醫院﹐一進院後﹐就開始量體重﹐驗尿、血﹐做心電圖﹐照腿部像﹐試盤尼西林﹐刮腿毛﹐洗腿包扎﹐灌腸停食﹐以待明日開刀﹔麻醉師亦來談話﹐請余合作
   3月26日  上午十時進入開刀房﹐事前打了鎮靜劑﹐故毫不緊張﹔11時插注葡萄糖﹐左邊護士看葡萄糖﹐右邊的量血壓﹐頭頂的一位﹐專聽心臟﹐隨即開始打下半身脊髓麻醉劑﹐胸前遮了一層布﹐自己用手摸摸兩腿﹐感到已經是非自己的了﹐因為已麻木不仁了﹐動也動不得﹔三位護士都很客氣地輪流問話及與你閑聊中﹐于12時半開刀完畢﹐推回病房﹐當時是無任何感覺的﹔在住院一週中﹐也不覺痛楚﹐而最痛苦的是腹中氣痛﹔據醫生講﹐人一旦由[ ]而行動﹐轉入臥而不動時﹐腹中氣體就無法排出﹐最後(第五天)乃做了一次灌腸﹐腹痛才得解決﹔其次是整條左腿﹐打了石膏﹐拖住全身﹐動彈困難﹐使 背部悶熱難熬﹐由翼軍從家裡拿來四張草墊﹐也要不時用兩手捧起臀部﹐左右互移﹐因為不能夠側身睡覺也﹔一週後﹐回到家中﹐才能勉強側睡﹔翼軍因有高血壓﹐不能在夜間陪伴﹐彼時喝牛奶或大小便﹐全得在床上行之﹐全要人扶持﹐乃僱一職業看護老婆婆﹐做了五個晚上﹐付工資1000元﹔翼軍從上午就來了﹐一直下午五時才回家﹐她也太辛苦了
   余在醫院中﹐得蒙將病房中之小孩及有臭味之病人移出﹐又有見習護士按摩擦背﹐可能與蔣太太與該院長打招呼有關係﹔病房中四人﹐一為學生﹐害膀胱病﹐一為車禍﹐右腿短了三寸﹐一為漫畫家“童叟”高彭年﹐數他有趣呢﹔酒醉後﹐左膝蓋骨被跌破﹐他精神很好﹐不吃醫院的飯﹐終日滔滔不絕地與病友談話﹐抗戰時九歲﹐逃到[ ]中給人家看牛﹐自己養鳥讀書﹐到台灣後苦學﹐才到了國防部服務﹐此刻為國語日報特約的漫畫作者﹔在病床上用一塊小木板繪漫畫交差
   4月1日  結算住院費(總計17000餘元)出院返家
   4月8日  赴三軍醫院拆線﹔三日以後將繃帶布拆去﹐將針孔數了一下﹐共為十七針﹐花去一萬七千元﹐即每針為一千元了
   4月15日  交房貸(二次)2526元﹔這次開刀﹐小瑗多寄了100元﹐三毛也寄了100元﹐小軍寄來25元﹐...
   5月6日  標會得款10550元
   5月13日  交貸款(房屋)2526元
   5月21日  付打撈公司代辦土地銀行息(尾數)計1255﹒90元﹐係與打撈公司結算後﹐與土地銀行貸款前一段日子中的利息
  5月24日  將一切舊書﹐賣給光華商場106號的舊書店老闆﹐共得款1800元
   5月28日  繳訖房屋過戶契稅7390元﹐不動產[ ]證稅758元﹐63上房稅670元﹐以上三張收據﹐都全交給了謝代書辦事處了
   5月29日  郵務員送來境管處出境證二份﹐一為翼軍的﹐一為我的
   5月31日  翼軍給美領事館打電話﹐問簽証需要何物﹐得悉仍需戶口謄本﹐護照及被探人的銀行存款證明﹔今日已函三毛早日寄來﹐以備簽証
   6月3日  與翼軍赴外交部申請護照兩份﹐付費428元﹔兩日後即領到手
   6月13日  昨接三毛寄來銀行存款證明﹐當于今日上午赴美領事組申請簽証(送去護照﹐謄本﹐探親證明﹐銀行存款證明﹐申請表及照片各一份﹐共兩份)于下午等待至四時許﹐已將兩人護照簽証領到﹐共簽四年
   6月13日  由翼軍在土銀館前路總行交第四期房貸﹐計2526﹔至此已交四次矣
   6月25日  收劉太太送來陳輔仁房屋定款計一萬元正﹐已開一據
   7月2日  收劉太太(劉繼璋夫人﹐住新莊瓊林路42巷2號三樓)房屋價款九萬元﹐當即存入郵局
   7月5日  與翼軍至台北郵局寄衣物如下﹕第一件﹐由我名字寄三毛﹕黃尼龍毛毯一條﹐一公斤900公分﹔人造絲棉薄被一條﹐二公斤550公分﹔大毛巾被一條﹐一公斤100公分﹔第二件﹐由翼軍名寄三毛﹕緞面薄棉被一條﹐2公斤600公分﹔大床巾二條﹐2公斤300公分﹔小毛巾被一條﹐500公分﹔以上共費672元
   7月8日  收回一銀定存10000元及息﹔由郵局提23000元﹐計在延平北路金鋪購飾物如下﹕戒子一個(@700)1420元﹔項鏈兩條(@700)22650元
同日寄包裹如下﹕三號紙箱寄﹕紫絨睡袍一件﹐女大衣一件﹐被單一件﹐男厚大衣一件﹐女棉衣三件﹐被單三條﹔四號箱寄﹕尼龍被一張﹐絨大衣一件﹐絨大衣兩件﹐女褲五條﹐女毛衣二件﹔五號箱寄﹕窗帘2個﹐浴衣一件﹐照像簿四本﹐毛大衣二件﹔三件寄費共1259元
   7月9日  與劉先生赴謝代書處及松山土銀分行見陳君﹐購電髮推一套
   7月11日  楊親家及親家母來家午餐﹐三時半返北
   7月12日  買大小旅行箱各一個
   7月16日  余定做假牙一副
   7月18日  由郵局提80000元
   7月19日  入即期支票1300元@39﹔計合50700元﹐又入現700@38.88﹐計合27160﹔與軍分攜現@350元﹐共700元﹐以及分別保管即期支票920元﹐共1840元﹐其面額如下﹕(略)
   7月21日  稱旅行箱如下(公分)﹕稿紙一刀﹐歌本一冊750﹔ 白襯衫5件900﹔睡衣一套300﹔內衣褲5件890﹔像簿及備忘錄各一900﹔香港衫二﹐300﹔電鍋插頭300﹔枕頭一個800﹔髮推及蚊帳各一﹐1300﹔毛衣一件500﹔西褲四條1700﹔新做西裝一套約1500﹔舊西裝一套約1500﹔毛背心及襪子等400﹔衛生用具等700﹔細毯一條1300﹔粗毯一條1700﹔內衣褲500﹔鐵灰夾西裝一套1500﹐共計21公斤650公分
   7月22日  與翼軍赴郵局寄物如下﹕1)寄出書籍五包﹐約計20餘公斤﹐需費405﹔2)寄出衣物三大件﹐約重46公斤﹐計費1588元﹐箱子90元﹐惜未登記﹐茲約略追憶寄出之物如下﹕蚊帳2﹔拖鞋6﹔皮鞋2﹔麻將牌1﹔籌碼牌及尺子﹔骨牌1﹔毛衣3﹔毛背心(子玉的)2﹔毛褲1﹔歌譜2﹔唱片6﹔神主牌框1﹔供器1﹔大磁盤4﹔小碟12﹔小碗8﹔茶盅1﹔小瑗證件1﹔果汁擰器1﹔被單1﹔床單1﹔藥盒1﹔茶葉1斤﹔麵杖1﹔襪子1包﹔長襯褲2﹔夾尼西裝1﹔領帶6﹔咖啡色上衣1﹔柏那片2瓶﹔西褲2﹔香皂1﹔牙刷2﹔被面2﹔插頭1﹔電線1﹔小燈泡及電線等一套﹔睡衣一套﹔浴衣一套﹔西服上衣1﹔單上衣2﹔壁毯1﹔灰呢夾克1﹔毛巾2﹔手絹等8﹔圍巾1﹔以下就記不起來了
   7月24日  子玉配假牙一套(一連兩個)﹐需價600元﹔又到益華公司試穿西服﹔到金鋪做項鏈3條﹐補價600元(共重1﹒605兩﹐每條約重5﹒35錢)
*****
   在輔仁畢業紀念簿中數學系中的一圖案﹐極為欣賞﹔余先前在字典中看到一個圖案﹐已夠滿意﹔茲分列如下﹕以前的☆﹐以後的(略)
*****
   7月23日  向大正購一百元支票如下﹕(略)
   7月23日  做備用假牙一副﹐共付價600元(按此條前已記過)
   7月27日  收劉太太來陳輔仁交屋款尾數﹐計45900元﹐當存郵局20000元
   7月28日  余定製夾西服一套﹐今已取回﹐價3920元
   7月29日  購支票(旅行支票)5張﹐計500元如下﹕(500@38﹒80計19400元)(略)﹔
   7月31日  與三毛去快信兩封﹔一寄舊址﹐一寄新址﹔告知飛機起降時間﹐即八月十日晚六時十分﹐由台北啟程﹐于當日下午九時五十五分抵洛市﹔收到劉太太前借之一萬元正
   8月2日  正大購350元一張支票@38﹒80計13580(略)
   8月5日  向于先生學炸油條﹐用料如下﹕高筋麵5台斤﹔事先配料如下﹕小蘇打粉(重碳酸氫鈉)1台兩﹔阿母尼亞粉1台兩﹔明礬粉1台兩一錢﹔食鹽1台兩二錢﹔加冷水一瓢2/3(一瓢=6飯碗﹐可做三斤麵粉)﹔但和麵後﹐視其乾濕﹐再酌加冷水半瓢﹐使其成為不軟不硬的麵團﹔以上配粉之液體﹐經充份攪拌混合後﹐加入高筋麵粉五台斤﹐作初步攪拌揉合﹐停放十分鐘﹐再充份柔攪和壓一次﹐再放置十分鐘後﹐作第三次最後之揉合﹐使麵成為柔軟韌質大之麵團﹐用少許香油﹐使與盆間接離﹐然後加蓋﹐約等放置(即醒麵作用)一小時後﹐拿出置于案上﹐用刀分切數條﹐用玻璃紙包好放置案上(冬日需暖)作長時間醒麵﹐計共放置達十小時﹐才可取出應用﹔取出後﹐不可再揉和﹐經拉長壓平後﹐用刀切條﹐兩條加于一處﹐用筷子在中央壓下﹐然後拉長約六倍﹐下油鍋炸之﹐即成油條
   所用油為植物油﹐如花生油﹐沙拉油均可﹔需要反覆試驗﹐才能得到經驗及心得﹐而後才有理想的油條﹔多一點明礬﹐比較脆一些﹔所有藥料﹐西藥房均可買到
*****
   做包油條之軟餅子﹐係在頭一天下午七時﹐用滾水加中筋麵和好﹐在[ ] [ ]﹐充份揉和後﹐仍須用刀切開晾涼﹐以便發酸﹐次晨再加酵粉少許﹐加鹽打餅﹐用缸爐﹔
   和麵冬夏不同﹔夏要涼﹐冬要暖﹐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
   8月8日  將冰箱送龍家﹐讓價五千元
   8月6日  由郵局提33980元(原存34000元﹐餘20元﹐以便日後收息)﹔赴華航購至洛杉磯票2張﹐共33860元﹐定8月10日下午6時10分起飛﹔已以快信函三毛
   8月7日  赴中心診所檢查血壓﹔與翼軍赴正太買票如下﹕(略)共計200元﹐付翼軍攜帶共7760元
   8月8日  購一支票如下(略)面額100元

子玉翼軍赴美﹐未成行﹐寄居親家家

   8月10日  子玉偕翼軍擬赴美﹐在出境室找不到出境證﹔據華航人員說﹕“昨天(9日)給你們打電話沒打通﹐所以無法告訴你們﹐出境證被警總收回云云”因之我同翼軍將行李從飛機上取下﹐乘車返回親家家裡﹐只有暫住此地了
   8月12日  由華航退回兩人票價計33760元﹔付楊親家母一個月生活費3500元(從8月9日開始)(因9日當天楊伯伯幫同將一切東西﹐由他用900元僱車﹐搬來台北親家家-除大床﹐大寫字檯﹐方桌等外)﹔付翼軍零用500元
   9月7日  付楊媽媽9月10-10月10日房租1500元﹐二人飯錢2000元
   9月25日  赴翼軍零用500元
   9月30日  修彩色電視400元
   10月7日  付楊媽媽8/10-9/11膳費2000﹐房租1500﹐雜費100(報40﹐茶25﹐電話35)﹐共為3600元
   10月6日  小瑗來150元@38﹒20﹐合台幣5730﹐付楊家3600元﹐付翼軍1065﹐付子玉1065﹔翼軍主張要如此做
   11月6日  付翼軍1900元零用
   11月7日  小瑗來150元@37﹒90﹐計5685元﹔付楊媽媽房租1500元﹐膳費2200元﹐雜費100元﹐共3800元﹔付翼軍零用942﹒50元﹔子玉應得942﹒50元﹐歸大帳收入
   11月21日  三毛來20元﹐係給翼軍生日禮﹐計758元﹐當付翼軍
   12月9日  付楊媽媽3800元
   12月11日  寄小瑗重芬衣物等約700元﹔小瑗來150元@38﹒10﹐計5715元﹔付翼軍958元﹐子玉958元﹐存入大帳

民國64年

1975年
   1月6日  還翼軍存款10000元﹔本日收小瑗給我及翼軍生日禮50元﹐計付翼軍950元﹐余950元﹐存入大帳﹔又收小瑗170元@38﹐計6460元﹐付楊媽媽3800元﹐付翼軍1330元﹐餘1330存入大帳
  1月11日  子玉付松山“親親家園”房子定款200元﹐翼軍反對作罷﹐定款沒收
   1月20日  付楊家過年菜金600元﹔子玉買夾大衣一件700元﹐因需參加潘正評的婚禮﹐所有衣服均已寄美﹐不得不買也﹔翼軍也買一件﹐計480元
   1月23日  付潘家禮金500元
   2月5日  收小瑗170元﹐計8338元﹐付楊家3800元﹐付翼軍2269元﹐餘2269元存入大帳
   2月17日  與小瑗寄中國時報航空版﹐由3月10至9月30日﹐費(連前所訂者)約100餘美元﹐他已寄來100美元
   3月5日  收小瑗170元﹐計6443元﹐付楊家3800元﹐付翼軍1321﹒50元﹐餘1321﹒50元收入大帳
   3月29日  白維喜結婚﹐上禮500元
   4月5日  收小瑗170元﹐計6545元﹐付楊家3800元﹐付翼軍1372﹒50元﹐餘1372﹒50元存入大帳
   4月6日  付翼軍子玉生日加菜金400元﹔數日前﹐三毛來25元﹐係子玉生日禮
   4月11日  收美領事館寄來核准子玉及翼軍為小軍公民之近親
   4月14日  寄美領館申請表一份﹔昨日已將生活保證寄三毛轉小軍﹐設法辦理
   5月4日  與翼軍會見..太太﹔與翼軍赴松山會晤三毛...之...太太﹐歸途大雨滂沱
   5月19日  赴境管處申請我同翼軍赴美的出境證﹐並赴武生琮先生處打一保證人
   5月27日  赴僑委會補送移民正本﹐此正本 係從美領館索回者
   6月19日 赴豐原拜訪..太太老家﹐並以不速之客身份﹐吃了一頓海鮮﹔當晚乘加班公路車返台北﹔凌晨三時抵台北車站﹔因吃得太飽﹐步行返羅斯福路寓所
   7月3日  寄三毛“非英語芻議”一書﹔從住入楊家後﹐即開始編著此書﹐書分概說﹐字母﹐發音﹐發音練習﹐凡例字彙及附言數篇﹐約由英語翻成非英語[ ]字約一萬餘字﹐於本年七月二日完成
   7月11日晨  偕翼軍赴美領事館辦理移民申請登記﹐作指模及宣誓﹐一切均已辦好﹐只等待出境證發下﹐即可憑以領護照﹐憑護照作身體檢查﹐並由小軍補寄生活保證後﹐即可隨時赴領事館要求簽証﹔至此﹐移民手續已告一段落﹐並交登記費390元﹔七月三日為最後一次赴境管處﹐並見到某副主任﹐查詢出境證遲遲不發之理由﹔其後余即照他所囑﹐寄申請書一份﹐交內政部入出境管理處﹐請其早日核發出境證
   7月15日  收武君來款六萬元
   7月19日  偕翼軍赴吳興街購得寫字檯一個400﹐四斗櫃一支400﹐單人鐵床一支500﹐熱水器及瓦斯爐各一﹐共1500元
   7月24日  收武君2萬元﹐至此所放他的本金﹐均已收回
   7月24日  付龍之飛先生房屋押金2萬元﹐28/7-27/10三個月房租6600元

決遷居吳興街 (64年7月份)  我們暫時既不克出國﹐只有遷居一途﹔原來寄住于親家家﹐乃是為了移民出國﹐此刻出境證遲遲不發﹐只有遷居了﹐地址是﹕吳性街361巷33弄3號3樓
   7月25日  購金太太舊冰箱一支2500元及瓦斯桶2個﹐共500元﹔收回楊親家退飯錢1000元
   7月28日  由羅斯福路僱車搬至吳興街361巷33弄3-2號三樓﹐行政區域為“台北市松山區中強里四鄰”前後兩條大街﹐屋前面為莊敬路﹐屋後為吳興街﹐沒有噪音﹐房後有“再局花圃”空氣頗為新鮮﹔付搬家車費700元﹐修理熱水器等約費1000元
   8月3日  有颱風﹐8月9日地震
   8月12日  去美領事館談話
   8月19日  三毛同學廖隆榮來家﹐帶來三毛錄音及錄音機
   8月25日  接境管處額外加保保證書一紙
   9月7日  收小瑗170﹐計換6868元
   9月22日  申請依親生活出境證
   10月7日  赴竹祭奠賈開泰先生之喪
   11月11日  翼軍開始看肩痛﹔由三毛寄來100元
   12月17日  寄境管處額外加保之保證書一件﹐系由舅舅作保﹐真是太感激他老人家了﹔農曆11月17日是翼軍生日﹐她今年是六十花甲整壽﹐除楊親家翁及親家母來參加外﹐尚有翼軍牌友﹐一桌共十人﹐備極熱鬧

民國65年

1976年
   1月22日  收小瑗1月份生活費200元
   1月23日  收到兩人護照各一份
   2月14日  收到小軍來生活保證﹐由三毛代寄來
   2月16日  與翼軍赴台灣療養院作體檢
   3月3日  收小瑗來3月份生活費200元﹔約在2月20日赴美領館﹐經該館決定于3月24日再赴該館談話
   3月19日  給小瑗買便當盒2個﹔買澳洲玉及緬甸玉戒指各一個
   3月24日  赴美領館簽証﹐登記各5元﹐簽証各20元﹐共付美金50元
   3月26日  提前付龍家房租計28/3-28/4一個月2200元
   3月25日  由美領事館領到簽証兩份﹔現在已不在護照上簽証﹐而改用另紙黏貼照片及又付X光片﹔可能是移民簽証的緣故吧
   3月27日  放大彩照雙人像一張
   3月31日  買公事手提箱一個﹐以及翼軍及我高血壓等用藥約5000元﹐又配老花鏡一架
   4月1日  赴農民銀行結匯2400元﹐連1%的費用﹐約合38﹒50元(每一美元)
   4月4日  收重芬寄來170元
   4月5日  收三毛來一信﹐言已收到家裡的信﹐于4月10日下午當地(洛杉磯)時間晚七時半將抵達云云
   下午赴楊家﹐將重芬寄來80元送交楊伯伯﹐又蒙重驊贈茶兩罐﹐以及重騏夫婦贈緞質睡袍給我及翼軍各一件﹐前已寄血壓器一支﹐真是太慚愧了
   4月7日  購赴美機票2張﹐每張為新台幣20012元﹐共40024元﹔購手錶一只1400元
   4月10日  先于7日買機票﹐于八日以電話及信通知甘運來我的行期(班機號數及起飛時間)他太太接電話﹐為了怕再臨上飛機被警總把出境證扣掉而頂回來走不成﹐所以在八九兩日訪問了至親好友﹐但並不敢透漏半點走的風聲我真可憐呀﹐幾幾乎等於闖關的犯人﹔另一方面﹐我真驕傲呀﹐我似乎因小瑗在聯合國做事﹐而我在台灣的身份﹐一變而為要人了﹔我深深瞭解身處警察國家裡的畏懼﹔不一定在何時何地把你幹掉﹔在民國63年的移民來美簽証時﹐忽然在台北的美國領事館找不見小軍寄給他們的生活保證﹐因之就無法簽証﹔在向內政部請領出境證時﹐就如石沉大海﹐後來由小軍及三毛分托參議員及加州理工學院教務長﹐寫信給中國駐美大使沈劍虹﹐慢慢地才來了一書公文﹐要我們加找另兩位保人﹐其資格為政府及學校主管﹐在科長以上﹐或是公司總經理及董事長﹐才能作保﹔這樣我們就難透了﹔最後由孩子們的義舅胡季寬先生熱心地打了有大印的保﹐才把出境證由司法行政部調查局原調查小瑗的經辦人甘運來﹐電話約我去將出境證取回來﹔但因生活保證失竊﹐又得求小軍尤其他妻簽字重辦﹔這又是一關﹔在簽証時(這次以“依親生活”方式赴美)移民局寄美領事的原司法部移民證明的要件﹐又找不到了﹔據說我的移民卷宗﹐全遭不忠於該使館的內部人員竊去(這不是推想﹐是千真萬確的事)不得已﹐將小軍寄我的一份給他們﹐才算勉強”簽了證﹔真是層層關口要你過﹔去美國與兒孫團聚﹐就難如登天了﹗邀天之幸﹐才于1976年4月10日下午五時25分﹐順利登機赴美﹔于當日(國際分日關係)即4月10日下午八時許抵美(先經過東京﹐又在檀島入境)洛杉磯﹔行李檢查畢﹐由三毛把我們接到加州理工學院暫住﹔于4月12日搬來三毛租下的房子﹐地址為﹕
815 E. Villa, Apt. 11
Pasadena, Ca. 91101
   4月12日  由三毛開車搬家﹐遷入上址﹐暫為落腳
   從4月12日起﹐就呆在上址了﹔這公寓共有12家住著﹔一共有兩層﹔我們住在二樓﹐它是座西朝東﹐門前有一棵法國梧桐﹐很是茂盛﹔在二十米外﹐是一所消防隊﹔我們不分晝夜﹐頻頻聽到救火車及救人車的尖銳叫聲﹐但這聲音也使得我同翼軍心裡感到安全﹐畢竟它同警察是相仿彿的(以後要不時寫簡體字了)
   先後由三毛帶我們遊了漢亭頓公園(包括聞名的沙漠公園)本城荷來塢電影街晚景﹐本市動物園﹐見到了赤熊貓﹐北極白熊及小河馬﹔開二小時的車到聖地牙哥動物園﹐由我給了三毛20美金﹐由他處理﹐在那裡看到了大耳象﹐美洲羊駱﹐能生殖的蒙古的灰騾子(中國的不能生殖)生著牛角及鹿尾的栗色馬(亦名四不像)由直徑二分的小綠蛇到直徑八寸的巨蟒﹐其種類及數量極多﹐而最珍貴的是南越撤退後被捕來的五彩老人猿(亦可稱猴﹐體同普通猴大小﹐但頷下生長白鬚若老人﹐身上生著白﹐正黃﹐淡棕﹐深棕﹐淺灰及純黑的細毛﹐美麗極了﹗
   這次是三毛約前後花掉二千元的道奇轎車﹐走走長途﹐考驗一下性能﹔首先發現機器熱水箱系統漏水﹐配電盤及再製偽輪胎等等﹔把他氣得眉頭緊皺﹐很長一陣子的不開心
   我們與小軍又到半山遠眺﹔小軍他們本來已到東部﹐乃因他...不能適應氣候﹐才又回來洛城﹐仍回原來的公司工作
   三毛又帶我們到了迭斯耐樂園﹔那裡的人造活動動物及人造人像﹐都能活動自如﹐如能吹口琴﹐拉提琴﹐唱歌及說話﹔它們是世界上的傑作﹐嘆為觀止﹔尤以海盜攻城﹐槍炮齊鳴﹐殺聲震天﹐大火乒乓作響﹐確似身臨其境的一場製作﹐極其特出﹗
   最近晚間又逛了日本城
   洛市中國城在市中心﹐因其價值連城的古董多及飯店酒家多﹐遊人也很多
   5月13日  偕三毛到社會福利局去申請救濟金﹔在此之前﹐因入境的夏威夷﹐尚未將綠卡及安全卡寄來﹐所以遲至今日才申請
   小軍...﹐因不慣東部氣候﹐又回到洛城的原公司工作﹐他的小孩們住在聖地亞哥的姨母家裡﹐他就住在我們這裡了﹔這房子是客廳﹐臥室浴室及廚房帶餐室各一﹔我最喜歡客廳的雲朵圖案的紫紅地毯﹐浴室的熱身燈﹐打菜果機及臥室大鏡﹔當然美國一般有用具的房子包括冷熱氣﹐冰箱﹐烤箱﹐沙發及二張單人彈簧床以及太多的壁櫥(月租160元﹐由三毛承擔)我們住進來後﹐加了門鎖一個﹔三毛又用500元買了彩色19〞電視及裝了電話﹐當然是很舒服的﹐但我不能睡彈簧床及坐沙發﹐只能在客廳裡打地鋪﹐才睡得甜美﹔枕頭是用報紙做的﹐晨昏搬進搬出﹐大有運動效益
   8月13日  我在郵筒裡收到社會福利局寄來的從5月13日-8月13日的救濟金777元﹐係每月259元﹐內聯邦159元﹐州政府100元﹔本日已領得現金﹐並與小瑗去一信﹐要他此後不要寄生活費了
  又接小軍來電話﹐謂又回到老公司做開事了(以前做了八年的老公司)他同翼軍談了一陣子﹐我並著翼軍謝了他﹐因為他做了納稅十年﹐我們才有資格領政府的救濟呀
   三毛上學做論文及實驗﹐深夜才回家睡覺﹐當然要遲起了﹔翼軍做飯及搞清潔工作﹐我就擔任起洗碗工作來﹐從四月十號抵此﹐匆匆又四個多月了
   在這裡的生活是﹐我個人晨起與翼軍散步四十分鐘﹐返家我做中國式的瑜珈術﹐翼軍製早餐﹐三毛去校後﹐我一直在看中國的簡字體書﹐頗有心得﹔翼軍也由小軍買些小說等來看看﹐平常擺扑克牌﹔有時聽聽鄧麗君等的靡靡之音了﹔午餐三毛有時打電話回來﹐在外邊吃了﹔但午餐十有八九回家吃﹔晚間大家看看電視﹐但我除動物片外﹐仍然看我的書及文匯報﹔除下午五時半我單獨散步四十分鐘外﹐終日忙於看書看報﹐除了有時因血壓高而看書覺得眼睛模糊一點外﹐乃是終日在閱讀耳
   我想三毛是做了五年的實驗﹐以致形成對小事極為注意的習慣吧﹔當然與我有時與我有觀點互異之處﹔我為了改正他這種受我個性遺傳的小毛病﹐我把我的個性做了一番分析﹐然後作歌自惕如下﹕(並且也讓他看看)
**********
   明察秋毫末   不忘泰山尊
   小事放一馬   大事須認真
   多讀名人譜   既專更要通
   遇人三擢髮   行藏且自斟
   孟嘗三千客   馮諼獨沽仁
   運籌靠集體   氣宇自恢宏
一九七六年六月初于加州
作歌自惕      子玉
**********
   三毛九月拿學位﹐他受的壓力是很巨大的﹐因之有時是雙眉緊皺的﹔我同翼軍在在對付他﹐以使減輕他的壓力﹔七月初﹐他..又回台省親﹐這對於他做論文是有助益的﹔因為在此期間﹐最低不必為應付戀人而付出不少的時間及精神
   她叫C﹐中文為..﹐是台中人﹐在此早入美籍﹐家中有父母﹐兩弟及一妹
   小軍住此後﹐他非常客氣﹐時常開車買菜﹔我同翼軍對他極為愛護﹐十年沒在一道居住了﹐這時深感快慰﹔他于買了房子後﹐就在一個月前搬出去了﹐他在此約居住不到一個月
   1976年7月28日  河北唐山豐南大地震﹐在七級以上﹔茲將6年中其餘五次地震列下﹕
   1970年1月5日  昆明以南
   1973年2月6日  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區
   1974年5月11日  雲南省察隅縣
   1974年7月5日  蒙古新疆邊境
   1975年2月5日  遼寧南部  
   1976年7月28日  唐山﹐豐南
   1976年8月16日  四川松潘
   近閱港印“七十年代”1972年7月號加拿大J. Juno Wilson地震學家所作題為“中國三千年地震曆”指出1750年北京曾大震﹐而第三週期的第三大震級[ ]距今不遠﹐在最近將來﹐北京附近將有大地震云﹐果然﹗地震週期約為二至三百年﹐每週分四級﹐約六七十年一級﹐第三級最烈云云﹔近閱八月號水牛雜誌刊出地震前兆為井水水位昇降及甜苦﹐並有一歌﹕
   牛羊騾馬不進圈  老鼠搬家往外逃  雞飛上樹豬拱圈  鴨不下水狗亂叫  麻蛇冬眠早出洞  
   鴿子驚飛不回巢  兔子豎耳碰又撞  魚兒驚惶水面跳
地震時把唐山至北京二百三十公里的鐵路震斷﹐已于八月七日修復通車﹔車抵唐山站﹐群眾激動地說﹕
   千好萬好﹐不如社會主義好
   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
   河深海深﹐不如階級友愛深﹗
   1976年9月14日  三毛今天下午口試﹐通過加州理工學院生物化學博士學位
   1976年9月20日  下午一時﹐從洛杉磯乘機于紐約時間下午七時許抵達﹐在洛市由三毛及謝麗文送到機場﹐在紐約由小瑗及重芬接機﹔一切行李順利抵達﹐即由小瑗開車帶我同翼軍到他們寓所暫住(48-33  61 St., Woodside, NY)
  1976年10月4日  三毛由洛杉磯開車抵達紐約﹐暫寓小瑗住所﹐旋赴耶魯
   11月17日  由61街搬來此屋﹐係由小瑗分期付款所買者﹐地址為﹕
   262-25 Grand Central Parkway
   Little Neck, NY 11362
   Tel. 212-224-3489

1977年   愛華誕生

   1977年10月2日  重芬生一男孩﹐取名李愛華﹐生後體重很重﹐皮膚白嫩﹐一切健康情況極為良好
   三毛得博士學位後﹐續在耶魯實驗﹐不時來紐約團聚
   小瑗自出差曼谷返美後﹐傳染了尿道炎及肺部毛病﹐亂服中藥﹐也無濟于事﹔天之生人﹐賦予每人一個個性﹐這是先天問題﹐我與翼軍無能為力﹗
   小瑗重芬上班﹐我與妻照顧小孩﹐擬給愛華起一乳名為“阿賡”﹐不知能叫得響亮否﹖
   親家翁楊亦生先生得半身不遂之症﹐來美之行﹐又告宕延

1978年   子玉全身檢查   楊親翁過世

   2月裡楊重驊打來長途電話﹐警知親翁楊亦生先生已于1977年1月26日不幸逝世﹗
   人老了﹐就不中用了﹗翼軍時常覺得手麻﹐我呢從二月開始﹐每睡到凌晨五時﹐就于醒時﹐感到左或右手痲痺﹐但瞬息之間就正常了﹔因之看了一次醫生﹐又自己出錢﹐到帝國大廈對面(約為55號)的檢查及預付疾病的醫院﹐花了122美元﹐作了一次全身檢查﹐但觀察眼睛綠內障的測驗﹐因我右眼張不開﹐未能做出﹐又原擬照肛門鏡﹐以測直腸﹐但為我所拒﹐當然這一項沒有繳費﹐我覺得我很好﹐沒有照的必要
   6月間﹐三毛開車﹐余與翼軍及兩友人(三毛同學)作緬因州克港之遊﹔在那裡住了兩夜﹐又吃了龍蝦﹐其地乃一海島﹐島上有湖有山﹐沿海有峭壁危巖﹐有一處名為“雷洞”者﹐海浪沖入洞內﹐發出雷聲﹐取名雷洞﹐自為貼切”﹔不久後三毛駕車由北線橫渡美大陸而抵洛杉磯之加州大學﹐”在該院作生化博士研究員
   3月13日  我把一本《公語創議》及錄音帶一捲﹐用航空郵件寄交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華國鋒主席﹐作為我個人對語言研究一點貢獻﹐由1956-1966年十年間﹐余即專心研究由英語變為公語的工作﹐其間最難的為發音及代表字母的符號﹐並包括草書
   今冬天氣寒冷﹐一次降雪厚達一尺七寸(華寸)﹐正門便不能開了﹐乃由側門出入

1979年   遷來北大路的老西街   三毛來紐約訂婚

   約三月間﹐楊親家母來家居住﹐看望女兒﹔余之糖尿病醫治有效﹐早已無手麻現象﹐秋間體重已輕﹐約為145磅﹐但仍繼續服藥
   9月2日  為三毛女友X之生日﹐三毛同她于8月31日來紐約﹐于九月二日訂婚﹐並于三日返洛杉磯﹔X在聖地亞哥大學醫院﹐擔任..醫生
   12月22日  由老家(262-25)遷來新址(42-18 Westmoreland St. Little Neck, NY 11363)是坐落在小脖子與北大路交叉附近的地方﹐街上有些直徑二英尺多的老樹﹐環境頗安靜﹔

1980年   三毛結婚  就業

   約在一月下旬﹐翼軍赴洛杉磯﹐于2月3日赴聖地亞哥參加三毛與X結婚典禮﹔四日晚即返家﹔三毛赴印第安納就一藥廠實驗室之事﹔3月28日寄來150元﹐由小瑗收起﹐作為我等生活補助

1983年

   我同翼軍是在六月三日來到小瑗這兒的﹐在這兒約住一個月就要回聖地亞哥了
   在這兒由重芬領著我們去一次大西洋賭城﹐坐在開往賭城的汽車﹐一直開了三百公里﹐大約是走了三個小時吧﹐就到了賭城﹔一到這裡﹐就看到所有的人都在賭博﹔一個一個機器﹐只要將錢投進去﹐就看它能否吐出來﹔但我們投的是白投了﹐一點也沒有動靜﹐它只是吃錢的﹔我們對它一點辦法沒有﹔有時看到人家投的﹐有很多的錢就滾滾而出﹐這真是奇怪﹐那人是不是在表演給人看﹐以鼓動我們的興趣﹐把錢投入﹖
   在那裡館子吃了一頓午飯﹐然後就回來了
我們在這裡﹐也已經好久沒來了﹔過去在這裡住過幾年﹐我還年青些﹐並且編了一部語文的書﹐寄給了過去當主席的華國鋒﹐那是一本將語文簡化﹐而且將語文改用另一發音﹐重新把[ ]文化為字母﹐這種字母是我自己研究出來的﹐字母方面由我改造出來﹐發音由我自己安排﹐這是相當費工夫的
   整個一冊著作﹐將字母重新編組﹐將發音重新安排﹐我認為這是由我在較盛年時(已60多歲了)寫出來的﹐在字母的發音方面是符合國語音的﹐在字母音的方面是大加改進﹔中國文字至為麻煩﹐有太稠筆劃的文字被中共簡化了﹐這是很正確的﹔但我的這本著作﹐更是簡化了﹐它的編排很嚴格﹐它的發音很正確﹐它是確實比較正確的﹐比較適用的
   前天同小瑗領我到紐約一遊﹐到了一條街上﹐那是有帝國大廈的一條街上﹐幾個大廈矗立在街旁﹐除芝加哥之外﹐這是世界上最高的了﹔我們前幾年還爬這個大廈
   我們是從中國城來的﹐請了老張吃飯後﹐我跟小瑗就來到此地﹔中國城是華僑在美國較大的﹐有個華僑大廈﹐矗立在市中﹔我們所見的人﹐中國人是比較多的
   我同翼軍去了一次法拉盛﹐她是理髮﹐我是來遊玩的
   我的記性不行了﹔比較年青時落伍了﹐所以走到那兒﹐一會兒就不記得回來的路了﹔這真是差勁﹐一來法拉盛﹐一[ ]胡[ ]﹐就不記得道路了﹔所以找翼軍的理髮館也找不到了﹔慢慢地才將就找到﹔這是不能怪自己的﹐這是年老力衰的表現﹐是不能由自己的

1987年  9月14日
   我們最初來小瑗的家裡時﹐我們住在以前的住宅262-25 grand Central 的Little Neck,那兒隔壁是一家木匠﹐後來我們就搬到42-18 Westmoreland St. Little Neck, NY 11363

1989年  我們居于紐約附近的Great Neck 7 Bond St Apt 3C

   3月31日  現在我們住在(三樓)
   Row Lee
   7 Bond St Apt #3C
   Great Neck, NY 11021
翼軍住在二樓﹐都是小瑗重芬自己買的
   這裡距離車站(包括火車及公車)很近﹐我們住宅右邊就是車站﹔我是不習慣坐火車的﹐也可能火車就直開紐約了﹐所以我們不喜歡坐它

由1976年4月10日來美﹐至今已1989年﹐計13年了﹒
1976年9月16日交翼軍台幣42735元